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嫁给炮灰那些年——之昔
时间:2022-05-20 07:55:54

TAG:
  就算少帅一口一个媳妇儿的叫着,但现在老太君和时家都不记得这门亲事,哪还有成亲的可能性?
 
 
第6章 
  时蓁刚这么想完,就感觉坐在自己身边的少帅清了清嗓子。
  一般少帅有重大发言的时候都会做这么小动作,仿佛一个刻意模仿大人发言的小孩子。毕竟现在的少帅只有五岁的记忆,他当年接触到的大人物比如大帅、南方大总统等,做发言前都会对着话筒清清嗓子。
  昨天下午少帅给她‘讲故事’的时候也率先清了清嗓子,只是时蓁没反应过来而已。
  这会儿,时蓁还没来得及在心里感慨一句‘好萌’,就有预感少帅接下来会说什么‘时蓁夫人,不是时蓁小姐,时蓁是我媳妇儿。’
  时蓁赶紧在少帅开口前问道:“饿了吗?我们是不是该用早饭了?”
  地下护工们听到这话都惊呆了,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女人居然敢这么对少帅说话!语气居然这么随意,也不用敬语!
  少帅肯、肯、肯定会生气的。
  就连昨天已经被震惊到的楚副官这时候也一脸麻木,时蓁小姐居然敢这么对少帅说话,关键是少帅非但一点也没气,反而仿佛还认真思考了一下是不是该吃饭……
  楚副官面无表情的转过身,假装自己很淡定,其实内心的波动跟底下的小护工们差不多。
  惊涛骇浪、汹涌澎湃。
  少帅思考了一下,觉得还是把蓁蓁夫人的身份说出去比吃饭更重要。
  于是他重新清了清嗓子,打算把这个重大的好消息告诉别院的所有人。得告诉她们,蓁蓁背后可是他舟其琛!谁敢欺负蓁蓁就是跟舟其琛作对!
  时蓁眼看着不动手就要拦不住了,索性上去捂住了少帅的嘴巴。
  舟其琛:“……”唔,蓁蓁的手好软。
  在舟其琛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过来的时候,时蓁内心还是有点虚的,毕竟这位可是大佬啊。
  现在大佬只有五岁的记忆还好……
  若是大佬恢复记忆……时蓁突然觉得背后有点冷。
  时蓁说:“既然已经介绍过,那你们就下去各司其职吧。对了,厨娘留下。”
  楚副官愣神了,等时蓁说第二遍他才反应过来,安排大家下去。只让厨房的阿婆留下来了。
  出去后吴婷气地身子都在发抖,“那个女人到底是谁?怎么敢那么对少帅?”
  孙敏跟吴婷关系最好了,一般都是她在维护吴婷,可这会儿孙敏都说:“婷婷,你还没看出来吗?少帅纵容、宠着那个女主人呢。”
  要不然谁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啊。
  吴婷气地都快哭了:“不许叫她女主人,她才刚到第二天,算哪门子的女主人?”
  护工三人中的最后一人叫李梦华,她一般也是最冷静的那个,昨天也是她想要拦住吴婷别去女主人面前凑热闹。
  她说:“吴婷,你这话在我们几个面前说也就罢了,要是闹到少帅面前,你可以试试少帅是维护你还是维护女主人呢?”
  吴婷伸手指着李梦华的脸:“你算什么东西,也敢斥责我!”
  李梦华来自乡下,父亲早年打仗的时候没了,家里没有其他男丁,母亲为了争口气,没日没夜的做工赚钱,供她读完小学和中学。
  正好赶上医科大招人,吴婷以专业课满分的成绩拿了奖学金、进入了护理系,毕业后更是直接被少帅独立旅招进来。母亲在村子里一时风光无两。
  家里没有男丁又怎样?又不是有皇位要继承。闺女照样可以风风光光!
  因为家境的原因,李梦华一般不主动教训人与人交恶,这次也是吴婷太过分,背后议论人非君子所为。
  李梦华直接伸手把吴婷指着自己的手指打下去。
  同样把吴婷的话还给她:“你算什么东西,敢用手指着我?”论身份,大家都是少帅的护工,谁也不比谁高一等!
  孙敏没想到一向最为沉默的李梦华居然敢先声怼回去。
  吴婷张了张口,仿佛被李梦华的话吓到了,毕竟她印象中的李梦华可是从来不会这么说话的。
  李梦华没再看她,而是转向了孙敏:“她这个脾气迟早要吃亏的,你是个明白人,劝不住她的话,就别跟着她一起跳火坑。”
  说完,李梦华率先走了,也不去看身后两人的脸色。
  她知道今天有点冲动,是因为之前吴婷总是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她虽然出身不好,但骨子里却十分倔强,不喜欢奉承巴结,因此跟吴婷只存在表面友好关系。吴婷平时明里暗里也不知道讽刺她‘假清高’多少次。
  今儿不仅替自己出了口气,更让吴婷无法反驳,内心的郁结一下全舒展开来。
  时蓁放下手,假装刚刚什么都没发生,她对阿婆说:“少帅头上有伤,不适合吃太油腻的进补之物,以后少帅与我的伙食我自己来做可好?”
