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嫁给炮灰那些年——之昔
时间:2022-05-20 07:55:54

TAG:
  时蓁想,她才按了半个小时,只是手指有点酸,休息一下就好了。
  时蓁笑了:“那舟其琛要早点恢复哦,这样蓁蓁的辛苦就不会白费。”
  舟其琛迅速的点了两下头,这个略微有些孩子期的动作少帅做起来居然没有丝毫的违和感。
  可爱的差点让时蓁露出姨母笑。
  当天中午的又是时蓁跟少帅一起做的饭。
  当饭菜的香味飘散出去的时候,吴婷她们几个都闻到了。
  孙敏说:“好奇怪啊,我刚刚看到阿婆从窗户旁经过,这饭到底是谁做的啊?”
  整个别院里女人就只有五个,除去她们三个跟阿婆,只剩下……女主人时蓁?!
  吴婷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坐起来,坚定不移地说道:“肯定是那个女人在做饭,这么好闻,一定是她给少帅下了蛊!”
  “早上我们也闻到了香味,肯定是她早上下的蛊!走,我们去厨房看看!”
  李梦华一脸‘姑娘你醒醒’的表情,这年头哪有蛊啊。但她也跟着一起去厨房了。
  她只是想知道,为什么少帅不吃她们做的饭,反而选择吃大锅菜。但却在这个女人到来之后,居然愿意吃这个女人做的饭。
  这到底有什么不一样?不都是饭菜么?!她们几个就算做菜的味道不如女主人好,但比起阿婆,那也好了不知道多少倍呢。
  结果少帅却一口都不吃,咬紧牙口只吃阿婆做的饭。
  厨房外,三个人刻意放轻了脚步,能听到里面女人说话的声音:“火大了,小一点,对,保持。”
  吴婷一脸狐疑:“勤务员在门口执勤呢,江医生在医务室配药,阿婆刚回房了。她到底在跟谁说话?”
  别院里总共就这几个人,女主人难道在自言自语?
  孙敏和李梦华也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明所以。这会儿吴婷倒是没再跟李梦华吵起来,毕竟都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不能等在房里坐以待毙。
  大家一致决定在窗户外看两眼。
  于是,十秒后,三个人猫着腰躲在厨房窗户下面。
  与此同时,正蹲在厨房里拉风箱的少帅皱了皱眉头,就算他现在没有记忆,但身体的本能反应还在。
  外面有人在听墙角……少帅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
  但是,要不要告诉蓁蓁呢?少帅想,蓁蓁这么累,还是不要让她知道这些糟心事儿了。
  ——那就先放过外面那三个人一马。
  等蓁蓁休息了,他再悄悄地处理掉。
  ·
  吴婷悄咪咪抬起头,看到厨房内那一幕后,差点惊呼出‘不可能’,但被迅速反应过来的孙敏捂住了嘴巴。
  三人回去时候声响比来时候大多了,正在炒菜的时蓁疑惑的抬起头,问道:“外面是有什么事情吗?”
  少帅看着她娇艳的脸上带着迷茫,对她摇了摇头。
  时蓁想,舟其琛都说没事了,那大概是她多想了吧。
  三人快回寝室的时候,阿婆被惊动,出门看了她们一眼。
  以往十分瞧不起阿婆的吴婷居然流着眼泪,被孙敏和李梦华带回了寝室。
  刚回寝室,孙敏这么好脾气的人都生气了:“吴婷,你想害死我们不成?”
  要是吴婷刚刚在厨房外叫出声来,不用想,她们铁定要被赶走!
  没什么用还赖在别院不走就算了,居然还偷窥主人的一举一动。
  哪家人会养这样的下人啊。
  吴婷擦了眼泪,说:“我到底哪里比不上她?我不如她好看吗?我皮肤不如她滑吗?我就是没有她白而已!”
