你这个神好烦[西幻]——巡礼
时间:2022-05-20 07:55:46

TAG:
   书名:你这个神好烦[西幻]
  作者:巡礼
       文案
  赫卡丝对穿越之后的生活很满意,
  如果忽略脑海中每天准时催她起床祈祷、吃饭和学习的声音。
  当这声音的主人降下化身,亲自督促她祈祷时,赫卡丝也只不过觉得多了个跟班。
  虽然这个跟班比她还皮。
  当神融合了化身亲自出现在她面前,赫卡丝也只不过觉得多了个打手。
  虽然这个打手人类的容貌过于美丽。
  和一滩星光史莱姆谈恋爱有什么不好呢?
  祂可以变成任何模样。
  祂可以当靠枕坐垫,
  可以团成一团赶路,
  还可以伸出触须给女友捏肩膀。
  “为什么是我?”
  “引入外界的力量,延缓体系的无序化。”
  “但更重要的是……我预见到的未来只和你有关。”
  1v1 he 甜
  又名《给邪神(?)顺毛的日常》、《论如何拯救恶趣味神明》、《人外男友甜度超标》
 
 
 
第1章 001
  “赫卡丝。”
  略显冷淡的语调从门口传来,却又像直接出现在脑海中一般清晰。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落在少女白皙的脸上,拖出一条细长而耀眼的光斑。金发卷曲在线条优美的脸颊两边,额前亦有几缕发丝散落。纤长的睫毛微微颤动,那对慵懒的眸子不情不愿的睁开。
  宝石般剔透的绯红被光斑照亮,赫卡丝下意识的又眯了眯眼睛。
  这时,门外音调冷淡、宛如复读的声音再次响起:
  “赫卡丝。”
  赫卡丝连忙爬起来,把魔法袍套在身上就跑过去拉开了门。
  眼前的这个人,不,神她可得罪不起。
  少年身穿简单的黑袍,有一头漆黑而柔顺的长发,苍白的脸颊完美得如同雕塑。苍绿的眸子浸着不化的幽暗,看到她打开门,修长而柔软的睫毛微微抬起,那对深渊般的眼眸冰冷的将她纳入视线。
  赫卡丝扯出笑意。
  这是萨契狄斯跟着她来到普路塔拉的第三天了。
  浮空城普路塔拉是昔日的“魔法之神”,如今的“奥秘圣者”密尔顿的造物,是远离地面、高高在上的魔法之都。
  而她穿到这个异世界后,还算幸运的成为了魔法之都上的一位魔法学徒。
  前世身为社畜的赫卡丝,对于重新从一年级学习这件事没有太大的排斥。授课的魔法导师们并不严格,在进入二年级、划分魔法派系之前,就算上课打盹儿也没人在意。除开每周需要抽出一些时间兼职赚取“魔能点数”之外,生活还算惬意。
  于是,赫卡丝每天一边“作弄”同桌西瑞尔,一边偷看着这个世界的历史、地理与文学书籍。
  ——如果可以的话,她更想当环游大陆、潇洒自在的吟游诗人,而不是……连记忆个法术模型都要学习数理知识!
  似乎连“奥秘圣者”都听到了赫卡丝内心的呼唤,学院忽然决定组织一年级的学徒们集体进行外出实践。
  赫卡丝还记得她问班长利奥“实践可以翘不”的时候,这位死灵系天赋出众的白发少年一脸严肃的回答:
  “赫卡丝,实践要算学分的哦。为了你着想,我无论如何都要把你拖过去。”
  于是在利奥的带队上,他们班级的十多位学徒一起被送到了浮空城下的山麓间。
  难以预料的是,经过平静的几天之后,一位不知从哪出现的树怪把他们逼上了绝路。好几位学徒都受了重伤。
  就在赫卡丝躲在树丛里,努力降低存在感的时候,褐发微卷、脸颊清瘦的少年西瑞尔就躲到了她旁边。
  赫卡丝瞳孔微微放大,悲伤的看着树怪的藤条朝这边蔓延过来。
  没想到西瑞尔朝她微微一笑,飞快地以一种晦涩的语言念起了古朴的祷文。
  少年话音刚落,树怪便一瞬间被某种透明的东西吞噬了。
  他们得救了。
  西瑞尔有些狂热的感激着神迹,还拉着她说自己很有当牧师的天赋。
  赫卡丝表面上附和着西瑞尔的话,实际上她的心底已经出现了一个突兀的、呓语般的声音:
  “你准备付出什么代价?”
  打发西瑞尔去帮利奥救治同伴后,赫卡丝憋住对“为什么不找西瑞尔付出代价”的吐槽,在内心与这位存在交流了起来。
  “我愿意虔诚的信仰您……”
  脑海里的声音顿了顿,片刻之后才又毫无起伏的响起:
  “每天虔诚祈祷三十遍,我可以考虑是否宽恕你的罪过。”
  ??她犯了什么罪过?
  似乎是察觉到她内心的不情愿,神又补充道:
  “四十遍。”