  阿婆差点跪下,她、她是真的只会做大锅菜,这就要被新来的女主人嫌弃了么?
  偏偏时蓁神色柔和,看不出一点嫌弃的意味。
  时蓁长相本来就带着乖气,年纪又小,给人的感觉就不想是会说重话的人。
  时蓁说道:“阿婆,我不是嫌弃你做的饭菜。”
  楚副官听到这话回头看像时蓁,眼尾的余光正好扫到了少帅。
  ——少帅正不着痕迹的看着时蓁小姐,眼中带着笑意。内心指不定在腹诽‘分明嫌弃味道不好了’。
  楚副官机械的扭过头,不敢再多看一眼,生怕少帅发现自己偷窥他们,直接邀自己单挑……
  那哪里是单挑啊,分明是单方面的虐菜。楚副官仿佛还沉浸在上次被少帅惩治的阴影中,久久不能回过神来。
  阿婆说:“小姐千金之躯……”
  时蓁笑道:“现在都民国了,不兴封建时候那种作风,大总统之前还强调说要自食其力呢。
  我生活上有念橙伺候已经很说不过去,手上必定得做点什么。”
  楚副官听着这温柔的声音,还是没忍住转过头去了,然后、他、发、现、了、什、么!
  少帅居然有点蠢蠢欲动?!
  ——想让时蓁小姐的手做你吗?
  哼。
  楚副官觉得自己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偏偏这件事又不能随便BB出去,真是让人倍感忧伤。
  舟其琛的确是想到了时蓁的手轻柔的贴在自己大腿外侧,慢慢的打转、抚摸、轻揉……其实就是擦了个药油。
  阿婆觉得这位小姐人可是真的好,都这样了还照顾她的面子,顿时倍感体贴。
  “谨遵小姐吩咐,小姐想什么时候来做饭,派人知会我一声就成。”
  时蓁已经控制不住要自己做饭的爪子了,她立即站起来:“我们这就走。”
  少帅……少帅跟在时蓁后面,假装自己在看风景,看着看着也溜达到了厨房。
  阿婆看着时蓁那双白嫩的手,那简直比出身医药世家吴婷的手还要细腻呢。吴婷刚到的时候还说自己祖上在太医院当差过,知道很多宫廷保养的秘方。当时吴婷那双手就得到了大家一致的羡慕。
  可要是看到时蓁这双手,吴婷那简直就被比成渣渣。
  时蓁这双手,一看就是没做过活儿的,阿婆登时有点担忧,也不知道这位女主人能不能做出一顿饭来。
  阿婆还没担忧多久呢,一个穿着铁灰色军装的身影就进来了。
  阿婆手上的锅铲差点掉在地上,幸好她之前在军中呆过,反应迅速,一个猴子捞月就把锅铲捞了起来。
  “少、少帅。”
  时蓁听到这声音,转过头,“你怎么也来了?”
  少帅:“……”不欢迎?
  时蓁说:“好吧你也知道不能不劳而获,过来帮我洗菜。”
  阿婆这回真的腿软,倚着灶台才让自己不至于蹲下去。
  她想,这才一会儿少帅就离不开女主人,她还担忧女主人能不能把饭做熟,要不然会被少帅嫌弃……简直就是瞎操心。就算是生的,少帅恐怕也当作满汉全席一样,照吃不误。
  时蓁说:“阿婆,我挑了几样菜出来,其他的你给大家伙做饭吧。”
  时蓁这次刻意挑的多了点,毕竟楚副官还在呢,更别说少帅饭量也是超乎常人。
  因为是早饭,时蓁就没搭米饭,而是煮了点粥,又蒸了七颗蛋。做了四个普通的家常菜,还给少帅炖了老母鸡的鸡汤。
  别院厨房挺大,时蓁在灶台这边忙活,少帅就在她旁边舀了水洗菜。另一边阿婆小心翼翼地做大锅菜。
  ——要是告诉炊事班那群人,她跟少帅在一个屋呆了快半个小时,他们指定不信。
  楚副官在后院溜达,自从少帅去了厨房后,他也很想去看看。
  但狗命要紧,他刚刚偷窥已经过饱了眼福,这会儿再看恐怕真要被拉出去单挑了。
  时蓁起初还用不惯这种拉风箱来控制火候的灶台,阿婆放下手中的东西就要来帮忙。
  还没等阿婆有所动作,只见少帅已经蹲下/身去,拉着风箱,说道:“火大了。”
  时蓁赶紧炒菜,大火爆炒、小火慢炖,她一个指令,少帅一个动作……五岁的少帅完全不用人教,直接上手,冰雪聪明。
  时蓁吃饭注重口味,同时也注重颜值。从配色到摆盘,无一不精细。
  她这边的菜刚做熟,阿婆就不禁舔了舔嘴唇,哎想吃。
  好好闻哦。
  为什么大家都是同样的食材,同样的灶台,女主人做出来的饭就能这么好闻?
