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爱顾问——花袭
时间:2018-11-01 11:03:29

TAG:
    然而当她看到矗立在门前的询问处柜台的人时,她突然停住步伐,有一股冲动想转身往回走,而她也真的这么做了。
    “喂,徐冉冉你要去哪里?你可以走了!”员警唤住她。
    徐冉冉只好转回过身,嘴角扯起很尴尬的笑,“我是徐冉冉没错,但他应该是保错人了,我不认识他。”
    负责承办的员警一副她是不是脑袋有问题的样子,有人来保她还不想离开,难道真的想在警局里过夜?
    “没保错人,他说要保里头最奇装异服,化妆化到看不清楚原来长相的人,那不就是你吗?更何况人家是有名的名律师,搞不好是受人委托来保你的,你不认识他也是正常的。”说完,员警就挥了挥手,要徐冉冉赶快走,他今晚值班可是忙得很呢。
    徐冉冉只好一脸神色黯淡地走到花毓旁边,瞧他神色自若的样子,她张嘴想说些什么,愣了一下最后还是先说了句——
    “谢谢你保我出来。”
    “别客气,我也是别有所图。”花毓也没跟她客气,直接说明他的来意。“走吧,我们找个地方坐,这里不适合谈话。”
    花毓将他主导者的气势展露无遗,徐冉冉想起刚刚员警说他是律师?难怪了……
    看走在前头的他宽阔肩背,徐冉冉心忖,如果自己转身偷跑走的话……算了,她现在根本跑不动。
    花毓是开车来的,在他确定徐冉冉进了哪个警局之后,他先搭计程车返家梳洗,换好衣服并稍做休息,待身上的酒气退了才开车到警局保人。
    他时间算得刚刚好,因为他知道,一进警局得先将程序给走完才能交保,若提早到也只是空等。
    徐冉冉看向花毓那辆价值不菲的银灰色座车,看来他是个很成功的律师,其实也不难想像,因为他散发出来的气势很惊人,尽管他去算命那天有刻意收敛,但她还是敏锐地察觉到了。
    “上车吧。”花毓迳自坐上驾驶座,徐冉冉看了看,最后还是拉开副驾驶座的车门,上车乖乖坐好。
    她虽然很想坐后座,跟大律师保持距离,但她可不敢让大律师当计程车驾驶。
    离了警局,花毓就近找了二十四小时营业的咖啡店,深夜时分很好停车,直接停在咖啡店旁的停车格中。
    徐冉冉跟着他进到咖啡店里,训练有素的年轻店员笑容可掬地迎上来,在看到奇装异服的徐冉冉时,眼神微微闪了一下。
    徐冉冉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应该很狼狈,先是在夜店说得口干舌燥,又到警局煎熬了两个多小时,她脸上的大浓妆差不多也花了。
    想到这里,她不由得佩服起大律师,能够走在她身边而面不改色。
    算了,都到这地步了,想逃也逃不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
    徐冉冉落坐以后就直接开口点了份宵夜大套餐,她看到坐在对面的大律师嘴角抽了一下,但她不在意。
    听见服务生问了大律师要些什么,大律师只点了杯肯亚。
    嗯,大律师跟她一样,喜欢喝果酸的咖啡……呃,她怎么会突然冒出这种奇怪的想法,他喜欢什么关她什么事?
    年轻的男服务生动作很俐落,不一会儿就将咖啡跟宵夜大套餐送了上来。
    宵夜大套餐可谓名符其实,份量果真很大,两个内容丰富的三明治配上堆成小山的薯条,还有份蔬菜沙拉跟德国香肠及培根。
    花毓眼睛微眯了一下。
    徐冉冉看到了也只是耸了声肩,道了声“我饿了”,然后开始跟食物厮杀。
    她是真的饿了,虽然她在夜店包厢里有吃些东西,可后来排队算塔罗的人太多了,她也就没什么时间吃东西,更何况她本来食量就大,又在警局折腾到刚刚,现在当然要好好吃一顿补偿自己。
    花毓见徐冉冉正努力进食,也没干扰她,打算让她吃完以后再好好谈一谈。
    徐冉冉觉得花毓很上道,没有在她吃东西时在一旁干扰,话说回来,这是一种把猪喂饱再杀也不迟的概念吗?
    果真是律师。
    徐冉冉像是秋风扫落叶般,迅速地将宵夜大套餐一扫而空,当服务生上来收盘子时,她又加点了一块起司蛋糕跟一杯咖啡。
    到了这时候花毓就很难掩饰双眼中的诧异了,他还是头一回遇到食量这么大的女孩子。
    她还真能吃,看她痩瘦、小小的,小腹也平坦,那她吃下的东西都跑到哪里去了?
