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明月之小妾命——梅贝儿
时间:2018-11-01 11:03:22

TAG:
    他索性不再多问,伸手过去,暂时充当婢女。
    见状,安蓉两手攥着霞帔,本能地娇斥。“你想干什么?”要是敢对她动手动脚,她可是不会客气。
    “帮你宽衣。”
    安蓉有些戒备地瞪着他。“我、我自己来就好……”说着,她才抖着小手,想要解开霞帔上的盘扣,可是试了好几次都没有成功,不禁恼羞成怒。“你不要一直盯着我看,把头转开!”
    他依言背过身去。
    瞪了常永祯挺直的背影一眼,她才专注在宽衣上头,费了一番力气,总算把霞帔和嫁衣脱下,随手披在衣架上头,然后踢开弓鞋,只穿着内衫裙,很快地躲进大红锦被里。
    听到窸窣声停止,常永祯才转过身,见她已经躺好,便跟着上了床,今晚是人生四大喜之一的洞房花烛夜,他却没有丝毫旖旎幻想,两人虽是正式夫妻,可彼此都很陌生,而且新婚妻子还避自己如蛇蝎,想完成圆房这档子事,只怕不会太顺利,得要经过一番折腾。
    两根大红喜烛照亮整间新房,却只令一对新人感到困窘万分。
    跟个才初次见面的男人同床共枕,安蓉不禁全身僵直,连动都不敢动一下,接着便感觉到躺在身旁的男人有了行动。
    常永祯侧过身,面向睁着美眸、满脸紧张的新婚妻子,深吸了口气,慢慢地把脸庞靠近对方。
    “你、你要做什么?”她惊疑不定地问。
    他口气平淡。“……圆房。”
    圆房?安蓉瞠圆美目,只能看着那张没有表情的俊脸愈来愈近,下意识地紧闭眼皮,连眉心都蹙拢,再把头歪向一旁,她原以为只要两人一块儿躺在喜床上,过完一夜就算是圆房了,此时不禁开始后悔没有仔细去听母亲解说,心里害怕极了,但又不能逃跑,那太丢人了。
    而对常永祯来说,这个反应无疑就是排拒、嫌恶,却也不意外,因为早就猜到身为曹家嫡女,不可能心甘情愿嫁给自己。
    他下颚一紧,避开诱人的红唇,亲向新婚妻子的面颊,那抹柔腻触感,以及脂粉香气,令人心神跟着晃荡。
    这也是曹永祯生平头一次碰触异性,尤其刚娶进门的小妻子又生得如此娇美动人,就算平日性子再冷漠、再淡然,终究还是个正常的男人,又岂会无动于衷?于是身体马上有了反应。
    安蓉咬着嫣红的下唇,感觉到面颊被一个有些温温凉凉的东西触碰,微微掀开眼帘,才偷看一眼,赶紧又闭上。
    她屏住呼吸,心想若是别的男人企图不轨,她一定叫人把对方打得很惨,可是这个男人不行,因为安蓉终于想起母亲最后交代的一句话——“圆房的事交给你的相公就好,男人总知道该怎么做。”
    所以她只好忍耐,直到结束为止。
    常永祯甩了甩头,不许自己沉溺,只要完成身为丈夫该做的事,也算是有个交代,于是他把心一横,动手卸去新婚妻子身上仅剩的衣物,决定早早完成周公之礼,因此并没有太多前戏,便占了她的处子之身。
    对于接下来的过程,安蓉觉得只有一个字能形容,那就是痛。痛到想要咬人,甚至打人,原来圆房是这么回事,她一点都不喜欢。
    听着嘤嘤的哭声,常永祯还是只能抽紧下颚,在青涩紧窒的女性甬道中挺进,直到欲望宣泄、疲软退出,才翻身到另一侧。
    安蓉把自己蜷缩在大红锦被底下,不想让人看到自己哭泣的丑样子。
    “呜呜……”她再也不要做这档子事了。
    而常永祯则是两眼瞪着床顶,想要开口安慰两句,说他会尽一切努力让她过好日子,但又怕自讨没趣,反而招来一阵奚落,最后什么也没说。
    不知过了多久,新婚妻子的吸气声渐渐变得微弱,然后平静下来,似乎已经睡着了,他才慢慢地放松绷紧的肌肉。
    只要熬过这个洞房花烛夜,往后若不肯再被他碰一下,常永祯也愿意成全,夫妻之间的恩爱,原本就是一种奢望,是这辈子不可能实现的梦想。
    隔天,安蓉是被如意叫醒的,她下半身才动了一下,那种又酸又痛的滋味,让她眼角泛湿,恨不得整天都躺在床上。
    “姑娘可醒了……”如意松了口气,她叫了好几声,主子就是不醒过来,吓得她还以为主子生病了。“姑娘怎么了?是不是哪儿不舒服?”
