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克星——梦萝
时间:2018-11-01 11:03:31

TAG:
    「我没说我当真认为有女人生下我的孩子,居然没来找我,反而把她丢在孤儿院。」天底下不会有这种笨女人的,明明可以来找他负责,却傻到将孩子丢在孤儿院里。
    「那你要孤儿院的地址究竟想做什么?」
    「就当是度假,然后顺便去看看那个小女孩,看她是否当真如你所言,长得很像我。反正最近我也没什么正事要办,趁还有时间,好好休息一下。」在老大度蜜月回来之前,他自然要好好地想一下应对之策。
    「你嘴里说是度假,但我觉得你很不对劲,仕乔,我看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吧,」张宏彬皱着眉说道。
    倘若知道骆仕乔会这么认真,他就不该把那小女孩长得和他神似的事说出来。
    天知道他老兄心里究竟在打什么主意,不过肯定不只是他嘴里所说的度假这么简单。
    「废话少说,宏彬,快把地址说出来。」他自然有他的打算。
    「我不会说的,在未确定你究竟做什么打算之前,你不要想从我口中知道孤儿院的地址。」张宏彬也有他自己的原则。
    他可不想因为自己一时口快,最后导致那个小女孩心里有什么阴影,
    「你心里在想什么?宏彬。」
    「这话是我要问你的,仕乔,把你真正的打算说出来,我才考虑要了要把地址告诉你、」张宏彬十分坚持己见。
    定定地看着张宏彬毫不妥协的态度,骆仕乔叹了口气,对这个脾气温和、却很有原则的好友,他承认自己实在是拗不过他。
    「好,我是打算收养那个小女孩。」他终于坦白道。
    「收养那个小女孩?仕乔,你没说错吧?你几时这么好心--」说到这儿,张宏彬马上挨了一拳。
    「难道在你眼里,我就真那么无恶不作、连一点同情心也没有吗?」他挥拳道。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但是你要收养那个小女孩,一定有你真正的用意吧?」摸着白白挨揍的下巴?张宏彬只能自认倒楣。
    「还是你了解我:算了,我坦白告诉你吧。」摇摇头后,骆仕乔缓缓地将他心里真正的打算说出来。
    闻言,只见张宏彬张大了嘴巴,目瞪口呆的看着他。
    「宏彬,我知道你很佩服我,但也用不着这样看着我吧。」骆仕乔咧嘴而笑、
    「谁佩服你啊!我是没料到你居然是这种打算,你如果没有这个心,就不要去招惹那个无辜的小女孩。」为此,张宏彬不禁开始后悔自己干嘛多事的将这件事说出来。
    一开始他只觉得这件事很巧合,才想说将它说出来试探一下仕乔会有何反应。
    早知道他会利用小女孩长得和他神似一事,来对家人谎称她是他在外面所生的女儿,藉以逃避和堂兄弟之间的约定,他就不该多嘴。
    「你放心,既然我决定要收养她,就会将她视如己出。」
    「视如己出?请问阁不知道如何当一位父亲吗?」张宏彬对此可不抱任何信心,
    「没有人一生下来就知道如何为人父母吧?这种事总是要亲自体验后才知道,你放心,我不会亏待她的;而且,现在说这些都还言之过早,在我尚未看见小女孩之前,你的话我还半信半疑。」这事他要亲自确认一下。
    「随你爱信不信,总之,你最好不要太胡来。」他很怕那个小女孩会因此而改变往后的人生。
    若转变是好的,那倒也罢;若是不好的,恐怕他会内疚一辈子。
    「把地址抄下来,我要下南部亲自看看她。」骆仕乔已迫不及待的想亲眼看看那个小女孩。
    张宏彬无奈的将孤儿院的地址抄写在便条纸上交给他,他实在不知道自己这么做是对还是错,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这一刻他是别想说眼骆仕乔改变主意了。
    唉!为此,张宏彬也仅能暗暗叹了口气。
 
第四章
更新时间:2013-04-24 22:59:19  字数:12232
    「表姊,妳快来,家明他出车祸了!」
    一接到白如媛无助的求援电话,舒雨雁立刻丢下工作赶至医院,一到急诊室门口,就见白如媛一个人坐在角落,两手交握,神情极为不安。
    「媛媛,家明的情况如何?」舒雨雁连忙走到白如媛身旁,询问着薛家明的情况。
    一见到自己最信任的亲人到来,白如媛绷紧的心终于松缓了下来,她红着眼,扑进了舒雨雁的怀里抽泣道。
