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明月之小妾命——梅贝儿
时间:2018-11-01 11:03:22

TAG:
    曹老爷深深地叹了口气。“你这丫头,真的让你奶奶给宠坏了,从小到大,穿的、用的都是最好的,也没吃过苦,爹已经派人打听过了,这位常家大房的七少爷做事认真,也不吃喝嫖赌,在衙门里头的风评不错,相信他会好好地待你,要是运气好的话,将来还有机会升官,这样的夫婿有什么不好?”
    “说什么我都不嫁!”安蓉靠在母亲怀中啜泣。
    他低喝一声。“由不得你!”
    见夫婿心意已决,许氏也只能收拾泪水,说服女儿。
    “既然对方在咱们平遥县的知县衙门里当差,表示成亲之后还是会住在这儿,要是想见娘,或是娘想看看你,随时都可以见到面。”
    安蓉不禁泪如雨下。“娘也要我嫁给那个男人?”
    “他若真的待你不好,随时可以回来跟娘说,让你爹去教训他。”她也只能这么安慰女儿。
    “娘……”眼看连母亲也不帮她,最宠溺自己的祖母也不在人世,就算跟向来疼爱自己的堂兄弟求援,碍于他们只是晚辈的身分,铁定改变不了父亲的心意,安蓉初次尝到孤立无援的滋味,哭得更伤心了。
    许氏伸手拍哄着女儿的背。“要相信你爹的眼光,他不会看错人的,何况以常家在商场上的名望,配咱们家正好,也相信绝不会亏待你的。”
    “一定要嫁人吗?”安蓉无助地问着母亲。
    “傻丫头,你不嫁人,难道要留在家里当个老姑娘吗?”许氏掏出绢帕,拭去女儿的泪水。“凡事要忍耐,不可再任性了。”
    她又滚落几颗泪珠,眼看走投无路,只能妥协。“好,我嫁……”
    曹老爷大喜过望。“你这丫头总算想通了,真是太好了。”
    “不过有一个条件!”安蓉两手往腰上一叉。
    “你说!”只要女儿肯嫁,无论是什么条件他都答应。
    安蓉吸了吸气。“对方既是庶子,在家中地位本就不高,也不受重视,更不可能继承家业,身边肯定没什么伺候的人,我要多带几个丫鬟、婆子嫁过去,当然还要有个厨子。”
    “老爷,丫头说的对,是该多带几个人陪嫁过去。”许氏自然明白女儿被娇宠惯了,身边没人伺候可不行。
    可曹老爷却不赞同。“就因为对方是庶子,而你这个曹家嫡女带了这么一大票人陪嫁过去,不是当场给他难堪,故意嫌他出身不好吗?”
    许氏想了想。“丫头,你爹顾虑得也没错。”
    “娘到底站在哪一边?”安蓉鼓着玉颊问。
    “这……”许氏也拿不定主意。
    她看着父亲。“爹要是不答应,我就不嫁!”
    “好好好,爹答应你就是了,看你要选谁,尽管挑去好了,绝对让你嫁得风风光光的。”曹老爷为求婚事顺利进行,不得已只好让步。
    “老爷,有关丫头的嫁妆,可一样都不能少……”
    曹老爷正想跟妻子商量,便让女儿先退下了。
 
第1章(2)
更新时间:2016-11-30 18:00:04  字数:5038
    待安蓉愁眉苦脸地踏出书房,等在外头的贴身丫鬟马上迎了过来,只见她年约十五,五官称不上秀气,皮肤又粗又黑,身材更是孔武有力,完全看不出女子该有的曲线,但是眼底有着最真诚的关心。
    “姑娘怎么哭了呢?到底发生什么事?快说给奴婢听。”发现主子眼皮浮肿,玉颊上犹带泪痕,如意着急地问。
    “爹要把我嫁给常家大房的七少爷……说来说去,都是那个什么铁口直断的王半仙害的!说我天生小妾命,要做正室,只能嫁给庶子,结果挑来挑去,对方还是个跛子,我能不生气吗?”她不禁向贴身丫鬟哭诉。“王半仙根本就是胡说八道,再让我见到他,一定要把他的嘴撕了,省得再去害别人……”
    如意不禁替主子叫屈。“那太太怎么说?”
