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明月之小妾命——梅贝儿
时间:2018-11-01 11:03:22

TAG:
    “好,奴婢不说就是了。”如意叹道。
    直到亥时,常永祯都没有回房,安蓉才开始晓得紧张。
    是她错了吗?
    其实她也不是故意要那么说,只是人在气头上,话就这么说出口,想要收回也来不及,加上面子又挂不住,并不是真的不想看到他,这下该怎么办才好?会不会以后都不回房来了?要是让常家的人知道,又会怎么说她呢?
    才想要开口跟如意求助,就见她一脸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安蓉不禁羞恼。
    “我没有错,谁教他要先气我。”
    如意笑睇着口是心非的主子。“奴婢什么也没说。”
    “他不回房正好,我才不稀罕。”她嘴硬地说。
    “既然姑娘不稀罕,奴婢也就不多说了。”如意憋着笑说。“姑爷好像就在前头的书房里,方才经过门前,烛火还点着,应该尚未就寝……”
    安蓉把头一撇。“跟我说这些做什么?我要睡了。”
    “是。”她先帮主子宽衣,再伺候上床。“奴婢下去了。”
    “……先别把烛火吹熄。”安蓉一个人待在这间还很陌生的新房,总是有些怕怕的,有点亮光比较安心。
    于是如意遵照吩咐,让烛火点着,然后便退下了。
    听到房门关上,安蓉却没有睡意,睁大美目,瞪着床顶。
    “我只是好意,才想关心一下,他却是那种态度……他明明也有不对,怎能全怪我呢?干脆以后都不要出现在我面前好了……”
    尽管嘴巴这么骂,但她心里还是有些过意不去,也就更生气,不过是气自己太容易心软,应该坚决不让步才对。
    “我才不要先低头,一旦示弱就输了……”在娘家时,大家都让着她,又有很多靠山,可是在这儿,只有相公可以依靠,要是连他都不肯向着自己,那可真的完了,安蓉再不懂事也明白这个道理。
    都是王半仙的错!
    这一切全是他害的!
    又躺了片刻,她才翻身下床,拿了袄裙穿上,然后往房门口走。
    待安蓉打开房门,左右张望了下,见外头都没人,才把脚踏了出去,顺着檐廊往前走了几步,见到前头不远处有一间厢房,隐约有烛光透出来,应该就是那里了,犹豫了下,才继续前进。
    直到在门外站定,她却迟迟鼓不起勇气敲门。
    安蓉才举起手,又放下来,然后再举起,还是又放下来,不禁在心里大叫,这辈子从来没跟人道过歉,教她怎么说得出口呢?
    不知在外头站了多久,最后决定放弃,正打算回房,就听到屋里传来声响,感觉有人要出来,她心头一惊,只想赶快离开。
    就在这当口,常永祯正好开门出来,原本打算到外头吹吹风,好度过一个无眠的夜晚,冷不防地瞥见门外有一道人影闪过,本能地斥道——
    “是谁在外头?”
    她愈是心急,走得就愈快,弓鞋拐了一下,便扑倒在地。“啊!”
    “谁?”听到女子的娇呼声,常永祯在月光的映照下,大步地走了过来。
    “做什么突然吓人?”早不出来、晚不出来,偏偏她要回去了才出来,分明是故意整人,安蓉脸蛋都胀红了,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
    这个声音让他一呆,脚步也跟着站定,眯起双眸,努力去分辨眼前这副娇小婀娜的身形。
    “还不快点扶我起来!”她娇嗔地嚷道。
    常永祯又怔了一下,这才伸手,握住她的手腕,将安蓉从地上扶起来。
    “你在这儿做什么?”他可没想到这个亲口说不想见到自己的新婚妻子会出现在书房外头。
    她差点咬到舌头。“我、我睡不着,出来走一走。”
    “丫鬟呢?”他只看到她一个人。
    安蓉一时语塞。“我、我让她去歇着了。”
    闻言,常永祯有些怀疑。
    “我、我回房去了……”安蓉真想挖个地洞钻进去,也不敢看他。
    才走了几步,她又停了下来,总觉得不说出来就会错过机会,但是又拉不下脸,两者在脑中形成拉锯战。
    “呃……我……”安蓉有些吞吞吐吐。
    常永祯还站在原地,起初有些不解她有些诡异的行径,不过渐渐的,没来由地升起一线希望,心想他这个小妻子之所以会出现在书房外头,是否是为了自己而来?可是旋即又告诫自己不要痴人说梦,不过是碰巧经过罢了。
    “对于白天说的……那些话……我、我跟你道歉……”她吞吞吐吐了半天,终于说出口了。“其实我不是真的……不想看到你……只是太生气了……”
    他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你有没有听到?”等了又等,身后都没有回应,安蓉不禁恼火,她都已经低声下气道歉了,这个男人就不会说点什么吗?
