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明月之小妾命——梅贝儿
时间:2018-11-01 11:03:22

TAG:
    她气也气过了,决定换一个轻松的话题。“我打算明天一早就让如意回曹家禀明爹娘,让他们知道我有喜了。”
    常永祯神色果然柔和下来。“这是应该的。”
    “娘一定会马上来看我。”安蓉笑吟吟地说。
    他伸手拥着安蓉,此生不求升官发财,但求有妻儿相伴。
    “相公就要当爹了,开不开心?”她问。
    “嗯。”常永祯眼眶含泪,喉头早已梗塞,只能发出单音。
    安蓉看得出他有多感动,想到夫婿从小到大在常家受尽欺凌和冷落,除了公爹之外,大概没几个人瞧得起他,当他是自家人,可是再过几个月,就能抱到自己的亲生骨肉,那彷佛是老天爷的恩赐。
    “希望会是个儿子……”她期盼地说。
    常永祯却已经很知足,无论是男还是女,都是他的心头肉。
    他不是迷信之人,但还是要感谢王半仙的铁口直断,否则也不会有机会拥有此刻握在手上的幸福。
    夜尽天明。
    常永成是在昨天半夜被带回衙门,知晓拒捕没用,只能赶紧命奴才返回常家庄园求救,而整个晚上,他都在大牢内大吵大闹,要不是县丞严禁对人犯用刑,负责看守的衙役早就让他尝一尝苦头,保证乖得像狗一样。
    “快叫你们县丞来见我!听到没有?”
    衙役理都不理他。
    “常永祯,你以为自己是官,就很了不起吗?我没有犯法,你不能随便乱抓好人——”常永成大声咆哮。“快给我滚出来!听到没有?”
    站在大牢外头的常永祯听见里头的怒骂声,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也没有立刻升堂,而是决定等他叫到没有力气再来问案,免得到时在公堂之上恣意叫嚣,扰乱整个审案过程。
    “你们全都耳聋了是不是?快去把你们县丞叫来,说本少爷要见他……”常永成依旧不知死活地骂道。
    俗话说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常永祯不禁感叹地摇了摇头,然后转身走了。
    就在这时候,常三爷和三太太乘坐马车,一路直奔到衙门,无非是想见儿子一面,不过被一口回绝了,接着又说要见常永祯,也被婉拒,只好改弦易辙,找上典史,希望把事情弄个清楚。
    “这是小民夫妇用来孝敬大人的,不成敬意,还请见谅。”总算见到典史,常三爷向奴才使了个眼色,奴才立刻奉上礼品。
    王范佯装推拒。“本官不能收。”
    “不过是隆州的果脯,一点小小的心意,请大人务必收下。”三太太救子心切,差点就要跪下来恳求。
    “既然是果脯,本官就收下了……”王范接了过去,打开一看,里头是好几锭白花花的银子,连忙盖上。“本官最爱吃果脯了。”
    双方呵呵地笑着,也就心照不宣。
    常三爷连忙追问:“敢问大人,小民的儿子究竟犯了何罪?”
    “不是本官不帮,而是这件事有点难办……”于是,他把常永成先是和有夫之妇张氏翠香通奸,接着又唆使她意图谋害县丞之妻,大略说了一遍,听得常三爷连站都站不住,三太太几欲晕厥过去。
    三太太朝夫婿哭喊。“永成怎么会做出这种胡涂事来?这下该怎么办?”
    “你们先别慌。”王范安抚地说。“如今还没升堂问案,应该来得及……”
    “大人的意思是?”常三爷恭敬地请教。
    王范抚着嘴唇上头的两撇胡子。“如果是由县丞来问案,最后罪名属实,也全招供了,依照大清律例,也得关上三年。”
    常三爷身躯摇晃几下。“三、三年?”