  李梦华:“……女主人当然是我见过最好看的女人,额,你也挺好看的,保养的也好。”听说都是宫廷秘方呢,因为她之前不屑于巴结吴婷,吴婷就没给她用那些所谓的养颜膏。
  孙敏倒是被吴婷分了不少好东西,手指都被养的娇嫩不少。
  但这些东西与时蓁那里系统出品的各种护手霜、身体乳、精油比起来,完全不值一提。
  如果把时蓁的手跟吴婷的比一比,绝对高下立见。
  吴婷不想听李梦华说话,于是又把这个问题对孙敏问了一遍。
  孙敏想,你自己长什么样心里没点数吗?拿什么跟女主人比啊。那位可是典型的大家闺秀,就说早上女主人在医务室,孙敏可是注意到女主人不施粉黛,皮肤都好的吹弹可破,比孙敏好多了。更别说女主人的穿衣打扮品味都是她们仨望尘莫及的。
  孙敏没说话,一时间气氛有点尴尬。
  ·
  中午的饭菜出锅后卖相不如早上的好,因为这些饭菜都是少帅亲自切的。理由是‘蓁蓁太累不能做这么多活儿’。
  蓁蓁微笑着把菜刀和案板交给少帅,内心一群羊驼呼啸而过。刚刚少帅脱衣服的时候可没这么说哦。
  少帅的主次观念可是真的好。
  但当时蓁看着少帅笨拙的拿着菜刀,一刀刀认真切菜的时候,内心却暖烘烘的。
  中午吃完饭,少帅让蓁蓁先去睡午觉。
  蓁蓁也觉得早上六点七来的太早了,于是听话的回去睡觉。
  就在这个时候,少帅突然让勤务员把江医生召唤过来。
  “不能吵醒蓁蓁。”
  可怜的江医生都是踮着脚走路的。
  江医生刚进屋,就看到了穿着军裤和背心的少帅。
  他心里一下就明白了,时蓁小姐的手劲儿不行,推拿没效果,少帅又双叒叕为难老人家了。
  江医生本来以为要自己上手,结果少帅却说:“你教给勤务,自己不用上手。”
  江医生看着少帅沉着冷静的黑眸,发现就算现在少帅只有五岁的记忆,也根本不容他们小觑啊。
  这思路、这逻辑,真真是严密的让人钦佩。
  毕竟江医生的手以后得拿手术刀,推拿这种需要耗费力气的事情,他来做真的不适合。
  勤务员是个耿直的兵哥,一直到现在都坚定不移的认为少帅根本没有失忆,对少帅的话更是完全听从绝不马虎。
  江医生给时蓁教推拿教了半个小时就教会了。
  给兵哥教,用了一个半小时。
  万幸,少帅一直都没发脾气,只是中途打了几个哈欠。
  真的困哦,可他现在不能睡觉,也不能让蓁蓁知道他偷偷的找别人推拿。
  要不然明天蓁蓁就不给自己推拿了呢。
  想到这里,少帅又一次强打起精神:“还没教会?”
  江医生赶紧说:“会了会了,你快去给少帅按,我在这儿看着呢。”
  兵哥手劲儿很大,上手按第一个穴道的一瞬间,少帅就感觉有点疼,跟之前护工的推拿力道不大一样。
  但他没开口,兵哥以为力度不错,仿佛受到鼓舞一般,努力的按压起来。
  推拿了四十分钟,其中江医生纠错三次,总算给少帅推拿结束了。
  晚饭前,时蓁发现少帅挽起袖子后,胳膊上有点青紫。
  时蓁一脸惊慌,捧着少帅的胳膊,像捧了一件稀世珍宝:“舟其琛,这都是我早上按出来的吗?我这么用劲你怎么都不说一下。”
  舟其琛整张脸都是懵逼的。
  还不等他有反应,时蓁就轻车熟路的带他到了一楼的书房。
  锁好门,时蓁说:“脱衣服,我给你上药。”
  少帅脱衣服的速度现如今真的无人能敌。
  时蓁话音刚落,少帅就变身海尔兄弟之一,时蓁还来不及吐槽,就被少帅身上的青紫吸引了注意力。
  她说话难得颤了颤,十分心疼:“这、都是我做的吗?”
  好、好残忍呀。她难道是个隐藏的金刚芭比?
  为了弥补,时·金刚芭比·蓁赶紧用系统出品的药油给少帅涂抹了全身,轻轻按摩后等药油吸收。
  少帅内心天人交战,到底该不该告诉蓁蓁实情呢。
  告诉的话不仅仅会暴露自己找了另一个人推拿,还会惹蓁蓁不开心……
  少帅衡量了许久,决定还是先假装自己没听到蓁蓁的问题。
  在时蓁眼里,少帅的沉默无疑代表了默认。
  她打量着这副青年肌肉流畅却丝毫不显魁梧的身躯,感觉自己造了不少孽。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们玩什么限制级游戏呢!
