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嫁给炮灰那些年——之昔
时间:2022-05-20 07:55:54

TAG:
   书名:被迫嫁给炮灰那些年
  作者:之昔
  文案:
  【作者早期作品,黑历史,求别点】
  时蓁穿越到一本民国小说里,成了那煞神少帅的正准备抬进门冲喜的……小妈。
  结果刚嫁进来,少帅的爹就驾鹤西去。
  时蓁成了少帅府唯一的女主人。
  两年后,仗打赢了,少帅班师回朝。
  正准备好好感谢时蓁,结果时蓁开始给少帅选媳妇儿。
  少帅坐在沙发上,脊背挺直,巴掌宽的武装带勾勒出劲瘦的腰身。
  他冷冷地说:“我若有妻子,她将会是这少帅府说一不二的女主人。”
  时蓁无所谓:“那就让给她。”
  少帅:“可我希望这个人,依旧是你。”
  时蓁:“……”这剧本不对啊!
  【腹黑武力值爆表忠犬男主x淡定温柔有主见女主】
  【每天早上九点更新】
  排雷:
  1,全文架空,不涉及任何真实历史事件。
  2,苏、爽、甜。(喜欢的客官请进)
  3,人身攻击全部反弹o(* ̄▽ ̄*)ブ。
  4,文中反派三观不代表作者三观。
  5,感谢基友芽芽送的封面!好稀饭!
  内容标签:穿越时空甜文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时蓁┃配角:舟其琛┃其它:晋江作者之昔
  一句话简介:穿成少帅的后妈怎么破!
  立意:一起携手成长
 
 
第1章 
  距离京北城那场人人津津乐道的知天命之年的大帅和十六岁小娇娘婚礼不过三天有余,大帅殡天,消息还没来得及通知出去,一份来自中苏交界处的紧急加密电报已经被副官送进大帅府。
  除了老太君,没人知道电报上写了什么。
  次日,一辆载着满满当当军需的火车从京北城出发,目的地正是少帅统兵打仗的地方——兴安。
  时蓁此刻就在这辆火车上,有着‘大帅夫人’的名头,她一个人就坐拥整整一节车厢。舒适又宽敞。
  当然,这话也不全对,时蓁的陪嫁丫头念橙此刻就坐在她身边,给她端茶倒水。
  这种豪华的火车配置,时蓁只在民国电影中看到过。大人物出行总归是要注意安全,排兵布阵后还得注意休息,所以会有自己的专列。
  此刻,时蓁乘坐的这辆,虽然不是专列,可也是大帅府名下的火车,这节车厢原本是留给少帅休息用的。
  “小姐,念橙还是第一次坐火车呢!外面的风景好美啊!”
  念橙刚跟着时蓁嫁过去,称呼还没改的过来。之前在大帅府,老太君听到她这么叫,倒是笑了笑,也没说什么。
  时蓁喝完杯里的水,有些乏了。这几天跟着老太君没日没夜的守着大帅,可那人意识早已丧失,不过用珍贵药物吊命罢了,到了今早,大夫们终究无力回天。大帅撒手人寰。
  “嗯,很美。我先过去休息,一会儿到了餐点你再叫我起来。”
  念橙看着时蓁眼中的红血丝,心疼的扶她过去躺下,替她除去鞋袜。
  “小姐,你快休息罢,是念橙没考虑周到,还在叨扰小姐,都是念橙的错。念橙不说话了。”
  时蓁失笑,念橙已经给她拉了床帘,耳边只余火车在铁轨上运行的‘哐——切——哐——切——’
  这么一来,时蓁睡意居然消散了几分。
  她看着黑漆漆的车顶,不由得想到自己穿越到这本以民国题材为背景的小说《乱世美人》中已经十六年。
  小说的具体内容时蓁已经记不清。毕竟刚穿越来那会儿她还是个尚在襁褓中的婴儿,不能执笔,根本无法记录。
  后来她可以拿笔写字了,就把‘时蓁’在这本书中的剧情线理出来。
  时蓁,京北城最大布庄拥有者时方锐正妻之女,也是时方锐唯一的嫡女。
  十六岁刚过就嫁给病危的大帅冲喜,成了那煞神少帅的小后妈。
  为什么要加一个‘小’字,则是因为少帅如今已经二十,时蓁才十六岁,可不就是小后妈么?
