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贵管事——绿光
时间:2018-11-01 11:03:37

TAG:
    “怎么,厨房里人这么多,你讲规矩的时候,这些人无法自行思考动作?真这样的话,该转的就转,该卖的就卖,补点公中,省得让外头的人笑话咱们侯府已经穷得连大房的膳食都供应不上。”李若凡笑眯深邃黑眸,刻意停顿了下才道:“侯爷丢不起这脸,太夫人更丢不起这个脸。”
    吴嬷嬷闻言,一张老脸又青又白的,咬了咬牙,回头就骂,“全都是吃白食的,一个个都不知道要干活了?!”
    闻言,几个厨娘动作加快,一会便将汤药和几样清淡菜色给备上,直接往主屋送去。
    走出厨房,似锦朝李若凡福了福身。“谢三爷。”她忍不住佩服起他,拐弯损人便罢,还将太夫人端出来压人……她得要好好学学,总不能连说话都输得那么惨,日子也混得这么糟。
    李若凡浓眉微扬。“这事能治一时挡不了一世,你把这事跟你主子说说,心里有个底总是好的。”
    “谢三爷提点。”她也觉得她该将第一手消息都告诉小姐才成,“不过,我该唤你二管事还是三爷?”
    这点还是得要问清楚才好,要不在这府里混淆了称呼,天晓得会不会成为整治她和小姐的把柄。
    要知道,这个世界真的很难混,话一说错,届时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李若凡瞅她一眼。“亲近点的都唤我三爷,随你喊吧。”
    “三爷。三爷怎会是侯府的二管事?”总觉得他的身分该是高人一等的,管事虽不算奴籍,但只能算是帮差的,与林二爷待他的态度极为不符。
    李若凡笑得漫不经心。“不过是受人所托罢了,与其打探我的身分,你还是赶紧回去吧,我还有要事,先走一步。”
    “是。”目送他离去的身影,她不禁想是不是她问得太多,惹得他不开心了。
    想着,肚子咕噜了几声,她赶忙往肚子一按,忖着赶紧回主屋才要紧。
    似锦回到主屋,帮着侯爷随侍双全给侯爷喂了药,才又进了隔壁的暖房服侍江丽瑶用膳,说起第一手的消息。
    “厨房说过了时候就不开伙,要是想用小厨房,就得自个儿掏钱采买食材。”当然,就连李若凡出手相助的过程也一五一十说得仔细。
    江丽瑶停下了筷子,托着腮眯眼细思,像只慵懒的猫儿。“这侯府的规矩果真是不同凡响,明明就没分家,却搞得跟分家没两样,比咱们府上还有趣。”
    “小姐,你还笑得出来。”这是件很有趣的事吗?说真的,她一点都笑不出来,“小姐有法子吗?”
    “没有。”江丽瑶很干脆地说着,见她脸色一垮,很残忍地再给她一刀。“昨儿个大夫的诊金是太夫人的体己,婆母也拿了些,我正掂算着是几天的药帖分量,婆母便说要我往后多担待些,好生照料侯爷。”
    “……这有什么问题?”这种吩咐很正常吧。
    江丽瑶往她额头一弹。“人家的话意是说,往后的药钱我得要自个儿想办法,你连这点话都听不出深意,我真的很担心你怎么在这侯府里熬。”
    似锦都忍不住觉得羞赧了。说真的,依丫鬟来说,她很失职,连躲壁角偷听或是通风报信什么的都不会,更别说要替主子分忧解劳了。
    “可是有公中啊。”她好歹也在江家混了一年,知道府里的开销都是由公中支出,里头还包含了小姐们的月银,至于爷儿们曾因领得长短不一,怀疑大奶奶把手给伸进公中,这事还闹得满城皆知,“该不会这公中有问题吧?”
    想到最后,她开始怀疑起这大门大户都有的弊病。
    “这个嘛,待会我去给太夫人敬茶时,顺便探探吧。”
    “小姐,侯爷建了战功,听说是有赏赐的。”
    “那是听说的,而事实上我听李若凡说,皇上先前因为七王爷重伤一事而震怒,什么赏的我可不敢想,就盼别降罪就好。”
    似锦身形摇摇欲坠,想着这也不成、那也不能,不然——?“大奶奶给小姐添妆压箱的呢?我记得现银虽不多,但里头古董古玩不少,听大奶奶说样样都是宝贝,要是转个手,哪怕没赚至少也不会赔。”
    这当头能换现钱是最安心的作法了,至少不用一嫁进来就求助无门。
    然而,她才刚说完,就听江丽瑶呵呵笑着,教她的心真是凉到了极点。
    “小姐,那些宝贝不会都是换不了钱的赝品假货吧。”如果是这样,往后的日子恐怕只能吃饭配眼泪了。
    “不,全都是真的,一样样在黑市里随便叫价都有百两的,你想想我嫂子是什么样的人,她是要脸的,为了不让我在侯府寒伧难看丢了江家的脸,她当然得要给我添点行当,就连庄子也硬凑出给我,只是听说那庄子的收成不怎么好,改日教陆嬷嬷和他那口子走一趟看看秋收。”
    “小姐,你就爱吓我。”真是的,她开始怀疑小姐是戴着和善的笑脸行腹黑之实了。想想也是,小姐能在斗得凶的各姊妹里吃得开,手腕也算是一流了,有时装傻有时精明,开关切换得挺确实的,真希望她能学得一半精髓。
    “也没吓你,你要知道,我才刚进门就典当嫁妆,这事传出去侯爷还要不要作人,我江家还要不要脸?”