    这么想着,他的视线往上移了些,看到她丰满的上围……嗯,想来营养应该都跑到某个部位了,别看她痩痩的,胸部还真有料。
    发现自己盯着眼前小女人的胸口,轻轻咳了一声,非礼勿视,花毓觉得自己逾矩了。
    “吃饱了?那我们可以谈正事了。”不过谈正事前呢,要先好好的自我介绍一番,于是他掏出名片,从桌面上推向徐冉冉。
    这招叫做先礼后兵。
    “我叫花毓,在法禹律师事务所任职。”这也是一种变相的威吓,律师嘛,总是精明又嘴利,他要徐冉冉搞清楚,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
    花毓在警局,看到徐冉冉知道是他保她出来时,那一脸心虚想跑的样子就非常的赌定自己之前的想法——
    她肯定有事瞒着他!
    人家都递名片了,徐冉冉只好有些心虚地收了下来。“谢谢你保我出来,至于保释金的部分……”
    “先不提这个,我也是有求于你。”花毓拿出大律师的魄力,直接截断徐冉冉的话。
    徐冉冉尴尬地扯了扯嘴角。“应该没有什么我可以帮你的吧?”
    都这个时候了还装傻?花毓不免佩服起她的装傻,或做戏能力。
    “你不是进修去了吗?还暂停命理馆的营业,又怎么会出现在夜店里,还被抓到警局去?”花毓句句直戳重点。
    跟一个大律师对话真的会杀死不少脑细胞,徐冉冉心中暗道,面上却摆出一脸无奈的样子,“就算是命理馆休息,我也需要吃饭、需要赚钱。去夜店是熟客邀请,哪知道就这么倒楣,在收工前遇到警察临检。”她也是苦主好吗?
    今晚真是没完没了,虽然幸运被保出来,保她的却是花毓大律师,而且现在都已经深夜一点多了,她还得坐在咖啡店里被“拷问”,唉……
    正哀叹自己倒楣的同时,徐冉冉突然想到一个问题点,而且是重点。
    “你怎么会知道我被抓到警局去了?”
    “说来也巧,我刚好路过。”这是实话。
    徐冉冉却瞪大眼,满脸的不可置信,可若说他不是路过刚好看到,总不可能是他一直找人跟踪她吧,或是他也是神算……
    好吧,徐冉冉泄气,认了自己倒楣。
    “你就老实说吧,那天你到底在水晶球里看到了什么?为什么会吓到跌落在地?”
    “我看到的不都已经老实告诉你了。”
    “不,你并不老实。”花毓食指弯曲,在桌面上轻点着,显出他的不耐烦。
    他直直注视着她,她的眼神有些闪躲,双手不自觉的玩弄起纸巾来,这是她慌张时下意识的举动。
    “其实……我就是看到了你命中注定的对象。”徐冉冉急急地说:“可是天机不可泄漏,我也只是模糊的感应到而已,没有真正看得很清楚。”
    花毓想说服自己别信这事,那颗水晶球一点都不科学,或说是邪门,可是既然这样,他又何必汲汲营营想知道?
    花毓觉得自己很矛盾。
    但矛盾归矛盾,却不影响他的敏锐度。“既然是我命中注定的对象,你老实跟我说就行了,又为何会吓成那样子?”之后还躲着他,看到他就像老鼠遇到猫一样。
    徐冉冉的心提到胸口,“我跌倒是不小心的,你太疑神疑鬼了。”
    她故做镇定,要自己赶快晶晶夫人上身,唯有专业才能对付专业。
    “你缘定一生的对象其实已经出现了,而且就在你身边。”若是照着晶晶让她看到的,这话可不假,她不必感到心虚。
    于是她回望着花毓,心里头直念,别心虚、别心虚、别心虚……
    “至于其他的,天机不可泄漏,你说我是故弄玄虚也行,说我还有隐瞒也好,但我可以跟你说的,就是到此为止。”阿弥陀佛,就别再苦苦追求了,施主。
    花毓此时的重点摆在那句“已经出现了”上头,他低吟片刻。
    “好,我就信你这一回。”
    呼……徐冉冉大松一口气,接下来她可以回家好好睡个觉,把惊吓一整晚跑掉的魂魄给睡回来了。
 
第4章(2)
更新时间:2017-10-07 14:00:03  字数:5749
    早上十点钟,正是法禹律师事务所最忙碌的时候。
    秘书敲了敲花毓办公室的门,然后推门探头喊道:“花律师,前面柜台的人通知,书亚经纪公司的人已经到了。”