  时蓁当年看小说的时候只记得少帅这个人属于冷到骨血里那种。
  《乱世美人》的女主作为一名战地记者,起初有被少帅的颜值吸引到,也曾不着痕迹的表露心思。可少帅却对她不屑一顾。
  女主本以为自己可以用爱感动少帅,让他收敛自己的残酷手段,少杀点人,早日议和。
  可少帅怎么会关心一个战地记者的政见?少帅自然是主张继续乘胜追击。
  后来,女主觉得少帅的心就是石头做的,根本捂不热,再加上少帅急功冒进,独立旅损伤惨重。
  作为战地记者的女主就把这件事发表出来,死了那么多弟兄,主帅承担全部责任。少帅由一个人民英雄变成草菅人命的恶霸。最后被大总统收了兵权,派送出国,不出三年便郁郁而终。
  少帅死后,大帅府根本无人庇佑,老太君自缢而亡。时蓁得知这个消息后,也投井自杀。
  这就是穿书女配的一生。
  时蓁掰着手指头算,如今的少帅才二十岁,那场决定少帅命运的战役就在两年后。
  根据她一岁多绑定的那个系统的说法,只要时间到了,达到特定的要求,就可以脱离这本小说,回归现实世界。想想还是有点小激动。至于原着中女配时蓁在这个时候有没有去兴安,时蓁真的没任何印象了。
  如今她人已经躺在了豪华包厢内,以后两年,必然得跟煞神少帅朝夕相处。
  时蓁:“……”这就很让人为难了。
  下午五点,张参谋让列车员进入,给时蓁送来今日的饭菜。
  念橙小声说:“小姐还在休息,大概是乏极了,您让其他人先吃,煮鸡蛋留下就行。”
  念橙事先被时蓁提点过,这还在火车上,不可能随时热饭。如果晚饭点她起不来,就留下几个煮蛋,到时候用热水泡一泡,就着咸菜饼吃。
  张参谋哪敢让时蓁只吃煮蛋?别人不知道,他作为大帅留给老太君的参谋,可是知道这位时蓁小姐深得老太君喜爱。甚至还在时蓁小姐嫁过来后,在大帅弥留之际,当着京北市长的面,握着大帅的手,签了一则‘离婚合约’。
  “蓁蓁这孩子我是打心眼儿里喜欢,大帅这就要走了,我哪敢把这孩子拘在我大帅府一辈子?今日市长和张参谋都在,我就做主,给蓁蓁一个自由身。”
  签完后,老太君把这份离婚合约交给目瞪口呆的时蓁。
  “至于这里女方签名,什么时候蓁蓁愿意离开我们大帅府,自己签上去就是。只要蓁蓁在一天,我们大帅府就护着蓁蓁一天!”
  时蓁都不知道自己哪里被老太君看重,居然照顾她到这个地步。
  也就是说,外界只知道大帅殡天,不知时蓁随时可以离开大帅府。
  不过,老夫人居然在给了时蓁这份离婚合约后,还放心的暗地里安排时蓁去兴安……这就很让人费解了。
  时蓁想了大半天,也想不出老太君如此信任她、器重她的所以然来。伴随着火车的‘哐——切——哐——切——’声,她居然就这么迷迷糊糊睡着了。
  凌晨,时蓁转醒,肚子饿的咕咕叫。
  念橙也睡了一下午,她作为丫头,觉浅,时蓁这边刚一动,念橙就察觉了。
  “小姐,可是饿了?”念橙开了灯,给时蓁倒过来一杯温水,正准备热鸡蛋,车厢的门被轻轻敲响。
  “夫人,厨房晚上给兄弟们加餐,有不容易积食的酸汤面,可要来一碗?”这是张参谋的声音,他一直就守在门外,看到里面亮了灯,方知夫人醒了,赶紧过来询问。
  大晚上吃鸡蛋确实容易积食,时蓁没忍住,同意了。
  民国时期的醋很纯、很香,阳春面是厨师捏了一个时辰的,劲到无比。碗里面有青菜、香菇丁,上面还撒了葱花和芝麻油,念橙看到后眼睛都瞪直了。
  真香!
  副官端进来两碗,念橙也有一份。主仆俩吃完面,念橙把碗筷还回去。
  “谢谢你啊,张参谋。”
  “不客气的,夫人,有什么吩咐尽管叫我们。”
  从京北城到兴安一共两天两夜的车程。眼看着周围的树木越来越多、越来越绿,时蓁知道,这段旅途,快要到终点了。
  火车在兴安的车站停下了,少帅身边的楚副官已经和一个师长前来押送军需。
  本来押送军需只需要一个团长出面就足够,但老太君发来电报说大帅夫人跟随出行……
  大帅夫人……少帅的生母不是早就去世了么?哪里来的夫人啊。
  但电报字数有限,纵然楚副官很是疑惑,也只能听从老太君的安排,走一步是一步了。
  师长和楚副官都是来接这位所谓的‘夫人’。
  跟随时蓁的张参谋先行拎着时蓁的行李下车,楚副官和师长正准备询问具体情况。
  就在这时,车门口出现一个纤细的身影。
  没穿当下十分流行的旗袍,反而是一身戎装,只是肩膀上没有将星。
  车厢里暗,车外明亮,楚副官和师长只看到那人尖尖的下巴和……那仿佛一掐就断了的细腰。
  得了,果真是位‘夫人’。看起来还是位大美人了。
  时蓁披肩的长发盘在脑后,没戴帽子。随着她一步步下车,一张又纯又书卷气的脸就这么露出来。
  让在军营里没怎么见过女人的楚副官和师长都是一愣。这他妈的太好看了吧,跟天仙一样。
  他们用眼神无声地向张参谋询问,这到底是大帅的夫人还是少帅的夫人哟!
