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时女主角——蕾丝糖
时间:2018-11-01 11:03:13

TAG: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限时女主角》
作者:蕾丝糖
内容简介:
  老实说,在这失恋又失业,还得养弟弟的悲剧时刻,
  不管什麽样的工作,她都该感激涕零的接受下来,
  但现在有人给她机会进入知名美妆公司工作,
  她却对面试她的执行长说打字不会,门市太累,特助做不来,
  各种摆烂就是不想跟他共事……
  蛤,问她为什麽干这种蠢事,彷佛把他当洪水猛兽?
  不不不,打从高中时他救了被霸凌的她,他就是她男神!
  可问题是,她曾在他车祸失明时伪装成他深爱的女友,
  虽说是要让被正牌甩了的他振作,接受手术,
  可骗他感情是事实,为了不让这个秘密被发现、被他讨厌,
  哪怕失恋再痛,他们还是只能恢复平行线……
  只是说也奇怪,她明明都恶劣惹恼他,
  他隔天却来接她上班,还激吻她、逼退纠缠她的追求者,
  甚至天天午餐约会……呜呜,这种种异常让她好害怕啊!
 
楔子
更新时间:2017-10-02 13:00:03  字数:5442
    侯福安永远记得,那件事情发生在一个干冷的冬季。
    高中的教室内,历史老师站在讲台上,用平板的声调复述着课文内容,无聊死板到让人想打瞌睡。
    只要撑过这节,就可以回家了。
    这样一想,她不禁来了些精神,撑住快下垂的眼皮。
    她不喜欢上学,上学没什么意思,只有家里才能让她有安全感和温暖。
    课堂时间过了一半,前方座位的人,头也没回地偷传了纸条给她。
    她愣了下,盯着被扔到桌面上的纸条半晌,再抬头往前方看,往前两个座位上的男生回头看了她一眼,那个男生是班花的男友。
    她有些心慌,腊肠般粗的胖指微颤,打开那张像从作业簿上撕下来、有着绿色格线的纸条,上面的字很丑,用蓝色原字笔写的。
    下课后不准先跑。
    她的心因害怕而狂跳。
    不会吧……难道是早上的事……所以……
    她咬了咬下唇,选择将纸条塞进放笔的铁盒里,这种事,告诉老师也没什么用,而且,她不想让家人担心……
    下课铃一响,老师走出教室,同学们兴高采烈地收拾自己的东西,只有她僵硬的坐在原位。传纸条给她的男生走过来站在她桌旁,因为打篮球而高挑结实的身体,给她一种压迫感,那张颜值中上的脸孔带着冷意,对她压低声音道:“蛇女,不要想跑,待会我要你好好解释清楚。”
    她无声垂下眼睫,看着自己手臂和手背上大片明显的湿疹,对这个刺耳的绰号无力反驳。
    男生哼了一声,转身回自己的座位收拾东西,他的朋友已经拎了书包过来帮忙盯着她,班花和班花的朋友留下来看好戏,边窃窃私语边看向她的方向,其他同学则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离开,没人同情她。
    她不意外,那男生算是班上的头头,他做的事情都是对的,没人会质疑。
    她收拾好东西后就被押出去,路上如果遇到老师,班花的朋友就会过来假装友好地和她聊天,老师一消失就会立刻嫌恶地退开几步,像怕染病一样。
    到了比较隐密的体育馆附近,她被男生们围住困在墙边,女生则围在外面起哄。
    “给蛇女一点颜色瞧瞧!要让她知道怕!”
    “平常就是对蛇女太客气,才会这么嚣张啦!”
    “这个一直掉皮屑的胖子,外表丑就算了,内心也丑!”
    “就是说啊!三番两次把皮屑掉在妮妮的位置上,一定是故意的!想把皮肤病传染给妮妮!”
    绰号妮妮的班花,轻拉男友的手臂,娇声娇气道:“不用这样帮我出头啦,我没关系的……”
    侯福安看得很清楚,虽然班花嘴里这样说,但眼底充满了被男友爱护的得意。班花是故意告诉男友的,她敢肯定。
    班花男友因为女友善良的想劝他,反而觉得更心疼,早上她对他说这件事时委屈得一双大眼泪汪汪,要是不帮她讨公道,他就不是男人!
