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明月之小妾命——梅贝儿
时间:2018-11-01 11:03:22

TAG:
    身为曹家嫡女,理当享有一切宠爱,她不是不曾从庶姊充满怨毒的眼中,看过太多不甘和妒忌,但总是缺少切身的体悟,如今身为常家的庶媳,从三千宠爱集一身,沦落到连奴才都看不起,这才体会到庶姊心中的恨意有多深。
    下次再见到庶姊,安蓉希望能跟她道声歉,好挽回这段姊妹之情。
    “另外,听说你还从娘家带了厨子进门?”卢氏厌恶庶子,自然连庶媳也看不顺眼,不多多刁难,就太对不起自己了。
    安蓉心想,难不成要她把人赶回娘家?“是,若婆母觉得不妥,媳妇就让他回曹家去,只是拂逆家母的意思,深感不孝。”
    常大爷赶紧开口圆场。“媳妇刚嫁进门,饮食上总是不大习惯,有个厨子也好,反正再过个几天,老七就要回平遥县,别庄里也缺了个厨子,正好派上用场。”他可不希望为了这点小事,跟曹家有了心结。
    卢氏这才不再说话。
    “好了,都下去吧!今后都是一家人,就别太拘礼了。”他笑呵呵地摆了摆手,如今这个庶子讨了个秀外慧中、出身又好的媳妇,也算对得起他死去的生母,不禁感到欣慰。
    常永祯拱手一揖。“孩儿告退。”
    “媳妇告退。”安蓉也福了个身,跟着夫婿步出厅堂,等在外头的如意立刻走到主子身边,见她神色如常,似乎没被怎么刁难,不禁松了口气。
    于是,他们一前一后地回到居住的小跨院。
    待夫妻俩走进新房,如意也很识趣地找了借口退下,想到今天一早进来伺候,见到姑爷居然在里头,主子也没开口赶人,心想该不会是和好了?那真的是谢天谢地,她打算等晚一点再问个清楚。
    如意出去之后,只剩下眼前这一对成亲才三天的夫妻。
    见夫婿已经在几旁落坐,安蓉也跟着坐下,然后偷瞥他一眼,才有些难为情地启唇。“谢谢你方才替我说话。”
    常永祯拘谨地回道:“那是我应该做的。”
    “她……我是说婆母都是这样对你的吗?”她问得很直接,见夫婿闭口不语,才意识到问了不该问的话。“就算你不说,我也看得出来。”毕竟不是亲生的,隔了一层肚皮,想去疼爱真的很难。
    常永祯好半天才出声。“娘说的那些,你也别放在心上。”
    见他反过来安慰自己,令安蓉更加同情了。“这种事不只有常家才有,在曹家可见多了,只不过以往都是发生在别人身上,头一回自己遇上,才知晓那滋味有多不好受。原来庶出的子女待遇竟如此不堪,要是早一点有这番体认,也可以对身边那些庶出的同辈好一些,必要时能替他们说些好话。”
    听她这么说,眼神又毫不造作,不像是故意说来讨他欢心的,让常永祯感受到这位备受宠爱的曹家嫡女,实际上是个心地单纯善良的小姑娘,只是带着娇气,不免令人产生误解,就连自己也不例外。
    她不是那种目中无人、自私势利的千金闺秀,委实难能可贵,常永祯的目光不禁多了些暖意。
    见相公只是盯着她,安蓉不禁嗔恼。“我这么说错了吗?”
    “没有。”他正色地说。
    安蓉噘起红唇,语带指责。“那你做什么不说话?你不说话,我怎会知道你心里在想些什么?”
    “好。”常永祯一时改不过来。
    “我不是要你说好!”她快气死了。
    他迟疑一下。“我不善于言辞。”
    “谁要听你说得天花乱坠的,可至少要把心里的话说出来,我才懂得你的意思。”安蓉气得粉颊泛红,煞是好看。
    常永祯看得不禁失神。
    “你有没有在听?”她娇声斥道。
    常永祯清了下嗓子说:“有。”
    她顿时有些无力。“俗话说言多必失,可我不介意你话多,能说多少就说多少,免得我胡乱猜疑。”
    他想了一下,也觉得有理,颔首道,“……好。”
    安蓉不禁叹了口气,因为不想气死,只好暂时放他一马,以后再慢慢改。
    “咱们要在祁县待多久才能回平遥县?”她好想念爹娘!嫁了人之后才知道自己有多幸福。
    “大约再十日。”知县大人破例多给了几日的婚假,只不过常永祯不免会担心回到别庄之后,他这个小妻子是否住得惯?
