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时女主角——蕾丝糖
时间:2018-11-01 11:03:13

TAG:
    “我很喜欢你,要是你当我家媳妇啊,我们不会有婆媳问题的。”
    侯福安越听越尴尬,不知道要怎么回答的时候,和她同样是早班的女同事出面替她挡。
    “周太太,抱歉哪,我们真的很忙,您要不要先去买菜、煮完饭再回来聊?”女同事一头男性般的俐落短发,戴着红色耳环,虽然容貌秀致,可眼眉有英气,加上中性的打扮和声调,有种难辨雌雄的味道。
    “才讲几句话而已……”
    面对这么卢的客人,何秋星依然笑容可掬,“您儿子应该在家等您吧,要是中午让他饿肚子,不知道会不会生气。”
    “你、你在说什么啊!”周太太眼睛骨碌碌地转着。
    “喔,是我弄错了啊,我只是听说好像附近有户人家的儿子是博士,却没有工作又啃老两三年了,脾气还不怎么好。”
    “那才不是我儿子!”周太太嗓音变大。
    何秋星嘻皮笑脸的说:“别生气啦,我刚也说是我弄错了啊。”
    “这种事情哪能误会!我儿子很优秀的!”
    “这样啊,我可以请问一下你儿子在哪工作,年薪多少?”
    周太太满脸戒备,语气充满敌意,“你问这么多做什么!”
    何秋星一脸无辜,“因为您说您儿子很优秀,如果知道在哪工作,我也好介绍给我其他朋友啊,相亲就是要多看再决定,您儿子只认识阿福一个人,太少了。”
    “不需要!我只看阿福投缘,你外表一副不正经的样子,明明是女生还装成男生,乱七八糟,你朋友肯定也不正经!”
    侯福安闻言蹙眉要上前说几句公道话,何秋星给她使了个眼色要她交给她。
    “周太太,我只是好意而已,不需要就算了,另外,我想跟您分享,我亲戚啊,有个儿子软烂不上进,所以妈妈辛勤找个媳妇给他,认为男人只要结婚就会改变,瞄准看起来又乖又好欺负的下手,还真给她找到了,婚后儿子自己不打扫自己的房间还嫌媳妇不勤劳,儿子赚的钱都拿来赌博买酒,对家庭不负责任,妈妈也不管,反要媳妇工作养家,不只如此,还要媳妇包办家事、伺候公婆,那刻薄的嘴脸跟媳妇进门前是两个样呢,当然我相信您不是这种人啦!”
    周太太涨红脸,“我要去投诉你!你居然这样污辱我!”
    何秋星仍然笑咪咪的,“我说的是我亲戚,不是您,而且您儿子也还没结婚啊,周太太您一再对我发火,我实在不知道为什么呢。”
    周太太哑巴吃黄连,怒瞪何秋星一眼,转过头对侯福安急促道:“我儿子是疼老婆的类型,我这个做妈的最了解,他只是……需要一点压力,才能变得更成熟。”
    侯福安无言,最后那一句简直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你只要跟他聊过就知道了,手机号码给我,我转交给我儿子!”周太太两眼发光的逼近侯福安。
    “我……我……这真的不太方便……”侯福安被对方的气势吓到后退。
    “这哪有什么不方便的,只是电话号码而已。”
    何秋星没见过这么厚脸皮的人,受不了的一把抽起杂志架上的某本杂志,介入他们两人之间,那本杂志几乎贴到周太太脸上,“周太太,阿福有喜欢的人了,您这样会造成她的困扰的。”
    “什么?”周太太震惊,夺下何秋星手上的杂志,盯着封面上西装笔挺的精英,“这个人是……”
    “知名美妆品牌的CEO。”何秋星补充解释,“人帅而且年薪千万,阿福的兴趣就是蒐集他的报导。”
    侯福安的脸瞬间炸红,今天是什么日子啊,怎么连同事都这样!
    她手忙脚乱地把杂志从周太太手中抽走,扔到柜台上,难为情地澄清道:“不是这样的,我没有……没有喜欢他啦!”
