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贵管事——绿光
时间:2018-11-01 11:03:37

TAG:
    “二爷再不出去,我可要叫人了!”她颤着声,哪怕出口的嗓音娇娇软软,一点恫吓作用皆无,但只要她放声尖叫,侯爷房里的双全肯定会听见她的声音。
    “你这是在做什么?爷儿都跟你说只是想瞧瞧你,不舍你累得眼眶泛红而已,你这是把贵人当小人了。”宋洁啐了声,仿似受了天大的委屈。
    我呸!似锦怒瞪着他,心想着刚刚要不是她醒了,他就要亲她的嘴了!无耻,简直是不要脸到极点,好歹是侯府里的爷儿,怎么行径却跟江府的爷儿一样下作,简直丢尽侯府的脸!
    “你这什么表情?爷儿挂心你也不成?还不是你把爷儿的心都给勾了,要不爷儿怎会走到这来?”宋洁那嘴脸已经不只是受委屈能形容的了,简直是要怨似锦负心无情来着。
    似锦忍住想吐的冲动,只想把这个自以为潇洒倜傥的混蛋赶出房外,正当她要喊叫时,外头却突然传来陌生的声响和双全交谈着。
    似锦闻声,知道机不可失,正要开口之际,就见宋洁咂嘴下了床,大摇大摆地走出房外。
    透过镂花纱窗,见他的身影直往角房旁的转折而去,似锦丢开被子一路冲出门外,直朝侯爷的寝房而去。而寝房外,和双全交谈的是个没见过的嬷嬷,却不知道她是谁底下的人。
    楚嬷嬷不动声色地睨了她一眼,随即堆起笑脸对着双全道:“既然侯爷气色好多了,我这就回去跟老夫人说一声。”
    双全微颔首,楚嬷嬷转身就离去。
    哪怕被忽视得这般彻底,似锦也压根不以为意。“双全哥,她是——”
    “是老夫人身边的得力婆子,姓楚,往后瞧见她叫声楚嬷嬷。”双全额宽面正,身形极为魁梧阳刚,从小就跟在宋綦身边,战场上陪着出生入死多回,对宋綦忠心不二。
    “喔。”她想,大概是老夫人懒得来,所以派人来问问侯爷的病情。“双全哥,我留在这儿一起照料侯爷吧。”
    “你既然得空就去歇会。”他瞧了瞧她仍略显疲惫的气色。
    “不了,我刚睡醒,精神好得很。”遇到那种事,谁还有本事睡得着?
    “可是——”
    “水……”房里突地传来低哑的嗓音,双全眼睛一亮,欣喜地大步回房。
    似锦跟着小跑步进房,就见侯爷清醒了。
    武平侯宋綦清醒的消息,眨眼功夫就传遍了整座武平侯府,过正午前,罗氏和柳氏一道探视。罗氏欣喜得一把眼泪一把鼻涕,握着他的手说了好一会的体己话,表现出深切的祖母慈爱。
    当然,二房的人也全都到了,脸上没什么特殊的表情,说是基于情理才客套地过来探病也不为过,没待一会,推说宋綦初醒该多歇息,一伙人便一道离去。
    转瞬间,安静无声。
    而江丽瑶也没能和相公说上几句话,静静地在旁伺候,直到他喝了药又沉沉睡去,才回到暖房歇会。
    “你怎么没等我,自个儿跑回来了?”江丽瑶佯恼道。
    似锦给她倒了杯茶,才道:“是李三爷要我回来歇着,说小姐应该会在扶桑院待一会,说我要是累着了会连累小姐,所以我就……”瞧她若有所思,似锦又赶忙道:“小姐别误会,我觉得李三爷是个能信任的人,况且他救了我很多次呢。”
    虽说她一无是处到了极点,但她敢说她的眼力还是不错的。
    江丽瑶好笑地睨她一眼。“我也觉得李若凡是个能信任的,你那么紧张做什么?”
    “我怕小姐误会他,多个朋友总是不错的嘛。”待在这侯府里已经是四面楚歌了,实在才刚要行动时,就瞥见有抹小小的身影踏进了月门,她怔了下,问着在游廊下打络子的梅兰。“咱们府里有那么小的孩子吗?”
