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贵管事——绿光
时间:2018-11-01 11:03:37

TAG:
    这话听得她心惊肉跳,后来又听说侯爷都静养了大半年,伤势反倒是每况愈下,有时昏迷的时间比清醒还长。
    换言之,小姐根本是来冲喜的,要不这婚事怎会赶得这般急?
    偏偏小姐才刚进门,侯爷就病得更重了,喜房这头像是炸了锅,下人忙进忙出,端出的是一盆盆的血,看得她胆战心惊。
    吊诡的是,侯爷都已经病得这么重,怎么府里没有留下半个大夫?
    问过了府里的下人,只是神色惶惶地应了声,说这事得要太夫人和老夫人作主。
    换句话说,两人不发话,喜房里的侯爷就只能等死了?这天底下有没有这么夸张的事?侯爷不是老夫人亲生的吗?侯爷可是嫡房长孙长子,身分更是尊贵,身上挂的是征战勋功,可是两位长辈却一点动作都没有。
    她完全在状况外,搞不清这门这派斗的到底是哪桩,教她毫无头绪可言。
    “似锦!”喜房大门突地推开,就见江丽瑶早已拉掉了红盖头,放声喊道:“我随身的养命丸呢?”
    “在第二个妆奁里,我马上去拿。”她忙道。
    “快去!”
    “是。”她赶忙往喜房主屋右侧的长廊而去。
    小姐搬进府的嫁妆此刻都暂放在客房里,花点时间就能找到养命丸。江家人有食药丸养身的习惯,这养命丸听说是能袪毒又能稳住心脉的药丸,府里每年都会拨下一些给小姐们,以备不时之需,谁知道小姐才刚进门就派上用场了。
    拉着裙摆小跑步,正要转进客房前,却瞧见长廊转角处有人正急步走来,她顿了下,惊讶不已。
    李若凡领着人大步朝她走近,朝她微勾唇示意,随即从她身边走过。
    似锦傻愣地回头,压根没想到竟会在这里遇见他,而他身后跟了几个人,其中一人还背了个大木箱,应是大夫。
    无暇多想,她赶紧从妆奁里找出养命丸回到喜房外候着。
    “卓嬷嬷,是大夫来了吗?”她问。
    “是大夫来了。”
    似锦心里稳当了些,至少她家小姐不用一出阁就守寡,只是为何李若凡会在这儿?虽说这门亲事是他牵的线,可后来提亲纳采的大小事全都是宋府请托的一位御史夫人当保山的。
    她想,也许是因为他和侯爷有交情或怎地,所以说往后要见到他的机率该是不低才是。一思及此,笑意忍不住跳上了唇角。
    “还傻笑什么?太夫人来了。”卓嬷嬷用手肘顶了她一下。
    似锦抬眼望去,就见太夫人罗氏在两个丫鬟的撑扶下走进主屋,而后头跟着的是侯爷的亲娘柳氏,身旁也不乏一堆丫鬟婆子,簇拥而来。
    一行人浩浩荡荡地进了喜房后,似锦手里握着养命丸,逮不到好时机进房,只能等大夫诊治后再作打算。
    “似锦,瞧见了没?”卓嬷嬷突道。
    “瞧见什么?”
    卓嬷嬷一副嫌她烂泥涂不上墙的嫌弃表情。“你没瞧见夫人们身边的婆子?你得要先摸清太夫人和老夫人跟前的红人是谁,否则往后要怎么帮小姐在府里过好日子?”
    “……喔。”她小媳妇似的应着。
    她不想承认自己是混吃等死超没慧根的丫鬟,但对于这些事,她真的毫无敏锐度可言,光是今晚的阵仗就够她心惊胆跳了。
    “欸欸,二房的二爷和二夫人也来了。”卓嬷嬷又用肘顶了顶她。
    似锦这回学聪明了,跳开了些,省得自己个小老是被顶到胸口。
    嘴里无声咕哝着,却突觉得有目光烧在自个儿脸上,她更是想也不想地把脸垂到最低,恨不得自己可以更矮一点。
    “宋洁,你这是在作什么?”一把娇软的嗓音就在她面前落下,低斥着宋家二爷,接着话锋一转,“你这丫头瞧见人也不会问安,大嫂怎会带来你这种没规没矩的陪嫁?”
    卓嬷嬷扯了扯她,两人一致对二夫人施蜜福了福身。“二夫人,咱俩是初来乍到,还不知道规矩,还请二夫人多提点。”
    卓嬷嬷端着笑脸,姿态低得不能再低,一整个哈腰乞怜,教似锦眼角抽动了下,佩服起卓嬷嬷这风向转得真快。
    “提点什么呢?”施蜜红菱般的唇勾动了下,笑得轻蔑。“瞧她这模样,肯定是刚进门的大嫂有心让陪嫁开脸,要不怎会挑了个狐媚德性的?”