  理智告诉她应该答应,比起来自己的小命,区区祈祷算什么——
  她就答应了慢了一点,就被神给打断了:
  “早晚各五十遍。”
  赫卡丝眨巴着红宝石般的眸子,表情肃穆的点了点头。
  后面的事情,就是回到普路塔拉的学院之后,神降下那个少年模样的化身,不知从哪搞了一个埃芒纳学院的学生身份,声称要“监督”她。
  所以,今天赫卡丝再也不敢赖床,一听到萨契狄斯那冷淡的嗓音,脸都没顾得上洗,就套上魔法袍去给他开门。
  人偶般美丽的少年站在门口,用漠然的眼神直视着她。
  “该祈祷了。”他说。
  “我对您非常尊敬,因此,请让我换个衣服再洗漱一下……”赫卡丝露出友善的眼神。
  不得不说,少女的红眸宛如明净的晨曦,如果萨契狄斯真的是他外表这个年纪的少年的话,没有不为之着迷的道理。
  萨契狄斯径自走到少女的屋子里,少年双手抱臂,压着垂在胸前的乌发,无论赫卡丝走到哪儿,苍绿的眸子都锁定在她身上。
  “身为虔诚的信徒,你一定不会拒绝我的帮忙吧?”少年的薄唇动了动,露出一丝微妙的笑意。
  赫卡丝忽然有了一种不妙的预感。
  萨契狄斯仍倚在墙上,可房间的门却自动关上了。一股冷风卷起,缠绕住赫卡丝的周身,下一瞬,乍醒的疲惫被驱散一空,身体和脸颊都变得极为舒适,仿佛刚经历过全方位无死角的洗浴和护肤。
  这比正式法师们的“清洁术”都要好用。
  接着,尖顶法师帽、袜子和小皮鞋都自动飞了过来,并出现在它们该出现的位置。
  ……可赫卡丝魔法袍里面还穿着睡衣啊。
  她有些尴尬的看了一眼萨契狄斯。
  萨契狄斯笑了笑,似乎从她的眼神里解读出了什么。
  “我在门口等你。”
  门没有打开,少年的身影却已经凭空消失了。
  “不许看啊!”
  赫卡丝匆忙把鞋子脱掉,换上内衬的上衣和小裙子之后,才重新把魔法袍披在身上。最后还跑到镜子前照了照。
  “很好,赫卡丝,现在我们可以开始了。”
  她刚打理好自己,背后就响起少年动听的嗓音。
  镜子里明明没有他的影子。赫卡丝转过头,看到萨契狄斯站在屋顶上,倒挂着朝她露出笑意。修长而柔软的黑发乖巧的披在他的肩头,似乎并没有受到重力影响。
  赫卡丝吓了一跳,但随即反应过来使用简单的法术就可以达到这种重力反转的效果。更别提一位神了。
  来到这个世界后,赫卡丝从平时翻看的书籍中,对创世神话有了一定的了解。创世神在完成造物的伟业之后,就陷入了漫长的沉眠。但在七十年前,祂骤然从梦境中苏醒,把诸神驱逐到了人界。
  不过,传闻这位至高的神只从不回应信徒的祈祷,现在催着她祈祷又是怎么回事?
  赫卡丝想不通原因,便暂时放弃了思考。
  少女朝头顶倒悬的少年露出甜甜一笑,然后双手交叠在心口,表情认真的念起了萨契狄斯前天丢进她脑海里的“祷文”:
  “苏醒于混沌的造物者,
  您是万物之理,亦是混乱之源;
  您是诸神之主,亦是权柄之父。
  向您祷告,伟大的萨契狄斯,
  愿您指引……”
  把这略显中二的台词念了五十遍以后,赫卡丝也失去了分辨它是否中二的能力,就好像前世重复的抄写一个字,最后会不认识那个字一样。
  当她把最后一遍祷言念完之后,萨契狄斯满意的从屋顶上跳了下来,落在她的旁边。
  少年友善的朝她伸出一只手:
  “我们去吃早餐。”
  明明是友善的动作,但萨契狄斯还是用微妙的、略显人性化的眼神注视着赫卡丝。
  遥远星辰之间,黑翼的天使环绕歌唱之处,骸骨与玫瑰簇拥着庄严的神座。
  并非人世质感的漆黑长袍垂落在骸骨空洞的眼眶间,流畅的衣褶向上延伸,搭在神座上的手臂末端是骨节分明的手指,一枚荆棘编成的戒指戴在修长的指节上。
  虚幻的、荡漾着波纹的一个支点支撑着裹在黑袍里的手肘,顺着那流畅的线条向上,即是支着下颌的纤长手指,指节上有一圈深可见骨的环状血痕。
  下颌的线条完美而对称,及耳的黑发垂落在脸颊两侧,毫无血色的薄唇上泛着愉悦的弧度,鼻梁挺直,线条无可挑剔,几缕乌发蜷伏在鼻梁上,半遮住高高的眉骨。
  但与唇角的笑意截然相反的是,深邃的眼窝之中,湛碧的眼眸宛如无生命的宝石,冰冷的俯视着人间的两道身影。
  萨契狄斯支着下颌的手忽然垂落,歪向一边的头回归了正位。这让祂更像一位庄严的神明。
  漠然的绿眸注视之下,金发少女居然大胆的把那具化身的手掌包裹在掌心,拉着他蹦蹦跳跳的朝前走去。
 