    梅兰爱理不理,但还是朝她指的方向望去,嗤了声。“哪来的孩子,她是二管事身边的丫鬟。”
    似锦吓了一跳,只因那孩子看起来顶多就是十一、二岁左右。江府挑丫鬟,最小也得满十三岁,到了适婚年龄要不是送出去嫁人,要不就是自己纳成通房,她还真不知道外头也会起用这么小的孩子当丫鬟。
    瞧那小丫鬟直朝游廊这边走来,手上像是还端着什么,她赶忙走了过去。
    小丫鬟一见她,温驯有礼地福身道:“姊姊,我是三爷身边的丫鬟醍醐,奉三爷的命令送汤药来。”
    “真是麻烦你走这一趟了,不过之前都是厨房送来的,这回怎会是你帮着送来?”似锦赶忙接过手,不住打量她。
    真不是她要说……太可爱了吧,是个超级小萝莉!长发扎成双髻绑彩绳玉坠,身穿月牙白绣边襦衫搭着石榴色长裙,粉色腰带都快要长到地面,俨然像是小孩穿着大人衣,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透着一种说不出的可爱。
    尤其是那眉眼,浓黛秀眉底下是双汪汪大眼,白里透红的小脸、粉色的小嘴……要不是她的手端着木盘,她真想狠狠地抱住她,实在是太诱人犯罪,她都忍不住替她担心了。
    “因为这是三爷找了大夫新抓的药方。”醍醐从腰间暗袋里取出一张方子递上。“三爷说这方子极适合侯爷的病症。”
    似锦接过手,又听她要告退,忙一手拉着她。“醍醐,三爷住在哪?”
    醍醐虽疑惑,却还是照实道:“三爷住在主屋东边的房舍,已故老侯爷题名为入正阁,从二门旁的跨廊就可以过去。”
    “喔,所以你待会是要回那边就是。”见她点了点头,似锦又不放心地道:“你往后要记住,尽可能别往西边的直正园去,哪怕有什么事要你去办,你都想办法让别人去,要真是推不了的话,你再来找我。”
    这几日,她大概也将侯府里摸得差不多。行正轩是侯爷所居的主屋,老夫人就住在行正轩西边的寒梅院,而主屋北边隔了片梅林的是太夫人的扶桑院,主屋西边隔了座人工湖泊的则是二房的直正园。
    直正园她是没去过,如果可以,她一点也不想踏进那览险之地,所以她也要一并保护这可爱的幼苗,不让她受到半点伤害。
    醍醐注视她良久,应了声后,中规中矩地朝她行了礼才离去。
    看着她的背影,似锦不禁想这孩子真是懂规矩而且有礼貌,哪像游廊下的那四个丫鬟,很喜欢把她当空气。
    回头把汤药和方子送进屋里,她转进暖房取了几张打样图回到游廊边上。
    “姊姊,你瞧这图好绣吗?”
 
第四章 侯爷清醒了(2)
更新时间:2016-10-25 17:00:03  字数:4657
    春月本是不想理她,但一见打样图,双眼不禁微亮,“这是大夫人从娘家带来的?”
    “是呀,是我画的。”
    似锦话一出口,在场四双大眼全都盯住她,一致地带着怀疑。
    “真的,江府的打样图几乎都是我画的。”怕她们不信,她指着每张打样图底下的签名。
    没办法,她是个画家,不管画的是哪种图,总是喜欢签上名字,当然,签的是唯安而不是似锦,小姐不在意,当是她另取了小字。
    “等等,这是龙吗?打样图岂能用龙纹,你这是……”春月指着她摊开的其中一张打样图。
    春月的话到一半,硬是被梅兰打断。“那不是龙,是龙子螭吻。”
    “姊姊说的是,我的打样图大半都是祥兽。”实在是因为她对于那些夫妻和合或辈生贵子之类的没什么兴趣,反倒是祥兽有数百种面貌,江家那种商户都极为喜爱。“姊姊们替我瞧瞧,要是我的样图犯了府里的禁忌,也好提点我。”
    “倒没什么禁忌,但府里人丁单薄,总是偏爱多子多孙的吉祥图腾。”梅兰淡声说着。
    “多子多孙吗……”似锦沉吟了下。“螽斯衍庆、瓜瓞绵绵……啊啊,对了,草虫瓜实应该很适合。”
    “草虫瓜实?”
    “瓜嘛,带着藤蔓生出无数个瓜,象征血脉绵长,而螽斯多子而不妒,表示妇人有德,容夫多子。”似锦解释着。
    “你倒是懂得挺多的。”玉兰有些意外商户千金的丫鬟竟能有这般见识。
    “跟在大夫人身边东学点西学点。”往后她就知道打样要往哪个方向找灵感,虽然谈不上喜欢,但总得入境随俗。“可是说到刺绣,我就不成了,手拙得很,哪像姊姊们绣得栩栩如生。”
    她说得真情至性毫不勉强,是打从心底佩服这些丫鬟的。
    “要说刺绣,梅兰绝对是咱们府里的第一把好手,她可是陶嬷嬷亲自调教出的高徒呢。”玉兰万般推崇梅兰,拉起她打好的络子。“瞧瞧,有谁的络子能打得像她这般精巧俐落?”
