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嫁给炮灰那些年——之昔
时间:2022-05-20 07:55:54

TAG:
  “舟其琛。”
  时蓁赶紧反应过来,改了口:“舟其琛该换伤药了。”
  一不留神就习惯性的叫他‘少帅’,毕竟时蓁是胎穿,自打她有记忆开始,京北城所有人对舟其琛的称呼就是——少帅。
  少帅走在时蓁身侧,他想起了小时候与母亲的一段对话。
  “娘,你为什么不把爹叫名字或者夫君?”
  警卫的媳妇儿心情好了就喊夫君,心情不好就直接叫警卫大名。可从来没有‘警卫员警卫员’这么的喊过。
  可他的母亲,分明是父亲的正妻,平时里称呼父亲都是‘大帅’。不仅仅是在人前,就连私底下也这么喊。
  舟其琛现在还记得母亲当时的神色,有种难以言喻的悲戚,但他不懂。
  母亲说:“因为大帅是大将军,是京北城的第一人,率领十几万的士兵。娘和你爹跟普通夫妻不一样的。”
  舟其琛没说话,只是用黑漆漆的眼眸看着母亲。
  母亲继续说:“阿琛,你以后长大了,娶了媳妇儿,她也会这么称呼你。”
  从少帅,到大帅。甚至,未来还会成为大总统。
  舟其琛一双眼眸里这才重新增添了情绪:“我不要蓁蓁这么叫我。”
  太过尊卑分明、太过生疏。哪里还有夫妻的亲密?
  母亲被梗了一下:“……”好吧自家崽子就是看上老陈家外孙女了。
  母亲笑着摸摸舟其琛的脑袋,说:“你当然可以让蓁蓁唤你名字,这代表你把自己的地位也分她一半。”
  舟其琛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母亲的一句话太过轻浅,杂糅在风里,细细的飘进舟其琛的耳朵:“阿琛,你很好,你跟你爹到底是不一样的。”毕竟是她一手带出来的孩子啊。
  哪里像那个男人一样花心,视女人如衣服。
  舟其琛当时没懂母亲话里的意思,现在依然不太懂,但这并不妨碍他想让蓁蓁叫他的名字。
  他想,如果这个人是蓁蓁的话,他不介意把自己的地位分给蓁蓁一半。
  ‘舟其琛’三个字从蓁蓁嘴里说出来,真的特别好听。听得少帅心花怒放。
  两人走近客厅,警卫员已经等候在那里了。
  “少帅,小姐,江医生已经在医务室候着,您随时可以过去。”
  “好,我们这就过去。”少帅不喜欢说话,时蓁对着警卫员笑着说道,“辛苦你了。”
  直到舟其琛和时蓁的身影消失在医务室门口,勤务员才从那个笑容中回过神来。
  女主人简直太好看了,站在少帅身边简直格外登对!哪里像吴婷说的那样靠关系巴结上少帅的?分明是少帅愿意宠着女主人呢!
  时蓁站在门口处,看着一个大约四十多岁的医生站在里面,旁边还有三个年轻容貌都不错的小护士。
  其中一个身材比较丰满的,好像对她很有意见一样。
  时蓁记起来,这就是早上请安时候格外不甘心的那位。
  时蓁不着痕迹的打量了一下这位姑娘,随即摇了摇头。她自己是没有霸占少帅的想法,但若要给少帅挑选女朋友乃至媳妇儿,情商可不能这么低啊。
  江医生很快给舟其琛换药、重新绑好纱布。
  接下来就该让舟其琛脱掉衣服躺下来,用中医的推拿之法来疏通经络。
  以往对此丝毫没有意见的少帅今儿居然破天荒的反抗起来,他拨开一个护士解他衣服扣子的手,当下就要站起来往外走。
  护士们都惊呆了,这是什么情况啊!她们的工作就是给少帅推拿,这是少帅恢复过程种很重要的一步!
  与此同时,时蓁脑海中那个平时安静如鸡的系统居然弹出了鲜红色的巨大警告——
  【警告:舟其琛反抗推拿,将会造成记忆恢复时间推后等种种后果。据监测,这是由宿主引起的,若宿主不作出反应来让剧情步入正轨,将扣除一万积分!】
  时蓁差点就要骂脏话。
  一万积分!她攒了十四年,总共都没有一万积分!
  至于积分扣成负数会发生什么,时蓁完全不愿意去思考。
  她站在门口,拦住准备夺门而出的少帅。
  “舟其琛,医生规定你该进行推拿。”
  舟其琛的记忆到底只有五岁,再加上蓁蓁在他心里地位最重,这会儿听话的站在原地,看看时蓁、又看看那几个护工。
  三位年轻的女护工都是一脸要哭的表情,这会儿也没人管时蓁直呼少帅大名了,她们都期盼时蓁这位女主人能让少帅乖乖过来接受推拿。
  毕竟作为一名医务工作者,对待病患应当无性别之分,少帅这时候顾忌什么男女大防啊!
