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厨的小饭馆——雪刀
时间:2022-05-21 09:13:58

TAG:
   御厨的小饭馆[美食]
  作者:雪刀
  文案:
  叶宁在古代成为人人尊敬的御厨后,又穿回了现代。
  面对贫寒的家境,她拿起了锅铲,开始了吃吃喝喝发家致富之路……
  桃城最偏僻的角落里,一家小饭馆开业了。
  路人甲:“傻了吧,开饭馆开到这么偏僻的地方,有人来吃吗?”
  路人乙:“怕是开不了三天就要倒闭。”
  后来,路人甲和路人乙再次经过小饭馆时,看到小饭馆外面人山人海的一幕,懵了。
  “咋、咋回事儿?!”
  ps:吃吃喝喝发家致富美食文~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美食 爽文 逆袭
  搜索关键字:主角:完结美食文:开局一个路边摊[美食]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人这一生不就为了一口好吃的。
  立意:生活充满希望
  作品简评:
  御厨叶宁从古代穿越回现代之后,父母双亡,弟弟年幼,于是她扛起了养家的责任。本文主要讲了女主为了养家,将父母留下的杂货店开成小饭馆,从而开启了吃吃喝喝发家致富之路的故事。
  此文情节紧凑,逻辑合理,字里行间透露着烟火气息,描写出来的美食引人垂涎欲滴,食指大动,不仅美食描写的美味,一个个小故事也十分温馨治愈,非常值得一读。
 
 
第1章 
  春雨细细密密,带着微微的凉意,氤氲出薄薄的云雾。云雾萦绕着一树树桃花,树树桃花包围着桃城,远远看去桃城是一片朦胧的粉海。
  风吹过粉海,桃花花瓣沿着风吹到桃城最偏僻破旧的老街区,最后停在一栋小楼门前。
  小楼门前,一抹纤细的白色身影拿着扫帚,扫着门前桃花,白色身影嵌在粉海里缓慢移动,宛若在粉色绸布里拖染出来了一道温柔的月光。
  小楼里正在装修的工人探出头,“叶老板,差不多快要装修完了。”
  叶宁拿着扫帚,微微一笑,“辛苦了。”
  她放下扫帚,拿出几瓶饮料递给几个装修工人,随后径直上二楼。
  目送叶宁纤瘦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口后,装修工人摇摇头,“这女娃还是太年轻了。”
  另一个装修工人附和:“是啊,在这里开饭店,谁来吃啊,还是太年轻了。”
  叶宁雇佣他们将店铺改成饭店的时候,他们见她年轻,好心提醒,说这里是老街区,偏僻得很,都没几个人住这里了,开饭店怕是没什么生意,然而叶宁却付之一笑,坚持将店铺改成饭店。
  “等饭店开起来了,她就晓得厉害了。”装修工人唉了一声,继续干活。
  二楼。
  叶宁打开房间门。房间里,和她长得有几分相似的小男孩端端正正坐着,他大概三四岁,白白嫩嫩的面颊微微鼓着,专心地看着动画片。
  听到门开了,他转过头,奶声奶气道:“姐姐!”
  叶宁走过去,“小冬。”
  小冬扑过来,抱住她的腿,“姐姐,葱油面!”
  叶宁笑了下,“早上才吃,中午又吃?”
  “吃!”
  “好,等会儿就做。”
  小冬开心地弯起眼睛。
  “姐姐先去换衣服。”
  换下了被雨水打湿了边沿的裙子,喝了口泡的清茶,微微清苦的茶水浸润了喉咙,叶宁望向窗外淅淅沥沥的雨,思绪逐渐飘远。
  她没想到她还能穿回现代。
  十八岁时病了一场,晕过去后就穿到了古代,成为了刚出生的婴儿。
  她在古代的父亲是有名的御厨,而她继承了他的衣钵,甚至青出于蓝胜于蓝,成为了天下第一神厨。
  她活到二十八岁,被人下毒害死了。一醒来,就回到了现代。时间点是生病的时候,即她穿越之前,十八岁的时候。
  思及她为什么会生病,她抿唇,目光一片黯然。
  半个月前,叶母病逝,她伤心过度,病了一场。半月前穿回来后,她整理好情绪,没作半分犹豫,准备把叶母留下的杂货店改成小饭店。
  杂货店并不大,上下两层楼,二楼是他们住的地方,一楼是店铺。一楼店铺简单改装了半个月,今天已经在收尾了。
  想着过不了几天饭馆就能开始营业,叶宁眉目垂了垂,沉思片刻。