    “好,我知道了。”为了给客户良好的专业形象,事务所的柜台人员通常会在第一时间先内部通知,好让里面的人做准备,若上一位客户还在的话,会请后到的客户进到VIP室等候。
    花毓今天早上没有谘询客户,十点钟的书亚经纪公司是第一位,他起身套上西装,稍微打理一下自己。
    他穿着复古蓝色的手工西装,系暗红色格子领带及同色系的皮鞋,理得有型的头发显出他的专业跟帅度。
    花毓是真的很帅,但他可不是空有外貌,没有绩效的看板,而是真正有实力的王牌律师。
    不一会儿,外头似乎传来不小的骚动,花毓正疑惑时,办公室门开了,秘书带着客户走了进来。
    “花律师,这是代表书亚经纪的两位客户。”
    代表书亚经纪公司前来的是两位女性,两位的穿着跟外貌差异极大,一位穿着很中性,留着一头短发,给人很精明干练的感觉;另外一位留着飘逸的长发,身穿蓝色剪裁大方的连身洋装,裙摆的地方绣满大红色花朵,整体的视觉感受很强烈,同时也将她完美姣好的身材展露无疑,只是已经到了室内,她仍然戴着可以遮住大半个脸蛋的墨镜,看着有点奇怪。
    奇怪归奇怪,来者是客,花毓态度自然谦和,走上前跟对方寒暄问好,连一点多余的目光都不曾给那位戴墨镜的怪客。
    “花律师你好,我是Judy,是书亚经纪的代表,同时也是卓菲的经纪人。”
    “你好。”花毓跟对方握了手。
    “这一位是卓菲,也就是今天要跟花律师谈的当事人。”Judy开口帮花毓介绍。
    只见卓菲拿下墨镜露出她美丽的脸庞,那性感的唇微微一勾就风情万种,不愧是当红的知名气质女星。
    “你好。”人长得美的她就连声音都好听。
    “你好,请坐。”花毓邀她们入座,此时秘书也正好送上咖啡,三人坐定,开始讨论正事。
    书亚经纪委托的案件其实很简单,卓菲跟某建设公司有长达一年的专案合作关系,这一年当中,卓菲为建设公司所拍摄的照片肖像权,理所当然是属于建设公司所有,只是现在合作届临尾声,只剩下一个月不到的时间,经纪公司却发现建设公司将卓菲的照片拿来替该公司另外一处建案做广告。
    花毓接过Judy递过来的当初双方所签订的合约,大略看过之后,他觉得这个委任案件实在太简单,简单到他怀疑需要自己出马吗?
    当初签订合约时,白纸黑字写得清楚明白,卓菲的肖像权只专属建设公司某专案使用,现在建设公司在别的建案使用了卓菲的照片,尽管仍在合约期内,但还是违反合约了。不过也是在这同时,花毓才知道原来卓菲是明星,难怪刚刚在办公室外引起不小的骚动。

    可惜他真的不认得卓菲,他的工作太忙,就算有时间看电视,娱乐跟戏剧类也不是他的选择。
    既然是大明星,经纪公司当然花得起大钱来聘请律师,尤其是像他这种收费昂贵的大律师,只是这案件真的没有必要花这种冤枉钱,合约上载明得清清楚楚,就算是刚进法禹的菜鸟律师也可以处理,重点是,收费价格差很多!
    还有一个原因是,他手边承接的案件很多,且大多是大案子,这种案子就交给菜鸟律师练练手即可。
    花毓看完合约后放下,很坦白的跟Judy明讲。
    Judy笑了。“坦白讲,我们公司并不在意那一些钱,因为卓菲的身价是请得起花律师您的。”
    “当然,这是我的荣幸。”客户都这么说了,花毓表面上也只能应承,虽然Judy的话让人听起来有些不舒服。
    又说了些应酬话之后,花毓送客户到门口,临走前花毓感觉到卓菲的目光一直停留在他身上,他无法忽视这炽人的视线,于是转过头对她微微颔首。
    卓菲这才露出满意的笑容,跟随Judy离开,当然,随后又引起一阵不小的骚动。
    卓菲跟Judy上了保母车以后,拿下她的太阳眼镜,先是优雅的将长发勾至耳后,本来就美丽无双的眼眸此时闪着激动的光芒。
    “喔,天啊,Judy,他好帅。”她在粉丝跟镜头面前是高雅的,有着女神的称号,但在带她出道的经纪人面前便无须隐藏。
    “我想我喜欢上他了。”卓菲宣布道。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