    他又说下去。“现在只能寄望新上任的知县大人了,应该明后天就会到,新官上任,总是会留点情面,只要再打点一下,肯定能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听王范这么说,夫妻俩不禁抱以最大的希望。
    “本官会叮嘱令郎,如果开堂审问,什么话都别说,县丞一向不喜欢用刑,绝不会严刑逼供,只要尽量拖延,务必拖到新知县上任就有救了。”拿人手软,王范自然要帮忙想办法。
    “多谢大人!多谢大人!”常三爷夫妇连声道谢。
    果不其然,当天稍晚,常永禧开堂审案,就见常永成跪在堂下,紧闭嘴巴,无论怎么问,就是一个字都不说。
    看着常永成得意洋洋的眼神,彷佛在对他说“看你能把我怎么样”,常永祯心中一动,猜出他是打算来个以拖待变,不过眼下也问不出个什么,只好将他又押回大牢,择日再审。
    而新知县足足晚了两天才到平遥县上任,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位子都还没坐热,马上看起案卷,又听取县丞的意见,将来龙去脉都搞清楚了,常三爷夫妇都还来不及求见,就已经升堂问案。
    眼看常永成刁钻顽劣,就是不肯招供,新知县又是个思想保守的读书人,这辈子最痛恨奸夫淫妇!张氏翠香毒杀婆母,自然是死刑了,而又为了要杀鸡儆猴,树立官威,马上对常永成动用大刑。
    常永成熬不过大刑伺候,痛得是死去活来,不得不承认罪行,是他唆使翠香,企图毒害县丞之妻,为的就是要报复常永祯。
    “让人犯签名画押!”新知县威风八面地喝道。
    闻讯匆匆赶来的常三爷夫妇听到儿子被新知县从重量刑,判坐五年的牢,比原以为的三年还要多个两年,全都呆了、傻了。
    早知如此,还不如由常永祯来问案,也许还会判轻些。
    常三爷夫妇简直后悔莫及,也没脸去求已经被逐出常家的庶侄,只得回去请兄长出面,代为求情。
    在得知媳妇和尚未出世的孙子差点被人毒死,常大爷毫不留情,直截了当地拒绝,就是要侄子到牢里去好好反省,免得又想害人,至于能不能活着走出大牢,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如今衙门里有了知县,常永祯不再像之前那般忙碌,可以准时回家。
    而怀胎一个半月的安蓉也进入最严重的孕吐期,不管吃什么都吐,就连闻到味道都不行,吐到两颊都消瘦了,让做丈夫的不知该如何是好,消息传开之后,不少百姓纷纷提供偏方。
    许氏同样心疼女儿,三天两头就跑来探望,并且准备各种吃的,就盼女儿能吃上两口,而常大爷也私下命人送来补品,好让媳妇能够顺利生下孙子。
    其实安蓉也希望自己能够吃得下,可就连喝个粥都照吐不误,吐到脸色蜡黄,病恹恹地靠在夫婿怀中,愈想就愈难过。
    “相公……”她呜咽一声。“生完这一胎,我就不要生了。”
    常永祯毫不犹豫地说:“好。”
    “就算生的是女儿,我也不要再生了。”她真的吐到好难受。
    “好。”他还是点头。
    她表情可怜兮兮。“不管谁逼我,我都不想生了。”
    “好,咱们不生了。”常永愿也没想到孩子会把她折腾成这副样子,自然不敢要她再生一个。
    安蓉听他回答得这么干脆,就怕只是在安慰自己,于是慎重其事地说:“我可是认真的,生完这一胎就不生了。”
    “都听你的,你不想再生,那就不要生。”他一切都顺着她。
    她这才满意闭上眼皮,虚弱到连说几句话都觉得好累,更别说下炕了。
    常永祯小心翼翼地搂着她,彷佛她会碎掉似的,不但亲手喂吃的,就算想出去晒太阳、透个气,也是用抱着的。
    因为有相公的疼宠,还有娘家人的关心,身边的家仆个个都哄着她,让安蓉即使身子再不舒服,心情却慢慢转好。
    直到胎儿将近四个月大,孕吐的情况终于消失了,不但吃得下东西,胃口也变得很好,双颊显得红润,气色跟着好了很多,整天活蹦乱跳,跟之前的凄惨状况简直有天壤之别。
    彷佛重生般,安蓉喜孜孜地宣告。“这一胎生完,我还要再生第二胎。”
    “咦?可你不是说不生了?”常永祯错愕地问。
    安蓉笑吟吟地说:“因为现在都不会吐了,而且不管什么都觉得好吃,只要忍耐两、三个月,辛苦一点,应该就没有问题。”
