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白月光替身后——黍宁
时间:2020-04-25 08:39:51

TAG:

 

总书评数:179953 当前被收藏数:162176 营养液数:411407 文章积分:4,908,072,960
  《穿成白月光替身后》作者:黍宁
  文案:
  备注排雷:大长文,我流修真,女主在挨打中成长的血泪奋斗史,非传统修真,非传统修真,非传统修真,非唯境界论,只是修真玄幻背景下写个故事,披皮伪少年漫风,越级打怪是常事,热爱传统修真的原教旨主义慎入。
  小白套路文,小白套路文,小白套路文,作者没格局没野心,只想尽量写个自己心里的故事。
  ——
  穿成白月光替身后,白月光回来了。
  乔晚一直都明白,自己是昆山派小师妹穆笑笑的替身,是穆笑笑陨落后,昆山派找到的替代品。
  师尊师伯,师兄师姐们爱护她,也不过是因为她长得像穆笑笑。
  不论旁人怎么说她不如穆笑笑勇敢,不如穆笑笑可爱,不如穆笑笑聪颖。
  属于乔晚的价值被抹去,乔晚都不在乎。
  加倍的努力,是希望不辜负宗门的期盼。
  直到有一天,死去的穆笑笑,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昆山派真正的小师妹,穆笑笑回来了,取回了原原本本属于她的一切。
  白月光替身,冒牌货乔晚尴尬了,悲愤了,心态崩了,怒而掀桌下山,这替身老子不做了。
  过去这么多年里,她一直在为别人而活,如今,乔晚只想为自己,堂堂正正地活一次,并且锤爆那些煞笔的狗头。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仙侠修真 穿书 升级流
  搜索关键字:主角:乔晚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穿成白月光替身后,白月光回来了
  作品简评:穿到修真界四十多年,乔晚才发现她穿的原来是一本书,书中的女主娇软可人,后宫无数。而自己,却是白月光女主“死后”,被男主男配们找来的,容貌相似的替身,也是即将被回归女主打脸碾压,下场凄惨的恶毒小炮灰……
本书情节跌宕起伏,剧情充实丰满,笔触轻松幽默。女主自强不息,一路努力奋斗,又燃又飒,不靠别人全靠自己打出一片天。复仇打脸和女主成长升级并行,读起来令人热血沸腾。
 