    “十日……”安蓉沉吟一下。“到时我带来的人也要一块儿跟去,除了你见过的如意,另外还有四个人,两个婢女,一个浣衣婆子,还有一个厨子,原本想要多带几个来的,不过家里的人都说这么做恐怕会让你觉得难堪,也会没面子,所以只有这几个,已经很少了,可不准说不。”
    他也知道安蓉从娘家带人过来,却不能反对,因为别庄里的下人确实不多,有时连打个水都得自己来,总不能要她负责烧饭洗衣吧,那么他这个当丈夫的可就太不懂得怜惜,岳父、岳母更加不会谅解。
    “好。”常永祯也不在乎会招来外人的嘲笑,说他养不起出身娇贵的小妻子,还得依靠岳家,只希望她能住得惯,不会嫌住处太过简陋,不够舒适。
    闻言,安蓉不禁灿笑如花。“谢谢相公。”
    常永祯又被妻子的明艳笑脸闪了下神。难怪她会被曹家亲人捧在手心上宠爱,个性娇蛮中带着可爱,大概也没人会不喜欢她,要爱上更是容易,可是……他还是不由得却步了。
    自小到大,他已经习惯和外界划出一道线,即便面对至亲的亲人也一样,那全是为了保护自己,若真的交出自己的心,对方会珍惜吗?会不会把它扔在地上践踏一番?常永祯真的承受不起任何一种可能的后果。
    “若没事,我去书房。”他恢复理性地说。
    安蓉有些失落,还以为他们聊得很开心。“喔。”
    待他走后,如意才端着茶水进来,却只见到主子一个。“姑爷呢?”
    “去书房了,难道书比我好看?”安蓉不满地问。
    如意喷笑道,“奴婢倒是认为姑爷爱看书,总比爱看别的女人好,姑娘就不要吃醋了。”
    “谁吃醋了?”她嗔骂地说。“不准笑!”
    “是,奴婢不笑就是了。”如意赶忙将茶水递上,让主子消气。
    一个下午,安蓉就坐在镜奁前,把玩着收藏在漆器盒里的昂贵饰物,这些都是家里的长辈或是堂兄们所送的,要是在娘家,准会拿出来轮流配戴,让送礼的人见了也会开心。
    “这支簪子姑娘似乎很少用。”如意看着主子手上的银簪,随口说道。
    她颔了下首,“以前觉得它太过单调,也不好看,不过这会儿再看却觉得顺眼多了,还真是奇怪。”
    “多半是因为嫁作人妇,眼光自然不同了。”如意不禁这么猜想。“只是姑娘不管怎么打扮,都能显得出贵气,不过这么一来……”
    安蓉疑惑地抬起头。“如何?”
    “奴婢不清楚别人如何看待的,只是觉得站在姑娘身边,姑爷穿着打扮上就显得太过朴素,尤其是身上那件坎肩的绣线都洗到褪色,还舍不得换新的,难免硬生生被比了下去……”
    贴身丫鬟这席话,让安蓉着实愣住了,她居然没注意到这些细节,还以为盛装打扮是给相公挣些面子,其实……全是为了自己。
    这么一想,她闷闷地拔下头上的翡翠花朵步摇,这可是安蓉的宝贝之一,也是最常戴的,见过的人都夸说跟她很相配,她细心地收进漆器盒之后,旋即在发髻插上那支不大显眼的银簪。
    见状,如意有些不解。“姑娘怎么突然……”
    “没什么,只是戴得有些腻了,想换这支用用看。”她又多此一举地说:“这可不是为了相公,就算他是庶子,我也没必要跟着委屈自己。”
    如意总算摸清主子的心思,差点笑出声来。“是、是。”
    “他若是被人取笑,就是我被人取笑,我是为了自己才这么做。”娘说过夫妻是连理枝,分不开的,如果相公丢脸,她也好不到哪里去,安蓉才会改变自己的习惯,否则依她的性子,可是万万办不到。
    “是。”如意可不敢反驳。
    安蓉嗔她一眼,然后盖上漆器盒。“他大可跟我说,要我别太精心打扮,让人家在背后看笑话。”
    如意想了一想。“依奴婢看,姑爷也怕说了会惹姑娘生气。”
    “我是那么容易生气的人吗?”安蓉不禁着恼,好像自己有多不明事理。“只要他肯好好跟我解释,我一定可以听得进去。”
    “那是他还不了解姑娘的为人,相处久了自然就会懂。”如意安抚地说。
    “算了!”安蓉气来得快、去得也快。“收起来吧。”
    如意接过漆器盒,放进立在墙边的那座镶嵌彩绘花鸟推光漆器橱柜中,这也是主子的嫁妆之一。
 
第3章(2)
更新时间:2016-11-30 18:00:04  字数:4552
    “姑娘能跟姑爷和好,真是太好了,难道是姑爷先来跟姑娘道歉?”她顺势打探,心想依主子的个性,应该不可能先低头。
    闻言,安蓉一脸窘迫。“谁先跟谁道歉有关系吗?”
