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贵管事——绿光
时间:2018-11-01 11:03:37

TAG:
    似锦瞧他面上恼意未散,这才总算明白了他的意思。“你是说侯爷的上司从教司坊里给了侯爷两个官奴美婢?”
    “你知道这事?”
    “知道,人是大嫂收的,大嫂说要是把人还回去不妥,所以她便收下,可是……我没想到这么快就派上用场。”昨天收的,今天就出现在侯爷房里,小姐行事也太有效率了一点。
    “不过,这有什么不对吗?大嫂能这么做,可是贤德之名呢。”
    虽然她一直搞不清楚把女人塞进自己老公房里跟贤德有什么关系,但听说,如果不肯让老公在房里多添个人,那就叫作妒,可是七出之罪。
    而她,宁可在脸上写个妒字,也绝不可能与人分享丈夫。
    “是啊,确实是贤德淑慧没得挑剔,可是大哥不满。”
    “塞两个还不满?”似锦嗓音陡高了几个音阶。
    天啊,原来侯爷这般好女色……忍不住的,她偷偷看着身旁的丈夫,目光如刃,像是要将他剖开,确定他身上有没有相同的基因。
    宋繁眼角抽搐着,就怕自己莫名其妙又被另归一类,便道:“你想到哪去了?我大哥是那种人吗?他是不要侍妾通房,不满大嫂这般贴心。”
    “喔……”她拉长了尾音,点了点头。“也是,我就觉得侯爷不是那种人,可他不要侍妾什么的,他可以自行处理,哪里还需要你想法子?”
    “似锦,方才我问假设我有通房妾室,你会如何……大哥想要的就是这种感觉。”宋繁喟叹了声。
    似锦沉默了。
    嗯……小姐是个遵从三从四德的商户千金,在江府时,她也看过兄长和嫂子们的相处,对小姐来说,夫妻之间只有恩义没有爱情,更别说衍生出什么独占欲了,侯爷的心愿注定要落空了,不过
    “这般听来,像是侯爷对大嫂上心了。”因为在乎,所以不满喽。
    “是啊,要是改日你往我房里塞人,我能不闷吗?”正因为明白大哥的闷,他才觉得头痛。“可你方才的表现,我很满意,非常喜欢。”
    于是乎,他将心意化为行动,汗水淋漓地将她狠狠地疼爱了一番。
    翌日,似锦去行正轩跟江丽瑶请安时,脚步虚浮着,进门时还踉跄了下,幸好梅兰动作够快,才没让她跌了个狗吃屎。
    “你这是怎么了,身子不适吗?”江丽瑶一把将她拉到身边坐下,不断审视她的气色,却见她肤白透红,眉润眸清,哪里有什么病气来着。
    “没事,只是拐了下脚。”似锦小脸泛红,努力地转移话题,左右说了好一会话后,才正式地切入主题。
    “大嫂……其实,那两个美婢侯爷若不喜欢,你往后还是别塞人到侯爷房里了。”
    喏,看在侯爷待她不错,所以她就自告奋勇,替他出面一趟了。
    “怎会不喜欢?教司坊精挑出的美人,美得像天仙似的,我还打算要开脸抬成姨娘的呢。”说着,还忍不住惋惜了。
    似锦眼角抽搐了下,突然觉得侯爷的一片真情被丢进水里了。“大嫂,既然侯爷不喜欢就别勉强了,对不。”这世道,女人该贤慧,但贤慧的标准应该是丈夫拿捏的吧。
    “嗯,我知道了。”江丽瑶轻点着头。
    似锦松了口气,知道江丽瑶向来是个言出必行的,那么两个美婢应会让小姐想个法子发派出去才是,侯爷会开心点。
    可好光景没两天,就在一日用过膳后,眼看着她就要被拖上床时,宋络扯着万般悲怜的嗓音禀报侯爷到来。
    当下,宋繁再不满也得去会一会,然而当他回来时用力甩了门,将快要入睡的似锦给吓醒。
    “发生什么事了?”她翻坐起身,就着灯火瞧见门外有好几个人影,不禁微皴起眉。通常这个时候都是梅兰留值,但梅兰会守在屋外而不是门外。
    “那对夫妻真是惹火我了!”
    “嗄?大哥大嫂又怎么了?”话才问出口,宋繁以恶狼之姿将她压倒在床。
    “你那个贤德无敌的大嫂把美婢送走,结果又跟牙贩子挑了三个美人进府,今晚就送到大哥房里,结果大哥火了,当下把三个美人送给我……似锦,你明白的,我压根不想纳妾,可我大哥赏给我了,你说该怎么办?”
    瞪着宋繁难掩恼怒的神情,似锦都不知道该怒还是该苦笑了。“我我我……我明天好好地跟大嫂谈,你不要生气,也不要再拉我衣服,外头有人呢。”
    “是,外头站的就是大哥赏的三个美人,我要她们站在外头听听咱们有多恩爱,恩爱到绝无她们立足之地。”
    似锦不禁抽了口气,想要阻止却已不及。宋繁挟带滔天怒火,一整个晚上狂风骤雨,教门外的人听得羞赧欲死。
    翌日,似锦羞得无脸见人,用过早膳送了宋繁出门后,她顶着黑眼圈,虚浮着脚步,决定跟她家小姐好好促膝长谈。
    “……你昨儿个没睡好?”江丽瑶一见她,便教她眼底的黑影给吓了一跳。
    “托大嫂的福。”她悻悻然地道。
    江丽瑶皱起秀眉,还没开口,似锦就让屋子里的婆子丫鬟全都退下,然后真挚地拉着江丽瑶的手道:“小姐,你到底是哪根筋不对劲,就跟你说了侯爷不要侍妾,你上次塞两个,这回塞三个,你到底是在想什么?”
    是不是她再不吭声,下回小姐就打算塞五个,然后让她被她老公凌迟至死?!
    江丽瑶眨了眨眼。“侯爷到底有何不满?我挑的都是上上之选,而且卖身契都在我手上,哪怕他日有子,也绝不会造乱的。”
    “小姐!你怎么不想想先让自个儿有子,难道你会不知道未有嫡先有庶会害侯爷遭非议吗,要是言官藉此大作文章,你不是害了侯爷吗?!”似锦真的抓狂了,完全不能理解她怎能挑女人送给老公,女人大度也不是这种做法的好不好!
    “可我有孕了,已经不能再伺候侯爷,所以我才会……”
    “就算你有孕,你……”似锦快要分岔的高音突地打住,眯眼注视着她。“你怀孕了?”
    “才一个多月,所以我还没告诉侯爷,心想先替他张罗着屋里的事,挑几个我能信任威逼的,往后也不会出乱子。”喃着,她不禁面色黯淡,低垂着脸道:“侯爷是个索求极重的人,所以我总得先替他安排好,总不能让他到外头……要不是我有孕了,哪能容许。”
    似锦听到最后,薄薄脸皮泛着红。宋家的基因啊……太强大了。咳,最重要的,小姐也不是那般大度嘛,只是因为有孕,近来才动作频频,说到底心里还是在乎侯爷的,宁可在家里给安排好,也不让侯爷到外头寻花问柳。
    换言之,这是很明显的郎有情,妹有意,干么不说清楚,险些害死她这个炮灰?
    既已问出了事情症结,当晚,宋綦冷着脸回府时,似锦立刻将江丽瑶送进他房里,决定让他们夫妻俩好生聊聊。
    待宋繁回府用膳时,马上得到第一手消息,那表情真是绝了,也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气,挣扎了好一会,化作无奈叹息。