 
第1章 
  活这么大,乔晚头一次意识到自己是个煞笔。
  24K纯傻的那种煞笔。
  我真傻,真的。乔晚深沉地想。
  恢复记忆的那一会儿,她正好准备去问世堂交任务,结果就在跨过门槛的那一刹那,她脑子里猛地涌入了无数画面和信息。
  乔晚一个趔趄,差点没扑倒在问世堂门口。
  她全都想起来了。
  乔晚默默地坐在门槛上,整理了一会儿思绪,最终得出了个结论。
  她是个煞笔。
  *
  这一切还要从很久以前说起。
  很久以前,乔晚还是东尚国永泽府武天县大宁村,一个无父无母的村姑。
  听说在她刚出生那会儿,正好有两个仙人在大宁村打架,打得那叫一个天昏地黑,天崩地裂,她爹那天正好在山上砍柴,突然从天而降一块巨石把她爹砸死了,没多久,她娘就改了嫁,顺便带走了她哥。
  她哥其实也企图偷偷带着她走,奈何她娘态度坚决,就是不肯带她这个赔钱货,于是乔晚就愁眉苦脸地看着她哥泪洒黄土。
  “晚儿!你等大哥!大哥一定会回来找你的!”
  独留她一个小可怜,凄凄惨惨地好不容易混到了十二岁,也没看见她哥的影子。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十二岁的乔晚,对男人的本性有了深刻的认识。
  没多久,村里闹了饥荒,乔晚跟着逃荒的人流,一路逃到了南边儿的陇源府。
  也就是在这一年,她十四岁的时候,突然踩了狗屎运,碰上了个叫玉清真人的仙人。
  那玉清真人,一看见她,顿时有点儿愣神,二话没说直接就问她想不想成仙。
  乔晚眼都没眨一下,干净利落地回答了一句。
  想。
  于是,她就收拾了个小包袱,颠颠地跟在玉清真人的身后,上了山,拜了他为师。
  在山上这么多年,有苦也有乐,都让她就这么过去了。
  但就在今天,她突然恢复了全部的记忆。
  乔晚惊悚地发现:卧槽!原来我是个穿越的!
  怪不得她一直疑惑,她为什么对她那所谓的爹娘没什么感情,就算她爹娘死得这么早,她也不至于这么冷漠无情啊。
  现在,事实终于证明了,她是对的,因为她是个穿越而来的西贝货。
  这一切都是因为,她熬夜看了本叫《登仙路》的小说,结果一觉醒来她就穿越了,并顺利失忆降生在了武天县大宁村,一直到她今天终于灵台清明,“咣当”一声恢复了记忆。
  不过她这记忆恢复的也不太全,她以前住哪儿家人是谁,家里有多少人,同学朋友是谁,统统都没了印象,但她的人生经历却是完整的,完整到甚至能记得《登仙路》这本小说的大致剧情。
  《登仙路》这本小说,是一篇作者写起来很爽,读者看起来也很爽的爽文。
  全文围绕主角穆笑笑而展开。和大多数修仙文女主的苦大仇深,高贵冷艳不同。穆笑笑又软又乖,就是传说中的天命之女,绝世挂逼。年纪轻轻就被昆山派的玉清真人收为了关门弟子。
  昆山派乃是修真界四大派之首,而玉清真人更是昆山十二峰峰主之一,修为已至化神期第三重,在修真界的地位那也是无与伦比。
  女主穆笑笑一路气运加身,光走路就能捡到天材地宝,容貌更是逆天,凡是看见她的男人,没有不爱上她的。
  到现在,乔晚都忘记不了被文案支配的恐惧。
  “直到有一天,别人看见裴春争把穆笑笑按在墙上亲”。
  裴春争也就是这本书的男主角,一个有着凄惨童年的病娇。
  “他阴郁冷漠,但一看到又软又甜的她,却恨不得把她按在床上疼爱,把命也给她”。
  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她乔晚,在书中也算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
  一个炮灰,一个生命不息,折腾不止,在作死道路上一去不复返的炮灰。
  这本小说剧情发展到四分之一的时候,女主穆笑笑,在一次讨伐魔域的行动中,不慎掉入了魔域中的碎骨深渊。
  碎骨深渊是众魔的坟场,其中的瘴气就算是魔物也扛不住,掉下去骨肉都能让那瘴气和化蚀了。
  穆笑笑掉下去后,没人认为她还能活着回来,就连一向疼爱她的玉清真人也没抱任何希望,更何况她塔中的本命灵焰,在她掉下碎骨深渊后就已经灭了。
  就在穆笑笑陨落后没两年里,玉清真人下山又带回了个容貌和穆笑笑酷肖的姑娘,宣布要收她为徒,那就是乔晚。
  接下来,就是比较狗血和纠结的剧情了。
  谁能想到穆笑笑掉下碎骨深渊后不但没死,还机缘巧合救了个男配,本该已经覆灭的丹穴山凤凰族最后一根独苗——凤妄言。
  穆笑笑从碎骨渊回来后才发现乔晚的存在。
  自己在碎骨深渊中挣扎求生,而被她视作家人的昆山派竟然又找了个和她一模一样的替身,享受着师门的宠爱,夺走了她本来就拥有的一切。
  于是,看不下去自己姑娘受委屈的凤妄言,就带着穆笑笑气势汹汹地杀回了昆山派,开启了王者归来的打脸之路。
  作者秉承着让读者不痛快就是跟钱过不去的信念,就从来没让读者委屈过。乔晚这个恶毒女配,在尽职尽责地搞完事,发挥了自己最后一点余光余热后,就被干脆利落地发了便当,死得格外凄惨,乃是被众魔生生吞噬撕咬而死,连个沫沫都没留下。
  始作俑者,就是裴春争这个病娇男主,也是乔晚一心爱慕的对象。
  乔晚坐在门槛上,捂住了自己的脑袋。
  她是个煞笔。
  从过去,到今天她恢复记忆为止,她的人生轨迹是和书中内容完全重合的。
  对,她和乔晚一样,也喜欢上了裴春争。
  然后今天,天道终于告诉她,你会被裴春争搞死。
  她……她……真是……乔晚悲愤地想,她真是日了狗了。
  她这次下山,是奉了问世堂的命令,追捕一只妖兽,那妖兽诡计多端,行踪难以捉摸,她一路从南部十三洲追到了北境,差点没跑断气,终于在北境的地盘上发现了它,又和它硬生生怼了十二个昼夜,才终于将那妖兽杀了,刚完成任务,这就马不停蹄地赶回门派复命了。
  她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脸上衣服上全是那妖兽凝结了的暗褐色血块儿。
  这一身打扮,完美地贴合了她现在的心理状态。
  一脸血。
  生活虽然苦逼了点儿,但任务好歹是完成了,总不能不交。
  她还不知道女主穆笑笑什么时候王者归来呢。
  这个时候,就要感谢她这师尊,玉清真人了,他老人家就是个冰山男神,受他的影响,在昆山派这么多年,乔晚也修炼了一张面瘫脸,至少从表面来看,是绝对看不出她内心的吐槽欲是如何汹涌。
  那问世堂弟子将她的任务卷轴归档,转身小心翼翼地打量了她一眼,试探性地问道,“乔师姐?”
  乔晚不明所以:“怎么了?”
  “你知不知道穆师姐回来了?”
  乔晚:“……不知道。”
  但她现在知道了。
  操他妈的。
 
