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嫁给炮灰那些年——之昔
时间:2022-05-20 07:55:54

TAG:
  少帅终于开了尊口,第一句话却是:“我娘呢?”
  楚副官吓得魂飞魄散,十万火急的背着医生过来,一路上嘴巴都没停,BB机一样的诉说内心的惶恐:“这可怎么办啊?少帅这是怎么了?我们京北军没了少帅可怎么办啊!”
  医生听他嗡嗡嗡了一路,到底是救死扶伤的本质,心地善良:“你跑慢点,你跑这么快,甸的我难受,我头晕眼花还怎么治好少帅?”
  这话确实挺安慰人的。楚副官只得放慢步伐。
  “对对,再慢点,多少年没被人背过了,这可真舒服。”
  “……”楚副官想,这可真的是没爱了。
  最后诊断结果如下,少帅失忆,现在他认为自己大概三到五岁,毕竟老夫人在少帅五岁时候就去世了。至于什么时候能恢复,医生也不知道。
  楚副官问道:“少帅是醒来后就失忆了,还是说可以下床的时候才失忆?”要知道少帅已经醒来九天了!
  “肯定是醒来时候啊。哪有人动一动就失忆了的。”
  楚副官捂脸,这些天来他们居然一直都没有察觉到少帅失忆了!主要是少帅醒来后就没说过话,吃饭喝水也都有人喂。要不是军情紧急,他们大概还真的发现不了少帅居然成了小小小少帅QAQ
  可就算少帅心理年龄现在只有三岁,楚副官依然不敢把他当成一个小孩子。
  那眼神、那精气神、还有那不说话时候的表情,简直跟没失忆的时候一模一样!
  楚副官看着一动不动站在大门外的少帅,正愁着怎么‘哄’他,就看到那个漂亮极了的女人出了大门,站在少帅身前。
  “少帅,跟我们回家吧。”
  少帅屹然不动,却说了三个字:“舟其琛。”
  “啊?”
  “我叫舟其琛。”
  时蓁立马改口:“舟其琛,我们回家。”
  少帅果然同意了,只是顺手牵起了时蓁,与她一道走。
  楚副官凑到张参谋身边,小声询问:“这位时蓁夫人到底是谁的夫人?长的这么好看不说,少帅对她的态度简直是天上地下独一份!”
  “大帅的夫人。”
  “怎么可能?大帅怎么会娶这么年轻的媳妇儿?看起来比少帅还要小呢!”
  张参谋摊手:“你不信我也没办法。”
  “……不是,我这不是希望你多说点么?我信我信,但大帅的夫人怎么会过来看望少帅?”
  这一点张参谋也没想通,老太君仿佛信任时蓁信任过头了。
  张参谋疑惑道:“大帅夫人跟少帅也就是一家人……过来看望看望,大概也不是说不通的吧。”
  楚副官想,神他妈的一家人。
  民国初年,大老爷们依然流行娶姨太太,在大多数人眼里,姨太太只算下人,跟主人们绝不是一家人。
  不对哦,这位可不是从后门抬进去的姨太太,是八抬大轿娶回去冲喜的夫人。
  楚副官看着前面已经进了客厅的少帅和时蓁,觉得他们可真像夫妻,哦不,一家人。
  时蓁一路上都没能甩开舟其琛的手,脸上的假笑都要绷不住了。
  就在时蓁觉得自己要生气的时候,舟其琛突然停住脚步。右手仍然牵着她,但另一只手却在她面前展开,掌心里有一颗奶糖。
  时蓁一愣,觉得这个场景突如其来的熟悉。
  她压下心里的奇怪,微微仰头看着舟其琛:“给我的吗?”
  舟其琛没说话,眼眸依然漆黑,时蓁却读懂了其中的含义。这颗糖就是给她的。
  她拿起奶糖,拆开外面很奇怪的原型硬壳包,放进嘴里。甜滋滋的奶香味在唇齿间散开,时蓁心情果然大好,完全忽略了被舟其琛牵着的手。
  楚副官捂着心,BB机功能开启:“这几天少帅提出的唯一要求就是要买奶糖,咱们这疙瘩穷山僻壤,哪里有商店哟。我本来都想放弃了,可少帅那双眼睛一看过来,我这腿都发软,只能央求着厨房大妈用牛奶跟蜂蜜熬制奶糖。”
  “我还以为少帅失忆后喜欢吃这玩意儿,大妈做好后我给少帅端了一叠。你们猜猜怎么着?少帅皱着眉头,说他见过的奶糖不长这样,要可以装起来那种!天呐少帅皱眉头!我当时差点被吓死好不好!少帅扛着枪上去凸凸凸的一脸血都没见他皱过眉头!”
  “于是我又赶紧找医生拆了医用的大型胶囊,把奶糖装进去。少帅这才满意了。”
  只是没想到,少帅不吃,是给时蓁吃的。
  楚副官充分发挥自己的想象力:“少帅是不是知道夫人要来,专门准备的啊?”
  张参谋用‘你是傻子吗’的眼神看着楚副官。开玩笑,少帅连夫人见都没见过,怎么可能专门准备奶糖?
