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你代管花店,星际灵植复苏了?——燃楚竹
时间:2022-05-21 09:14:06

TAG:
   《让你代管花店,星际灵植复苏了?》作者:燃楚竹
  文案:
  花闲拥有一个玻璃瓶小空间,可往返穿越于未来星际和地球。
  她接管了星际的一家花店,店里满是水晶、钻石的假花,她用玻璃瓶里装着的地球种子,种出了薰衣草、铃兰、玫瑰、小麦、稻谷、青菜……并用这些植物换了一座星球,当上了星球主,并引领了星际灵植复苏!
  她把水晶假花、宝石假花装进了玻璃瓶,带回了地球,拍卖出百万千万的天价!
  花店后院儿的花圃里,飞进来一只残翼的金色蝴蝶,赖着不走了。
  奇怪的是,这蝴蝶不爱喝露水,最爱吃她炒的蔬菜,爱吃她种出来的大米饭,一次能干五大碗。
  花闲嫌弃道:“太能吃了,什么样儿的家庭才能养得起啊。”
  *。*。*
  素履星系的祁暝元帅,星际战斗力NO.1的金翼暝蝶,在星际联邦战争中,深受重创,退化成了拟态幼年体,住在一所疗养院中。
  一日,祁暝元帅循着花香,飞到了疗养院附近的花店,埋在薰衣草花圃中,睡了半年以来第一个好觉。
  元帅大人舍不得走了。
  只是那个养花的姑娘,有点儿欺负人,今天掀了他睡觉的床,明天打翻他的花蜜瓶儿,后天嫌弃他吃她家大米吃太多……
  元帅大人一怒之下给花闲转了三十亿:“饭钱和房费!”
  [排雷:快节奏爽文,金手指粗,无逻辑,双世界架空。女主非娇软,偏女强风,双强。来去随意]
  内容标签:种田文 爽文 基建
  搜索关键字:主角:花闲祁暝┃配角:┃其它:
  一句话简介:种花养蝴蝶,蝴蝶变成了元帅老公
  立意:灵植复苏,守护家园
  作品简评:
  花闲拥有一个玻璃瓶小空间,可往返穿越于未来星际和地球。她把地球的种子,带到了植物灭绝的星际,种花、培育灵植,一不小心引领了星际灵植复苏,填补了星际美食断层。在这个过程中,救下了星际元帅祁暝,两人一起打退了虫族入侵,保护星系家园的和平幸福。
  本文故事轻松明快,爽点密集,通俗易懂,以经营的一家花店为起始点,逐步经营一个城市、一个星球,展开了一副悠闲美好星际基建种田生活。
 
 
第1章 
  “小闲,姑妈要去素履星系的首都星度假,你不是还没找到工作么?就先帮姑妈照看一下花店吧,工资按着店长规格来,一个月三千星币。”
  “看店?”花闲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接电话,脖子上挂着一个玻璃瓶小吊坠,里面装着薰衣草的干花和种子,这是地球上常见的一种项链饰品。
  花闲从地球来,穿越到了未来。她手边有一份星际日报,上面登着好几份招聘启事,其中有两条被她用笔圈了出来。
  “对。挺适合你的啊。”姑妈很热心,“现在工作多不好找啊,大学生就业太困难了。你就在花店先干着啊,姑妈不说了,要上飞船了,我把花店的就业合同发给你。”
  电话挂断了。
  不一会儿,花闲的微信里,接收到了一份资料——《幸福花坊店长合同》
  花闲翻了一下,条款一共七页。第一条,甲方录用乙方从事幸福花坊店长。劳动合同期限为一年。从星历4201年6月,至星历4202年6月,无试用期。
  第二条开始,就是甲乙双方的基本权利和义务。冗长繁琐,看下来没有任何霸王条款。