  这次刚好轮到吴婷给少帅推拿,她往前一步,对时蓁说:“小姐,推拿对少帅身体恢复很有用,我们手法都很好。我们是护工,有自己的职业操守,绝不会对患者有任何非分之想。”
  “……”时蓁想,瞎子都能感觉出来你对少帅有不少的非分之想呢,别侮辱职业操守这四个字了。
  但这会儿事关自己的积分问题,时蓁必须得劝说少帅接受推拿,快点好起来。
  时蓁看着舟其琛的眼神,会错了意。她想到昨晚给少帅腿上擦药油的时候,少帅一脸羞涩的拽紧腰带。她以为少帅不想让她在这里‘观看’。
  想想也是,一个二十岁的男人即将被脱的只剩下短裤进行推拿,肯定会害羞。
  时蓁没搭理那个护工,对舟其琛说:“你乖乖的在这里接受推拿,我出去不看了行吗?”
  少帅听到这话,黑漆漆的眼眸里温度骤降,拉着时蓁的手腕就要带她一起出去。
  ——之前母亲见到父亲身边有其他女人,表面笑得很开心,私底下却会掉无数眼泪。
  少帅想,蓁蓁和母亲一样都爱逞强,这会儿肯定出去要哭,他才不会让蓁蓁哭呢。
  江医生一脸懵逼的看着少帅把女主人拉了两下,没拉动,然后弯腰把女主人抱起来,出门了。
  吴婷更是脸色惨白,握紧拳头,剪得很短的指甲使劲儿的掐进肉里。
  她、她不甘心啊!她已经在这里陪伴少帅十多天了!之前在军营虽然没见到过少帅,但大家好歹在一个军营里两年了!
  这么久的陪伴,怎么能让一个初来乍到的女人抢了先?!就因为她是女主人吗?
  孙敏和李梦华面面相觑,不知道现在这是个什么情况。
  还不等她们思考出一个所以然来,勤务员跑过来,说:“江医生,小姐请您上楼。”
  吴婷她们也回过神来,看着勤务员,问道:“我们呢?”
  二楼,那是主人居住的地方,不许其他人踏入。平时只有勤务员才有资格上去为少帅整理内务。
  勤务员:“……额,小姐没说,你们先在这里等候。”
  她们三个焦急的等待着。
  江医生想了想,收拾了推拿的工具和一些简单药物,跟勤务员上二楼了。
  于此同时,二楼,舟其琛卧室里,时蓁被逼无奈使出了杀手锏。
  她指着那张拔步床,对舟其琛说:“坐下。”
  舟其琛乖乖的坐下。他很不明白,为什么自己都不跟其他女的呆在一起了,蓁蓁还在生气啊。
  因为……蓁蓁气的是自己的一万积分。
  时蓁净了手,一边擦手,一边挽起衣袖,她没看少帅,吩咐道:“脱衣服。”
  少帅卡了壳:“啊?”
  时蓁转过身,瞪大眼睛看着他:“那我给你脱。”
  “我自己!”
  少帅像个刚新婚不久的小媳妇儿,修长的手指从领口一颗扣子一颗扣子地解开,很快就露出结实的胸膛和八块腹肌。
  时蓁说:“裤子也要脱。”
  得,既然不让护工,那她就亲自上手推拿了。
  反正有江医生指导,应该出不了什么岔子。
  少帅握着皮带,没敢看时蓁得脸,飞快的解开后脱下了……
  作者有话要说:时蓁:……没让你全脱。
  【早鸭】
  【昔昔感谢浮世清欢大大的地雷,感恩】
  【明天大肥章】
 
 
第8章 
  勤务员带着江医生到了少帅的房门口,敲了敲门。
  “少帅,小姐,江医生来了。”
  少帅依然没说话,时蓁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江医生请进。”
  勤务员站在门口,给江医生开了门后,又把门关上,自己守在门口。
  江医生进了屋,这不是他第一次进入少帅的房间。之前楚副官刚发现少帅失忆,恨不得带着他守在少帅房门外,他就是那会儿进来过。
  江医生熟门熟路的穿过外间,进入内室。
  刚踏进去,入目的景象差点吓得他转过身去。
  少帅没穿衣服,趴在床上。仅仅在腰以下大腿往上搭了一条……看起来像是枕巾的东西。
  江医生想,这让他以后如何直视枕巾。
  枕巾:……它有错吗?
  江医生说话的时候嘴唇都在颤抖:“小、小姐,这、这是什么情况?”
  时蓁小姐站在一边,眼神中全然都是理所应当:“准备推拿啊,我这不是让少帅准备好么?”