    “听到了。”常永祯确定没有听错,她是真的说了。
    安蓉这才转身面对他,下巴一抬。“不过你也有错,我顶多只错一半,所以你也要跟我道歉,知不知道?”
    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在常永祯唇畔浮现。
    他以为这个曹家嫡女看不起自己,觉得嫁给他委屈,只要圆过了房,夫妻关系定了,就各过各的,即使不见面也无妨。
    可是这会儿她却亲自前来道歉,虽然口气不掩骄纵刁蛮,但是另一方面却又显得纯真可爱,跟常永祯原本预想的……似乎不大一样。
    她娇嚷。“你说话啊!”
    “好。”他忽然觉得胸口不再那么难受。
    “知道就好。”安蓉有赢回面子,也不枉她先认错。“那我回房去了。”
    见她又走回新房,常永祯依然站在原地,想着妻子方才说的话,是不是意味着他今晚可以睡在他们的床上?
    已经回到新房内的安蓉又脱下袄裙,重新躺进大红锦被底下,这才后知后觉地回想,他刚才到底有没有道歉?记得只说了个“好”……
    啊!她真笨!这下真的吃了大亏!
    安蓉无比懊恼,居然没注意到就被唬弄过去,真是聪明一世,胡涂一时,下次绝不能就这么原谅他。
    就在她深刻反省之际,听到房门被人推开,然后又重新关上,她赶紧背过身,面对床的内侧,假装睡着。
    接着,房内的烛火被吹熄了。
    再接着,常永祯脱下长袍和鞋子,动作很轻地躺下,见她没有出声赶人,整个人才放松,唇畔还噙着一抹几不可见的笑意。
    两人就这么背对背地躺着。
    虽然心意尚未相通,至少愿意尝试靠近对方,不再伸手推开。
 
第3章(1)
更新时间:2016-11-30 18:00:04  字数:5893
    夜晚过去了。安蓉嫁进常家第三天的下午,终于正式拜见公婆。
    当她依照礼俗,朝坐在罗汉榻上的公婆跪下,再奉上两杯媳妇茶,就见公爹看着自己,满意地直点头,相当和蔼可亲,反观婆母却是连正眼都不看一下,只见五十出头的她保养得宜,从发髻到鞋尖,俨然是个雍容富态的贵妇,一看就是自视甚高、眼高于顶,并没有因为自己是曹家嫡女而给好脸色看。
    “……咱们常家一定会好好地对待你。”能跟曹家结为亲家,利多于弊,绝不能得罪。“老七,听见了吗?”
    常永祯拱手回道:“孩儿听见了。”
    “好、好,夫妻俩有空就多聊聊,感情才会好,也能早点让我抱孙子。”常大爷笑得合不拢嘴。
    他还是简洁地回道,“是的,爹。”
    接着,常大爷看向坐在身旁的正室,似乎要她这个当嫡母的说几句话,不要让曹家觉得他们不满意这个媳妇。
    过了半晌,卢氏终于把幽冷的目光瞟了过来,先看了庶子一眼,才缓缓地启唇。“如今也帮你娶了媳妇儿,衙门里的差事可得认真地干,虽然不奢望你能升官,但也别丢了常家的脸面。”
    这番话不只是挖苦,而且还很刺耳,连安蓉听了都觉得很不舒服,于是悄悄地抬眼,觑了下相公的表情,却见他连眉毛都没挑一下,彷佛事不关己,害得她连想发出不平之鸣都师出无名。
    原来夫婿在家里都是遭受这种冷言冷语的对待,相较于婆母,自己的亲娘可就宽大多了,对待庶女还是尽力做到和颜悦色,免得人家说她心胸狭窄,安蓉不禁起了同情之心。
    “是。”常永祯拱手揖道。
    听到正室话中带刺,常大爷只能无奈地摇头。
    卢氏接着冷冰冰地望向这位刚进门的庶媳,在安蓉那张端丽娇气的瓜子脸上转了一圈,又瞧了一眼她身上配戴的饰物,明眼人都看得出价值不菲。庶子想伺候好这个千金嫡女,不知得吃多少排头,又会被如何嫌弃,日子肯定相当难熬,何况还要过上一辈子,而这也是她之所以会同意这桩婚事的原因。