    见主子这副死不承认的态度,如意不禁张大嘴,连下巴都快掉到胸口。
    安蓉羞愤地嚷道:“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姑娘会在意姑爷,这可是好事。”这一点她乐见其成。
    “谁在意他?我只是不想因为夫妻没有同房,让人家在背后说闲话,才不得不先开口。”依然嘴硬的安蓉索性开门出去,眼角却又不听使唤地瞄向书房的方向,就盼屋里的人走出来,再陪自己说说话。
    她不懂这份心情代表什么意义,也没人教过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嫁人真是麻烦。
    直到酉时快过了一半,婢女才把老何准备好的晚膳端进来,有羊杂割和花卷、泡泡糕,不只香气扑鼻,也十分可口。
    “还有再跟厨房的人吵架吗?”安蓉随口关切。
    如意摇了下头。“老何偷偷塞了银子之后,就答应让咱们使用厨房了,只要时间跟他们错开就好,姑娘不必操这个心。”
    “还有相公那儿也送过去了吗?”她想到这两天并未同桌而食,也不知夫婿吃不吃得惯老何做的菜,居然直到这时才想到,真是太疏忽了。“你让人多注意些,如果不够吃,分量就要多点。”
    “可姑爷说他吃常家的厨子做的就好,让奴婢别送了。”如意说。
    安蓉一脸困惑。“为什么?”
    “姑爷没说。”她也想知道。
    闻言,安蓉把手上的花卷放回去,起身往外走,心想要那个男人多说几句话,像会要他的命似的,该不会不满意老何做的菜,又不便启齿吧?只好亲自去问个清楚。而如意也赶紧跟在后头,就怕夫妻俩又吵架了。
    待安蓉来到书房外头,烛火已经点上。
    叩叩——
    “进来。”屋里传来回应。
    她马上推门进去,就见夫婿坐在书案后头看书,而旁边的几上则摆着一盘要温不温、要冷不冷的莜面绳绳。
    常永祯微讶地搁下书。“你怎么来了?”
    “这是什么?”安蓉指着那一盘问。
    他有些不明就里,心想安蓉不可能没见过。“……自然是莜面绳绳。”
    “何时送来的?”她原本还想会不会是下午吃剩的,因为分量不多,一个大男人根本吃不饱。
    “方才。”常永祯不懂他这个小妻子究竟想问什么?
    安蓉顿时觉得有一股火气往头顶上冒,音量也跟着拔高。“常家的厨子就给你吃这个东西?”虽说是个庶子,好歹也算是主子,若在曹家,可没人胆敢这么做。
    “这就够了。”他口气淡然。

    她真不知该骂这个男人是个笨蛋还是傻子,反正两者意思都一样,心底还有些泛疼,心想夫婿好歹也是常家的子孙,吃的东西竟比那些奴才还不如,简直欺人太甚,不可原谅!
    “以后就跟我一起吃,老何煮了什么,你就吃什么。”她曹安蓉的丈夫怎能任由他人欺负。
    “他是你从娘家带来的厨子,是专门伺候你的。”常永祯从书案后头绕了出来,婉拒她的好意,不想占一丝便宜。
    “是我从娘家带来的又如何?就连如意他们也吃老何做的菜,可并不只有我一个……”安蓉气得眼圈泛红。“其实你心里还是介意我带厨子嫁过来,是存心要给你难堪,所以你才故意不吃对不对?既然这样,你就直说好了,何必故作大方,假装不在意?”
    他试图解释。“我没有这个意思……”
    “不然为何还要跟我分彼此?咱们不是夫妻吗?难道你以为我是那种只顾着自己吃好的,不管相公会不会挨饿的恶妻?难道我看起来就那么没良心?”她说到声音都有些哽咽了。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