  师长早在要接时蓁的途中已经被楚BB机绕的头晕眼花,现在听到他又开始了,赶紧脚底抹油,溜了。
  张参谋看着师长的背影,心道这人真不够兄弟,把他一个人留在这里被荼毒。
  念橙被勤务兵带去给夫人布置房间,楚副官跟张参谋在墙角说话,客厅里倒是只有时蓁和舟其琛两人。
  时蓁静静等待东道主楚副官,告诉她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结果楚副官见到少帅就怵,张参谋在楚副官和少帅之间选择了楚,于是,就把她一个人留给少帅了。
  安静了许久,时蓁面前又多了一颗奶糖。
  “好吃,谢谢你。”
  于是直到中午餐点,时蓁就这么吃掉了十三颗奶糖,少帅的衣兜总算空了。
  时蓁心想,舟其琛果然不愧是用脸和身材就能把《乱世美人》女主迷得七荤八素的存在。衣兜里装满奶糖都不显腰粗,奶糖吃完后衣服更是勾勒出劲瘦的腰腹。虽然舟其琛现在神智好像有点不对,可依然保持着军人的优良作风,脊背笔挺,很是勾人。
  午饭大家倒是在一起吃的,时蓁对楚副官投来的抱歉眼神不做搭理,把她一个人留给少帅一个小时,真的够男人?
  那边舟其琛发现楚副官频频看向时蓁,饭也不吃了,漆黑的眼眸看向楚副官。
  楚副官腿一软差点跪下,他赶紧低头扒饭,再也不敢抬起头来。
  一顿饭就在紧张又刺激的氛围中吃完。饭后,舟其琛拉着时蓁的手准备上楼。
  时蓁想,就算这次有奶糖也不能再跟舟其琛独处了,她还不知道如今舟其琛到底什么情况呢。
  舟其琛见没拉动时蓁,眼眸中闪过一丝疑惑。
  但舟其琛话很少,时蓁还是主动问道:“干嘛去?”
  舟其琛回答的理所应当:“睡觉。”
  想了想,舟其琛补充道:“一起、睡觉。”
  作者有话要说:【昔昔感谢莱奥尼x5、猫九姑凉、23102678、浮世清欢大大的地雷,感恩!!】
  【红包已发送完毕,谢谢大大们的支持~~!】
  【早上九点更新哦】
  少帅:舟其琛。
  时蓁:啊?
  少帅:你丈夫的名字。
  时蓁:哦哦好哦。
  ……等等,大帅不是叫舟建江吗
 
 
第3章 
  时蓁听到‘睡觉’这句话一点也没懵,反而有点想笑。不管这位原着中的煞神少帅到底是不是在装疯卖傻,她都不打算陪他演戏了。
  在时蓁的记忆中,原着中女配时蓁与少帅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
  再说了,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少帅,少帅怎么可能知道她喜欢吃奶糖,中午有午睡的习惯呢?
  难不成少帅在她来之前就已经派人调查过她的生平了?
  时蓁冷静的抽回自己的手,站起来说道:“少帅,我们这才第一次见面,您未免对我太过照顾。”
  舟其琛漆黑的眸子看着时蓁,他能清晰的感受到时蓁的怒意。
  他下意识地要哄时蓁开心。但他不太会说话,只能把手下意识地伸进兜里,找奶糖。蓁蓁喜欢吃奶糖,吃了糖,她就会笑得很开心,眼睛弯的像月牙一样——可兜里空空如也,糖刚刚已经被他投喂完了。
  时蓁没看到他的小动作,语气平静的近乎冷淡:“自打我刚下车,您就称呼我为媳妇儿,接下来更是牵着我的手不放。午饭后,您还打算带我一起休息。”
  说到这里,时蓁眼神扫过在座的张参谋和楚副官。这俩人见到少帅就怂,根本不用指望这俩人来劝说少帅。
  舟其琛内心十分焦急,担心蓁蓁生气了哄不好怎么办。可那张脸上却什么表情都没有。
  时蓁继续说:“初来乍到,少帅是主人,我是客人,客随主便是应该的。但少帅对我未免太过亲昵。
  这也怪我,还没来得及自我介绍。我叫时蓁,京北城布匹商人时方锐的女儿,前几日正好当了大帅的继室。按照辈分,少帅当唤我一声后娘。”
  最后这句话一出,楚副官真的要跪下了。夫人这是真的一点点也不畏惧少帅的啊!
  舟其琛终于忍不住,不再沉默,他握着时蓁的肩膀,十分认真地说:“蓁蓁,你不是我父亲的继室,你是我妻子,我们有婚约在的!”
  “……?”
  时蓁还来不及讲话,不善言辞的少帅已经着急的解释起来:“在姑苏,我爹和你外公亲自订下的婚约!”
  姑苏?外公?
