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嫁给炮灰那些年——之昔
时间:2022-05-20 07:55:54

TAG:
  原着全文最终篇写道,京北城大帅府家破人亡,在京北城屹立百年的舟家一夕之间支离破碎。什么都不剩下了。
  楚副官又道:“夫人今日舟车劳顿,明日一早,我便安排别院中的人前来给夫人请安,以后夫人的话就是咱少帅的话!”
  时蓁有些诧异,楚副官这就放权给她了?虽然只能管六个人,但好歹也算主人啊。
  就在时蓁打算询问一下的时候,突然感觉肩膀一沉。偏过头便看到少帅那还包着纱布的脑袋。
  ——少帅还是坚持不住,被生物钟打倒,睡午觉去了。
  楚副官赶紧去背少帅,本想把少帅的手搭在他肩膀上,结果看到少帅手依然停留在大腿边……少帅好像在掐自己欸。
  时蓁看到后有点心疼,肯定是少帅努力保持清醒才掐着自己的。这个失忆的少帅,莫名的暖心。
  别过张参谋和楚副官,时蓁回到自己卧室。念橙已经把这里布置的差不多了。
  “小姐,这个别院比时府还要大!而且人还没有时府那么多,住起来敞亮!”
  时蓁笑着说:“嗯,所以说我嫁人还是有好处的吧。”至少可以摆脱家里那群一点都不亲的兄弟姐妹了。
  念橙跟时蓁一起长大,自然知道她话里的意思。
  念橙当下眼眶差点红了,十分心疼时蓁。原着女配虽然是时家嫡女,但家主时方锐宠妾灭妻。为了给自己谋个建设局的职位,不惜把十六岁的时蓁嫁给将行就木的大帅。
  京北城大帅府哪有那么容易立足的?更何况时蓁出嫁的时候,大帅已经快要殡天了。以后时蓁在大帅府无依无靠,膝下也没一儿半女,更何况还要面对煞神少帅……时方锐此举,无疑把时蓁往火坑里推。
  幸好,大帅府老太君宠着时蓁。不仅给她在大帅府下人面前立威,还当着市长的面写了离婚合约。最后还亲自把时蓁送到了少帅这边。
  这些,与原着中女配时蓁走的剧情一点都不一样。
  原着中,女配时蓁嫁到大帅府,老太君嫌她没用,冲喜没充成,不搭理她。下人们也欺负她,大帅之前的几个姨太太自然瞧不上这个所谓的‘夫人’。时蓁在大帅府可谓步履维艰。就这么熬了两年,少帅出征失败归家,被大总统收了兵权,遣送美国。姨太太们一个个跑都来不及,只有时蓁留下来了。那时候大帅府已经不负之前的吃穿用度,丫鬟们也全都遣送出去。老太君是个从小被伺候长大的,十指不沾阳春水,时蓁只能自己学着做饭扫地,伺候老太君。老太君不止一次半夜哭醒,暗暗发誓若人生可以重来,一定要把时蓁宠上天,
  结果,苍天有眼,老太君还真的重生到了时蓁刚嫁过来那天。
  老太君一介女流,从未想过干预孙儿打仗的事情。反正她也没几年好活,只希望时蓁跟在孙儿身边,能找个副官或者参谋重新嫁了,一辈子和和美美才好。
  老太君恐怕做梦都没想到,她那失忆了的孙儿,在这段期间唯一记着的人就是时蓁。
  而她刚好把时蓁送到孙儿面前了。
  蝴蝶翅膀轻轻扇动,以后会发生什么,全都是未知数。
  时蓁稍微擦洗了一下身子,忍不住也睡了过去。五点刚过,时蓁就被念橙叫醒:“小姐,半小时后开饭啦。”有少帅在,小姐怎么说都得出席啊。
  正好时蓁也休息够了,她把那身军装换下。穿了件素鹅黄掐腰的上衣,显地那腰肢不盈一握,下半身是一条刚过膝盖的黑裙子。长发辫成麻花辫,发尾刚过肩胛骨,前额有些碎发散落出来,像极了现代的空气刘海。
  时蓁下楼的时候,舟其琛已经起来了,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她。
  本来楚副官还以为舟其琛醒来时要去直接找时蓁,于是给他指了时蓁的房间。结果少帅只是看了他一眼,就自己坐在了楼下沙发上。
  楚副官被看的整个人一愣神,突然有种被小学生鄙视了的错觉……
  舟其琛想,蓁蓁肯定在午休,他作为一个有担当的男子汉,要时刻宠着蓁蓁,怎能打扰蓁蓁午休?