 
第2章 002
  少年的掌心细腻而冰凉,像一块温润的玉石。
  赫卡丝对于吃饭一向积极,从自己居住的公寓出来之后,拉着萨契狄斯就往普路塔拉的“美食街”走去。
  难得起了这么早,离上课还有一段时间。赫卡丝有些不想去学院的餐厅排队了。
  萨契狄斯乖乖跟在她后面,少女的金发被快步走路惹来的微风卷起,撩拨在他的胸前,有几缕还飘到了他的下颌上。
  萨契狄斯面色不变,速度却不着痕迹的加快,很快就反超了赫卡丝。
  这下又变成他拉着少女前行了。
  赫卡丝朝斜前方瞥了一眼。
  “神啊,您走的太快了。”她快要跟不上了。
  萨契狄斯骤然停下脚步。
  赫卡丝一头撞在少年的肩膀上。
  “嘶……”她倒吸了一口冷气,用另一只手捂住了额头,“您为什么要忽然停下来?这样容易出人命。”
  萨契狄斯侧过半张没有死角的脸,薄唇轻轻吐出一句话:
  “你说我走的太快了。”
  “但我似乎也没有让您停下?”赫卡丝觉得自己和神有一定的代沟。但她随即想到,在这个世界,“神”似乎有做任何事情的特权。
  于是她试图把这个事情揭过去:
  “当然,这没什么。您能关心信徒的想法,真是一位伟大的……”
  “够了。”萨契狄斯说,“赫卡丝,你再说话,我会忍不住后悔当初为什么要赐予人类‘嘴’这个器官。”
  赫卡丝乖乖的闭上了嘴。
  她用嫣红的眼眸注视着身侧的少年。朝阳已经从远处的群山之间升起,将泛红的辉芒洒满漂浮在空中的城市,亦洒在少女白皙的面颜和黄金般的长发上。但初升的太阳却没有她的眸光动人。
  萨契狄斯面无表情的说:
  “我们去吃早餐。”
  “唔。”
  “你可以说话,”萨契狄斯的唇角扬起微不可见的弧度,“毕竟我也不是什么邪神。”
  “我有一个问题,非常想知道答案那种。”赫卡丝转移了话题,“您又不需要进食,为什么总催着吃早餐?”
  萨契狄斯唇角的弧度消失了,他边走边说:
  “人类需要吃早餐。”
  “哈?”
  赫卡丝觉得眼前的少年用看傻子般的眼神看了自己一眼。
  “还是你觉得自己不是人类?”萨契狄斯又说。
  赫卡丝总算弄明白了他的意思。
  “你在催我吃早餐?”
  “还不算太笨。”萨契狄斯微微颔首。
  “好吧,”赫卡丝垂下了脑袋,“谢谢你的关心,我今天会多吃点的。”
  “不,赫卡丝,”萨契狄斯故意顿了顿,又道:“你吃饱了才有力气祈祷。”
  “我今天早上祈祷过了……”赫卡丝顿时不服。
  萨契狄斯的眉梢竟罕见的动了动。
  “身为神,我有监督信徒吃饭的义务。”
  “不用你监督我自己也会吃嘛。”赫卡丝嘟囔着。
  “你可以理解为我心情好。”萨契狄斯露出了一个完美的笑容。
  这时,二人经过一个拐弯,已经来到普路塔拉的“美食街”。魔法之城中的店铺皆为法师所有,但店里的侍者一般都是炼金生命、异界召唤物、魔法仆役,或者魔法学徒。
  赫卡丝周末的时候就在这条街上的一家魔法酒馆工作。在普路塔拉,“魔能点数”代替了金币作为流通的货币。每工作一个白班或者晚班,她可以从酒馆的老板,同时也是一位大法师那里获得20点魔能点数。
  她的余额现在只有500多点,离购买晋升正式魔法师的法阵还差一大半。


  当然,这也不是赫卡丝现在需要发愁的事情,她的精神力强度距离正式法师还差很多。而且,到二年级分班的时候,学院才会组织测试魔法属性亲和度。
  赫卡丝走到一家全天营业的三明治店的窗口前,对里面的炼金魔偶说:“请给我两份套餐,谢谢。”
  她把胸前的魔法徽章取下,放在一个小型的法阵上刷了一下。法阵自动扣除了2点余额。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