  也无需加班,朝九晚五,工资也是普通水平。三千算不上高,但是对于一个刚毕业四处碰壁的大学生来说,的确是一份不错的薪资了。
  花闲不担心姑妈会坑她。
  她父母去世的早,很小就被辗转送到各个亲戚家里去住,寄住在别人家终究是个麻烦,各家有各家的难处,没多久她就会被嫌弃再送走。只有姑妈心善,愿意一直资助她长大,还送她读了大学。
  花闲没什么犹豫的,就签了这份电子合约。
  她用光脑手环查了一下,幸福花坊的位置,比较偏远,在S314星球,钦山市。
  姑妈喜欢做点小投资,在许多星球都投资有一些小店,她也不亲自去看着,就雇佣员工打理,赚了点钱就四处去旅游,过得自由自在,不结婚,只恋爱,心态年轻。
  所以,就算这幸福花坊位置偏远,花闲也没觉得有什么奇怪的。
  她打开智脑手环,订购了一张去S314星球的飞船票。
  *。*。*
  S314是一颗废弃的农业星球,遍布着荒田。早在五千年前,因为环境恶化、酸雨污染、垃圾成堆、战争核辐射,整个星际所有花草、植物、农作物,都已经灭绝了,贫瘠含毒的废土根本培育不出任何植株。农业星球也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没有鲜花,花店里卖的都是人造假花;没有绿叶,先进的素履星系人研发出了独立的氧气循环装置,不需要光合作用也能产生氧气;没有农作物庄稼,大家就都不吃米饭不吃菜,一日三餐服用营养剂。
  花闲在宇宙空间站,乘坐飞船顺利抵达了S314星球。
  她拉着一个不大的行李箱,按着智脑手环的导航,抵达钦山市。东西少,几件换洗衣服,重要证件,随时拎包就能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星际旅行。
  “幸福花坊啊,没听过。”
  网约的出租车司机,是个很健谈的大叔,下巴上一圈青色的胡茬子,“小姑娘你是不是记错名字了?钦山市的花店,只知道有个花甜喜事还蛮有名的。”
  “不会记错的。”花闲坐在后排,打开了姑妈给他发的那个店铺定位,伸到前头给司机看,“就这儿,您再看看。”
  司机见花闲眉清目秀,月牙儿眼,笑起来眼角向下,他也有个差不多年纪的女儿,便多了几分耐心:“西蒙路?定位显示是在第七区疗养院,莫非是开在疗养院旁边巷子里?”
  二十分钟后。
  出租车停在了第七区疗养院门口。
  花闲下来之后,看到第七区疗养院修得像一座省级三甲军区医院,规模不小,好几栋住院楼、医疗楼,疗养院外头停着长长的一列车子,有医生病人进进出出。
  星际有很多军用疗养院,专门为那些在战争中,受到热武器战伤辐射、精神域脑损伤的士兵们,提供一个养病、恢复的场所。
  而这种疗养院附近,势必会有小型商业街,这种街区很安静,也不算宽敞,顶多能容纳两三辆私家车并行,但绝对会有超市,宾馆,餐厅,花店,水果摊,礼品店,为前来探望病人的家属亲朋们,提供衣食住行,让他们有个地儿能买伴手礼。
  花闲看到了极不起眼的一个小店面儿。
  自动感应玻璃窗门,门上贴着很土的红玫瑰贴纸,旁边竖着一个长方体的牌子,深色的霓虹灯,在昏日的傍晚闪烁着——土田花坊。
  幸福两个字,一部分灯烧坏了,亮着的没坏灯泡组合起来,就是“土田”。
  真有够土的。
  花闲一瞬间生出了不祥的预感:“这就是我要帮姑妈看的花店?”