    「家明他还在急救。表姊,我好担心,一个人坐在这里的时候,脑子乱糟糟的,一直在胡思乱想,我好怕家明会把我丢下,一个人先走了。表姊,我不要家明有事,我爱他,他如果走了,我也不想活了。」
    「不要乱说,媛媛,家明那么深爱着妳,一定舍不得把妳丢下,让妳去嫁给其他男人的。」舒雨雁拥若媛媛安慰道,当她看见前方一个坐在轮椅上的男人时,脸上出现了放心的笑容。
    「表姊,妳怎么这么说!如果家明真有个不幸,我才不会改嫁,我会毫不考虑地跟他一起走,」白如媛哽咽着边说边哭。
    「媛媛,原来妳这么爱我啊!」薛家明坐在轮椅上,表情感动的说。
    「家明?」白如媛先是睁大了眼,接着才半信半疑的转过身。
    而当她看儿薛家明就坐在轮椅上笑望着她时,她的泪水当下一发不可收拾,哭叫着急急奔向他。
    「家明!」她想扑到他怀里,紧紧的抱住他,确定他是真的完好的出现在她面前,并不是她在作梦,
    「媛媛,等一下,妳不要乱来。」舒雨雁连忙赶在后头阻上她,「妳没看见家明的脚受伤了吗?」
    这会儿再让媛媛扑坐上去,恐怕会造成二度伤害。
    闻言,白如媛赶紧打住往前冲的身子,但两只手仍紧紧的圈住薛家明的脖子,口中直喊着:
    「你没事,太好了,我都快被你吓死了!」她泪如雨下,语气充满了抱怨,但神情是欢喜的。
    「傻瓜,我不会丢下妳的,妳放心。」薛家明用没有受伤的那只手,用力的回抱她,语气自然也是激动。
    望着眼前彼此相爱的两人,舒雨雁心里好是感动,泪水也跟着在眼眶里打转。
    这一刻是属于他们这对有情人的,舒雨雁心里明白,于是静望着相拥的两人,不再出声打扰他们。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坐在轮椅上的薛家明缓缓的叹了口气,心里仍然很庆幸自己保住了一条小命。
    而望着仍亮着红灯的手术室,他希望另外那个驾驶人也能和他一样幸运。
    「事情是怎么发生的?」舒雨雁问道。
    「对,你快说,究竟是谁把你撞成这样的?」白如媛跟着忿忿不平的出声。
    「对方车速很快,恐怕平时就很习惯开快车,所以当我骑着摩托车从巷子里出来时,对方反应极快的闪过我的摩托车,却因车速太快,车子一时打滑,就这样撞上路旁的电线杆,」薛家明描述着当时的情形,仍觉得触目惊心。
    「闪过你的摩托车?」舒雨雁问,见他点点头,才纳闷的指出,「既然对方根本没撞到你,那你是怎么受伤的?」
    「这个嘛……」薛家明先是搔搔头,然后才不好意思的回答道:「因为当时我只顾着看对方的车子冲撞上电线杆,却忘了自己也在行进中,所以就跟着一起跌进路旁的水沟……」
    他的话令在场的两个女人一楞,接着就见白如媛气呼呼的打着他。
    「你真的是笨蛋耶!你让我那么担心,结果居然是你自己跌进水沟里的,你……你气死我了!」白如媛愈说愈生气,整张脸甚至都气红了。
    「对不起,媛媛,下次我一定会小心,」薛家明连忙赔罪道。
    「好了,媛媛,现在最重要的,应该是先看看对方的伤势如何,还有已经联络他的家人了吗?」舒雨雁出声安抚着媛媛的火气,并试着转移话题。
    薛家明摇摇头,突然看见手术室的指示灯熄了,然后有个身穿绿色手术衣的医护人员走了出来,于是他大叫着:
    「有人出来了!」
    「你不要动,家明,我先了解一下情况。」舒雨雁说着便走向前去。
    医护人员见舒雨雁迎上前来,兀自以为她是伤患的妻子,便开门先安抚道:
    「妳放心,妳先生他运气很好,头部受到这么重大的撞击,居然很幸运的保住了性命,他很快就会没事的。」
    「等、等一下,他不是--」
    「现在不是说感激的时候,女士,妳还是先替妳先生办一下住院手续吧,他虽然保住了性命,但还是必须观察一阵子才行。」交代完这些话,医护人员转身又走回手术室,完全不理会明显想为自己辩解的舒雨雁。
    看着又走回手术室的医护人员,舒雨雁吞回了到口的辩解,转身走向等候消息的媛媛他们。
    「等一下!」适才的医护人员突然又走出手术室,并将伤患的皮夹交给她,「办住院需要健保卡,这是妳先生的皮夹。」说完,医护人员又匆匆地走回手术室。
    舒雨雁接过皮夹后,暗自好笑的摇摇头,兀自打开皮夹,没想到皮夹里出现了她永生难忘的那个人的相片,她悚然一惊,皮夹从她手中掉落。
    是他!居然是他!
