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爱顾问——花袭
时间:2018-11-01 11:03:29

TAG:
    Judy纵容地瞅了卓菲一眼,她的年纪比卓菲还大上十几岁,卓菲更是她亲手带进演艺圈,两人相互扶持,才一步步走到今天的地位,她像是卓菲的亲生大姊,有时候又像母亲疼爱孩子一般,宠溺似的疼爱。
    “可是他连看都没看我一眼……”卓菲很不能释怀,她已经习惯不管到哪里都是众人注目的焦点,她喜欢看到男人见到她时双眼乍亮、展露出对她倾慕的眸光,但这个花律师……他没有。
    “谁说的?”Judy拍了拍卓菲,“我有看到他眼中一闪而过的惊艳,只是碍于礼貌不好表现太过,我们是要跟他谈正事的,他若轻浮地直视你,还有一点律师的专业吗?若真是那样,我们也不能把案子交给他。”
    卓菲信了Judy的话,因为在她被粉丝捧高高的心态里,没有任何一个男人的眼睛会忽视她的。
    “Judy,他会接下这个案子吗?我看他没松口,似乎不想接。”如果他不接的话,那么接下来他们就没有机会可以交集了。
    “放心,他会接的。”Judy要卓菲安心,只是心里真没几分把握。
    其实花毓说的没错,这个案件随便一个菜鸟律师出马都可以赢,毕竟白纸黑字写得很清楚,可他们的目的不在于此啊。
    原因出在这大半年演艺圈的生态发展,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艺人谈恋爱甚至结婚生子都不再是秘密,若运用得当的话,反而会成为提升知名度的利器。
    身为卓菲的经纪人,她一度很挣扎,认为卓菲不需要制造这样的粉色新闻,可无奈卓菲近半年来的知名度的确下降了。
    之前有一部话题性跟资金都很足够的戏剧,本来导演属意由卓菲担任演出,后来制作人却坚持换成另外一名女星,原因是剧里的女主角是一名有过爱情、婚姻跟生子等人生经历的,制作人嫌卓菲比较像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踏入演艺圈之后连个绯闻都没有,不适合演出这部戏剧。
    为此,Judy私底下没有少诅咒那位制作人,竟敢嫌弃她的卓菲。
    经过那次的事情后,她跟老板便开始打算,与其帮卓菲制造一个假的恋爱故事,还不如制造出一段似真似假,浪漫又暧昧的爱情,这样子不仅粉丝买单,对卓菲的知名度也会有提升作用。
    而这一次建设公司违背合约是个契机,找个年轻有为、帅气又形象良好的律师帮卓菲打官司,继而因为频繁接触而喜欢上彼此。
    至于结果嘛……她倒是没想那么多,因为就算恋情失败,也要把卓菲塑造成需要被同情的那一方。
    于是,经过她跟老板一番筛选后,由花毓雀屏中选。
    她本来打算见完花毓后就跟卓菲坦白,要卓菲配合演戏,可没想到卓菲自己看上了花毓,只能说那位花律师的确魅力无边。
    “Judy,我真的可以跟他谈恋爱吗?”之前公司一直禁止她有绯闻出现的。
    “当然可以,那位花律师这么优秀,配你刚好。”找一个优秀的圈外人总比圈内人好,况且花毓长得俊,形象又好。
    只是……花毓对卓菲看起来并没有他们预期中的上心,而且他似乎并不知道卓菲是谁,这就有点令他们头痛了。
    不过话说回来,哪个男人看到卓菲不心动的?Judy安慰自己,只要再接触个一两次,卓菲绝对能将花毓手到擒来。
    而就在卓菲跟Judy讨论花毓的同时,花毓也跟另外两位合夥人,甯子濂跟范姜珣聊起关于卓菲这件案子。
    “我不接,请他们答应案子转移,让洪伟接好了。”
    “为什么不接?那可是卓菲、卓菲耶!”甯子濂的情绪很激动,心中暗道:为什么卓菲的经纪公司是指定花毓,而不是找他呢?
    甯子濂不知道的是,Judy跟老板还真的有将他列入考虑,但因为他外在形象不佳——太花心了,因而将他排除。
    花毓皱起眉头,“卓菲又怎么样,不就是一个当事者吗?”
    在甯子濂先前谆谆教诲中,花毓已经明白卓菲是现在当红的女明星,只是他向来对演艺圈无感,对她也就没特别好奇。
    “你不觉得她是个货真价实的大美女吗?”甯子濂都想对花毓拍桌大吼了,但是范姜珣制止了他。
    花毓回想了一下,点头。能够当明星的人,在容貌上本来就优于平常人,更何况卓菲是被称为女神等级的,美貌自然出众。
    “那就对了,面对美女你竟然还能说得出No.”
