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明月之小妾命——梅贝儿
时间:2018-11-01 11:03:22

TAG:
    如意见主子开心,也跟着开心。
    她端了壶茶水回来,就见主子一个人坐在外头乘凉。“姑爷呢?”
    五月底,天气逐渐炎热,屋里开始有些闷,安蓉扇了扇手上的檀香扇。“大概是因为明天我们就要回平遥县,公爹派人来找他过去,嘱咐一些事情。
    “只要回到平遥县,姑爷就可以陪姑娘回门了。”如意猜得出这也是主子好心情的原因之一。
    安蓉红唇一扬。“我真的好想快点见到爹娘。”
    “相信老爷、太太也很想念姑娘……”她突然想到原本要说的事。“对了!听说死去的三房三奶奶她娘家的人,昨天下午派人前来,要把遗体接回去,结果常家说什么都不肯给,双方吵了起来。”
    安蓉扇凉的动作停下来。“然后呢?”
    如意压低嗓音。“只知道对方口口声声说三房三奶奶是以完璧之身嫁进门,绝对是清清白白的,一定是被人冤枉,就怕让常家草草地埋了,硬是把遗体抢回去,还说要去告官。”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听得安蓉都胡涂了,男方说妻子婚前失贞,女方家人又坚持说是清白之身,到底哪一边说谎?
    如意摇了摇头。“奴婢也不明白。”
    就在这当口,一名没见过的婢女来到安蓉跟前见礼。“见过七奶奶,奴婢叫做彩莲,是伺候四奶奶的。”
    “有事?”如意往前一站。
    这名叫做彩莲的婢女恭敬地回话。“我家四奶奶想请七奶奶过去喝茶,不知七奶奶是否赏脸?”
    “四奶奶?”安蓉想了一下,这才忆起那天在挽香厅见到的妯娌,跟她同样都是大房庶媳,生得什么模样已经忘了,只记得说话小声,也不敢正眼看人,一副受气怯懦的模样。
    “姑娘要去吗?”她问。
    安蓉合起拿在手中的檀香扇。“实在不大想去……”可以想见对方只是希望有个人能听她诉苦,但是每个人有每个人的难处,知道又如何?最后还是得自己去面对,谁也帮不上忙。
    闻言,这名叫做彩莲的婢女立刻跪下。“求七奶奶可怜可怜四奶奶,她连一个说话的对象都没有,四少爷又成天见不到人影,日子真的过得很苦。”
    安蓉心想这婢女倒是忠心。“她还有你不是吗?”
    “奴婢也帮不上忙,求七奶奶赏脸……”彩莲磕着头说。
    她这个人就是吃软不吃硬。“好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过去坐一坐。”
    如意深知主子的性子,早就猜到会这么说,先一步把端在手上的茶水拿进屋里,这才陪她去见马氏。
    其实常家大房的两名庶子都是住在这座小跨院中,只是常永祯一向喜欢偏僻宁静,所以选择后侧的厢房,可以不受打扰,只要穿过中间的院子,就可以到达另外一头,格局摆设上头也大同小异。
    “七奶奶来了!”婢女率先进屋禀报。
    马氏满脸惊喜地起身相迎。“七弟妹肯来,真是我的荣幸。”
    “四嫂客气了,你都开口邀请,我自然要来。”安蓉陪着笑脸,心想若是连自己都欺负她,那就太可怜了。
    马氏比了一旁的圈椅。“请坐!”
    安蓉看了下对方头上插的银簪,正好就是自己那天送的见面礼。“四嫂喜欢我送的东西,真是再好不过了。”
    “七弟妹送的东西这么漂亮,当然喜欢了。”马氏摸了摸头上的银簪。
    她的娘家早已顾不了她,夫婿更不可能有银子买这些东西,当初真不该贪图常家媳妇这个头衔,庶媳永远矮其它人一截。
    “要是我像七弟妹那么会做人,又会说话,那该有多好,也不会处处被人瞧不起,三天两头地刁难我。几个嫂嫂也就罢了,连下头的弟妹也不把我放在眼底,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得要受这种罪?”