  这会儿时蓁刚下楼,舟其琛猛地从沙发上站起来,上前就递给时蓁一颗奶糖。
  黑漆漆的眼眸中带着歉意,大概是为早上的固执道歉。
  这会儿楚副官和张参谋已经去了军营,偌大的别院只有时蓁和少帅两个主人。
  时蓁接过奶糖,看着少帅眼中的不安陡然消散,突然想起他中午为了保持清醒掐着自己腿的事情。
  “还有十分钟吃饭,我们去书房,我看看你的大腿青紫了没?”
  作者有话要说:【早鸭】
  【少帅没重生,没预知,土着一枚。只是他失忆后,脑海里只有五岁前的记忆了。】
  【老太君有重生哦。】
  【感谢浮世清欢、抽芽芽x2大大的地雷,感恩,比心心】
 
 
第4章 
  舟其琛早在三岁的时候,母亲便教导过,不能随便在女孩子面前脱裤子。
  可母亲也说过,媳妇儿的话一定得听。
  那么问题来了——媳妇儿让他脱裤子,他到底该如何做选择?
  思考的时间内,时蓁拉着舟其琛已经到了书房,从兜里掏出一瓶药油,一双大眼睛看着不知所措的舟其琛。
  “还愣着干什么,就把裤子扒拉下来一点点,我给你上药。”
  时蓁穿书而来觉醒的那个系统虽然就没跟她说过几句话,但好歹有个积分兑换商城在内。
  时蓁只要努力促进原着《乱世美人》剧情完整,做好事救死扶伤,攒够了积分就可以抽奖一次。
  积分兑换商城内栏目众多,有食品类、日用品类、医疗类、生存类,最后还多出了一个特殊类。
  除了特殊类,其他类别都免费开放,每自然周的第一次抽奖消耗十积分,第二次一百积分,第三次一千,以此类推。积分得来不易,到现在为止,时蓁还没试过一周抽两次奖。
  此外,除了抽奖,系统还提供储物隔间,共有十格,每格按照道理可以储存一个物品。
  但系统也有bug,自从时蓁不小心抽到一个二十八寸旅行箱后,她就把其他东西都塞进旅行箱内,扣好箱子试着存入系统隔间。系统居然识别不出来里面有其他物品。
  时蓁心思活络,她还试过给浴桶里面塞满东西,把浴桶放进隔间,结果提示物品多于一个,只能选择其中一个存入隔间。后来时蓁让人专门给浴桶量身打造了一个盖子,盖上后再把一浴桶的东西塞进储物隔间,果然就成功了。
  这些年来,时蓁存了不知道多少食品和药品,反正储物空间内时间静止,放进去什么样子,到时候拿出来还是什么样子。
  时蓁手里这瓶没有标签的药油就是她抽奖得来的。系统出品,绝对精品!
