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嫁给炮灰那些年——之昔
时间:2022-05-20 07:55:54

TAG:
  舟其琛最后一共吃了六碗,时蓁看向他的腰腹,依旧平坦无比,丝毫没有鼓起来的样子……也不知道这些饭吃进了谁的肚子。
  勤务兵过来收拾了盘子,擦了桌子,屋子里又只剩下舟其琛和时蓁两人。
  时蓁想,跟少帅打好关系,以后做任务赚积分也容易一点。
  于是她主动开口:“舟其琛,你觉得晚饭好吃吗?”
  “……”以前大概真的没人问过他这个问题。那个年代,军官比普通士兵的待遇要好很多,但也只好在做饭的食材上,比如说会有很多肉。至于做饭的手艺……对不起,厨娘阿婆只会炒大锅菜。
  舟其琛说:“还好,蓁蓁不喜欢吃吗?”
  时蓁摇摇头,说:“不是喜不喜欢的问题,是你现在有伤在身,不能吃这么油腻的东西进补,我担心你身体受不了。”恢复会慢一点。
  舟其琛果然是个聪明的孩子,他道:“那蓁蓁觉得应该如何?”
  “我最近闲着也是闲着,以后你的三餐我来负责。”时蓁一双琉璃一般的眼眸看着舟其琛,言笑晏晏。以前在时家没机会开小灶,感受不到亲情,她也一直把自己当外人看。但在这里,舟其琛只有五岁的记忆,脑袋还受着伤,厨娘做饭并不能考虑到舟其琛的恢复情况。
  ——若是她做一些有助于少帅恢复的营养餐,应该还会赚取一点积分。
  【积分赚取规则:提高剧情完整度,或者救死扶伤。】
  若是能让少帅早点恢复,她这不仅仅算救死扶伤,也提高了剧情完整度呢。
  可舟其琛这次没有被美色蛊惑到,不象刚刚脱裤子那样爽快,他摇摇头。
  时蓁问他为什么。
  舟其琛说:“蓁蓁不要辛苦。”
  蓁蓁想,你刚脱裤子时候怎么不这么说哦。
  作者有话要说:【早鸭】
  【每日一求,今日求营养液QAQ】
 
 
第5章 
  时蓁看着少帅,笑道:“少帅觉得做饭辛苦,还是兴安百姓……乃至整个国家的百姓处在水深火热中辛苦?”
  时蓁没有直接叫舟其琛三个字,反而是用上了军中的称呼。这代表了她对一个保家卫国军人的尊重。
  舟其琛愣了愣,坐在沙发上,腰杆儿笔挺。也只有面对时蓁,他才会对自己的神情丝毫不加遮掩。
  时蓁斜斜的倚着沙发背,纤瘦的手肘支在舟其琛耳边。舟其琛鼻尖可以嗅到时蓁身上淡淡的果香,随着说话时间的延长,果香逐渐变为浅浅淡淡的木香。好闻极了。
  时蓁看着少帅的眼眸,唇角笑意收敛,正色道:“我原本不打算这么刺激少帅。少帅这么聪明,想必自己内心已经有了答案。”
  她小心翼翼的触碰到舟其琛脑袋上的纱布,心想,后脑勺头发都被推掉,裹着纱布居然一点也不影响这人的颜值啊。
  太没天理了。
  当温热的指尖触碰到一块没有头发的空白地带时,舟其琛浑身有点紧崩,但却依靠强大的意志力依然坐在原地,没有躲开。
  时蓁觉得手感好像还不错……
  她继续说,“那就让我来给少帅心头燃起的火苗上浇点火油吧。少帅肯定从周围人的言行举止中猜到现在可不是您五岁的时候了,娘亲不在、大帅也去世了,如今……”
  时蓁还没说完,少帅突然开口:“只剩下蓁蓁了。”
  “……?”不是,时蓁想说的是舟家只剩下你一个人了,你得振作起来才行。
  少帅微微昂着头,能看出他不习惯做这个动作。脖子的角度有点僵硬,可他还是要对视着时蓁的眼睛。
  “我只有蓁蓁了,蓁蓁不要离开我。”
  “我自然不会离开你,”面前人这一脸泰山崩于前而不行于色的气场也不知道怎么炼成的,分明内心十分慌张,脸上却一点情绪都让人读不出来。时蓁答应道,“我不会离开你。但是少帅,您肩膀上的担子很重,兴安就在中俄交界处。这里驻扎着两个师和您率领的独立旅,一共两万七千军人。
  他们日日夜夜驻扎在这里,守卫着我们国家的每一寸土地每一个百姓。您是他们的首长,您手里掌握着无数军情。少帅,您能当自己只有五岁的时间不多了!”
  舟其琛脸上的表情没变,但时蓁能感觉到那双眼眸在逐渐地认真起来。
  在时蓁到来之前,从没有人跟少帅说过这些话,虽然楚副官和医生为了让少帅快点好起来,都要愁白了头发。但其中利害关系,没人敢这么直接的跟少帅说。
  一是看着少帅这张脸都让他们发怵;二是他们一旦刚尝试着开了口,少帅就会问:“我娘呢?蓁蓁呢?”