    “还有,那三个美人,我丢回给大嫂处理了。”似锦闷闷地道。
    “极好。”
    瞧他心情转好了,似锦也跟着放松,用过膳后,拖着疲累不堪的身子爬上床,被子都还没拉过来,身后的人形暖炉就贴了过来。
    “天热,别贴这么紧。”她头也没回地道。
    后头没吭声,用行动让她明白他的意图,她立刻叫了起来。“喂,我警告你,你最好给我适可而止,昨儿个已经……横竖你已经把这个月的预算都用完了,今晚让我好好睡觉。”
    “你不陪我,不怕我上照云楼?”
    “你敢?信不信我让老爸揍得你大哥认不出你?!”
    “……好悍。”他哑声喃着。
    “好说。”这全都是被逼出来的求生反应。
    “真是太对我的味了。”他喃着,开始啃她的后颈。
    “你……”到底听不听得懂人话?
    “大嫂都有孕了,咱们怎能输呢?你要是没能怀子,人家可是会将我给瞧扁了。”
    喂……这也能拿来比赛吗?明明不关她的事,为什么到最后全都算到她头上?她到底是招谁惹谁了?!
    ——全书完
 
后记
更新时间:2016-10-25 17:00:04  字数:547
    不受控的角色 绿光
    写了很久的一本书,但是完全没有爆字数的迹象,纯粹只是看不到尽头而已。
    故事的形成,有时需要神来一笔,剩余的就交给我来编织,可就怕在每一个转折处会冒出无数的转折,企图将我拉到天涯海角去,这个时候,我就必须跟笔下的主角们商量了。
    “你可不可以乖一点?我明明没有把你设定的那么坏,你为什么要自己偷跑?”我无比语重心长地跟男主角沟通着。
    “还有你,王爷,你只是配角,连男二男三都算不上,不要一直冒出来好不好!”可不可以别连小配角都跑出来乱啊?
    通常沟通几次后,还是可以见效的,要是再不见效,我也是有法子的,大不了砍了,重新再练。庆幸这一回还不需要下猛药,只是沟通上花了点时间,所以一直看不到尽头。
    而书中女主角弹琴的曲子,其实是一首我很喜欢的西洋歌曲Right here waiting(美国歌手理查德·马克斯(Richard Marx)创作并演唱的一首名曲。)。毕竟写的是穿越稿,所以我不会让曲名出现在书里,但写作时,就一直重复播放着这首歌。
    这首歌是女主角父母间的定情曲,往后派不派得上用场不知道,但短期内我会一直重复听这首歌,就当是弥补我没能去原主唱来台的演唱会的遗憾。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