  时蓁想,舟其琛现在只有五岁的记忆,这别院内人人都畏惧他,不敢跟他说话,更别提关心他了。楚副官又是个大大咧咧的大男人,见到少帅掐自己只会来一句‘少帅是魔鬼吗’,根本不会想到少帅自己都把自己掐青了。
  舟其琛看着站在自己对面的时蓁,完全忘了拒绝。
  对面的姑娘不过十六岁,头发乌溜溜的,皮肤白皙,眼睛很大,眼眸却不是纯粹的黑色,也不是亚洲人普遍的浅褐色,反而有点偏栗色。阳光照过来时,时蓁的眼眸就像琉璃一般,晶莹剔透。唇不点而朱,眉不描也黛。好看极了。
  舟其琛在时蓁的注视下,缓缓地解开腰带。如今他还在病中,虽然穿着军装,却没系武装带,腰带还算容易解开。
  铁灰色的裤子就这么缓慢的褪下去,时蓁蹲下来,看到舟其琛两条大腿的外侧果然都青了。
  这人掐自己可真是狠得下心。
  时蓁把药油涂上去,又用手揉了揉,保证药效吸收。
  就在她那保养得当的手贴上去的时刻,少帅整个人混身肌肉绷紧,看样子敏感的不行。
  时蓁速战速决,站起来说:“好了,你把裤子穿好。”顿了顿,她又问,“五岁了,会自己穿裤子吧?”
  如果不会的话,她就去外面喊护工帮忙。
  舟其琛真不愧是军人作风,时蓁还没看清呢,这人就把裤子穿好了。
  ‘卡塔’一声,腰带系紧,少帅黑漆漆的眼眸看着时蓁,一点也不希望媳妇儿看轻自己。
  时蓁觉得这样的少帅可爱无比,没忍住想要他的脑袋。但鉴于少帅刚做完开颅手术没多久,脑袋金贵着呢,她不敢碰。
  护工早上听楚副官说今儿别院要来个大人物,路途劳顿,让她们别来打扰主人家。
  护工们要么从正儿八经的医学院毕业,要么就是有家学渊源。能被安排进来照顾少帅,至少家底儿得清清白白。其中有个护工叫吴婷,听说祖上有人进过太医院呢。
  护工们年纪不大,围着楚副官笑道:“来人是谁?年纪多大?要在这里住多久?”
  要是放在以往,楚副官肯定会全部回答,毕竟这又不是什么机密。反正最后还跟她们得介绍呢。
  可这次,楚副官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这咱现在可不能说,听我吩咐,今儿你们就呆在偏院,前院千万别去!”
  护工们内心登时警铃大作,吴婷当即狐疑的问道:“来的不会是女的吧?”
  如今少帅失忆,虽然气场仍然强大,但好歹不会拒绝她们前去按摩。
  ——这可是亲近少帅的好机会呢。
  护工们每次要给少帅按摩的时候都会精心打扮,万一被少帅看上,那就真的飞上枝头当凤凰了!
  结果到了现在,少帅跟她们的关系还是老样子,话都不多说一句。但护工们却觉得这才是真正的男子汉,一点也不为美色所动,这才是能办大事的男人!
  到了晚饭的点儿,楚副官和张参谋都去军营了,别院里只有个失忆的少帅和……新来的女人。
  护工们聚在一起商量,吴婷说:“我们去帮厨房的阿婆洗菜端盘子,正好去看看来的到底是何方神圣!”
  “别,楚副官让我们今天别去打扰客人,万一被他知道……”
  “唉呀你怎么胆子这么小!”吴婷看她一副呆呆地样子就不耐烦,“那你别去了,我跟孙敏去。”
  说罢,吴婷就拉着孙敏走了。厨房做饭的阿婆之前一直在部队炒大锅菜,故此,她有一种别人怎么做都无可匹敌的做饭技巧。那就是把再好的食材都能做出大锅菜的味道。
  厨房阿婆一般做完饭,除了端饭和收盘子的收获去前院,其他时候都会在后院打扫庭院。她话不多,做事老实又可靠,楚副官这才没有关门跟她叮嘱一声‘家里来了贵客’。
  阿婆看到那些整日里抱怨她做饭不好吃的护工们一个个都过来帮忙做菜,更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你们这是亲自要给少帅做饭?”
  阿婆还记得这些姑娘起初还亲自给少帅炖过汤,但都被少帅退回来了。只吃了一口就不要了。
  那时的舟其琛刚醒来没多久,周围人都是陌生的,唯一熟悉的就是这军队大锅菜的口感。所以才会对饭菜的口味忌讳如此之深。
  吴婷笑了笑,说:“我们就是来帮阿婆洗洗菜,打下手。”少帅不吃她们做的饭她们能有什么办法?