    “娘也没办法帮我……”安蓉觉得自己这辈子毁了。
    如意忙迭声安慰。“奴婢相信老爷的眼光,他帮姑娘挑的对象,不会差到哪里去,不管哪个男人娶到姑娘,都是他的福气。”
    安蓉用力擤了擤鼻水。“就算我不嫁,爹也会逼我上花轿,他现在只想要有个儿子,根本不疼我了……”
    “不会的,姑娘。”如意安抚地说。
    想到就要离开这个家,还有最亲的家人,安蓉也掩不住内心的恐慌,抓着贴身丫鬟的手。“如意,你也要陪我嫁过去。”
    “那是当然了,奴婢已经答应过老太太,要跟着姑娘出嫁,若是姑爷想要欺负姑娘,就得先尝尝奴婢的拳头。”只见她挥舞着右手,从鼻孔喷气,真要比力气,可是连男人都要甘拜下风。
    其实如意比谁都清楚,主子只是任性了些、骄纵了些,其实心性单纯善良。记得十岁那一年,她被卖进曹家当粗使丫头,天天被其他下人欺负,还把粗活全推给她,连半夜都不得歇息,更别说经常被讥笑是个丑八怪,有一天被主子听见,主子马上教训那些婢女一顿,并央求老太太同意,把自己要去,还为她起了如意这个名字,让她每天都能吃得饱、睡得好。
    所以她早就决定要一辈子服侍姑娘,绝不离开。
    安蓉被贴身丫鬟的话给逗笑了,总算不再那么惊惶不安。“好,那个男人要真敢欺负我,不要跟他客气!”
    不到半天的光景,这桩婚事已经传遍了整座曹府。
    “姑娘……”如意进了闺房,在主子耳边说了几句话。
    正坐在桌旁剪纸的安蓉娇容一沉。“我就知道她们要是听说了婚事,准会马上来看我笑话,果然来了。”
    “要不要让奴婢去打发她们?”她问。
    安蓉放下剪刀,将垂落的发丝撩到耳后,又用手心顺了顺百褶裙上的褶痕。“躲得了今天,也躲不了明天,请她们进来吧。”
    “是。”如意转身出去了。
    没一会儿,安蓉就见庶姊和三房堂妹一块儿走进来,两人都还刻意打扮过,生怕会被自己比下去,脸上全堆满了笑,一看就知道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眼,她忍不住在心里嘀咕。
    “我是来恭喜妹妹的!”大房庶女曹玉瑶脸上的笑像是不用钱似的,可眼底却是充满憎恨,这个嫡出的妹妹总算要出嫁了,爹接下来应该会开始关心自己的婚事,她绝对要嫁给嫡子当正室,一定要过得比她好。
    安蓉笑得眼儿弯弯。“谢谢姊姊。”
    “想到堂姊再过不久就要出嫁了,以后想说句体己话都难,真是舍不得……”三房的嫡长女曹心桦挤出两滴泪水,嘴巴说的和心里想的完全不一样。嫁给一个庶子能有什么出息?而且还只是一个八品官,升官机会渺茫,不过谁教她要抢走祖母的心,受尽所有的宠爱,这就是报应!
    “不过我听说对方整整大堂姊七岁,年纪差得挺多的,更不用说还是个跛子……啊!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怕堂姊委屈了。”
    就算是瞎子也看得出她是故意的,安蓉拚命地压下火气,要是被激怒了,不就中了对方的计,于是她装作一脸不在意地说——
    “听爹说对方人品不错,将来一定很有前途,年纪大些也会比较疼我,就算真的跛了,只要事事听我的,那又何妨。”
    “哎呀!只要妹妹能看得开就好了。”曹玉瑶在心里偷笑,她当然清楚这个嫡出的妹妹有多爱面子,看以后她还怎么敢在自己面前嚣张!
    安蓉笑意僵住。“姊姊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我也没什么意思,只是突然想到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噗!”曹心桦听到这句话,忍不住喷笑出来。
    安蓉娇容铁青,拍桌站起。“要笑尽管笑,不必在这儿假惺惺!”
    “我怎么敢取笑妹妹呢?”曹玉瑶连忙低头认错。“妹妹可千万不要误会,我只是有些同情罢了……”
    “我不需要任何人同情!”她娇吼。
    曹心桦假意安抚。“堂姊别生气,咱们也是一番好意……”
    “什么好意?分明是来看我笑话的,通通给我滚!”安蓉气到全身发抖,指着房门娇斥。“滚出去!”