    “真的,好巧的手,我就算学个百年也学不来。”似锦蹲在篮边一条条地拿起来瞧。
    所谓络子就是中国结,而梅兰打的络子样式精巧,结与结之间还能串珠系玉穗,和她以往在江府瞧的都不一样,教她赞叹不已。
    梅兰不动声色地观察她,瞧她没心眼地赞美自己,不禁微弯了唇,露出几分得意。“都是陶嬷嬷教的,只可惜陶嬷嬷在几年前不知为何出府安养了,你们要是瞧见陶嬷嬷的手艺,才真的惊为天人。”
    “陶嬷嬷不是年纪大了才出府安养的?”玉兰突问。
    “陶嬷嬷也不过五十开外出府,哪算是年纪大了。”
    “那为什么要提早安养?莫不是犯了错吧。”
    “哪能犯什么错?陶嬷嬷是老夫人的陪房,老夫人向来是倚重她的,我只记得那些年陶嬷嬷的身子不好了,老夫人让人将陶嬷嬷安置在同阳镇的一处庄子养老,我还跟老夫人一起去探视过两回呢。”
    似锦在旁静静地听,不管重不重要,派不派得上用场,横竖记上一笔就是。
    一会丫鬟们转移了话题,说起了草虫瓜实图,秋月不禁打趣道:“这草虫瓜实图要真绣成了,就给二夫人送一幅去,说不准会打赏,要不老夫人那头也有赏。”
    “为什么?”似锦适时地提问。
    “二夫人进府年余了,肚子一点动静都没有,偏偏一进门就把二爷的通房小妾全都赶出府,一个庶子女都不肯给二爷,再过个两年无出,势必要给二爷纳妾,老夫人和太夫人可是巴望着二爷添丁呢。”
    “……难道老夫人和太夫人就不巴望侯爷添丁吗?”说到这,她突然想起在江府时,几乎每个爷儿的院落里都会种上枣树和石榴,为的就是早生贵子、多子多孙,可行正轩这儿她逛过了一圈,反倒是遍植竹林。
    “侯爷刚娶亲,不急。”
    可是为什么老夫人那么巴望二爷添丁?就算二爷生了孩子,那可是二房那边的,也不是大房这边的呀?正思索着要怎么不着痕迹地问时,春月便说了,“二爷还没娶妻之前,已经先纳了通房,通房怀了二爷的孩子,可因为老夫人不知,支使那通房丫鬟去做粗活,结果害得一尸两命,让老夫人很内疚。”
    “是啊,听说就连太夫人都气得一阵子不睬老夫人呢。”
    “哪怕是庶出的,身分再低微,还是太夫人盼了许久的曾孙,就那样没了,心里难过是在所难免。”
    似锦轻点着头。这么说来似乎就合理许多了。老夫人心有愧疚,才会对二爷好,二爷可能心有不满,所以对老夫人态度冷淡,看来这两个人心底应该还是有些疙瘩的。
    很好,总算得到一点有用的消息了。
    每天和四大丫鬟打样聊天,几乎成了似锦生活的一部分。相处过后,倒觉得她们其实人也不差,和江府的丫鬟们相比,她们都算是相当温婉娴良了,只是毕竟听命行事,也不好与她太过热络。

    幸好,她手上有法宝,可以引得她们自动上门。
    “似锦,你昨儿个说的那张螽斯衍庆画了吗?”
    “画了画了,就在这儿呢。”似锦马上将昨儿画的打样图搁到春月手里。“春月姊,你要注意这螽斯的触角和脚都很细,这边上可以多绣一层暗色线,到时候瞧起来就会很像活的。”
    “多绣一层?”
    “就像这样。”梅兰将刚收线的手绢递给她瞧。
    “哇……这两只鲤鱼简直像是要跃出手绢一样。”春月难以置信极了。“梅兰姊的绣工更上层楼了。”
    梅兰也十分满意自己的手艺,不过——“似锦画的样图确实与众不同,压根不需要用到凸绣法,就能让绣物立体。”
    “是梅兰姊绣得好,这绣法才是门功夫。”说真的,她再怎么:针一线地绣,也绝对绣不出自己画的图。
    “要是咱们能买到更上等的布料,作大幅绣作,像屏风啊绣画什么的,咱们就能自个儿营生了。”
    四个丫鬟对看了眼,像是从没想过这事。“咱们当奴婢的哪有这种本事?”
    “怎会没有?除了梅兰姊,其他姊姊的手艺也都是一等一的,全都是端得上台面的。”
    似锦甚至怀疑这些丫鬟根本就是廉价的绣工,不但是奴婢还得替主子们绣东绣西的,月钱还非常低廉。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