    似锦无言地看着她。换句话说,她必须开始习惯吃饭配眼泪的生活了。
    “待会差卓嬷嬷回府说声侯爷有恙不回门,时候差不多了,我得赶紧去敬茶,先讨老人家欢心,顺便搞清楚这府里真正当家作主的是谁,又是哪几个丫鬟婆子是能收买的。”就她看来,这府里的下人倒也是分门别派,各拥其主了。
    “……是。”似锦万分沉重地应着。
    对于未来,她真的非常非常忧虑啊。
    太夫人罗氏的院落位在侯府北边的扶桑院,江丽瑶带着似锦到时,老夫人柳氏已经在里头了。
    罗氏展现出长者的慈祥风范,询问着宋綦的状况。
    “似乎已经稳了些,气色也还不错,孙媳给他再喂了帖药才来给祖母请安,来得迟了,还请祖母见谅。”江丽瑶带着笑意福了福身。
    “说那什么话,都是一家人,你才进门就遇上这事,心里肯定不好受,也多亏有你可以帮着照顾侯爷。”罗氏拍了拍她的手,将她拉到身旁坐下。“你刚进门,许多规矩都不懂,个个都面生得紧,一会我让身边的洪嬷嬷和你婆母最得力的楚嬷嬷带你熟悉熟悉。”
    “多谢祖母。”
    似锦不着痕迹地偷觑着站在罗氏后头的婆子,看起来年纪不小,和管厨房的吴嬷嬷差不多,隐隐透出的笑意是同样的虚伪,教她在心底无声地叹了口气,直觉前途不明。
    “英娘,一会陪你媳妇回行正轩时,顺便去瞧瞧綦哥儿那孩子。”罗氏又道。
    “是,娘。”柳氏应了声。
    似锦偷偷打量着柳氏,就见她看似四十开外,保养相当得当,交领绣银丝长襦衫外头还罩了件对领绣月季缠枝的褙子,发上只戴着碧绿色的玉簪,整体上相当端庄素雅,但清淡神色也显得不好亲近。
    罗氏还要交代什么时,门外的丫鬟说着,“太夫人,二爷和二夫人给您请安了。”
    就在门开的瞬间,似锦瞧见柳氏的神色有了波动,凤眼噙着敛而不露的笑意,直睇着门外走来的人。
    “祖母,大伯娘,蜜儿给您请安了。”施蜜一进门笑得千娇百媚,就连满头金钗步摇都跟着张扬晃动。“来得迟了,可不许生我的气。”
    “你这丫头。”罗氏呵呵笑着,伸手拉着她。“过来给你大嫂请安。”
    “大嫂。”施蜜水灵灵的眸藏着鄙夷,居高临下地睇着江丽瑶。“大嫂辛苦了,要是有什么帮得上忙的尽管说。”
    “我在此先代侯爷谢过弟妹了。”江丽瑶欠了欠身,随即又抬眼喊道:“小叔。”
    喊了一声没人应,施蜜猛地回头,就见宋洁一进门后,那双贼眼就定在昨日那丫鬟身上,俏脸一拧,低斥道:“相公,还不跟祖母和大伯娘问安!”
    罗氏和柳氏觑着宋洁,彷似对他那风流行径见怪不怪。
    “祖母。”宋洁回神,向罗氏展开俊尔笑容,转向柳氏时却显得神情冰冷。“大伯娘。”
    “好了好了,都坐下吧,喝你大嫂一杯喜茶。”罗氏打着圆场,让外头的丫鬟赶紧捧着甜茶入内。
    似锦赶忙接过木盘,走在江丽瑶身旁,一个个敬茶,直到来到了宋洁面前。宋洁像是着了魔,捧了茶杯,双眼却眨也不眨地瞅着似锦。
    似锦垂敛长睫,却挡不住那火热的视线,教她不禁感叹,这乌鸦真是到哪都有,也不想想正妻就坐在旁边,眼睛还那么不安分,她都不知道该怎么骂人了。
    拿了茶的施蜜冷着脸瞪着宋洁,一时光火冲断了理智,手上的茶竟不偏不倚地朝似锦脸上泼去——
 
第四章 侯爷清醒了(1)
更新时间:2016-10-25 17:00:03  字数:4202
    就在似锦抬眼的瞬间,一道黑影挡住她的视线,也一并挡去了施蜜泼来的茶水,教她呆楞地顺着方向望去,一见那人,她心口一窒,忘了呼吸。
    “二夫人手滑得真远。”李若凡噙着淡漠笑意,轻掸着被泼湿的袖子。
    柳氏见状,眉头一拧。“屋里全都是女眷,谁允你未经通报踏入的?没个规矩,还站在这里丢人现眼!”