 
第2章 
  穆笑笑既然回来了,那就代表着剧情已经开始了,该轮到她这个女配上场了,也代表着她会光荣地晋升为男女主感情的催化剂,在某一天被裴春争亲手搞死。
  想到这一点,乔晚就忍不住左右开弓打自己一嘴巴。
  谁叫她喜欢裴春争的。
  谁叫她和裴春争谈恋爱的。
  没错,她和裴春争,《登仙路》的男主曾经谈过一次短暂的恋爱。
  她和谁谈恋爱不好,和男主谈恋爱,这不是茅房里打灯笼,上赶着找死吗?
  回忆起她和裴春争的过往,那无疑是一段孽缘。
  乔晚第一次见到裴春争的时候,刚上山没多久,妙龄十四,正是青葱水嫩的年纪。
  那个时候她还不知道穆笑笑的存在,只知道昆山派的人待她真好,师父他老人家也好,大师兄陆辟寒也好。当时的她对未来充满希望,一心想要好好努力,修成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剑仙,好不至于堕了她师父老人家玉清真人的名头。
  师父他为人高冷,将她带上山后,其实不怎么管她,丢了秘籍丹药让她自己学,不会就过来问,这大事小事,其实都是大师兄陆辟寒在一手操办,她剑术也都是大师兄一手教的。
  学成之后,她就开始去问世堂接任务,帮着昆山派跑腿做事除妖,也好借此锻炼自己。
  她喜欢裴春争,是因为裴春争曾经救过她的命。
  在她快被妖兽打死,少年冒着风雪赶来支援,踩在剑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那是乔晚第一次见到裴春争,少年冷冷的一双眼,就这么被垂死中的她牢牢地记住了。
  那踩在剑上的少年,看到她时,也明显愣了一愣,但旋即又回过神来,运起剑光加入了战局。
  那一次她和裴春争配合得很好,一路掩杀,漂亮地完成了任务。
  在那之后,她和裴春争又合作了几次。
  十四岁的年纪,正是春心萌动的时候,这么一来二去之下,乔晚不免就起了点其他的心思。
  在她鼓起勇气向裴春争表白的时候,都已经做好了被裴春争拒绝的准备。
  结果裴春争竟然没拒绝她。
  少年伫立在蒙蒙细雨中,嗓音清冷,眉眼润泽,回答道,“好。”
  那个时候,完全沦为恋爱脑的她,根本没意识到裴春争他开口前的晃神和犹豫,这也为她日后悲催的结局埋下了伏笔。
  和裴春争确定关系后不久,乔晚就得知了穆笑笑的存在,也知道裴春争他曾经和穆笑笑有段旧情,但当时乔晚她都没想那么多,毕竟谁没点过往,既然在一起了,这就代表着要一起共度这日后漫长的岁月,每一场战斗,两人都要并肩同行,自然要给予对方信任。
  那些相处中值得怀疑的古怪细节,也都被她有意无意地忽略了。
  裴春争对她很好。
  她怕疼,每次受伤,裴春争就想法设法为她找来伤药,减轻她的痛苦,安慰她多笑一笑。
  他喜欢沉默地跟在她背后,低下眼帮她揩去指尖的鲜血
  每每结束战斗之后,少年就从怀里拿出个小梳篦,坐在一地狼藉中,帮她梳理飞溅上尘土和鲜血的发丝。
  她当时看着夕阳下少年明艳的轮廓,兴高采烈地想着,自己怎么那么喜欢他啊。
  看着面前问世堂人来人往,乔晚的思绪忍不住飘到了当初她和裴春争彻底闹掰的那一天。
  那一天,她俩刚刚处理完小镇上妖兽作恶,正好赶上上元节的花灯会。
  谁能抗拒得了和心上人一起在灯下漫步约会的诱惑力,就连乔晚也不能免俗。
  裴春争也好像颇有兴致,于是,当天她特地认认真真地打扮了一番。
  裴春争一直有个随身携带的兔子绢灯,绢面都已经泛黄了,他也爱护得和眼珠子一样,从不轻易让人碰,平常就时不时拿出来,对着兔子绢灯怔怔出神。
  而就在那一天,少年破天荒地的,竟然主动将兔子绢灯拿出来,放在她手上。
  “你想不想吃糖葫芦?”少年犹豫了一会儿,问。
  在灯光映照下,裴春争白得像雪一样的脸也蒙上了一层暖光。
  他的眼神,是她从没见过的温柔,像是在透过她看向了未知的存在,嗓音也轻轻的,像是怕惊动了什么。
  乔晚愣了一愣,她现在其实不太想吃糖葫芦,但对上裴春争温和的双眼,又说不出拒绝的话来,当下便点了点头,违心地说了一句,“想,我挺喜欢吃糖葫芦的。”
  没想到那妖兽根本没死,还潜藏在了人群中,就在裴春争走开替她去买糖葫芦的时候,再度发难。

  这她资质浅薄,修为也低,单单她一人打不过这妖兽,只能将兔子灯护在怀里,一边疏散惊声尖叫的人群,一边纵高跳远地应付来自妖兽的攻击,将它往镇子外面引,心里默默祈求着裴春争他赶快回来。
  当时,她心里只有一个信念。
  那兔子绢灯绝对不能被妖兽弄坏,那是裴春争他最珍视的东西。
  那妖兽也狡猾,看出了她对兔子绢灯的在意,招招往绢灯上打,想借此牵制她,她确实受到了掣肘,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