    安蓉从大红锦被中伸出一只光裸的藕臂。“如意,我想泡热水……”
    “是,奴婢这就去叫人烧水。”话才说完,如意就赶紧出去吩咐。
    “我快死了……”她觉得整个人好像被剖成了两半。
    又踅回房内的如意呸了一声。“姑娘别说这种不吉利的话!”
    “我是说真的,既然已经圆房了,以后再也不准他碰我……”安蓉信誓旦旦地娇嚷。“他若不肯答应,我就把他赶出房去!”
    如意只好哄着主子。“好、好,姑娘想怎么做就怎么做,这儿有老何送来的石榴馍和石子饼,是姑娘平日最爱吃的,才刚做好,正热着……”
    “扶我!”她起不来。
    于是如意便将主子扶坐起来,先帮她披上衣服,又拢了拢早已散落在肩头的青丝,才将盘子端到她面前。“姑娘慢点儿吃,别噎着了。”
    安蓉顾不得说话,饿得抓起石榴馍,一口接一口。
    “老何说他跟厨房的人大吵一架,对方才肯让他进去,还说什么又不是不给东西吃,嫁的也不过是个庶少爷,居然自己带厨子进门,好大的派头……反正说的话真是能气死人。”如意见主子脸色更白了,不敢把难听的话全都说了。
    安蓉无措地看着如意,表情像个犯了错的孩子。
    “你去跟老何说,要是人家真的不肯让咱们用厨房,那……那就算了,咱们再另外想办法。”这里不是曹家,没有人会容许自己的任性妄为,这一刻她终于深深地体会到了。
    如意倒了杯水过来。“姑娘别担心,老何说为了让姑娘吃他做的东西,就算求也要求对方答应。”
    “嗯。”总以为看在她是曹家嫡女的分上,还不至于给她难堪,想不到连常家区区一个厨子都因为她嫁的是庶子,连带着也瞧不起自己,这是安蓉之前从来不曾考虑过的,才害身边的人都跟着受了委屈。
    “这个石子饼好香……”
    安蓉伸手拿了一块来吃,但是却好想哭。
    想到娘说嫁人之后就不再是孩子,已经长大,不能再任性,她顿时感受到从未有过的无助。
 
第2章(2)
更新时间:2016-11-30 18:00:04  字数:5069
    等到热水都准备好了,两名从娘家带来的婢女阿香和春儿跟着进来伺候,左右搀着她到后头的澡间,直到泡在澡盆中,酸疼的身子获得舒缓,脸上的气色也红润多了,这才又被搀扶出来。
    “姑娘舒服些了?”如意帮她擦干身子。
    她脸上总算有了笑意。“好多了……”
    待安蓉穿上一袭石榴红大袄和马面裙,坐在镜奁前让如意梳发,可都打扮完毕了,还是不见常永祯回房。
    “怎么还不见姑爷的人影?”如意不断地往房门口看去。“姑娘还等着去拜见公婆,要是去得太晚,可是会被人说闲话的。”
    安蓉有些赌气地说:“他最好别回来……”昨晚他把她弄得全身酸疼,一大早就跑得无影无踪,连句体贴的话都没有,不管是谁都会生气。
    “姑娘别说傻话了。”她知道主子只是爱面子,不是真心的。
    新房的门就在这时被人推开,屋里的人都没发现。
    “……我就是不想见到他!”安蓉娇声骂道。
    这句话正好落在常永祯耳里。
    如意眼角正巧瞥见他进来,连忙福身。“姑爷!”
    闻言,坐在镜奁前的安蓉立刻回头,见夫婿绷着脸,目光清冷地投向自己,想到方才说的话该不会被他听见,顿时有些心虚。
    不过她可不会道歉。
    常永祯一身长袍,外头罩了件半新不旧的坎肩,微跛着脚,缓缓地走到妻子面前,见她那张不施脂粉的瓜子脸,比昨天夜里见到的还要来得清丽细致,发髻上簪着一支翡翠花朵步摇,更是他一辈子都送不起的。
    见他盯着自己不吭声,安蓉有些疑惑。“怎么了?不是该去拜见公婆吗?”