    即使事过六年,她依然可以肯定这皮夹的主人就是他--骆仕乔,那个伤她至深、让她痛苦了六年的男人。
    「表姊?」见她如此奇怪的举动,白如媛走上前去,替她捡起掉在地上的皮夹。
    舒雨雁面色如灰,以往的种种,毫无预警的一一浮现在眼前--
    她想起那酸酸甜甜的暗恋心情、想起了偷寄情书的紧张情绪,想起了他接受自己时她心里的悸动,以及交往后种种的甜蜜……
    还有当她将自己完完全全交给他,初为女人的那一刻,紧随着他伤人的言语一起到来……
    「表姊?」白如媛的声音有些疑惑,表姊这突如其来的反应,令她不知所措。
    舒雨雁咬着下唇,惊恐的发现自己快要哭出来了,她迅速的垂下头,试着深呼吸控制自己,但是试了几次,泪水反而直逼眼眶,甚至连啜泣声也差点钻出喉咙。
    为了避免在媛媛面前失控,她一转身,盲目的往前跑,即使她听见后头传来媛媛及薛家明的叫声,她仍然没有停下脚步,只想远远的逃开这伤人的一切。
    「表姊!」白如媛在后头叫着,表情透着不解。
    到底这皮夹里有什么惊人的秘密?
    由于心里实在好奇,白如媛便打开皮夹,只见皮夹里有张男人的相片,正对着她露出一抹潇洒的微笑。
    哇!好、好帅的男人。
    这种俊逸斯文的男人可不多见,帅到可以进演艺圈当偶像了,他一定是许多少女心目中的白马王子。
    脑中才冒出这个想法,白如媛蓦然睁大了眼,她记得表姊也曾对她这么说过--他是学校女生心目中的白马王子……
    白马王子?
    瞪着相片里俊帅迷人的男性脸庞,白如媛实在难以相信天底不会有这种巧合。
    这男人会是当年那个伤害表姊至深的人吗?。
    「喂?发生什么事了?」推着轮椅的薛家明显得一头雾水。
    不就是个男用皮夹吗?有什么值得这两个女人大惊小怪的。
    「没事,我去替这人办手续,你别乱跑,在这儿等我。」回过神的白如媛决定暂时搁下心里的疑问。
    眼前还是先处理医院交代下来的事吧,至于他究竟是不是那个人,恐怕还是要由表姊来证实了。
    「喂,媛媛!」看着她急忙地走开,薛家明懊恼的叫着。


    怎么她就这么急着替那个陌生人办住院手续,却忘了他这个伤患也是需要办手续的?
    唉!他在心里缓缓地叹了口气,认命的留在原地,等候白如媛回来。
    fmxfmxfmxfmxfmxfmxfmxfmx
    薛家明在隔天中午就被获准可以出院回家休息:至于另外一名伤患,就没有薛家明那么幸运了。
    这名伤患由于是头部受到撞击,虽然命是保住了,但目前还处在昏迷当中,尚未清醒。
    而这名伤患的身分,由他皮夹内的文件得知他名叫骆仕乔,院方已试着和他的亲人联系,可惜毫无所获。
    基于也是肇事的一份子,薛家明觉得自己有这个责任和义务来照顾这个还在昏迷中的男人。
    「家明,你先回去休息,他由我来照顾就好。」白如媛自然不能让身上也有伤的薛家明留下来照顾人,因此她自愿接下此重任。
    「不行!他是个大男人,妳一个女孩子怎么应付得来,妳先回去。」她一个人留在这里,薛家明怎么能放心。
    拜托,她面对的可不是个小孩子,而是个大男人耶!
    「你少看不起我,家明,对于照顾病患,我一定比你在行,」白如媛气不过的争辩着。
    「这种事不必拿来比较吧,媛媛,」薛家明很无奈的指出,
    「反正你也是伤患,你给我好好的休息,不准你再浪费体力了。」她可是为了他好,他居然不领情!
    「我说什么也不同意妳留下来照顾那个陌生人。」他板起脸坚持道。
    「你怎么这么不讲道理!」白如媛气得直想打人,但见他已经是伤痕累累,根本下不了手。
    「是妳不了解情况才是。」薛家明反驳道。
    「是你!」
    「是妳!」
    「够了吧!你们两位,别忘了这里是医院,在这里大吵大闹,很丢脸耶!」舒雨雁刚好走进薛家明的病房。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