    周太太瞬间变脸,“没想到你是个花痴,这么不切实际。”
    侯福安的表情定格,眼底闪过一丝受伤。
    何秋星蹙眉,“周太太,您……”
    侯福安拉住想理论的何秋星,对她摇摇头。
    周太太继续自顾自地说教,“人要有自知之明,看清楚自己适合怎样的对象,你长得普通,也不是名媛,仰慕名人是在浪费时间,那些机会不属于你,说出去也只会被人笑话,这种不切实际的毛病最好改一改,我回去跟我儿子商量一下,看他能不能接受。”
    “慢走。”侯福安露出公式化的微笑,随即转头确认最后几项货品数量。
    周太太本来还想多说几句,见时间有点晚了,再不去市场买菜就来不及中午煮饭了,赶忙拖着菜篮车离开。
    侯福安在单子上签好名后交给一旁尴尬等着的司机,“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不会,你辛苦了。”司机调整了一下头顶的鸭舌帽,给予她充满同情的眼神,拿过她手中的单子,推着推车离开店内。
 
第1章(2)
更新时间:2017-10-02 13:00:03  字数:5164
    “阿福,你对周太太的态度要更加坚决冷硬,她就是看你性格软,才会那么得寸进尺。”何秋星愤愤不平道:“居然批评你是花痴,她有什么资格?为了逼别人照着自己的意思走,贬低别人的尊严和价值,有够恶劣的!”
    “她住附近,要是跟她太计较,搞不好一天到晚客诉我们,届时会很麻烦。”
    何秋星感叹,“也是。”
    “你替我说话还被周太太污辱,我才觉得抱歉。”
    何秋星率直笑道:“这没什么啦,我刚进来时阿福一直很照顾我,我帮你也是刚好。”
    侯福安不禁莞尔。何秋星是专科夜校生,来便利商店打工有半年多了,刚进来时还很菜,常常出错,但学习速度很快,眨眼间已经是厉害的帮手了。
    “快中午了,先将架上一些商品补好货,不然待会又要忙了。”
    何秋星朝她扬了扬刚才那本杂志,“对了,这本八卦杂志你应该有要买吧,我先把你刷好付帐喔。”
    “顺便帮我放到背包里。”她正着手整理货架,头也没抬地喊道。
    她边忙,边觉得有些奇怪,怎么会这么快又有他的报导呢?而且他通常出现在财经杂志,刚才那本……好像是八卦杂志……可能看错了吧……
    何秋星替她结帐完那本杂志,好奇翻了下内容,脸色蓦然变得严肃,进员工室将杂志塞进侯福安的背包后,出来跟侯福安一起补货,犹豫了会儿,侧头朝她开口,“阿福,那个……”
    “嗯?”侯福安对她温和一笑,嘴角浮现梨涡。
    何秋星刹那间难以启齿。她知道前辈很关心这个人的消息,看着报导的眼神总是充满着仰慕。她也知道,虽然前辈嘴上不说,可对男客,甚至是一些比较熟的男客人也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像是对异性有什么心理阴影一样。
    没法放开心胸接受异性的前辈能有仰慕的人,她觉得很可贵,那个人对她而言一定意义非凡,要是知道这件消息,肯定会很难过吧?而且,通常报导出来,可能事发已经好几天了……
    叮咚!
    “欢迎光临。”侯福安先是扬声招呼刚进门的客人,接着对她道:“有话晚点再讲。”
    何秋星心想,算了,这件事等前辈快下班再讲吧,不要影响她上班的心情。
    她们招呼了零星进来的客人,补完货后把数个货物篮推进仓库后,差不多十一点,店里人潮变多,又开始忙碌了起来。
    下午一点半,她们稍微喘口气,轮流进员工室吃午饭,侯福安让后辈先用完餐,才进员工室吃微波食品,闲了下来,周太太说她不切实际的那番话在脑中再次响起,如此的刺耳。
    早上才念弟弟不切实际,结果上班时自己反倒被客人奉送了这句话。
    仔细一想,或许真的是如此,打从高中被霸凌过,男性压倒性的力气和残忍的心性,深植在心中,让她对异性始终保持着距离。不过她却对那个耀眼完美的男人难以忘怀,即使无法碰触,也知道他属于另一个女人,仍无法轻易放下。
    从没有人像他那样,以英雄之姿闯入她的目光,如此正直又温柔,在她最脆弱的时候拯救她,成为她的信仰。
    他们侯家大概都有这种不切实际的基因吧,爸妈当年就是因为贪图太多,导致投资失利,弟弟如今妄想娶千金小姐一步登天,而她嘴上虽不愿承认,心底却清楚自己暗恋着他,即使永远不会有结果,也甘之如饴。
    她眸底抹上淡淡的苦涩。
    饭吃不到一半,员工室被打开,何秋星脸色难看地看着她。
    她困惑,“怎么了?”