  饭菜的味道明眼人一尝就能尝出来哪个好吃哪个不好吃。可少帅铁了心不吃那好吃的,非得吃大锅菜。
  吴婷晚上寝室夜谈会上没少嘟囔阿婆给饭里放了迷魂药。
  阿婆不知道自己被腹诽过多少遍,但她年纪大,经历的事情多,一眼就能看出来小姑娘嘴巴上说要来帮忙,眼睛里却都是嫉妒和怨毒。
  阿婆说:“我这里食材都收拾好了,你们回去吧,不需要帮忙。”
  吴婷哪有这么被一个厨娘如此冷遇过?她家祖上有老爷进过太医院,王朝覆灭后,回乡开了医馆,在当地声望一直很高。哪有厨娘敢给她摆脸子?
  “呸,本小姐前来帮你是给你脸了,你自己给脸不要脸,咱们以后走着瞧!”说完,她就跑走了。
  孙敏只是好奇心大,没想道吴婷居然就这么跟阿婆闹掰了!她赶紧跟阿婆鞠躬道歉,也不等阿婆回复,直接跑出去追吴婷。
  阿婆倒像没事人一样,继续做自己的饭。仿佛根本没听到那句‘咱们走着瞧’的话。
  只是这次,她炒菜的力气都大了不少,颠菜也能把菜颠的比自己脑袋高。哦,阿婆之前可是在军队呆过的人啊,手劲儿大着呢!
  “现在的小姑娘真是越来越浮躁了。”
  阿婆事先不知道家里来了客人,但从吴婷的反应上可以推测出一二。
  再加上勤务兵之前过来说今晚要做双人份,楚副官一般不留宿,那肯定就是家里来了贵客。
  阿婆把饭菜用推车推进去的时候,率先看到的人就是坐在门口沙发上的少帅。少帅没有跟以往一样低头沉思,反而看向了屋内一个方向,整个人一点也不严肃,唇角仿佛都掺杂了淡淡的笑意。
  还有……喜爱。
  阿婆进门,餐车‘卡塔’一声,唤起了屋内两个主人的注意。阿婆这才注意到刚刚少帅看的那边站了一个女人,中长的麻花辫,素净的衣衫和黑裙子,阿婆没抬头,只看到那女人盛雪的肌肤和细腻的手背。
  ——绝对是个大美人。
  时蓁闻到饭菜的香味,招呼舟其琛一起吃饭,“快来吃饭,饭后消消食,早点休息。”
  阿婆本来还想趁端菜的时候仔细打量这女人的模样,看到少帅果真听她的话,乖乖过来吃饭,整个人哪还有刚刚颠勺时候的威风?
  阿婆惊呆了,这女人居然能让少帅言听计从!那可是从来不近女色的少帅!
  以后一定得更加尊重。幸好她今儿给吴婷她们下了脸子,要不然真带着这些年轻小姑娘闹到少帅面前,她们都别想留在别院了。兴安是军事要塞,阿婆从小就是在兴安长大的,能进少帅的独立旅掌勺,那是她的荣幸。她绝对不能丢了这份营生。

  时蓁在阿婆端菜的时候给少帅布置了碗碟,阿婆看到时蓁手背后面的五个小窝窝,心道这位夫人果然是个有福气的。
  阿婆也没多呆,端完菜就出去了。
  时蓁从小虽然在家里不得宠,但时家也锦衣玉食的供着她。中午吃了一顿全都是大锅菜味道的饭菜后,没想到下晚饭看似丰盛——豆角茄子、红烧鸡腿炖土豆、烤羊排、鸡蛋羹和粟米粥,也全都是大锅菜的味道。
  时蓁吃了小半碗饭,有点饱。那边舟其琛吃完了两碗后,又给自己乘了一碗饭。
  “……”五岁的饭桶?
  中午那会儿楚副官、张参谋也吃了好几碗,倒不显得少帅吃得多。现在身边的参照物只有时蓁,少帅就真的吃的很多了。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