    “四嫂别跟她们一般见识就好了,你愈是在意,老是摆出委屈的表情,就有人愈喜欢整你。”安蓉也是在大户人家长大的,见多也听多了,深宅大院中的女人就是太闲,才喜欢斗来斗去。
    马氏不禁怨毒地看着她,心想七弟妹是不可能体会她的痛苦,不只生得美,出身又好,还有娘家当后盾,哪像自己,相公不成材,还成为妯娌恶整的对象,简直是生不如死。
    “我今天之所以找七弟妹过来喝茶,也是担心你会成为下一个被欺负的对象,毕竟咱们都是庶媳,那天又因为是第一次见面,加上你还送了见面礼,才会暂时放过七弟妹,以后不可能这么好过,尤其七弟的生母出身低贱,大嫂她们绝对会借题发挥的……”
    她听到重点,警觉地问:“什么出身低贱?”
    “咦?七弟妹不晓得这件事吗?”马氏讶然地问。
    安蓉睁大美目。“知道什么?”
    “呃,这……都怪我多嘴,还是别说的好。”
    马氏愈是不说,就愈令人起疑。
    “我相公的生母到底是什么出身?”安蓉原以为夫婿的生母应该只是寻常人家的女儿,或者原是府里的婢女,要不就是通房丫头之类,既是妾室,身分卑微,自然也不需要多问,如今被马氏这么一说,她非要问个清楚不可。
    “七弟的生母听说是出身青:楼的江南名妓……”马氏才说到这里,就见安蓉脸色倏地一白,心中有股莫名的快感,“当年跟公爹一眼看上,便拿银子为她赎身,还带回府里,闹得是鸡飞狗跳。”
    安蓉小嘴一开一合。“青楼……”
    这么大的事,为何爹没告诉她?爹怎能瞒着她?
    “就因为生母是那种出身,婆母对七弟才从来没给好脸色看。”马氏假装好意地问,“七弟妹,你哪儿不舒服?我是不是不该跟你说这件事?”
    如意也是头一回听说,见坐在圈椅上的主子脸色白得像鬼,身子也左右摇晃着,不禁担忧起来。“姑娘……”
    “四嫂,我有些不大舒服,请恕我先失陪了。”安蓉勉强起身,在如意的搀扶下往外走。
    马氏目送她们离去,唇角勾起一抹恶意的笑弧。
    同样都是庶媳,凭什么只有自己在受苦?
    曹家嫡女又如何?嫁的男人居然有个千人枕、万人骑的卑贱生母,看她那张漂亮脸蛋以后要往哪儿摆?
 
第5章(1)
更新时间:2016-11-30 18:00:04  字数:5424
    “爹居然瞒着我!他怎能这么做?”
    回到房内,安蓉才声泪俱下地娇嚷。“这么大的事,应该早点跟我说……早在常家上门提亲,就该告诉我……”
    如意也不知如何安慰。“或许老爷也不清楚。”
    “怎么可能不清楚!他是怕我不肯嫁,才故意不说……”她趴在床上,哭得惨兮兮。“我是他的亲生女儿……他不该骗我……”
    听到房内传来嘤嘤的哭声,正要伸手推门的常永祯不由得站定,透过半开的门缝往里头瞧。
    “就算姑爷的生母真是青楼女子,姑娘都嫁了……”
    听如意这么说,站在房门外头的常永祯不禁诧异,这才明白原来妻子并不知情,如今知道了,该不会后悔嫁给他?
    安蓉呜咽一声。“总比事后才知道来得好……”
    “姑娘会因此看不起姑爷吗?”她帮主子擦着眼泪。
    常永祯不由得屏息。
    “……我才不会。”安蓉吸着气回道。
    不过短短几个字,却让门外的男人一颗心先是悬在半空中,然后又轻轻地落下,他这个小妻子有着足够影响自己的本事。
    如意倒是能够感同身受。“没有人想被卖到那种地方去,如果奴婢生得好看,说不定就不是到曹家为婢,而是去伺候那些寻欢的客人,过着送往迎来的悲惨日子,哪能跟着姑娘吃香喝辣的,还能识得几个字?”
    “我也不是瞧不起那些可怜的女人,只是在生爹的气,他不该刻意欺瞒,应该早点说,也让我心里有个底,而不是这么突然,一时不知该如何应变。假若今天不是四嫂告诉我,而是出自其它嫂嫂的口中,不就只能坐在那儿任人嘲讽?”她心中才会有这么大的怨气。“不过现在冷静下来,又有些感激爹没事先告诉我。”
    “为什么?”如意不懂。
    她吸了吸气。“要是在嫁进常家之前知道,我是宁可出家,甚至以死相逼,说什么也不会答应这桩婚事。但是这会儿我已经嫁给相公,知道他因为是庶子,又有个那种出身的生母,受尽委屈,我只有更心疼他、怜惜他……”
    房门外头的常永祯下巴轻颤,眼中迅速凝聚水气。
    如意就知道她的主地是最善良、最宽容的。“姑娘能这么想就好。”
    亲耳听到安蓉的心声,常永祯胸口澎湃,沉寂多年的感情再也压抑不了,有好多话想对她说,便推门进屋。
    听到有人进来,如意马上回头。“姑爷?”