  她丝毫不觉得这种又偏又土地方又小的店,会有客人过来买花。姑妈果然是爱她的,一个月三千星币的工资,委实是给高了,这小店一个月的营业额都不太可能超过两千。
  花闲走了进去。
  她差点以为自己误入了顶级珠宝店,一进门就差点被亮晶晶的花束们闪瞎了眼,一排一排的橱柜里,陈列着白银的天竺葵,红水晶的玫瑰,黄水晶的向日葵,紫水晶的薰衣草,蓝宝石的矢车菊,翡翠的绿色洋桔梗,猫眼石的铃兰,甚至还有粉钻的蔷薇……
  这些在地球上极为名贵的奢侈品宝石,在星际时代,却是最不值钱的东西,素履星系矿产极丰富,已经发现并成功挖掘的矿山就有三亿多座,量太大了,这些宝石的价格和铁块差不多,且大多还没铁实用。
  花闲脑海中忽然浮现一个念头——把这些水晶宝石假花,拿到地球倒卖,一定能卖出动辄百万的惊人天价!
  店门左边,一个柜台,柜台后头有一个黑皮青年,大概二十出头。
  黑皮青年一看到花闲,就笑了起来,露出一口健康的白牙:“您是新来的店长吧,我的光脑已经收到老板发来的消息了。我叫迪扎克,是在幸福花坊打工看店的。”
  花闲点了下头:“你好,迪扎克。”
  黑皮青年有些害羞地挠了下头:“抱歉店长,因为我父亲是个采矿工,工作时扭伤了腰,所以请了半个月的假期,回家照顾父亲。老板人很好,允许我带薪休假,一个月后我会回来继续打工的。”
  花闲了然,姑妈是个好心人,打工看店的请假一个月还给带薪,无非是怕这黑皮青年支付不起医药费,日子太辛苦。
  “店交给我了,祝你父亲早日康复。”
  迪扎克表达了感谢之后,把幸福花坊的账本、工作系统、还有一应设施,都给她介绍了一遍。算是进行工作上的交接。
  花闲上手很快。
  幸福花坊的商品,主要就两种。
  一是花束,二是插花的花篮。
  最便宜的,是塑料花,一星币;稍微贵一点儿的的,是银花、水晶花篮,五星币;最贵的是宝石花、翡翠钻石花,也仅仅只卖十星币。花束和花篮都是提前加工好的,用全自动化精密仪器切割雕琢,更类似于一种量化生产的工艺品。
  这些花,美则美矣,但全部都是死物。如果客人有需求,在出售的时候,可以在花篮上喷一点香水。
  花闲笑了下,两指拈住了一朵最便宜的塑料百合:“这样的花,毫无生命力,就算是送给病人、送给朋友,他们也很难产生幸福愉悦的感觉吧。”
  “啊?幸福愉悦的感觉?”迪扎克愣了下,从小就生长在矿山里的小伙子,露出了迷茫之色,“花儿这种东西,不就是送礼走个过场的么。”
  花闲摇头:“不是的,那是因为你没见过真正的花儿,它们美丽芬芳,会让人露出笑容,心情愉悦,产生幸福感。甚至,一些花香有药用价值,薰衣草可以助眠,缓解精神紧张;铃兰可以让人工作的时候集中精神,紫薇和丁香可以杀菌消毒。”
  迪扎克心生向往:“店长您说的,是五千年前古蓝纪元,早已灭绝了的花朵植株吧!我读过几年书,古星辰史课本里有提过,那时候还没发动星际第一次文明战争,许多古早星球文明都是绿意盎然,尤其是太阳系的蓝星,简直是灵植的天堂。不过——”
  迪扎克眼中的光芒一黯,“一切都被星际战争给毁了,不管是花朵还是绿植全部枯死,连留下的种子都畸变了,不管用什么方法都无法培育。别说咱们这间幸福花坊,就是S314星球,乃至整个素履星系,都没有可以卖真正花朵的花店。”
  迪扎克走了。
  花闲坐在椅子上,盯着紫水晶的薰衣草花篮,陷入了沉思。
  真的不可能么?