  虽然少帅一直坚持着让自己叫他名字,但在人前,时蓁觉得还是得给少帅面子,于是叫了尊称。
  舟其琛听到那声‘少帅’,眉不着痕迹的轻微皱了一下,正准备纠正蓁蓁,结果下一秒蓁蓁的指尖就落在舟其琛背部。
  那些之前很流畅舒展的肌肉陡然间紧绷起来,一层一层的酥麻从指尖接触的地方传到头皮。
  少帅心里一派茫然,刚刚要说什么来着?
  时蓁袖子已经挽起来了,她的手落在舟其琛背部,轻轻按压了一下,看到江医生一脸被雷劈过的表情,她不禁有些疑惑。
  “推拿不是这样的吗?”
  江医生仿佛一尊被石化了的雕像,在时蓁的注视下层层皲裂。
  最后碎成渣渣。
  然后这些渣渣强打起精神重新拼凑成江医生,认命的说道:“是,是这样……推拿。”
  江医生心里想,时蓁小姐理解的推拿真的不是小黄片吗?
  推拿真的十分正经好不好!少帅之前做推拿的时候只是脱掉外套,里面还穿着背心呢!
  还有,最、最、最重要的一点是不!脱!裤!子!
  最多,就是把裤脚挽起来露出膝盖而已。
  但少帅脱都脱了,时蓁小姐手都伸上去了,他还能棒打鸳鸯,让少帅再穿回来不成?
  江医生认命了,因为如果他那样说了,一定会死得很惨。
  时蓁所理解的推拿大概就是上辈子她在美容会所做的精油spa,理所应当的认为会脱得多一点,毕竟电视上好像也这么演的。
  江医生在给时蓁教推拿手法的时候还小心翼翼打量过少帅的神色,少帅却一直闭着眼睛,面无表情。
  看不出喜怒。
  江医生心里惶惶不安,他想,少帅应该默认了可以这么做吧……应该吧。
  就在时蓁开始自己上手后,在时蓁看不到的地方,少帅突然睁开眼睛,正好与江医生目光撞在一起。
  江医生:“……”
  所以,这是在警告他不要说出去?!
  江医生默默为正在给少帅按压的时蓁小姐掬了一捧泪,看着时蓁小姐手上动作都对了后,江医生背起自己的医药箱就跑。
  时蓁:“……江医生很忙吗?”
  少帅言简意赅:“人有三急。”绝对不能说人是被自己吓跑的。
  时蓁点点头,又在那硬邦邦的肌肉上按了几下:“这样力道可以吗?”
  舟其琛感受着那指尖的温度和掌心的柔软,沉默了。
  时蓁担心道:“会不会力气太大了?疼吗?”
  舟其琛:“……不会,正好的。”恕他真的没感受到任何力度。
  ·
  一楼,医务室。
  少帅不让她们推拿,不只是吴婷,孙敏和李梦华也十分惊慌。
  “怎么办?少帅不让我们推拿的话,我们就只能离开别院了。”
  孙敏担心的双手紧紧抓在一起,她们本就是随军的护士,这次是因为少帅受了重伤,才得以被挑出来照顾少帅。
  才能入住别院。

  现如今少帅不让她们推拿,换药检查这种事情有江医生来就可以了。
  她们几个即将面临怎样的命运,根本不敢细想。
  吴婷愤愤的踢着桌子:“不可能,孙敏你别乌鸦嘴,除了我们只有江医生会推拿了,但江医生的手是要来做手术的,不能耗费力气做推拿,得保持手指的灵敏度。”
  言外之意,她们三个是不可替代的。不可能就这么被灰溜溜的赶走。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三人内心依然惶惶不安。她们自己也知道,推拿并不是一个技术活,没有什么工作是不可被替代的。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江医生终于下来了,三人翘首以盼,勤务员却没有下来。
  勤务员相当于少帅的传话筒,勤务员没下来,那就代表……少帅今日真的不需要她们推拿了。
  但少帅好像也没有直接下令赶她们走……
  反正先赖在别院吧。
  ·
  时蓁给舟其琛按完全身,指尖已经没多少感觉了。
  舟其琛心疼无比,把她双手捧在手心里,吹啊吹。
  时蓁倒觉得这没什么,少帅对自己这么好,就连老太君也对自己很好,她肯定要报答的啊。
  要不然凭她一个不受宠的嫡女,能在少帅的别院里立足?能让楚副官刮目相看?
  时蓁想,她如今的名誉、地位,都是少帅给的,她真的不介意对少帅好一点。
  “我没事的,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好多了吗?”
  舟其琛眼眸依然黑的让人不敢直视,但这些人中并不包括时蓁。她看着少帅的脸,仿佛要把他的每一个表情尽收眼底。
  时蓁觉得,少帅好像在……自责?
  少帅说:“好多了,蓁蓁好辛苦。”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