    安蓉猛地抬起螓首,不禁有些心虚,猜想这个男人该不会听见她们方才的对话了?
    “相、相公回来了?”
    “你先下去。”他很感激这个外表粗壮,但心细的丫鬟为自己说话。
    “是。”如意觑了主子一眼,也不得不退下。
    “相公都听见了?”她有些局促不安。
    “嗯。”常永祯在床沿坐下,然后握住小妻子的手。“谢谢你。”
    “谢我什么?”她说了什么值得他感谢的?
    常永祯沉吟一下,想着该从何说起。“五岁之前,还不懂得嫡庶有别,总喜欢跟在几个嫡兄后头,跟他们一起玩,甚至以为嫡母就是我的亲娘,就算她连看都不看我一眼,说话总是冷冰冰的,也从未怀疑过,根本没注意到默默站在远处关心我的姨娘,她才是我的生母……”
    这还是第一次听到他说这么长串的话,原来这个男人不是天生话少。安蓉也不插嘴,静静地倾听。
    “我甚至还跟着嫡兄们一起取笑她,骂她是个不知羞耻的坏女人,其实根本不懂那句话的意思……”他不禁语带羞惭地说:“直到快过六岁生辰,记得那天下午我一样跟着嫡兄们在马车周围玩耍,谁知二哥突然跑到马车上头,用鞭子抽打马儿,马儿受到极大的惊吓,嘶叫一声,我被吓得摔倒在马车下头,右脚的腿骨就被车轮辗了过去,当场断了……”
    安蓉倒抽了一口凉气。“然后呢?”她实在无法想象那种痛楚,肯定马上就昏死过去。
    “姨娘听到消息,就赶来抱起嚎啕大哭的我,去求娘赶快延请接骨的大夫,否则我的右脚恐怕就废了……”常永祯表情和语调没有太明显的起伏,但眸底闪着泪光。“可是娘说什么都不肯,而爹又正好出远门,尚未返家,姨娘为了救我,不断地跟她磕头,当时我虽然躺在地上,痛到泪流满面,依然记得姨娘磕到满脸鲜血,还在苦苦哀求的样子……”
    她不自觉地用另一只手握住常永祯,原以为婆母只是讨厌这个庶子,却没想到会这么狠心,居然见死不救。

    “幸好三天后,爹终于回来了,赶紧找来大夫,希望能把骨头接回去,可惜因为拖得太久,接是接了回去,还是花了很长一段时日,才有办法下床走路,而且也已经跛了。”说到这儿,常永祯喘了口气,好平复心中的情绪。
    “就从那次意外之后,明白了很多早该知道的事——原来姨娘才是我的生母,她才是真正爱我,关心我的人,为了我,连命都可以不要。而嫡母之所以对我冷淡,是因为她恨我和姨娘……”
    常永祯喉头一梗。“就算姨娘是青楼出身的女子,身分再卑贱、再不堪,还是我的亲娘,我并不以她为耻,只是遗憾没能在她还活着时,让她过好日子。”
    “我知道了,你也别难过。”安蓉下巴一扬。“以后若有人敢再拿姨娘的出身来作文章,我一定会想办法回敬,说得他们哑口无言!”
    他眼底闪过一丝讶然。“你会怎么说?”
    安蓉哼了哼。“要知道乞丐都能当皇帝了,这跟出身好不好无关,相公只要发愤图强,将来要是升了官,大家见了你,还是得打躬作揖,人人都会说姨娘帮常家生了一个好儿子。”
    “我一定会发奋图强,不让你失望。”常永祯要让妻子以他为荣。
    她喜孜孜地说:“这可是你说的。”
    “嗯。”常永祯用力点头。
    安蓉横睨一眼。“怎么话又变少了?”
    “因为都说完了。”他窘迫地回道。
    “算了!”安蓉看在他方才说了那么多的分上,就不计较了。“我这个人最大的本事就是偏心、护短,既然咱们是夫妻了,自然站在你这一边,不会再让相公被人欺负,要是心里有什么委屈,也尽管跟我说,不要客气。”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