  时蓁想,她虽然号称是布匹商人时方锐的嫡女,但其实并不得父母喜爱。也不知为何,母亲那边的亲戚一点也不待见自己。逢年过节,外公一家连自己的拜帖都不收,仿佛自己跟他们根本没有血缘关系一样。
  那会给自己订下什么亲事?再说了,她姓时,退一万步讲,也没有外公给自己订亲的道理。
  眼看着时蓁跟少帅谁都认为自己有道理,楚副官赶紧滚过来打圆场。
  “夫人,少帅真不是故意捉弄你,少帅失忆了,如今认为自己只有三岁……”
  舟其琛冷冷的看着楚副官:“我已经五岁了。”
  “……”这有什么区别吗?
  舟其琛想,区别大了去了。他五岁,蓁蓁一岁,正好订了娃娃亲。他三岁的话,蓁蓁还没出生呢!
  时蓁看着楚副官,再看看舟其琛,思考这两人合起伙来捉弄自己的概率有多大。
  ——微乎其微。
  煞神少帅大概不会玩这么无聊的游戏。
  假如这两人说的是真的话,那她难不成真的跟舟其琛有了娃娃亲?
  时蓁努力的回忆,她是胎穿过来的,不同于其他人对自己一岁发生的事情没什么印象。时蓁只要仔细想,甚至都会想起一岁半那会儿跟妹妹分鸡蛋羹吃的事情。
  可少帅,还有舟其琛三个字,她真的没印象。
  时蓁想,难道她跟舟其琛是一岁半之前见的面?算算时间,好像还真的有可能。
  毕竟,在时蓁一岁半的时候,她穿书绑定的系统被激活。一个如此大的能量体出现在身体里,幼童当时就承受不住,高烧不退。醒来的时候,时蓁一岁半之前的记忆已经模模糊糊。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就把那些事情忘得差不多了。
  这边,似乎为了证明少帅如今真的只有五岁,楚副官甚至把医生给少帅下的诊断都拿了出来。
  【姓名:舟其琛;性别:男;年龄:20岁;诊断:失忆症;恢复时间:不知。】
  时蓁拿着诊断书,想着要真是这样的话……少帅好像也没做错什么。舟其琛从她刚下车开始就表示了热烈的欢迎和无与伦比的亲昵。
  只是一起睡觉这件事,真的触及到时蓁的底线了。时蓁想,她已经十六岁了,不能跟五岁的孩子计较。
  时蓁把诊断书还给楚副官,上前一步拉着舟其琛的手,仿佛刚刚吵架的人不是她一样。
  “来,你房间在哪儿,我带你去睡午觉。正好在你休息的时候,我跟楚副官聊聊。”
  舟其琛听了前半句,喜笑颜开。但后半句一出来,他就杵着不动了。
  “一起睡觉。”说完还看了眼楚副官,仿佛在警告他不要跟自己抢媳妇儿。
  时蓁心里一大堆疑问,哪有时间睡午觉?她索性说:“那我们四个一起聊聊,正好老太君派我来照顾少帅,楚副官请把你知道的情况事无巨细都说出来哦。”
  楚副官流下了被威胁的泪水,委屈的点了点头。
  起初在收到老太君电报的时候,他还以为要来是位不知天高地厚的姨太太。打算随便找个偏远山头把人囚/禁在里头算了,省事。
  毕竟这里可是边境,战争期间随时都有丧命的可能性,哪有什么福享?能被老太君安排过来,怕不是犯下什么重大过错的女人。
  可老太君第二封电报很快就发过来:“尊重夫人。”
  这年头电报费很贵,往边境发电报更是十分麻烦。老太君能补充一份电报,足以证明来的真是位夫人。
  楚副官一时拿捏不定主意,拉着师长跟自己一起去接人了。
  没想到接回来后,夫人成了香饽饽。
  ——她自称是大帅的夫人,可少帅却认定是自己的夫人。
  反正不管怎么着,楚副官之前那种轻视的心思已经消散的无影无踪,这会儿听到时蓁的话,也没敢反驳。
  “少帅、夫人,我们来书房详谈。”
  楚副官一进书房,就有点激动,BB机功能又可以继续开启!
  坐在书房的沙发里,舟其琛精神不振。他好困哦,好想睡午觉哦。可一岁的蓁蓁都不睡觉,他一个男子汉,怎能独自睡觉?
  舟其琛掐了掐自己的大腿,强打起精神。
  时蓁这下算是知道了舟其琛如今的所有情况,她问道:“老太君知道少帅失忆这件事吗?”
  楚副官正色道:“老太君已经知晓,才会让夫人来照顾少帅。如今夫人入住别院,我就把别院人员的详细情况给夫人道来。
  如今兴安别院中有一个厨娘、一个大夫、一个勤务兵和三个护士,我一般要去军营代少帅安抚军心。

  这里的安全问题请夫人放心,周围有一个营的兵力在暗中轮换守卫,夫人暂且安心住下。等咱们少帅好起来,打赢了老毛子,咱们就能班师回朝!”
  时蓁想,距离打仗结束还得两年呢。而且,最后在乘胜追击的时候惨败了。完全忽略了楚副官说的‘咱们少帅’。
  想到这里,时蓁不免也为少帅惋惜,多好的一位将才,本来完全可以调养生息东山再起。这一切就这么被原着女主给毁了。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