    他怒气冲冲地一脚踹在墙壁上,侯福安整个人吓得差点要跳起来。
    “说清楚啊你,到底为什么要故意这么做!”
    “她座位在我旁边,我不是故意的……而且,那不会传染……”
    “我听你在说屁话!不是故意的会掉不止一次,你是看妮妮好欺负吧!”班花男友完全听不进去,对她凶恶的吼。
    后面那群女生有人扬声道:“搞不好是忌妒妮妮,之前真心话大冒险时,她说欣赏你这类型的!”
    其他男女同学你看我我看你,觉得这可能性很大,纷纷点头开始附和。
    “对,一定是这样,她不满妮妮和你在一起!”
    “丑小鸭也肖想吃天鹅肉,也不照照镜子,暗地做这种欺负人的举动,真是够恶烂的!”
    侯福安哑口无言,早知道那时宁愿被惩罚也不回答,班上最好看的男生就是他,而且他还是篮球队队长,谁不欣赏散发光芒的人,那样说,也不代表什么啊……
    “居然是因为这种理由,你刚还跟我辩解、装可怜,简直是心机婊!”班花男友一脸被她看上很恶的表情,还对她口出恶言。
    侯福安觉得好受伤。她也是人啊,为什么一副她是脏东西的样子?连欣赏一个人都会被当笑话……因为皮肤病被班上所有人排挤就算了,为什么还会遇上这种事?
    旁边的人开始吆喝。
    “这种人不给她一点教训不行啦!”
    “对啊,死不认错!看了就讨厌!”
    “她一定是故意的啦,放过她她下次不知道会做什么!”
    班花男友的眼神阴狠如毒蛇,对旁边的朋友们说:“把她关进体育馆里反省一晚,反正我是学生会体育长,钥匙在我这。”
    闻言,男生们凑上去架住侯福安。
    她光想像要被关在这一晚就害怕,慌得边哭边挣扎,“等等,不要这样!”
    “哭屁啊,很吵!”班花男友嫌恶地瞪她一眼,打开体育馆的门。
    “不要!放我回家——”她挣扎得更厉害,书包和物品掉落一地。
    可惜她敌不过好几个男生的力气,他们一步一步将她往门内拖,不忘在嘴上奚落她。
    “丑女连哭都丑,不要装柔弱啦!”
    “对啊,超伤眼的!”
    “她超重的,以后多加一个胖字,叫胖蛇女啦。”
    侯福安真的不明白,为什么这些人可以笑着说恶毒的话呢?
    对了,因为惩罚她是他们的正义……
    这刻,她突然觉得人生好绝望,连挣扎都变得微弱。
    “喂,你们在干么!”一道有磁性的男嗓插入。
    她抬眼,就看到一对男女走过来,男帅女美,耀眼得让人屏息。
    尤其那男生,班花男友和他一比,失色太多。
    他轮廓深邃俊朗,眼形优美狭长,一对黑曜石般的眼珠像会将人魂吸进去一样迷人,神色凛然,很俗气的制服穿在身材修长的他身上,都显得挺拔。
    他身边的女生美得沉鱼落雁,长发飘逸,气质高雅,她没见过这么美的人。
    “会……会长?”班花男友大惊失色,没想到会被会长撞见自己在教训同学。
    蔚灿阳打量了一圈现场众人,爬梳一下状况,不悦地眯起了俊眸。
    班花男友见状心惊胆跳。
    “我好心替你向老师争取权益,让你拥有体育馆的钥匙能在假日带队练球,你在这霸凌人?”
    班花男友慌忙替自己辩解,“她欺负我女友,我只是稍微警告她一下!”
    “是吗?”蔚灿阳不太信,先和身边的美女小声交谈了一两句,美女站在原地,由着他两手插着裤袋走近侯福安。
    侯福安知道自己明显的皮肤病特征,会让人直觉地想闪避,不料他深邃的眼底竟没有半点嫌恶,反而靠得更近,俯首仔细端详她。
    他身上,飘来了一丝好闻的香味,让她有些心跳失序。
    端详完,他对着架着她的男生们沉声喝令,“放开她。”
    他的嗓音有股魄力和威严,令人不由自主的听话,她左右的男生被他一命令,连忙松手。
    陡然失去支撑的力量,她没反应过来,屁股着地,低叫了一声。
    “你没事吧?”蔚灿阳朝她露出微笑,如暖暖的阳光,照耀着她,搁在她眼前的那只手也十分好看,宽厚修长,骨节分明,像一双弹琴的手。
    她陡然红了脸,不敢握他的手,怕弄脏他的手,自己爬起身,还退了一步拉开距离,细声回答,“没事,没事……”
    蔚灿阳不在意,转头对班花男友严肃道:“作为会长,此刻我要回收你的体育馆钥匙,你不配拥有这个权力。”
    班花男友急忙道:“你可以问问在场的人,他们都可以证明蛇女欺负我女友!虽然我滥用权力是不对,但我情有可原!”