    他装作不在意妻子方才那句话带给自己的影响,虽然想象是一回事,亲耳听到又是另外一回事,不过只要忽视它,就不会难受,这也是常永祯最拿手的。
    “府里出了点事,爹娘正在处理,暂时不必过去。”他淡淡地回道。
    安蓉不禁开口关心。“出了什么事?”
    “你不需要知道。”因为听说出了人命,才会前往关心,却被嫡母冷冷地打发回来,常永祯已经习以为常,但不想让妻子遭受同样对待。
    她像是被人当场打了一巴掌,脸上又辣又痛。“你的意思是不要我多管闲事?好!算我多事!以后不会再问了!”
    如意见主子脾气上来,好生劝道:“姑娘有话好好说!”
    “是他存心气我!”安蓉一根玉指比向那个眉毛连动都没动一下的男人,原本的一番好意被人踩在地上,任谁都会生气。
    面对指控,常永祯不发一语。
    “你说话呀!”她娇吼。
    常永祯没学过如何安抚女人的脾气,心想她既然不想见到自己,那就走得远远的。“你若不想看到我,我这就去书房。”
    “你走!我不想看到你!”安蓉说着违心之论。
    他目光一黯,真的转身就出去了。
    “姑爷!”如意想要拦住他,又不知该说什么。“姑娘,你又何苦呢?”昨天才成亲,今天就吵成这样,这该如何收拾?
    安蓉捂着红唇,坐回绣墩上。“我要回家……如意,我要回曹家……”
    “不行的,姑娘……”她抱住泪流满面的主子。
    “我要回家……”安蓉痛哭失声。
    如意频频地安慰,还是止不住主子的泪水。
    于是,这一整天下来,她就坐在窗边,呆呆地看着外头,想念爹娘,还有那些堂兄弟,就连最讨厌的庶姊和堂妹,也希望她们就在身边,就算只是斗斗嘴也好,其实她们小时候很要好的,只是随着年纪增长,心眼变多了,才开始不和。
    “……姑娘,老何煮了刀削面,你就多少吃一点。”眼看太阳都要下山了,主子还是没什么精神,如意不禁忧心忡忡。
    她摇头。“我不想吃。”
    “对了……”如意灵光一闪,想到有件事可以转移主子的注意力。“姑娘想不想知道府里发生什么大事?”
    安蓉抬眼顾了下丫发,噘着红唇问:“什么大事?”
    “昨天常家三房的三少爷不是也同时娶妻吗?听说喜宴闹到半夜才散席,新郎官才回房没多久,就气呼呼地冲出新房,大声嚷着他被骗了……”
    “怎么被骗了?”安蓉好奇地问。
    如意一脸神秘兮兮地说:“奴婢斗胆,拿出几文钱来收买常家的丫鬟,才让对方开口,没事先报备,还请姑娘责罚。”
    “不过才几文钱,你快说!”她催道。
    见这一招有效,主子注意力已经成功被转移了,如意才往下说:“听说……刚娶进门的新娘子并非完璧之身。”
    这个答案令安蓉不禁怔住了。“是真的吗?”
    “这可是三房的三少爷亲口说的,有好几个下人听见他的嚷嚷,而且天都还没亮,新娘子就……就被人发现自缢身亡了……”如意小声地说。“真是想不到昨天才办喜事,今天却要办丧事。”
    她微张着红唇,好半天说不出话来。
    事关女子的名节,传扬出去,也真的只有死路一条,安蓉顿时全身发冷。
    “不过她的双亲也有不对的地方,一旦嫁人,就会被拆穿,又怎么可能瞒得过去,这不是存心要把女儿逼上绝路吗?”
    如意不禁点头如捣蒜。“姑娘说的没错,不过这位三房的三少爷更是不应该,这么大声嚷嚷,闹得人尽皆知,说不定新娘子另有苦衷,总得先问个清楚。这下可好了,一下子就把人逼死,说什么都太迟了……姑娘,刀削面都快凉了,就多少吃一点吧。”见主子听得入神,赶紧又劝。

    “嗯。”她也真的饿了。
    “其实姑爷那么说也没错,这毕竟是个丑闻,有损常家的颜面,也真的难以启齿,所以才不告诉姑娘。”如意缓颊地说。
    安蓉哼了哼。“你不要替他说话!”
    “姑娘……”
    她伸手捂住耳朵。“我不要听!我不要听!”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