  她是个穿越者,在地球上的时候,就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首都农业大学,草业花果养殖专业。高中同学都说她疯了,高考那么高的成绩,不上清北,却去学农业,毕业之后也没啥前途。花闲却不这么认为,她喜欢种田,喜欢花果灵植,也愿意把一辈子的精力都投在这方面。
  穿越到了星际未来之后,她随遇而安,梦想和爱好,依然没变。
  一下午都没有客人。
  花闲发现幸福花坊有个宽敞的后院儿,院内有一片闲置的土地。
  “若是能种点儿什么就好了。”花闲身为华夏人,爱好种田的DNA动了。
  花店里有闲置的铁锹、花锄。
  花闲从仓库里翻找出来之后,就花了一个多小时,把后院儿那一片闲置的土地,给翻了翻,松了松土。
  累出了一身汗,倒是畅快的很。
  反正她原本也不是什么娇生惯养的女儿,什么活儿都能做,从小习惯了自力更生。
  “问题来了,星际世界,买不到种子。”花闲开始犯愁。
  植物灭绝,残留的种子都是畸变的,像古董一样供奉在星际科研院和文明博物馆里,普通人根本没机会触碰到。
  春日的微风吹过,吹凉了她身上的薄汗。同时,也把一缕淡淡的薰衣草清香吹入了她的鼻端。
  花闲下意识地低头,看到了挂在胸口那个小玻璃瓶,橡木软塞,里头装着两朵蓝色的薰衣草干花,十几粒薰衣草的种子。
  “有了!”
  花闲很高兴,把小玻璃瓶饰品攥在了手里,也就拇指粗细,“这东西,竟然跟着我一起穿过来了。”
  这是她在首都农业大学门口的一间小店买的,买的时候是觉得好看又便宜,而且佩戴薰衣草有舒缓精神的作用。
  她拔掉了橡皮软木塞,倒出了十几颗薰衣草的种子:“这是地球上,没有经过污染的种子,希望经过培育,能够顺利发芽。”
  现在是五月份,薰衣草的生长周期比较短,顺利发芽的话,长得很快。
  花闲开始播种,花锄松土,小玻璃瓶里的十五颗花种,全部种下了。用松过的泥土轻轻盖上,保证透气度,又浇了点儿水。
 
 
第2章 
  生意非常冷清。
  每天最多有两三个客人,买一束最便宜的塑料花。
  “一束玫瑰。”
  “一星币。”花闲看了一眼,来者是个小仓鼠女护士,带着可爱的护士帽,十八九的样子,挑选的是最便宜的塑料玫瑰。
  星际世界的人,基本是拥有拟态的,除非是先天残疾,比如她。
  拥有拟态,才能觉醒精神力等级,成为合格的联邦公民;花闲就没有拟态,自然无法觉醒精神力,也感知不到精神力,这也是原主大学毕业之后,找不到工作的重要原因。
  得多亏了姑妈接济她,给她安排了这份轻松的工作,让她一个成年人不至于沦落街头要饭。
  “听说在古纪元时,玫瑰代表爱情。”
  小仓鼠护士捧着塑料玫瑰,双眼发亮,似有星辰在闪,“祁暝元帅在M2星门战役中,为了保卫联邦,驾驶战舰撞击了虫族大军的战舰,身受重伤,目前就在第七区的疗养院养伤。他是素履星系最帅、最强大、最值得尊敬的英雄。”
  花闲微微一笑,少女对英雄的憧憬和爱恋,就像一首诗,总是美好的。

  她也看了新闻报道。
  联邦战斗力最强的一位元帅,三S级精神力,祁暝,半年前在星际战争中险些牺牲。ICU重症监护室躺了两个月才苏醒。无数联邦公民为之恸哭。最终医疗验伤报告显示,这位元帅眉心的精神域严重受创,产生了精神力暴乱症状,无法再维持3S级别的水平,被迫从联邦军中退下,送往某星某疗养院。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