    “蛇女?你用这么难听的绰号称呼同学?”蔚灿阳的眼神变得更凌厉。
    班花男友涨红脸,“这是……全班都在叫的,我只是……”
    “只是什么?是男人就不要找藉口,说穿了你就是歧视她,你要我问在场的人?在场都是你的人,他们当然站在你那边,问他们有什么意义,今天你的行为就是在霸凌,你让学生会蒙羞!”
    这时,班花上前拉住蔚灿阳的手臂,用平常对男友撒娇的方式嗲声道:“会长,他是因为我的关系才冲动的,只是怕我被传染,可不可以原谅他这次?”
    “传染?”蔚灿阳不吃这招,看了她一眼后,扯回手臂讥笑道:“连湿疹不会传染这点常识都没有,胸大无脑的女人真恶心。”
    班花的笑脸崩裂一角。
    蔚灿阳扬眉反问:“被别人拿特征嘲笑的感觉如何?”
    班花躲回男友身后,扯着男友的衣角怒道:“傻愣着做什么,快帮我说话啊!”
    班花男友此时只担心钥匙,“会长,球队练习真的很重要,这关乎下场联赛的胜负,关乎能否为学校带回光荣。”
    “你和你的朋友们向她道歉,发誓以后不再欺负她,我可以不收回钥匙。”
    班花男友犹豫的看向侯福安。要是在这里道歉,岂不是没面子,以后在班上哪还有威严?
    他对侯福安使眼色,要她识相说自己不介意。
    侯福安注意到了,可只觉得他表情有点滑稽,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蔚灿阳没忽略这点小动作,低头看向手表,“我只给你五秒的时间,五、四……”
    班花男友大惊失色,“对不起!”他忙不迭向侯福安九十度鞠躬。
    “其他人呢?”蔚灿阳表情淡淡的,环视在场的共犯们。
    其他人你看我我看你,踟蹰着。
    班花男友急吼吼地回头道:“快道歉啊!要是以后我不能借用体育馆怎么办?”
    他的朋友们外加那些围观的女生们,零零落落地过来向侯福安道歉,每个人的声音都干巴巴,表情很是尴尬。
    “会长,这样可以了吧?”班花男友有如哈巴狗对蔚灿阳涎着脸说。
    蔚灿阳恢复平常晴朗阳光的笑容,似乎满意了,“很好。”
    班花男友松了一口气,可下一秒,蔚灿阳笑容不变的补了一句——
    “要是之后再发生像今天这样的事情,你体育长也不用做了,我会直接把你换下来。”
    他脸色瞬间灰败。这惩处可比不能持有钥匙还严重多了。
    蔚灿阳看似友善地拍拍他的肩膀,却道:“要谨记在心,我不时会让人去你班上探听的。”
    班花男友抹了把脸,气弱的应声,“……是。”
    蔚灿阳朝不远处双手环胸看戏的女友招手,“小爱,过来吧。”
    莫玟爱姿态优雅的走过来。
    蔚灿阳对她道:“你陪她去导师办公室吧,我得把这些人名记下交给风纪。”
    班花男友出声,“等等,我们都道歉了……”
    “我只说不会没收钥匙,没说不让风纪报告老师惩处吧,霸凌可是很严重的事。”蔚灿阳一个眼刀扫过去,对方连忙摸摸鼻子不敢再吭声。
    莫玟爱没好气的瞪了男友一眼,“真是的,说好今天好好陪我的。”

    蔚灿阳好声好气地哄她,“这种事情也不好置之不理,乖,晚点补偿你。”
    莫玟爱撒娇的轻哼,“你说的喔,我要吃哈根达斯冰淇淋,你请客。”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