  阿婆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因为女主人有少帅拉风箱啊。
  所以说,肯定是少帅buff的加成!她一个厨娘哪里有幸让少帅拉风箱,做菜口味是大锅菜,大家必须体谅。当然,阿婆也知道这都是自欺欺人的借口……
  时蓁做完饭,和少帅洗洗手出门了。
  勤务兵会用餐车把饭菜和汤推到客厅。鸡汤用厚实的白瓷汤碗盛起,光看着上面的色泽,就让人食欲大振。
  厨房就在偏院,正是除了主人们的其他人居住的地方。
  吴婷跟李梦华吵过架后看谁都不顺眼,本来打算绝食一下,反正都是大锅菜,早都不想吃了。结果这饭菜味道太香了,她没忍住从床上爬起来。
  结果他们的餐桌上依然是……大锅菜。
  吴婷:“……”厨娘这个大猪蹄子。
  与此同时,顶着少帅各种眼刀留下来的楚副官本来只想看看时蓁做的饭到底怎么样。
  结果闻到饭香后没忍住,一屁股就坐在了椅子上,等待开饭。
  唔,好吃到想流泪,楚副官想。
  少帅面无表情的思考,一会儿跟楚副官单挑,该让他流多少眼泪比较好。奇怪,单挑这个词到底是怎么冒出来的?
  时蓁完全没发现两人之间的暗流:“敞开肚子吃,我煮了一锅粥呢!”
  于是少帅一个人喝了半锅粥,吃了四颗蛋,所有的菜也全都光盘。
  时蓁煮七颗蛋原本是计划她一颗,少帅和楚副官每人三颗,结果少帅愣是在都打饱嗝的情况下,还把爪子伸向了最后一颗蛋。
  楚副官无语凝噎,却又不敢反抗。乖巧、柔弱、又无助。
  楚副官吃完赶紧脚底抹油溜了。
  少帅跟时蓁在前院溜达消食。
  少帅突然开口:“我今天帮蓁蓁拉风箱了。”
  时蓁想,五岁的孩子果然得一直夸奖。她道,“嗯,舟其琛很棒。”
  少帅又说:“楚子俊什么都没做。”楚子俊大概就是楚副官吧。
  时蓁:“……”
  少帅看着时蓁,眼眸黑漆漆的。
  “什么都没做的人不能吃饭,得自食其力,不能不劳而获。”
  作者有话要说:【早鸭】
  【抱歉抱歉今天晚了半小时,昔昔在修改matlab的作业,生成的图一直有点问题QAQ10号中午12点就是deadline,哭惹】
  【每日一胡言,胡言、胡言、胡言。大学选专业千万不要选跟医学、工程相关的,更不要在国外选这些专业,要不然年年期末像高考QAQ算算昔昔10号两个deadline,19号4个deadline,每天都在被作业狂虐。泪奔QAQ】
 
 
第7章 
  时蓁大脑登时有点卡壳,如果她没理解错,少帅这话的意思就是说楚副官没帮忙,所以不能吃她做的饭。
  时蓁想,感情少帅刚刚抢了人家一个鸡蛋还不够,这会儿趁人家溜了还得在背后Diss一番。
  “……”所以五岁的幼崽少帅不仅聪明而且还……小心眼儿?!
  舟其琛看着时蓁的双眼,有点心虚。
  毕竟母亲也教导过他,做人要博爱,不能斤斤计较。
  但身为孩童的霸道心理逐渐占据上风,舟其琛的那一点心虚也直接被他抛到了九霄云外。

  ——蓁蓁是他媳妇儿,楚子俊怎么敢什么都不做就吃他媳妇儿做的饭?
  所以这分明就不是他小心眼儿,是楚子俊太厚脸皮。
  时蓁一时觉得这情况有点棘手,不知道是该顺毛捋,还是该教育一下这只幼崽少帅。
  她转念一想,反正少帅又不是真正的五岁小孩,他早已是个心智成熟的成年人了,必定不需要教育。
  那就顺毛捋吧!
  时蓁对着少帅一笑,眉眼弯弯,眼眸颜色偏浅,像晶莹剔透的琉璃。头发为了做菜方便用一根簪子盘在脑后,盘扣自锁骨而上绕领半圈,只露出一截儿白皙又脆弱的脖颈。就算不施粉黛,也衬得那容貌比花朵还要娇艳。
  少帅:“……”蓁蓁笑起来跟小时候一样,好漂亮。
  时蓁说:“好,下次如果楚副官不帮忙的话,就不给他吃饭。”
  “嗯!”
  “所以,舟其琛,你吃那么多,肚子撑不撑啊?”
  “不撑……嗝。”
  “……”
  饱嗝一出来,气氛一下子就有点尴尬。
  时蓁强忍着没笑,必须得给少帅面子,要不然少帅恢复记忆后,还不得羞愤的把她这个见证了他黑历史的人处理掉。
  两人绕着花园悠哉的走了两圈,大概快到八点的时候,时蓁提醒道:“少帅,该换伤药了。”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