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爱顾问——花袭
时间:2018-11-01 11:03:29

TAG:
    “那我们开始吧,请放心,晶晶不会让你失望的。”徐冉冉将晶晶摆至架上并安抚花毓。
    “我现在需要你静下心来,将右手的手掌轻搁在晶晶上头,然后在心里默念你的姓名,岁数,以及你心中的疑惑……”
    花毓照做,尽管他心里对此算命的方法非常的不认同,不知道她到底可以算出什么来?
    徐冉冉双手掌心温柔的抚上晶晶,静静的等待跟晶晶心灵连线,慢慢的脑海的画面逐渐形成……
    晶晶果然没让她失望,徐冉冉满意的勾起嘴角。
    她感应到了,一开始是情绪,失望且疑惑的情绪,他渴望寻到一个他爱的温柔女子,可是为什么一直无法如愿,每一段恋爱都败在最关键的时刻。
    难道是诅咒吗?徐冉冉如此想着。
    就在这个时候,有另外一股情绪插入,徐冉冉突然一阵反胃——
    是不甘心也是嫉妒,“她”没办法放弃,于是只好捣蛋,让他不能跟任何女人有亲密关系……
    情绪变幻不明,这是徐冉冉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彷佛有两个人在场,让她感应到强烈的情绪波动。
    她觉得不太舒服,但好在那不舒服的感觉很快就过去了,徐冉冉想,应该是晶晶出了手帮她。
    接着她收到一些片段性的画面,那是一段又一段失败的恋情,总共四个女人,没有一场爱情获得最后的幸福。
    花毓在中途就收手了。
    在算命的过程中,他双眼始终盯着晶晶夫人,所以将她眉头渐渐深锁,接着额头冒出冷汗,似乎是非常痛苦的样子收入眼底。
    是作假吗?演戏给他看,还是……
    正当花毓迟疑着是否要出些声音唤醒她时,就见她忽地睁开眼睛,接着大喘了一口气,那口气大到让花毓吓了一跳。
    这位晶晶夫人越看越不按牌理出牌。
    徐冉冉喘气之后没有立即说话,大概又等了一分钟左右才开口,但声音跟先前比起来沙哑许多,像是经历一场难以言喻的灾难。
    歇过才开口,是因为徐冉冉需要组织一下言语,将她所感应的,所看到的模糊画面结合起来,再理出个头绪跟对方开口说明。
    “有阻碍。”徐冉冉将花毓又从头到脚打量一番,而且这阻碍似乎突破不了,要不然以他这般外表,怎么可能爱情路不顺遂。
    花毓失笑道:“这就是你的结论?”
    “嗯。”
    就在此时,花毓露出律师的精明本性,“你甚至都没提及我想问什么,或是我在哪方面有疑惑,这样的结果会不会太笼统?”想赚钱也不能用这种方式,根本是在耍人嘛。
    “你告诉晶晶了不是吗?”她刚刚不是要他掌心贴着晶晶,问出他的迷惘吗,难道他没说?不可能,没说的话,晶晶是感应不到的。
    花毓讽刺地挑眉。“我是说了,那你知道吗?”他就不信,凭着一颗玻璃球她能搞出什么花招,不过是耍嘴皮罢了。
    但花毓没想到的是,接下来徐冉冉开口说的话叫他震惊到差点跌落沙发。
    徐冉冉点头,“我当然知道,你渴望爱情婚姻,然而这一路走来却很不顺遂,经历四段感情都在最关键的时刻遇到挫折,因而失败分手。”
    听到“最关键的时刻”时,花毓的手抖了一下,脸上充满震撼,这位晶晶夫人竟一语说中重点,她、她、她是怎么知道的?
    花毓不自觉地问出他的疑惑。
    “是晶晶告诉我的。”徐冉冉带着骄傲的口吻。
    花毓瞪向那颗毫不起眼的玻璃球,再抬头看看她,觉得自己真是见鬼了。
    他嘴张了张,想问什么却问不出口。
    以任何事情都需要实际证据的律师来看,这颗晶晶跟晶晶夫人实在太诡异了,但他又不得不信服。
    晶晶夫人是说的隐晦,但她说的却是事实。
    “晶晶说,你的爱情有阻碍,是外来的阻碍。”
    花毓皱起眉头。“外来的阻碍?”他想不透。
    徐冉冉好人做到底,“这样吧,你再把手搁到晶晶上头,或许她愿意帮你解答。”
    花毓顺从的再做一次,徐冉冉闭上眼再次感应跟晶晶连线,但这一次晶晶却不愿意回应这个问题,它给出的是另外一个答案。
    晶晶告诉徐冉冉,花毓会有一段好姻缘,唯有命中注定厮守一生的对象才能帮他解决这个外来的阻碍。
    注定厮守一生的对象……这太虚无飘渺了,她该如何跟他说?正当徐冉冉还在犹豫跟思考之际,晶晶突然将花毓命中注定的对象给显露出来——
    她看到了……自己!