  还没到中午,装修工人就已经收好了尾,叶宁检查了一遍后,工人离开。
  叶宁去厨房准备午饭。小冬小腿哒哒哒,跟着她去了厨房。
  叶宁瞧了瞧灶边放着的新鲜的小葱。忖了忖,她拿出小碗,往碗里倒生抽、老抽、白糖搅拌均匀。
  切蒜片,小葱切段。
  锅烧热了,叶宁把油倒进锅里,油一热,爆香葱段蒜片。热油滋滋滋地炸着葱段和蒜片,葱段和蒜片逐渐卷曲时,葱香和蒜香混合着爆了出来。
  爆香葱蒜虽然只是很简单的烹饪技术,看着简单,然而要将葱蒜爆香到极致,油温的控制,火候的控制,时间的控制也需要把控到极致。
  叶宁在古代开始跟着父亲学厨时,对爆香食材的把控很茫然,因为她很难分辨出食材达到什么程度的香味就是达到了极致,很难控制好火候等等方面,纵然她在厨艺上有些许天赋。
  一日一日地练习,一日一日地打磨,到了如今,叶宁对爆香食材的把控到了极端精准完美的地步。
  锅里的葱蒜爆发出来的香味让小冬止不住流口水。小冬白白嫩嫩的小脸抬起来,他吸吸鼻子,“姐姐,香。”
  叶宁用铲子翻着煎得微微焦黄的葱蒜,接着,她把葱姜捞起来,把之前调好的调料倒进油里,热油变成深酱色,沸腾到冒泡时,葱蒜香混合着调料的香味如爆炸的烟花,簇簇开放在空气里。
  小冬踮起脚尖,想要看直锅里炸得喷香的葱油,小手指了指锅,“姐姐,要看。”
  叶宁笑着摸了下他的脸,“危险,马上就做好了。”
  锅里水开,叶宁放了几把挂面,煮了片刻,时间一到,她利落地将面条盛出来,盛了四碗,继而把热腾腾的葱油淋到面条里。
  熬得浓香的葱油与清香的面条碰撞出一股让人难以抵御的奇香,这股子奇香只往嗅觉里钻,让嗅觉短暂地恍惚了一下。
  叶宁拌了拌葱油面,说:“好了,可以吃了。”
  小冬已经迫不及待地拿起来筷子,呼噜呼噜地把葱油面唆进嘴里。
  软软的面条带着微微的弹性,每一根都渗透了葱油香味,吃到嘴里时,面香和葱油香哗啦啦地灌进了口腔,在舌尖绽放,在舌尖融化。
  小冬两颊鼓起来,圆溜溜的眼睛弯弯的,“姐姐,葱油面,好吃。”
  “那就多吃点。”叶宁笑着给他擦了擦嘴角的油。
  到了晚上,小冬洗完澡,乖乖巧巧地缩在被子里,叶宁给他掖好被子,轻轻拍他,“睡吧。”
  小冬抱着她的胳膊,睡了会儿,忽然睁眼,“姐姐……”
  “嗯?怎么了?”
  “我想妈妈了。”
  叶宁一顿,心中酸楚,她摸摸他的脑袋,“妈妈在天上看着我们呢。”
  小冬半晌没说话,小脑袋靠过来,抱紧了她的胳膊。叶宁轻轻拍着他的背,不知过了多久,小冬睡了过去。叶宁叹息一声,视线落到窗边放着的相框上。
  相框里,他们一家三口笑容灿烂。叶宁看着相框里瘦弱的叶母。四年前叶父去世后,她靠着杂货店的微薄收入,独自一人养着两个孩子,杂货店位于老街区,没什么生意,她除了开杂货店,还做零工,身体是硬生生累垮的。
  叶宁眼眶酸涩,她擦擦眼角。如果她能早点穿回来,或许她妈妈就不会这么早去世。只是世上没有如果,母亲已经去世,现在她要做的就是好好赚钱,养大小冬,以及,找到姐姐。
  是的,她还有一个姐姐,她的姐姐叶青是六岁的时候被拐走的,至今没有找回来。
  母亲咽气前,抓着她的手,红着眼睛嘱咐她,一定要找到叶青,把叶青弄丢了,是母亲一辈子最后悔的事,找到叶青,也是她最大的遗愿。
  叶宁垂睫,只要她还有一口气在,她就一定会找到姐姐。
  思绪纷杂地交织着,叶宁闭目,缓缓睡去。
  过了几天,叶宁边擦着桌子边环顾店内。
  整个小店里放置了六张桌子,最里面是厨房,小店面积不大宽阔,装修也简陋,但好在五脏六腑俱全。
  外面下着瓢泼大雨。
  宋明今天来老街区办事儿,办完事儿后出去找吃的,但是老街区人烟稀少,饭店半天也找不到一个,他正皱着眉,忽而瞧见了一家叫宁冬的小饭店。
  他快步过去。
  掀开印着“宁冬饭馆”这两个字的米黄色棉质门帘,饭店内部稍显窄小简陋,但好在干干净净,宋明往里走,一道素白的身影落入眼眶。
  女孩身着白色棉质长裙,裙面上散落着精致漂亮的刺绣,她微微侧着身,脸蛋白净,柳眉杏眼,浑身透着股子温婉柔和的气质。
  宋明多看了她两眼,目光扫过墙上挂着的营业执照,随后道:“请问有什么吃的?”
  正在擦桌子的叶宁抬起头,“不好意思,我们店还没开业,现在还没什么吃的。”
  “开业?新饭店?”