  时蓁这次没让少帅快点穿好衣服,而是用心疼的眼神一直看着少帅。
  少帅内心一阵心虚:“我、我没事的,不疼。”
  时蓁典型的桃花眼睁大,配合着空气刘海和偏栗色的眼眸,让人忍不住想要去呵护。
  少帅更心虚了。
  ——千万、千万不能被蓁蓁知道这其实是勤务员那个大猪蹄子干的。
  时蓁说:“这样你都不愿意让那些护工按的话,那、那下次我轻点……”
  少帅:“……”嗯,你轻点。别把自己累着了。
  作者有话要说:↑
  少帅此举一箭三雕:①推拿起了作用②收获蓁蓁同情一枚③让蓁蓁以后下手更轻一点,别累着了。
  【早鸭】
  【昔昔感谢浮世清欢大大的地雷,感恩,鞠躬】
  【每日一同情:枕巾有错吗?!】
 
 
第9章 
  与此同时,阿婆和别院的其他人吃着味道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大锅菜。
  江医生、阿婆和勤务员坐在长桌的一边,三个护工坐在另一边。至于时蓁的丫头念橙,有幸分到一部分时蓁做的饭菜,端进屋自己吃去了。
  这已经是晚饭的点,今日已经快要过去。吴婷今儿没能给少帅推拿,心里不知道有多慌张。
  她想找江医生去跟少帅说推拿这件事,但江医生午饭没过来吃,吴婷的话一直都没机会说出口。
  这会儿总算逮着江医生了。
  吴婷第一回 给江医生布菜,十分殷勤。
  结果年逾四十的江医生眉头一拧,用手盖住自己的碗,挡住了吴婷的筷子。
  “吴婷,这样不卫生。”
  吴婷:“……?”脸上的假笑都差点维持不住。
  江医生自然知道她这么做是为了什么,如果没有今天下午那一遭,或许他还有机会给少帅说‘必须得推拿,疏通经络’。
  可少帅为了守住清白,宁愿让勤务员这个大兵上去推拿,都不乐意由几个娇滴滴的小姑娘推拿。
  吴婷这个请求,显然是没戏了的。
  江医生说:“吴婷,我知道你要求我什么,但推拿这件事,少帅已经安排了其他人。”
  耿直的兵哥本来低头狂吃,听到这话才点点头,给了点反应。
  江医生在他后脑勺上拍一下,提醒他少帅可不允许勤务员把推拿这件事说出去。
  吴婷听了这个令人绝望的消息,彻底愣在原地,筷子哐当一声掉在桌子上她都没发现。
  不只是吴婷,孙敏和李梦华也吃不下饭了。
  李梦华说:“那……这是什么意思?”
  孙敏直接说:“少帅不需要我们推拿,是要直接让我们回到军中吗?”
  她们本来就是从军中的护士里挑选出来的,如今才在这别院住了堪堪十天,就又要回去了吗?
  江医生说:“本来回归军中也只是早晚的问题,过几天少帅记忆恢复,大家都得去军中。”
  吴婷这会儿还惦记着女主人。
  “那、那个女主人呢?”她回了军中,那个女人不就可以霸占少帅?
  江医生听到这话,沉了脸色。且不说他根本不知道少帅的恢复后的安排,退一万步说,就算他知道了,也不能把这些告诉护士们。
  吴婷压根就没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她在家里被捧着习惯了,见江医生不回答,她又问道:“之前不是说不知道少帅什么时候恢复记忆吗?”
  吴婷当初报名当随军护士的本意就是为了接近心目中的大英雄,接近少帅。
  却没想到在军中两年,每日照料伤员累死累活,压根就没机会接近少帅的营帐,更别说‘偶遇’少帅了。
  就在吴婷想放弃却又不甘心的时候,少帅打了一场艰难的以少胜多战役。
  却因为敌军数量太多,脑部误入流弹,做了手术后身体需要推拿才能促进恢复……

  吴婷就知道,她的机会来了。
  她此前刻意的跟江医生打听过,少帅失忆了,什么时候能恢复还是个未知数呢。
  吴婷甚至暗地里想过,若是少帅永远也恢复不了记忆,她这么天天打扮的漂漂亮亮给少帅推拿,万一……日久生情了呢。
  那她就能如愿以偿的嫁给少帅,成为京北城大帅府说一不二的女主人!
  江医生放下筷子:“吴婷,这些问题是你自己想问,还是有人派你来问?”
  身在军营,不得不考虑到,在这里除了有热血保家卫国的军人,还有另一种……那就是奸细。
  吴婷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江医生,你居然怀疑我?”
  江医生只是敲打一下她,毕竟能进入少帅独立旅的人,背景必定清清白白。
  “我知道你不是,但你这些话说出去,别人未免误会。”江医生顿了顿,“少帅和女主人的事情,不是我们可以管的,至于你们三个的去留,这就看少帅了。”
  说完这些,他把饭吃完,就回了房间。
  吴婷她们还想拉着勤务员询问,耿直的兵哥好不容易咽下一口饭:“你们说我听着,我吃饭时候不习惯说话。”
  军中大家饭量都大,一桶米饭端上来一会儿就空了,大家都埋头狂吃,哪有人去闲聊啊。
  吴婷:“……”
  等到勤务员吃完,立马就捞起帽子:“我去执勤了,不说了。”
  “……”所以你到底说了什么?
  ·
  时蓁当时看着少帅满身青紫,又心疼又自责。
  所以给少帅涂药油的时候也没吝啬,涂完全身,半瓶药油都没了。
  这些药油可是系统出品的,舒筋活血,品质一流。
  少帅穿好衣服后还不觉得有什么,就在他坐在椅子上拿起筷子后,突然感觉脑袋一热,仿佛有什么堵塞的东西被疏通了一样。
  紧接着,无数的记忆涌入脑海。
  那边时蓁等着少帅动筷子呢,她看着少帅拿着筷子迟迟不动。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