    “砰”的一声,花毓错愕地看到晶晶夫人从椅子上跌落下来,脸上写满震惊。
    徐冉冉惊恐的抬首,对上花毓不解的视线时,身子不自觉地抖了一下。
    怎么可能?
    “你没事吧?”基于绅士礼仪,花毓伸出手给予帮助。
    可徐冉冉却是瞪着那修长毫无瑕疵的手掌,彷佛在她眼前的是如魔鬼狰狞的丑陋手掌,让她避之唯恐不及。
    她自己爬起身,拍了拍屁股。“没事、没事,我很好。”
    才怪,她的心现在抖得跟浑身赤裸地站在极地一样。
    徐冉冉觉得自己这么一跌,将晶晶夫人的形象都跌光了,她赶紧扶正椅子坐好,咳了两声,再请花毓落坐。
    “你无须担心,晶晶的意思是时机未到,要你耐心等候。”这话说得徐冉冉自己都忍不住想打哆嗦。
    花毓是失望的,这跟一般算命师所说的模棱两可的话一样,对他来说完全没有意义。
    徐冉冉不敢再对上花毓的视线,她此刻心虚得很,只想赶紧送客。
    然而徐冉冉的态度让花毓狐疑地多看了她两眼,他觉得有哪里怪怪的,但又说不上来,看她委婉地下逐客令,他只好将尾款付清,离开了命理馆。
 
第3章(1)
更新时间:2017-10-07 14:00:03  字数:3101
    徐冉冉在确定对方离开以后才大大喘一口气,真是吓死她了。
    她瞪向晶晶说:“没事吓我干什么,我差点心脏病发!”
    可是晶晶就是颗水晶球,虽然神奇但可不会说话,所以不可能回答徐冉冉。徐冉冉拍了拍胸脯,可随后想想不对,晶晶从来不骗人的,也就是说她真的就是……妈啊。
    徐冉冉登时腿软了,她以半爬姿态来到隔壁的偷偷酿,一进门就喊道:“清风姊,救命啊……”
    白清风被徐冉冉凄惨的求救声吓到了,差点砸了手中刚烤好的苹果派,还好现在店里只剩下坐在里面靠墙角的一桌客人,并没有注意到吧台这边的骚动。
    白清风将徐冉冉搀扶到椅子上坐着,瞧她脸色苍白的样子,赶紧倒了杯开水给她喝。
    徐冉冉一口气喝光杯子里的水,这才觉得自己吓跑的魂魄似乎又回来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瞧你一脸惨白的样子。”
    徐冉冉放下水杯,看向白清风,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清风姊,好可怕、太可怕了!”说着,手竟然还抖了两下。
    白清风担心的皱起秀眉,握住她有些冰冷的小手,给予她温暖。
    “怎么了?”她刚刚不是在命理馆帮客人算命吗?难道是那客人……这想法让白清风吓到了,紧张地问:“难道是来算命的客人他……”
    徐冉冉猛点头,“对,是他。”
    白清风大惊失色,生气的站起身来,“他对你做了什么?他人呢?走了?”徐冉冉看到白清风因为她的话而误会了,赶紧解释并伸手拉住正打算冲出去的人儿。
    “你误会了,清风姊,没事、没事,对方没有对我怎样。”
    白清风顿时松了口气,“那你又为什么喊救命?”人吓人是会吓死人的,她不禁白了徐冉冉一眼。
    这话让徐冉冉又想起从水晶球感应到的画面,整个人蔫了,趴到吧台上装死。
    “到底怎么了?”