  “是的。”
  “有什么吃的能做点吗?这附近都没什么饭店,好不容易才找到你这一家饭店。”
  “可是我们店还没考开业,没什么吃的。”
  宋明肚子咕咕叫叫起来,他看了一眼外面越来越大的雨,“老板,随便给我做点什么吃的吧,拜托了。”
  见他实在是饿得不得了了,叶宁犹豫几许。思及早上做完葱油面剩下的猪油渣,叶宁忖道:“还有点猪油渣……猪油渣炒饭你吃吗?”
  “猪油渣炒饭?嗯……来一碗猪油渣炒饭。”宋明饿得厉害,当即坐到桌位上。
  “您好,我们这里需要先付款。”
  “行,多少钱?”宋明拿出手机。
  “二十八。”
  “好的……什么?二十八?”宋明瞪圆了眼睛。
  二十八?他没听错吧?一份猪油渣炒饭二十八?
  “是的,猪油渣炒饭二十八一份。”
  宋明想说你这是猪油渣炒饭?是金油渣炒饭吧!见她是个年轻的小姑娘,他到底没呛出来,只道:“你们家挺贵的啊,猪油渣炒饭,别家就卖十二三块吧。”
  叶宁抬眉浅笑,“我们家好吃。”
  宋明心道,一个简陋的小饭店,还开在这种偏僻的地方,再好吃能好吃到哪里去。价格这么贵,分明是坑人啊。他起身就要走,但注意到外面越来越大的雨,又停住了动作。
  雨这么大,他懒得出去再找饭店,而且也不一定找得到。按了按饿得咕咕叫的肚子,宋明低骂一声,坐回去,说:“那行,来一份吧。”
  “好。”
  厨房里,叶宁把早上炸好的猪油渣取出来。猪油渣是猪板油炸出来的,焦黄酥脆,透着肉油鲜香。她把猪油渣切碎,锅里炒香葱姜蒜。
  随后把切碎的猪油渣倒进锅里翻炒。猪油渣在锅里滋滋作响,很快爆出香味。叶宁盛出炒香的猪油渣。
  接着把米饭倒进锅里,翻炒片刻,加入猪油渣,继续翻炒。
  锅里,猪油渣和米饭混合成一体,透出金黄金黄的色泽,股股地冒着冒着香气。
  厨房外面,宋明在群里吐槽:“妈的,在这么偏僻的地方办事,吃饭的地方都找不到,好不容易找到一个饭店吧,结果是个黑心店,价格高得离谱,一碗猪油渣炒饭居然卖二十八,又不是什么高级饭店,一个街边的苍蝇饭馆而已,卖这么高的价钱,真他妈的黑啊。”
  刚吐槽完,鼻尖就飘来一阵浓郁的香味,他愣了愣,一抬头,就看到叶宁将猪油渣炒饭放到了他面前。
 
 
第2章 
  “您好,这是您点的猪油渣炒饭,请慢用。”叶宁微笑。
  宋明目光定在盘子里的猪油渣炒饭上。
  剔透的米粒混合着细碎金黄的猪油渣,透出润亮的色泽,而米粒和猪油渣之间,散落着细细碎碎的葱花,金黄与翠绿相映衬着,股股香味直冲口鼻,宋明一时顿住。
  手已经下意识去拿勺子了。挖起一勺猪油渣炒饭,送入口中,第一口吃到的是黏附在米粒上的猪油渣,细碎的猪油渣香脆香脆,浅浅的油汁里有油和肉的醇香味,香浓的油汁从猪油渣里流出来,浸入了晶莹饱满的米饭里。
  米饭的清香稀释了油汁的醇厚,而油汁又加浓了米粒的润弹口感。整个猪油渣炒饭,一点也不油腻,吃进去只有满口焦脆浓香与清口弹润。
  宋明怔然。
  等他回过神来时,盘子里已经一粒米饭也不剩了。他咽着口水,说:“老板,再来一份。”
  叶宁正在喂小冬吃猪油渣炒饭,听到宋明说还要一份,她把勺子递给小冬,然后去炒饭。
  等待第二份猪油渣炒饭上桌的时间,宋明只觉度秒如年。他看着吃得干干净净的盘子,脸上全是惊诧。
  他发誓,他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猪油渣炒饭。猪油渣炒得太酥太脆,火候控制的太好了,米粒也软硬适度,有着不同寻常的弹牙感,这样好吃的猪油渣炒饭卖二十八,完全值当!
  他总算知道为什么这家店的老板这么自信地把价格标这么高,为什么这么自信地说她家店好吃。
  很快叶宁将猪油渣炒饭端上来,宋明急速拿勺子,直往嘴里塞。
  把盘子里最后一滴油都舔干净后,宋明摸着撑得鼓鼓的肚子,“老板……”
  叶宁:“什么?”
  “我还要一……”宋明止住了声音,还想再吃一碗,但是实在是撑不下。
  “再打包一份吧。”他改口道。现在是吃不下了,但可以拿回去,等饿了再吃。
  “不好意思,已经没有食材了。”叶宁只买了点猪板油,熬出来的猪油渣已经用完。

  “没了?”
  “是的,我们店还没开业,所以食材没有库存,抱歉。”
  宋明满脸遗憾,张了张嘴,“那我明天再来吃。”
  “不好意思,我们店后天正式开始营业。”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