    花毓赏给甯子濂一个鄙视的眼神,意思是,只要是美女,任何案子你都会接吗?
    范姜珣提醒般的咳了咳,要两位合夥人别吵了,让他说句公道话。
    “子濂,人美不能当作接案子的依据,就算她是女神也不行。”范姜珣接着又转过头对花毓说:“但花毓,这案子你得接,不能转让。”
    “为什么?”
    “你以为书亚经纪的老板是个傻子吗?能轻易就获胜的官司干么还大张旗鼓地找到我们事务所来,还指定王牌律师,他们这官司是要打知名度的。”
    听了范姜珣的提醒,花毓虚心受教,甯子濂也是。
    “能上报就能提升知名度,更何况卓菲在这事件中是受害者,既然是受害者,事情怎么可能不被放大呢?放得越大,得到的怜悯同情就越多,如果只是私底下跟建设公司和解的话,顶多是金钱赔偿而已,若要按照他们的计画走,自然要找律师,而且要找大间有名的事务所跟大牌且知名的律师,这样更能获得媒体的关注。”
    “原来如此。”花毓懂得这其中的弯弯绕绕了。
    “而我们要接,还非你接不可的原因也在于此。只是卓菲那方要的是“知名度”,我们要的是“形象”,这案子与其说是帮卓菲打,不如说是帮我们自己打,打形象。”
    法禹在业界算是知名的律师事务所,但再知名也需要更多更好的形象,形象这种东西就是商誉,更是招牌,律师事务所的招牌擦得越亮,生意自然会源源不绝。
    “我懂了,我会接下的。”花毓不介意案子的当事人是不是女神卓菲,但事关事务所的形象,他会接下。
    甯子濂倒是遗憾了。“其实我来接也行。”
    范姜珣白了他一眼,“你花心在外,卓菲找你是自毁形象!”
    ***
    难得的周末假日,花毓回到新竹的老家,原因是他心爱的妹妹花暖暖偕同夫婿麦斯。艾朗跟小孩们从英国返台。
    其实花家的老家也不算是在新竹,花家在花毓上大二的那一年,因为花爸爸花言棠跳槽的缘故,举家从台北搬到竹北,至今也过了十五年了,当时因为花毓人在台北读大学,所以搬家对他而言不过是名义上的,他一样留在台北,只有假日有空时才回到竹北,后来毕业他出国念书,回国后又投入忙碌的律师行业,甚至自行创业,住在竹北的时间可说是少之又少。
    十五年的光景如白驹过隙,好像不过一眨眼的时间,家里四个兄弟姊妹除了他,通通都结婚生子了。
    妹妹花暖暖是他们三兄弟最亲爱的小妹,却也是最早结婚的那一个,怪都怪妹夫麦斯太早拐走他们亲爱的妹妹,现在想起来都还恨得牙痒痒的,可是想起妹妹生的那三个宝贝外甥跟外甥女,花毓的心头就柔软了起来。
    花暖暖共生了一男二女,女儿是双胞胎,虽然外貌像混血儿的爸爸,个性却全像到妈妈,温柔又可人,花毓可是疼她们疼到心坎里了,当然外甥他也是疼的,因为外甥的容貌似他。
    妹妹跟老公回台,花家三兄弟无论在哪里都要回家聚|聚的,身为音乐家的大弟花廷趁着准备亚洲巡回音乐会的空档,带着新婚老婆飞回台湾。小弟花丞目前人在台湾,因为他美国籍的老婆刚生了一个重达四千五百公克的壮硕小子,他也特地带老婆跟小孩回竹北跟家人聚会。
    已经升级为阿嬷的花妈妈刘秀芯蔚艺依旧了得,喂食功力仍然不减,她大显身手忙了一整个下午,拿手好菜全上桌,不管是老公、儿子、女儿或者女婿、媳妇以及孙子孙女,个个都吃得津津有味。
    饭后,大家吃水果开心聊天,花廷开心宣告——他结婚半年的妻子已经怀孕,目前快三个月了。
    虽然已经有四个孙子了,但即将再度当阿公阿嬷的花言棠跟刘秀芯依然笑开了。
    只是刘秀芯忽然有所感慨,“我说阿毓,你的进度远远落后弟弟跟妹妹一大截,都已经三十五岁了,也不见你带个女友回家让我们瞧瞧。”
    为人父母的就是这样,要替子女操一辈子的心,双胞胎的老二老三还有小女儿现在都很幸福,只是她高兴之余难免就想到老大还孤家寡人。
    花毓的脸色微微暗了下来,他在心头一叹,他也想快点结婚好吗?可偏偏爱情路就是不顺遂,每每到了关键时刻就“弃枪投降”,他也很呕啊,偏偏这种私密问题他又不好拿出来当藉口,整个人很憋屈。
    “我工作很忙。”想来想去,只好又拿工作当理由。
    “你就不能稍稍用你对待工作的心思去好好交个女友吗?”刘秀芯是恨铁不成钢,那么忙做什么?人家是成家立业,他是立了大业还不成家!