    徐冉冉再抬起头时,一张小脸显得很激动,加上她现在是夸张的大浓妆,那神情、那抽动的嘴角……
    “清风姊,我在晶晶里面看到了我自己……”
    “喔,今天的客人答应让你用晶晶算命?”真是难得。
    “对,早知道我就不要用晶晶了,现在害到自己了。”
    “你快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明白,你这样东一句西一句的,我根本听不懂。”于是徐冉冉把今天客人上门的状况钜细靡遗的说了一遍,重点在后头——“他缘定今生的那个女人竟然是我。”徐冉冉说这话时浑身都颤抖起来,好像这件事有多恐怖似的。
    白清风听了也很傻眼,用水晶球帮人算命,说白了一般人都觉得太不可思议,根本是神棍的行径。
    不过不是白清风在替好友说话,她见识过几次徐冉冉用水晶球帮人算命的情形,算得还挺准的。
    “好,冉冉,镇定下来,别慌。”白清风按住徐冉冉的肩膀。“我大概听懂了,那位客人在爱情路上总是碰壁,所以找你替他算算未来的爱情运,然后你看到了你自己。”
    徐冉冉猛点头。
    “噗——”白清风很不给面子的笑了。
    徐冉冉觉得自己的额头上好像冒出好几条黑线。“喂、喂,你很没有礼貌耶,晶晶可是很神准的。”
    “我不是笑晶晶,是笑你,如果我是你,我会赶紧将那男人给留住,好好的认识他,问他在哪边工作、家里有哪些人、结婚是打算自己住、还是跟家人住?”
    听见这话,徐冉冉的表情像是在说:你在开玩笑吧?
    “我问那些干什么?我又不结婚。”就是因为她从没有结婚或恋爱的打算,所以当她透过晶晶看见自己时,吓都吓死了。
    她当时第一个念头就是,快点把对方给轰走,最好以后都不再见!
    白清风无视徐冉冉那张小脸蛋上的恐惧,她笑嘻嘻地问:“对方帅不帅?高不高?”
    “很帅很高……唤,拜托,那不是重点好吗?”徐冉冉觉得自己跟白清风是鸡同鸭讲。
    “怎么会不是重点。”白清风觉得一直哀嚎中的徐冉冉真可爱,“既然对方又高又帅,你还让他溜了!”她露出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我巴不得他赶快走!”
    白清风看了看徐冉冉,无力的摇摇头,“爱情这东西也不是你说不要就不要的,有时候来了,你也挡不了,还会陷入得莫名其妙。”
    “我没那方面多余的心思。”
    “好吧。”白清风滩手道:“我只是觉得,对方既然那么帅,你却让他给走掉很可惜罢了。可恶,我真好奇那男人长什么模样。”
    徐冉冉耸了耸肩,一副“我也没有办法”的耍赖模样。
    “下次他再上门的话,记得Call我。”
    “呸呸,他不会再上门了,你别乌鸦嘴。”
    “为什么?”
    徐冉冉想起花毓在看到晶晶时挣扎跟忍耐的神情。“感觉得出来他应该是第一次算命,而且来之前犹豫了许久。”
    相信且常算命的人,她一眼就能看得出来,那种人通常都挺熟门熟路的,给人一种算命算到都可以当命理师的感觉,可那位帅哥却生嫩得可以,连自己要用什么方式算命也没有一点概念,全靠她指挥。
    “你的意思是,帅哥不相信算命却跑来算命?”
    “没错。”徐冉冉很赌定的说:“所以我才说他不会来第二次。”
    “喔喔,那可不,万一他觉得你算得挺准的,打算再来呢?”
    徐冉冉本来已经稍稍轻松的心情又……她眯起眼睛,思索中。

    “我决定了!晶晶命理馆从明天开始休息,理由是命理师去深造提升能力。”
    “这样也行?”白清风愣了愣,她是有多怕那男人找上门?
    “当然行。”徐冉冉笑着说,这就是自己当老板的好处之一啊。
    “真可惜。”
    “可惜什么?”
    “我没机会看到那男人到底有多帅了……”
    徐冉冉趴回吧台上,懒得理白清风,清风姊根本就不是花痴型的女人,她就是喜欢逗她,哼!
    今天是法禹律师事务所每两周一次的负责人讨论会议,甯子濂跟范姜珣来到花毓的办公室,由于只有他们三个人开会而已,所以还挺随兴的,通常是选定其中一人的办公室作为会议室,既简单又快速。
    会议从早上九点进行到十一点半,会中花毓打电话吩咐秘书去买中午的便当,最近事务所的业务量又持续攀升,他们讨论的重点在于要不要再扩大规模,聘雇更多的人员。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