    他却表示怀疑,知道她最怕痛,等到临盆,肯定又会嚷着说不生了。
    “你不相信?”安蓉斜睨他。
    常永祯回答得毫不迟疑。“我当然相信,你要生就生,由你作主。”反正娘子最大,都听她的,只求生产顺利,母子均安。

    她很开心地笑了,努力地把之前吐掉的分全都补回来。
 
尾声
更新时间:2016-11-30 18:00:04  字数:1602
    夫妻俩才过几天好日子,接着却要面对更大的难关——
    一封来自吏部的公文,逼得他们不得不暂时分开。
    常永祯没想到自己也有升官的一天,还是徽州府同知,并要他即刻前往上任,殊不知这是暂代知县这段日子的清廉公正表现,得到山西巡抚的肯定和褒扬,才会向朝廷举荐。
    而他这次意外的升官,让曹家人因为有这样一个好女婿而感到骄傲,却也让常家人暗暗懊恼。没想到这个生母是个青楼女子,又不受嫡母和嫡兄们待见,向来就不被看好的跛脚庶子,居然当上五品官?这是何等光耀门楣的事,家族中也开始出现让他归回原籍的声浪。
    “……等你生完孩子,岳父岳母会派人送你到徽州府来,我不在身边,一切都要小心,晚上若是睡不着,就让如意来陪你,肚子要是不舒服,就马上去请大夫,可不要忍……要是真的再不行,就先回娘家去住,住到临盆也无妨,不要去管别人怎么说,你跟孩子最重要。”
    他揽着身怀六甲的妻子,叮咛再叮咛,还是不大放心。
    “若生的是儿子,乳名就叫小石头,若是女儿的话,乳名就叫虎娃,希望他们无病无痛,身体健康……你的肚子会一天比一天大,可不能再蹦蹦跳跳,走慢一点,让阿香和春儿扶着,不要太大意……”
    安蓉有些哭笑不得地看着他。“相公,你已经说了好几遍,我都会背了,没想到我也会有觉得你话多的一天。”
    “我只是担心。”常永祯也不禁失笑。“到了徽州府之后,会先把以后要住的地方打点好,等你生完孩子,便能一家团聚了。”
    她就要当娘了,要更坚强,不能让夫婿为自己操心。“相公别担心,这里有我爹娘在,还有公爹也时常派人来关心,不会有事的。”
    “嗯。”他把满肚子想说的话咽回去。
    “就算生孩子很痛,我也一定会平平安安地把他生下来,你就乖乖地等着咱们,可不准你趁我不在,偷偷把小妾带进门。”安蓉瞪道。
    常永祯俊脸一整。“不会的。”
    “最好是不会,要是让我抓到,我就带着孩子回娘家,不要你了。”她语带威胁地说。
    他正经地回道:“此生有你为妻足矣。”
    安蓉终于听到她想听的甜言蜜语,顿时灿笑如花。
    过了两天,常永祯启程前往徽州府上任,身边带着常大爷特地安排的奴才小厮以及车夫,忍痛与妻儿暂别。
    就在数个月后,安蓉顺利生下一子,乳名叫小石头,待坐完月子,体力也恢复了,便在如意等人的陪同下出发。
    而她的堂哥曹佑云也带了几个奴仆,担起这一趟保护堂妹的责任,一行人离开了平遥县,待抵达徽州府,还能顺路前往探望出嫁多年的二姊。
    早已望穿秋水的常永祯终于盼到妻儿来到,当他抱起睡得正香的长子,眉眼像他,也像安蓉,泪水不由得夺眶而出。
    安蓉含笑地看着夫婿流下喜悦的男儿泪,眼圈也红了。
    他们终于一家团圆了。
    常永祯在徽州府担任同知,一直到他三十八岁那年,又升为杭州府知府,直到四十五岁,看透官场上的冷暖和贪腐,决定辞官归隐。
    当他带着妻儿返回家乡,回到平遥县这座窑洞旧居,也是夫妻俩第一个家,决定开一间小小的书院,不仅教导那些贫穷人家的孩子读书识字,也为朝廷培育人才,希望大清朝能多几个好官。
    “……我有没有跟你说过,真的很庆幸当初嫁的人是你?”
    “有。”
    “我真的很高兴能嫁给相公。”
    “我也很高兴能娶到你为妻。”
    安蓉陪着他一路走过来,有甘有苦,但是从不后悔,如今孩子大了,两人头发都白了,还能肩并着肩,欣赏着夕阳余晖,人生再无遗憾。
    ——全书完
    * 编注:
    欲知王半仙的神算还促成哪段良缘吗?请见橘子说1164《清风明月之旺夫相》。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