    “妈,好啦,你就别催大哥了,大哥这么优秀,还怕找不到老婆吗?”花暖暖不亏是花家的贴心小棉袄,立刻柔柔的开口替自家大哥解围。
    花毓投给贴心的小妹一记感谢的眼神。
    所以说,世上只有妹妹好,有妹的哥哥像个宝……反正他也不否认自己是个恋妹狂就是了。
    有恋妹狂当然也有恋妻狂,只见麦斯·艾朗抱着小女儿缓缓的移动,挡住大舅子热切盯着自己老婆看的视线。
    花毓倒没注意到妹夫的小动作,因为他心里正闷着呢,瞧瞧自己的弟弟跟妹妹,他们都拥有属于自己的幸福家庭,唯有他……
    他莫名地想到晶晶夫人,她说他缘定今生的对象已经出现了,但是在哪里呢?唉,郁闷啊……
 
第5章(1)
更新时间:2017-10-07 14:00:03  字数:3432
    家庭聚会结束后,时间已经很晚了,但花毓还是决定不在家里住一晚,只因为他看到母亲的眼神,只怕他留下来会被关切到升天。
    花毓驱车回到台北已经晚上快十二点了,偏偏心头烦躁,想找个人说话解闷,只是大半夜的他上哪里找人?拿出手机滑过一轮,视线突然盯住某一个人名一晶晶夫人。
    上回的深夜对谈后至今超过一个月了,但他对她的大食量依旧记忆深刻,后来他送她回家,这才知道原来她就住在命理馆的楼上,当时不知道出于何种缘故,他强迫她将手机号码跟Line帐号留下,没想到现在竟派上用场了。
    好,就决定是她了!
    手机铃声一直响个不停,徐冉冉的美梦频频被干扰。
    “吵死了……还要不要让人睡啊……”徐冉冉从被窝里伸出手,摸索着位于床头的手机,想把它给关了,好不容易摸到了,却一个手软,让手机掉到地上。
    “噢……”
    但手机没坏,依旧响个没完没了。
    徐冉冉将枕头翻过来盖住头,她好想睡觉喔……可打电话的人像是跟她杠上了一样,一再地挑战她的忍耐力。
    手机铃声一响再响,终于让徐冉冉受不了了——
    “我输了,我投降……”她从单人床上爬起来,睡意全跑了,从地上捡起手机,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本想按拒接的,可是这样被吵醒让她很火大,她不宣泄怒骂一番怎么可以?
    于是她按下通话键,手机靠到耳边开口就骂——
    “你谁啊?三更半夜的不睡觉发神经,你有问题请直拨神经病院专线,别打我的手机号码……啊,你刚刚说你是谁?”

    “花毓,我说我是花毓。”
    徐冉冉还没骂完,听到对方的回应后马上就呆了。
    “呃……花毓?那个……嗯,律师?”
    “对,我是律师。”
    徐冉冉确定以后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妈啊,大律师,你三更半夜不睡觉,打电话吵我这小女子干什么?
    她腹诽了好几句,偏偏对着手机连吭都不敢吭一声,也不知道为什么,许是心虚,也或许是大律师的气势骇人,她在他面前就跟只小兔子没两样。
    “你睡了?”
    “废。对,睡了。”骂他废话也不敢,徐冉冉,你真没胆!
    “可我听你刚刚骂人时精神好得很,中气十足。”
    “……”
    “既然那么有精神,那就出来跟我见个面吧。”花毓明知道是自己吵醒了徐冉冉,口气却一点都不内疚。
    徐冉冉把手机拿开,轻轻一叹,她这是摊上什么样的人啊,都深夜了还约人出去见面。
    她悲愤的仰望着天花板,想仰天长啸却又忍住。
    谁叫她欠人家一个人情,花大律师将她从警局保出来,还让她欠保释金,还有……她对他隐藏着一个秘密,就是因为这样,她对他有愧疚、心虚,遢有过多的小心翼翼,深怕精明的他瞧出什么不对劲来。
    “你人在哪里?”希望他没听见她悲愤的叹息,徐冉冉认命的爬下床,准备换衣服出门。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