    “既然这样,我把话说完就走!”曹心桦一鼓作气地把积压在心中十多年的妒恨全发泄出来。“真没想到堂姊也有今天啊,别以为嫁进常家,会跟住在娘家时一样,有那么多人护着你、宠着你,就算要天上的月亮,也会想尽办法把它摘下来。想当初奶奶在世时,也只要你陪伴,我同样是她的嫡亲孙女啊,你可知我心里有多恨……如今堂姊的报应来了,嫁的不过是个庶子,说不定还会被常家的人当作婢女使唤……”
    最后两句话让安蓉的脸色从铁青转为苍白。
    “别说了,小心把她吓坏。”曹玉瑶假意阻止。
    她嗤哼一声,就是不肯轻易放过安蓉。“堂姊说什么都要忍耐,万一不小心耍起小姐脾气,惹恼了相公,可是会被休的,到时曹家的脸面全被你丢光了,大伯父肯定要你出家为尼……”
    安蓉不敢再听下去。“滚!全都滚出去!”
    待她们被如意一一请出去,安蓉便趴在案桌上大哭,在心里不断咒骂王半仙,真把她害得好惨。
    “姑娘别哭了……”如意也跟着掉泪。
    安蓉除了哭,还是只能哭。
    而曹、常两家的亲事,再经过下聘等一道又一道的传统礼节,双方你来我往,总算选好日子,就订在两个月后,也就是五月上旬吉日这天为大喜之日。
    五月,正逢芒种,天气开始炎热。
    天色还暗着,安蓉就被叫起,开始梳洗打扮。
    她像木头人似的任由旁人帮她妆扮,而许氏见女儿这么不情愿,自然也跟着难过。
    “千万别怪你爹,他也舍不得你嫁过去吃苦,所以在嫁妆上头,可是费尽心思地准备,剩下的就全看你自己了,要跟女婿好好地相处……”
    安蓉抬起眼睑,呜咽地说:“我不要嫁人……”她好害怕,怕嫁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面对陌生的丈夫,还要和一堆没见过面的亲戚周旋,没有靠山,也没人会保护她,真的好可怕。
    “都什么节骨眼了,怎能说不嫁呢?”她抱住女儿,拍哄地说:“从今以后,你就是人家的妻子了,不能再像以前那般任性妄为,要收敛脾气,知道吗?”
    “我不嫁了……”安蓉哭倒在母亲怀中。
    许氏轻抚着女儿的发髻。“嫁过去之后,自然不比在家里,私房钱若是不够用,就跟娘说一声,娘马上偷偷派人送去给你。”
    她抽抽噎噎地点头。
    “都是娘的错,把你生成那种不好的命格,害苦了你……”许氏自责不已。“是娘对不起你……”
    在一旁帮忙的婆子劝道:“太太、姑娘,别再哭了,眼睛都肿了……”
    “对、对!”许氏连忙收拾涕泪,不忘提醒女儿。“眼睛肿了可不好看……再抹点水粉,应该看不出来了……”
    安蓉也很难得乖巧地由她在脸上涂涂抹抹,接着又让母亲在红色嫁衣外头披上霞帔,增添了几分艳色。
    直到此刻,就要上花轿了,安蓉真的很想逃婚,逃得远远的,也好想回到小时候,可以无忧无虑的,还有很多人宠爱。
    在花轿来之前,新娘子得要到正厅拜别双亲,曹家的亲人也都前来送她出阁,好不热闹。
    “花轿来了!”外头有人吆喝。
    顿时之间,鞭炮声四起,里里外外挤满了人。
    许氏亲手帮女儿盖上红头巾,眼眶再度盈满泪水。
    依照传统习俗,新娘子要由兄弟背负入轿,这个任务则交由安蓉的堂兄,也就是二房所出的嫡子,今年正好二十的曹佑云身上,他可是用抽签的方式,打败其他堂兄,拔得头筹,才赢得这个机会。
    当他俐落地背起堂妹,步出厅堂,脑中不禁浮现起小时候相处的点点滴滴,如今都是美好的回忆。
    “妹妹怕吗?”他用只有两人听得见的音量问道。
    在最疼爱自己的堂兄面前,安蓉才坦承心中的恐惧和不安。“怕。”
    “别怕,还有哥哥在。”当年上头两位姊姊出嫁,他年纪还小,就连二姊被夫家所休,也帮不上忙,幸好最后二姊夫良心发现,又将二姊接回婆家,总算有个圆满的结果,如今自己长大了,绝对要保护这个从小疼宠到大的堂妹。

    她鼻头泛酸。“嗯。”
    “我见过堂妹夫一眼,模样生得很好,虽然脚有些跛,但不算太严重,这一点哥哥可以担保。”曹佑云希望抚平堂妹的不安。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