    面对柳氏不留情面的低斥,李若凡压根不以为忤。“是我不对,但也是太夫人急着要看庄子的帐本,我才一时忘了规矩。”
    柳氏闻言,秀眉微挑,像是意外婆母竟将庄子全数交由他打理。瞧了婆母神色自若地喝着茶,她眉头不禁蹙得更紧。
    “就算急也不急于一时,依我看,你这个管事差做得再妥当,要是没规矩,传出去只会让人笑话侯府。”柳氏冷声道,那细长美眸像是含冰带霜的枝头梅,教人冻进骨子里。
    “可太夫人瞧过帐本后肯定改观,说不准会夸我办差得当,传出去只会让人称赞侯府多了一把手。”李若凡态度一派清闲,没有卑屈讨好亦没有恶意挑衅,态度和话语都教人挑不出毛病。
    柳氏嘴上落了下风,心里虽恼,却因为主母身分而不好发作。“去换下你的袍子,顺便将大夫人的丫鬟也带下去,屋里的人要说些体己话。”话落,她使了个眼色,守在门外的楚嬷嬷随即意会地微点头。
    “是。”李若凡笑睇着似锦,余光扫过宋洁那近乎痴迷的眼神,身形一偏,挡住了他的视线。“丫头,先到外头吧。”
    似锦在这场短暂的唇枪舌剑中回神,看了眼江丽瑶,瞧她点了点头,便跟着李若凡退到外头。
    “三爷先去换衣衫吧。”见他的袖子还在滴水,她出声催促着。
    二夫人的动作太快,她一点防备都没有,可天晓得会有这么失礼的人,莫名其妙地朝她泼水,而屋里的长辈竟没一个责难,这什么世界!
    李若凡睨她一眼。“你先回行正轩吧。”
    “我?我得等小姐。”
    “先回去吧,一时半刻她是出不来的,你要是再不回去歇着,只会拖累你家小姐。”李若凡摆了摆手,随即朝行正轩的方向走去。“跟上。”
    似锦呆在原地,心想她的脸色大概是糟到教他发现她已经一天多没睡。她心底微微漾着暖意,感觉有许久不曾遭人这般关注。虽说小姐待她极为宽容又处处照料,但主从有分,总是有所分际。
    不过,说实话,她真的快累瘫了,可眼前这状况她哪能睡?但如果不睡,到时候真累垮了要教谁来照顾她?
    睡一会吧,就只睡一会,小姐应该不会见怪才是。
    跟着李若凡走回主屋,正要询问他是不是要探视侯爷时,就见他摆了摆手。“侯爷寝房旁有间小暖房,暂时先在那儿歇着。”

    似锦张口欲言,就见他身形一转就出了院门。
    他的腿那么长,走那么快做什么?她还没来得及谢他呢。
    踏上游廊往寝房而去,似锦却挑了隔了三间房外的角房歇着。李三爷说的小暖房她知道,可问题那间是小姐暂时的睡房,她怎能在那里睡下?
    虽然小姐不在意,但她已经渐渐地被奴化,该遵从的事,她一样也不敢违逆。
    一进角房,她沾床瞬间就昏昏欲睡。实在不能怪她,她实在是撑了太久太久……小姐出阁一事真的是快整死她了。
    她拉过被子盖上,一会便神游太虚去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总觉得有什么搔弄她的脸,她胡乱地挠着脸却挠不去那恼人的痒感,甚至感觉到温热的气息逼得很近,近到她不得不张眼——一张清俊的特写大脸近在眼前,朝她不住地笑着。
    她怔了下,初醒的脑袋不太灵光,好半晌才突地尖叫出声,连人带被往内墙里退,浑身瑟缩着。
    “嘘嘘,别怕别怕,我没别的意思,只是瞧你睡得正香……只是瞧瞧而已。”宋洁嘴上这么说,可人已经坐到了床畔。
    似锦抖得厉害,心脏像是要从胸口跳出一样。
    王八蛋……这种事就非得三天两头教她碰上一回吗?转了个宅院,里头住的一样是心思不正的登徒子,她到底是招谁惹谁了?!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