    “既然已经嫁进门了,就得尽早改掉在娘家的骄纵睥性,认清身分,专心地相夫教子。”她立刻来个下马威,树立婆母的威信。
    这话是什么意思,自己愿意嫁进常家来当个遮媳,已经够委屈了,居然还要她认清身分?安蓉不由得抡起粉拳,气得想跟对方理论。
    但安蓉还没开口,已经有人抢先一步。
    “多谢娘的教诲。”常永祯很难得地主动开口。“曹家家教甚严,娘子更是知书达礼、懂得分寸,相信不会让娘失望的。”
    他太清楚嫡母说话和态度有多伤人,这些由自己来承受就够了,不能让刚进门的小妻子也受同样的委屈。
    常大爷听了这个回答,不免讶异,因为这个庶子向来话说得简短,能不开口就不出声,宁可被当成哑巴。显然永祯很满意这个媳妇,才会替她说话,常大爷不禁笑得更乐了,看来这桩婚事真的撮合对了,比起三房也幸运多了。
    不过最惊讶的当数安蓉了。
    他这是在护着我?安蓉心里不禁这么想。
    她又朝常永祯瞥了一眼,虽然脸上看不出端倪,但这若是他道歉的方式,那么自己就大人大量,原谅他昨天的失言,不跟他计较了。
    卢氏吐出凉飕飕的三个字。“那就好。”
    常大爷笑弯了眼,赶紧催道:“好了!好了!老七,快点扶你媳妇儿起来,别让她跪太久。”
    常永祯伸手把妻子从地上搀扶起来,然后站在一旁。
    “还有件事……”卢氏态度倨傲,瞟了庶子夫妻一眼。“三房发生的事不准你们传扬到外头去,更不准过问。”想到庶子也曾过去关切,回来之后准会顺口跟庶媳提起,当然要事先警告。
    这回安蓉抢在夫婿之前发声,想到他刚才护着自己,这回轮到她了。
    “请婆母放心,媳妇知道分寸的。”哼!当她是个三姑六婆,喜欢到处说别人的闲话吗?要她管,她还懒得管!
    常大爷满意地颔首,然后又看向正室。“老七这个媳妇虽然年纪尚轻,不过深知事情轻重,不用担心。”
    “我只是怕她回门时,顺口跟娘家提起,让亲家笑话了。”卢氏凉凉地说。
    他马上笑吟吟地看着刚进门的媳妇。“曹家养出来的女儿岂能跟那些嘴碎的妇人相提并论?是你太多心了。”
    闻言,安蓉恭顺地福了福身。“多谢公爹夸奖,不过……媳妇有一事不解,三房究竟发生什么事?”刚才答得太顺口,差点让婆母误以为相公嘴巴大,把三房的事都跟自己说了。
    “呃,你不知道吗?”曹大爷一脸惊愕。“老七没告诉你?”
    安蓉一脸无辜。“相公什么也没跟媳妇说。”
    霎时,两道狐疑的目光同时射向常永祯,他却眼观鼻、鼻观心,不发一语,心里却很诧异安蓉会站在自己这一边。
    闻言,卢氏冷冷地瞅了庶子一眼。原来他一个字都没提,还以为他会急着讨好曹家这个女儿,把家里的什么秘密、丑事全都说了,好拉近彼此的关系,或者故意彰显自己的处境有多可怜,又是被她这个嫡母如何苛待的,将来好从岳父那儿得到好处,只要有“大盛川号”当靠山,就算真的辞掉公门的差事,也能在票号中安插个不小的职位。

    卢氏有些不悦。“那你方才在回些什么话?”
    “那是因为……媳妇担心在婆母心目中留下坏印象,一时紧张,才没先问个清楚就回话了。”安蓉能够在家中受宠,在长辈面前卖乖,可是必要的功夫。
    常大爷伸手捻着胡子,哈哈大笑。“她这么说也没错。”
    “媳妇知错。”她垂下头说。
    卢氏轻哼一声。“既然不知道就算了,也别多问,管好你们自己就好。”
    “是,媳妇明白。”要不是碍于身分,安蓉真想反呛回去,也终于明白相公这个庶子在嫡母心目中就像是眼中钉、肉中刺,完全不留情面。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