    似锦沉默不语,不想承认她听不太懂她到底在说什么。
    开脸……太深奥了,她听不懂。反正听不懂沉默就是,横竖她只是个小小配角,毫无举足轻重的路人甲,所以沉默就是了。
    施蜜见她吭也不吭声,感觉无趣便哼了声朝屋里走去,走了两步还回头骂道:“宋洁,你堂哥都快要死了,你不赶紧去见他最后一面,还杵在这儿做什么?”
    “来了,就来了,你好端端地干么咒我堂哥死,教人听见了,你这弟媳还要不要作人?”宋洁依依不舍地进二退一,不住地回头,就盼能仔细端详似锦那张清雅妩媚的诱人面容。
    待二房领着丫鬟进屋后,卓嬷嬷才摇了摇头道:“这门亲事怎会是如此?”
    当初还以为是油水肥缺,谁知道小姐才刚进门就风云变色,别说要当家作主了,只怕要在这宅子里活得顺风顺水都难。
    似锦眉头深皱着,直觉得这二夫人异常粗俗娇蛮。听说二夫人是豫国公府的千金,怎么一点千金规范都没有?江府的庶女虽说性情一个比一个可怕,老是在家宅里斗得快要翻天,但开口是十足文雅,是无可挑剔的毒舌交战,从头到尾不带脏字更没有诅咒,却可以伤人于无形,虽然有点可怕,但至少还颇顾及形象。
    哪像二夫人一开口就这样咒人,也不想想太夫人和老夫人都在屋里,分明是没将两位长辈看在眼里了。
    这府里是谁当家作主,可见一斑。
    “这屋里到底还要忙乱多久,好多事都还没交代下来,咱们就这般傻站着,实在是……”卓嬷嬷拉长脖子看着屋里动静,嘴里不断地碎念着。
    似锦垂着脸,小姐一早出阁已经折腾了许久,如今还不得歇息。偏又遇上侯爷病重一事,府里也没打算安置小姐带来的丫鬟和陪房,也不知道能不能先去整理妆奁什么的,更重要的是她好饿,而小姐肯定比她还饿还累。
    “似锦。”
    突地听见江丽瑶的唤声,似锦随即踏上廊道。“小姐,养命丸……”
    “不用了,侯爷的状况暂时稳定下来了,养命丸目前派不上用场,倒是你,先让卓嬷嬷和陆嬷嬷等人到仆房住下,你再过来帮我换下这身喜服。”江丽瑶笑脸依旧,只是添了分倦意。
    “小姐,要不要我让厨子弄点吃的?”
    “不了,我累了,想歇一会,一会还得照顾侯爷。”
    “……是。”
    似锦赶忙让陪房先安置下来,随即回主屋这头,和江丽瑶来到隔壁的暖房先待下,摘掉那顶快要压断脖子的凤冠,扒掉那不知道穿了几层的喜服,才刚洗了脸,江丽瑶便已经撑不住地倒下床。
    “似锦,半个时辰后叫醒我。”
    “是。”
    半个时辰啊……似锦垮下肩头,收拾着衣裳头面。小姐辛苦了,可她这丫鬟也不怎么轻松啊。
    如果可以,她也想睡一会的。
    大半夜的,似锦就把江丽瑶给唤醒,换上了一袭桃花色的交领襦衫和月牙白绣莲的百片裙,来到了侯爷寝房,就见里头只剩小厮在旁照料,江丽瑶随即接手。
    到了天亮时,似锦瞧侯爷的脸色好了许多,至少不再是可怕的绀黑色。
    仔细一瞧,不知道怎地竟觉得侯爷和李若凡有些许相似……一思及此,她随即吐了吐舌头干笑,真不知道自己怎会将八竿子打不着的人给想在一块。人家姓李,光是姓氏就不同了,还长得像咧。
    “小姐,歇会吧。”回头,她从桌上倒了杯早已凉透的茶,忖着待会跟厨房要热茶,也该顺便问问府里的嬷嬷拨了几个小厮丫鬟在主屋这头。
    “昨儿个听李三爷提起七王爷由皇上作主赐婚,婚礼后七王爷也跟着转醒了,说不准我进门后,对侯爷的病情也有所帮助。”江丽瑶不甚在意茶水的温热,笑了笑道。
    “小姐也认为大爷根本是知道侯爷伤势严重,才故意答允了这门亲事的?”分明是蓄意让小姐当个冲喜嫁娘。
    “怎样都好,横竖我已经出阁了,从此以后侯爷才是我的天,只有他好,我才有好日子过。”虽说守寡可以过一个人的悠闲日子,但那份悠闲只是想像的,侯爷要真有事,说不准她还得准备白绫三尺,随时殉夫,让江家得个贞节烈女的牌楼呢。
    “那倒是。”似锦想了想,不想将昨儿个听来的事道出,便转了话题。“小姐应该饿了,我去厨房让人备膳。”
    江丽瑶点了点头,似锦也顾不得累,准备到外头找个宋家的下人问问厨房在哪,岂料人还没找到,倒是卓嬷嬷迎面走来。
 
第三章 嫁人变冲喜(2)
更新时间:2016-10-25 17:00:03  字数:5070
    “卓嬷嬷,厨房往哪走?”想起昨儿个让卓嬷嬷和陆嬷嬷两家陪房的人先歇息,顺便跟厨房要吃的,现在要找厨房,问她准没错。
    “你去了也没用。”卓嬷嬷皮笑肉不笑地道。
    “什么意思?”