  五岁的少帅心里很没有安全感,这群人还要努力让他想起这个想起那个……真的不能更过分了。
  时蓁看到这样的舟其琛,把话题重新往做饭上面引。
  “所以,为了少帅能恢复的更快,为了能让少帅尽早的守护百姓,让时蓁来给少帅做饭,好吗?”
  “……”少帅不笨的,这话一出,他一下全都明白了。
  明知道蓁蓁在画圈子给他,却又说不出拒绝的话。
  时蓁知道少帅这是答应了,于是高兴的笑了笑,打算明早楚副官来的时候,她就对厨娘通知这件事。
  目的达成,时蓁想回屋去睡觉,可是在路过沙发的时候,被少帅拽住了衣角。
  时蓁不知道的是,她这样说完了就直接走,给人一种办完事下床拔吊无情的错觉。
  就算少帅只有五岁,也绝不容许这件事发生。
  少帅让时蓁坐在他身边,给时蓁倒了杯热水。
  不同于早上的沉默,少帅努力的打开话匣子,“蓁蓁还记得自己一岁时候见到我的情景吗?”
  “时蓁愚钝。”
  少帅看着时蓁,想着之前母亲教自己与别人对话时候的场景——“儿子,你这么闷的性格以后怎么娶媳妇儿哟,姑娘家都会嫌弃你的。”
  当时的少帅才刚刚五岁,舟家大宅的地面上有大帅布置行军图的巨大沙盘。小小的少帅穿着缩小版的军装,手里拿着红旗,正跟着大帅玩布兵阵的游戏。
  少帅一般对这种话都是左耳进右耳出。
  但这次关系到媳妇儿,少帅抬起头,眼眸里闪现过不安,“蓁蓁会嫌弃我吗?”
  大帅夫人听到这话,直接笑了出来。一般她说话,儿子要么不回答,要么就是‘嗯’。这次居然说了七个字,可喜可贺!
  夫人说:“当然,所以你得学着多说话。”
  可少帅根本不会多说话,他觉得听就足够了。
  大帅看着儿子苦恼的样子,也乐了:“哟,还真的看上老陈的外孙女了?”
  夫人嫌大帅说话没个正形,不搭理他,蹲下/身,视线与儿子齐平。教导道,“娘教你一个百试不爽的方法!”
  “好!”
  “以后跟蓁蓁独处的时候,蓁蓁如果没话说,你就说‘我给蓁蓁讲个故事吧’。小姑娘都喜欢听故事,不管是你打仗遇到的有趣事儿,还是听别人说话,都可以给蓁蓁讲。”
  “儿子记住了。”
  光影昏昏灭灭,眨眼间十五年过去了,少帅看着安静的坐在自己身边的蓁蓁,思量半晌,开了口:“那我给蓁蓁讲述当年发生的故事吧!”
  时蓁本以为又要陪少帅安静的坐着,像早上那样。早上她还有糖吃呢,现在都没了。
  结果少帅居然主动开口说这个,时蓁自然万分欣喜。说开了的话……她也就能知道自己是不是冒牌货了,毕竟自己的外公如果能跟大帅府搭上关系,哪里还会把娘亲嫁给布匹商人时方锐呢?
  “好,洗耳恭听。”
  “那年,我跟着母亲南下来到姑苏,我问母亲为什么要千里迢迢从京北城去姑苏,母亲说要给我娶媳妇。
  婚事是父亲和蓁蓁外公订下来的,其实那年正好南方大总统任职,母亲随着父亲一起出席,就顺道带我去了姑苏。
  我还记得第一次见到蓁蓁的模样,很小,头发很软,会跑过来叫我哥哥。”
  时蓁着实没什么印象了,但在她的记忆里,她根本没去过姑苏。少帅大概是真的认错人了。
  舟其琛一边说一边留意时蓁的神色,当他发现时蓁神色依然平淡,没有丝毫变化的时候,不禁有点着急。
  “我那时候饭量大,母亲把我留下来后就跟着父亲出席任职典礼,蓁蓁家里给每个孩子都是一碗饭,我吃不饱又不好开口。是蓁蓁发现了这个情况,带我去厨房找吃的。”
  舟其琛没说的是,他在到蓁蓁家里之前,母亲给他兜里装了一兜的奶糖,让他拿去哄蓁蓁。舟其琛一直都不好意思,但在两人有了一起‘偷饭’的革命友谊后,他自然而然就把奶糖拿出来了。
  时蓁听到这话,脑海中灵机一动,好像抓住了什么,但仔细一思考,脑袋里却依然空空如也。
  ——寻常一岁的孩子会自己走路说话都了不起了,哪里会带着小哥哥认路去厨房啊。
  时蓁想,难不成自己真的跟舟其琛在姑苏见到过?可因为哪个辣鸡系统,她真的一点都想不起来了。
  舟其琛眼中一亮,仿佛想到了什么,突然说:“Ich……”
  时蓁都没过脑子,脱口而出:“Komme aus GuSu?”