  因为时蓁在场,楚副官和师长只做了自我介绍,就带着她们上车,一路上也没敢询问具体是怎么回事。
  时蓁不知道的是,此行目的地不是驻扎在前线的营地,而是兴安一处安全又偏僻的别院。
  到了别院门口,时蓁一愣,楚副官给时蓁打开车门,小心翼翼的说:“老太君让我把实情都告诉夫人……”
  “实情就是,少帅上月脑部中了流弹,做了开颅手术。当然,手术很成功,少帅性命无虞,只是……”
  楚副官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只能叹了口气,“夫人进来看吧。”
  时蓁装作松了口气的模样,其实内心毫无波动。她心想,你们少帅就算现在变成个傻子,在女主来了后照样冷酷无情、心就跟铁打的一样。不用担心。
  楚副官强颜欢笑的打开别院大门,时蓁正准备朝里面走,结果眼前一花,一个黑影像炮弹一般弹出来,直挺挺的把时蓁抱个满怀。
  “媳妇儿!”
  作者有话要说:开坑大吉!
  开文当天的所有评论昔昔都会发红包,感恩小天使们。
  昔昔控制不住自己的爪子开坑啦。
  开坑之前要说的几件事如下:
  1.全文架空,不存在真实的地标和时间,考究党请带滤镜看文啦。
  2.入v前日更3000,入v后日更6000。
  3.大写的甜苏爽,欢迎入坑。
 
 
第2章 
  楚副官眼睛瞪得滚圆,仿佛看到了什么很可怕的生物。第一时间居然没敢出声阻拦。
  时蓁身旁的师长和张参谋的手都快伸到抱着时蓁的这人身上,正打算以雷霆手段给这登徒子一个过肩摔!
  可当他们看到这人熟悉的侧颜时……默默的把手缩回去了。
  “少、少、少、少帅!”
  念橙此刻正在军用吉普后整理时蓁的行囊,听到‘少帅’两个字,当下慌了起来。京北城出来的人谁不知道少帅?那可是位道出来就可以止小儿夜啼的主!
  时蓁今年十六,身高一米六/四,可鼻尖还不及这人脖颈,被他抱了个满怀后,呼吸间全都是这人衣服上皂角的味道。
  倒也不是说难闻,只是其中隐隐约约夹杂着一股冰冷强势的男人气息,让她很不习惯。
  “少帅,这位是老太君请来照顾您的夫人,不是媳妇儿。”张参谋冷汗直流,但他到底是大帅的人,不像楚副官怂的都不敢讲话。
  少帅压根就不搭理人,仿佛根本没听到。
  念橙想要说话,被张参谋拦住了。这可是少帅!自从大帅卧病不起开始,京北城大帅府的脊梁,就是被少帅撑起来的!
  就算现在少帅刚做了开颅手术,神志不清,但若让一个丫头斥责他,那大帅府的脸往哪儿搁?
  时蓁悲催的发现身边根本没人能救自己,只能自救。
  或者干脆佛系一点,就让少帅这么抱着,抱累了,自然就能进屋。
  时蓁发现自己佛不起来:“少帅,您能先松开我吗?”
  身前的人似乎一僵,紧接着状似很委屈声音很小的‘哼’一声,却听话的放开了时蓁。
  楚·假笑男孩·副官这会儿才敢说话:“请进请进。”得了,张参谋说这是大帅媳妇儿,少帅说这是他媳妇儿,难不成这人可以一分为二?
  楚副官在前面带路,张参谋、师长、时蓁和念橙跟着走了两步,时蓁突然发现有点不对劲。
  ——少帅呢?
  时蓁回头一看,那个穿着铁灰色军装,头上还包着纱布的少帅站在大门外,眼眸漆黑,面无表情。
  时蓁愣是从他那张没什么表情的脸上读出了浓浓的委屈,差点没忍住笑出来。
  楚副官可不一样,吓得魂都要飞了,赶紧飞奔过去重新拉开别院大门,恭迎少帅进来。
  少帅脑部受伤这件事属于一级机密,故此,别院里没多少仆从,只是周围布置着层层警戒而已。
  少帅还站在那儿不动,楚副官额头豆大的汗水一滴滴往下流,完全想不到自己哪里招惹到‘失忆’的少帅了。
  回想起三天前,也就是大帅去世那天。少帅做完开颅手术第十天,神智清醒的第九天,终于可以自主的下地活动。
  楚副官赶紧把堆积了两周的军情汇报给少帅,少帅坐在沙发上,视线落在墙上的英式挂钟上,眼眸漆黑,看不出喜怒。副官汇报完,一直不见少帅回应,沉默了大概十分钟,他终于颤颤巍巍的开口:“少帅?”

  少帅于是把目光投在他身上。
  这个动作仿佛给了楚副官无穷的勇气,他深吸一口气:“您对此的看法呢?”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