    “昨儿个到厨房要吃的,人家说昨晚的宾客吃的是外烩,厨房没开伙,饿了咱们一晚上不打紧,我天一亮就上厨房,了不起了,人家说他们的主子用膳时间是固定的,时间一过停伙,你说这大门大院真有这规矩?”
    “停伙了?”似锦看了看阴霾的天色,这时候明明还早得很呀。“要不……我去问问他们有没有弄点点心还是包子什么好了。”
    就拿江家作比喻,家里人口众多,除了一个大厨房外,还有几个主子自个儿的小厨房。至于大厨房,哪怕用膳时间已过,通常还是会蒸笼包子点心,以防主子们突然嘴馋还是怎地,这是常规惯例,一般商户都如此了,遑论勋贵之家。
    “没有,什么都没有,我全都问过了。”
    “……那怎么办?小姐只有出阁前被我喂了一碗粥,到现在是半粒米都没下肚。”她还能撑,可问题是小姐好歹是侯爷夫人,这厨房的人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吧。
    “你要有本事,就跟他们说去。”卓嬷嬷一脸悻悻然地道。
    似锦这下头疼了。要是卓嬷嬷这般长袖善舞的人都成不了事,她去了又能怎样?可是不去也不行呀。
    她硬着头皮上了厨房,结果还真跟卓嬷嬷说的一样。
    “可是现在才卯时三刻。”似锦低声道。
    寻常人家这当头才要取早膳,哪可能已经过了时候?而且里头有两口灶分明都还有火,上头的蒸笼正喷发着烟,里头的厨娘站了那么多个……说什么停伙,分明就是睁眼说瞎话。
    “真是对不住,但咱们侯府的规矩就是如此,这规矩是老侯爷在时订下的,太夫人也是这般决议,几十年来都没更改过,总不能因为大夫人才刚过府就坏了规矩,就怕大夫人也担不起这恶名。”厨房管事吴嬷嬷道。
    吴嬷嬷是大管事的母亲,说起话来有条有理,一脸为难,实则绵里藏针,拐了弯地损江丽瑶,似锦再气也不能顶嘴,坏了自家小姐声誉。
    “那可请问府里用膳的时间?”至少把这事先问清楚,省得连午膳都没着落。
    “是这样的,咱们中馈是由老夫人掌理的,这事还得过问老夫人。”吴嬷嬷面容和善,态度却十分强硬。
    似锦这下总算明白了,横竖就是人家不肯给一口饭吃就对了!“既然这样的话,那么还请吴嬷嬷给点食材,我带回主屋的小厨房开伙。”她瞧过了,主屋那头是有小厨房的,虽说她厨艺不精,但还有卓嬷嬷在。

    “咱们府里的规矩是这样的,要是不从大厨房拿膳,那食材得要自个儿采买,要是你不知道有什么地方可以采买,倒是可以让府里的买办顺便采买。”吴嬷嬷还是端着和善无比的笑脸提点着。
    似锦听到这里脸都绿了,简直是欺人太甚!正想要开口再理论,却突地听见一道不带温度的嗓音在她背后响起,她不需要回头便认得出声音的主人。
    “这是在做什么?”
    “……二管事。”吴嬷嬷心不甘情不愿地喊了声。
    要她如何吞得下这口气?侯府二管事这差事,她是早就盘算给自个儿孙子的,可谁知道一个月前竟蹦出他,好好的李家三爷不当,跑来这儿当二管事,简直是莫名其妙!要知道二管事管的可是府上的几处庄子,那可是个肥缺啊。
    似锦闻言,微诧回头,不解李三爷怎会是侯府的二管事。当初林二爷对他的态度十分恭谨,甚至可以说是讨好的,这样的人物怎会只是个管事?
    “侯爷的药呢,为何没有准时送去?”
    “本是要送去了,可偏巧大夫人的丫鬟到这儿问了些府里的规矩,一担搁就误了时候。”吴嬷嬷四两拨千斤,把错全都推到似锦身上。
    似锦抿紧嘴,再次应证她的想像——?高门大院全都一个样!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