  这不是德语吗?她在穿书而来之前,曾经去英国做过交换生,二外学的就是德语。
  这句话连起来就是Ich komme aus GuSu,翻译过来就是我来自姑苏。时蓁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下意识来了这一句,一般人听到Ich,第一反应大概会是‘我爱你’的德语说法。
  可她居然不过脑子就能说出‘我来自姑苏’……难道这真的是身体对以前所熟悉事情的复述本能?
  这是时蓁第一次见到舟其琛笑,唇角上扬,整个人都变得柔和起来。配着他一身军装和头上的伤痕,莫名的吸引人。
  铁汉柔情,大概说着就是这样的情怀吧。
  “蓁蓁,我不会认错人的。”
  时蓁也很懵,如果她真的跟少帅有娃娃亲的话,那……现在这个混乱的关系到底是什么鬼!
  不过想想,反正她是给大帅冲喜的,现在也离了,这大概也算一种别样的阴差阳错?
  洗了澡,时蓁倒还不困,她躺在床上,闭目召唤出系统。
  “我这算是提高了剧情完整度吧?”
  【嘀,开始扫描剧情。嘀嘀,检测到宿主时蓁完善隐藏剧情‘少帅的娃娃亲’,奖励一千积分。】
  时蓁:“!!!”这么多!
  【嘀,开启隐藏剧情支线,请宿主再接再厉,完善三个隐藏剧情,即可开启‘特殊类’抽奖页面。】
  眼看着系统的提示音就要消失,时蓁赶紧在心里呼唤着系统:“稍等一下,我能用一百积分兑换原着剧情吗?”
  【可以,兑换原着剧情,一页十积分,十页起兑。】
  “兑换五岁的少帅去姑苏家与原主订下娃娃亲剧情。”
  【嘀,系统正在寻找页面。嘀,已找到,第162页。剩余九页不接受指定,开启随机兑换。兑换完成。】
  系统声音消散的同时,十页纸张出现在时蓁被褥上。
  她拿起纸,在床头灯昏暗的光芒下,读了起来。
  可……原着剧情怎么才这么点?
  时蓁只记得当年自己看这本书的时候会大段的跳过跟感情戏无关的部分,这一段恰好就被她忽视了。
  原着中写道,少帅确实与时蓁曾经订过娃娃亲,少帅也确实在年幼的时候去过姑苏,见了时蓁。但时蓁当时胆小,一看到少帅就哭,两人只打了一个照面,少帅就被夫人带去参加南方大总统的任职典礼了。
  哪里像如今少帅说的,他留在姑苏时蓁的家里小住了几天,还给十分魔鬼的给时蓁讲德语。
  时蓁想到了永远都不愿意亲近自己的外公一家人,脑海里多了个大胆的猜想——难道她并不是母亲亲生的?
  她真正的外公其实另有其人!真正的外公应该职位不低,并且还跟大帅十分有渊源!
  这么一想,一切的不合理都变得合理起来。
  ——为什么母亲对自己的婚事不闻不问?为什么外公家永远不愿意亲近自己?为什么少帅如今只有五岁的记忆,偏偏只记得自己?
  仅仅是因为自己不是亲生的,并且幼年时在亲生母亲那里见到过少帅。
  时蓁看完后把纸张塞进第一个储物隔间的拉杆箱里,关掉床头灯,一夜好梦。
  第二天一大早,楚副官踩着晨露就来了。
  这里到底是北半球高纬度地区,从春分开始便昼长夜短,故此天亮的很早,却又因为地势也高,早晨气温便会偏低。
  楚副官刚进屋便抖落一身寒气,时蓁见了吩咐念橙去让厨房煮碗姜汤。
  楚副官听到后,突然有种热泪盈眶的感觉。好像回到家了一样。
  军旅男儿孤身在外,哪会活得这么精细?时蓁的关心就让一股溪流,缓缓地滋润着周围人。
  舟其琛也起来的很早,他从勤务员那里知道今儿蓁蓁要见别院的其他人。要是那些人欺负蓁蓁,他就得给蓁蓁好好撑腰。

  不一会儿,阿婆的姜汤伴随着三位护工、一位医生、一位勤务兵一起来了。
  楚副官端起碗就喝下,一身寒气尽散,身体暖烘烘的。
  他站起来,对这些人吩咐:“这位是时蓁小姐,以后就是兴安别院的女主人。”
  楚副官已经听张参谋说了,老太君临走前吩咐他让时蓁在军中以未嫁之人的身份行动。老太君希望时蓁能找到个如意郎君,找不到的话,大帅府便永远是她的家。
  当然后半句张参谋没有说出来,全靠意会。
  ‘女主人’三个字一出,护工们一个个神色大变,但她们很快就低下头去,掩饰自己的情绪。
  就连吴婷也不甘的垂下脑袋。如果仅仅是楚副官在这里,她还能蛮横一点,毕竟有祖辈蒙阴。但少帅也在……她还真的不敢放肆。
  时蓁这些年来也不是白活的,她把这些小姑娘们的敌意和不甘尽收眼底。
  虽然她很想给姑娘们撒花放鞭炮鼓励她们追求少帅,毕竟她如今真的单身啊!千万不要把她当假想敌!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