    “你弟打来柜台,说他出车祸了!”
    她表情呆滞,手上的筷子滑落掉在桌上,发出戳心的声响。
    侯福安匆匆请了假,搭计程车赶到医院,问了护士弟弟在哪后,一进急诊室的观察区,就听见吵架声。
    “你这个骗子,我们到此结束了!”一名穿着紧身连身裙突显凹凸有致身材的女人,身上有几处擦伤已经上药,正对着病床上伤势比较严重的男人咆哮。
    “等等,吉娜,我们有话好好说!”侯兆万精心打理的头发和衣着已经凌乱破损,狼狈不堪,拉着女人的手苦苦求情。
    “我跟你已经无话可说了!”女人抽回手,扭头哼声离开,一点留恋也没有。
    侯福安看着那女子踏着高跟鞋,和自己错身走出去,心想她应该就是弟弟今天要求婚的千金小姐吧。这情况……应该是告吹了。
    她走到弟弟的病床旁,看到他低着头表情郁闷,心里有些不舍。
    她审视他身上的伤,左手被三角巾吊起,额头上贴着纱布,很痛的样子。
    “小万,你还好吧?”她轻声问。
    侯兆万抬头,这时才注意到姊姊来了,尴尬地咧嘴笑,“姊,你手机都不接,只好打柜台电话,抱歉啦!”
    “我上班都关静音,忘了查看,是我不对。”她关心地问:“你怎么会发生车祸?”
    “在开去餐厅的路上,在十字路口不小心和直行的车辆撞上。”
    她不忍苛责太多,“算了,人没事就好……”
    一旁突然有道声音插入,“小姐,不是人没事就好。”
    她错愕地看向旁边,出声的是一个穿着西装、摆着臭脸的男人。
    “跑车撞烂,要付一笔维修费。”
    “你是……”
    西装男拿出名片递给她,“我是租车公司的人,敝姓黄,既然你是他姊姊,就麻烦你帮这位声称没钱的先生付两百万。”
    她被这笔金额砸得头昏眼花,“两百万!”
    病床旁又冒出一名火冒三丈的妇人加入讨钱行列,指着对面病床的伤患道:“你弟弟撞到我儿子,他脚骨折这阵子都不能工作,我们家就靠他养家,医疗费和修车费以及补偿金,至少要一百万,如果不支付,我就告上法院!”
    一左一右都是讨钱的,侯福安看了眼做错事而头垂到胸口不敢看她的弟弟,也只能叹口气。难怪会被千金小姐看穿,跑车是租的,还没钱处理闯下的祸。
    “我很有诚意要解决这件事情,我先去提款机看一下户头的钱,再回覆你们。”她苍白着脸这么说。
    在她转身的时候,听到弟弟的声音。
    “姊,对不起。”
    她顿了下,眼眶酸涩,心里有几分无奈,快步离开急诊观察区。
    在大厅的提款机前,她盯着萤幕,萤幕显示户头只有几千元。
    其实她也知道自己没有多少钱,但当下如果不离开那里,她没有冷静的空间。
    她吸吐气好几次,颤抖着手拿起手机,从通讯录找出店长的手机号码。
    不知道打给店长,店长愿不愿意借她一笔钱……
    在她犹豫的时候,有两名警察从她身后经过,交谈的声量有些大。
    “怎么办,他坚持是他的肇事责任,但现场勘验的结果不是如此。”
    “没怎么办,告诉他笔录再做一次,要他诚实点,做伪证使公务员登载不实事项,要付法律责任。”

    侯福安听了心惊,该不会这两个警察是要找她弟弟的?
    做伪证有法律责任……老天,她弟又有麻烦了吗?
    她心慌意乱地连忙把提款卡从机器抽回,收起手机,尾随步履快速的两名警察。
    哪知道,警察没有走进观察区,而是右转走进一道敞开的门,通往花园,她呆呆地站在花园的门前,看着警察走向一名穿着淡蓝色病人服、在护士的搀扶下散步的病人。他一手扶着栏杆,背影挺拔高瘦,那身影不知为何给她一种熟悉感。
    两名警察走到病人面前,其中一位开口就直言道:“先生,我们查清楚了,开车的人不是您,希望您配合重做笔录。”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