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同人]红楼之贵女清缓——云书来
时间:2022-05-11 09:13:41

TAG:
   《红楼之贵女清缓》作者:云书来
  文案:
  云清缓穿成了镇国侯府二房嫡女,母亲慈善,父亲威严,哥哥疼宠,过的不要太幸福。
  然后,就在举家回京城之时,她娘亲告诉她,要带她去舅父林如海家拜访。
  云清缓麻爪了。
  之后再次得知,自己的皇子表哥有个侍妾姓贾名元春,云清缓彻底斯巴达了。
  发现自己神奇地成了林妹妹的表妹,云清缓仰天大笑三声,接着紧锣密鼓地制定了一系列的拯救表姐的计划。
  至于薛宝钗史湘云和某石头,呵呵,那就自求多福吧。
  排雷:
  (1)喜欢林妹妹
  (2)时间线和红楼原著会有一些出入
  (3)为了文章发展,剧情与红楼原著会有大幅度不相同,给林公安排了一个妹妹,给林黛玉安排了一个姑姑,还有女子书院出没,不能接受请退出
  (4)标星重点:《红楼梦》朝代本就不可考,所以本文设定架空,很空很空,即各种朝代官职风俗大杂揉,所以不要太过较真。
  (5)标星重重点:女子地位这一块,这方面本文类比唐朝,不是类比明清,所以如果有看到不符合明清时代女子行为或者礼仪规矩的而感到不适的,请默默退出。(是类比,即女子地位高,但没到那么开放)
  注:五号排雷说的清楚明白,所以不接受这方面的人参公鸡,否则我咬死你,嗷~
  (6)不喜欢薛宝钗,不喜欢史湘云,不喜欢贾母,不喜欢贾家二房。目测会有打脸片段,但打脸到何种程度待定!所以宝钗湘云粉千万别点,点了也请默默退出,谢谢。
  男女主青梅竹马:温文尔雅宠妻皇子×机智活泼世家贵女
  另:男主不是表哥,是另一位皇子
  内容标签:红楼梦情有独钟青梅竹马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云清缓,司徒瑾┃配角:红楼众┃其它:预收文:穿成了暴君的炮灰宠后【穿书】
  一句话简介:我成了林妹妹的表妹?
  立意:真善美
  ---------------------------------------------------
 
 
第1卷 第1章 
  “阿娘,您说什么?”
  云清缓盯着自己的便宜娘亲,大眼睛瞪得溜圆,小小的脸上写满了不敢置信。
  刚刚,她阿娘竟然说,要带她去扬州参加舅父的四十大寿。
  然后还说,她舅父姓林,乃扬州巡盐御史。
  林氏见着自家女儿这一副仿佛见了鬼的模样,用锦帕遮住唇角浅浅一笑,伸出手点了点云清缓的鼻子:“你呀,自出生起就没见过你的舅父。如今你父亲调任回京,途经扬州,又恰逢你舅父四十大寿,咱们很该上门拜访,方不堕镇国侯府的礼数。”
  云清缓根本没有听清林氏和她说了些什么,她坐在云氏旁边的绣凳上,看着林氏的嘴一张一合,脑海中的眩晕感更重了:“阿娘,那舅父家可有和我同岁的姐姐妹妹呀?”
  “自是有的。”林氏目光一闪,不知是想到了什么,幽幽一叹:“你舅父多年无嗣,七年前好容易得了一女,宠的不得了,便取了一颇为雅致的乳名——黛玉。说来也巧,玉儿竟诞生于花朝节,也当真是老天爷给的福分了。”
  云清缓深吸一口气,低头看着脚下织着金色牡丹花纹的波斯地毯,手指无意识地搓动,平复着自己震惊到无以言表的心情。
  对面林氏,还在那兴致勃勃地说着自家优秀的侄女:“你舅父来信时说过,玉儿小小年纪,却已是腹有诗书,出口成章,把你舅父骄傲的和什么似的。说起来玉儿和你同岁,也就比你大上几个月罢了。本来这次去扬州你们也能交个朋友,奈何前些日子你舅母过世,玉儿便被她远在京城的外祖家接走了……”
  云清缓此时已经确定,她原来不是穿越,而是穿到了千古名篇《红楼梦》中。
  三个月前,她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醒来,入目所及古香古色的帐幔桌椅,琴棋字画,还有已经缩小细嫩无数倍的手时,她就知道,现代的自己已经被车撞死了,从今以后,她便要以新的身份在新的世界生活下去。
  既来之,则安之。
  云清缓很平淡的接受了这个事实,虽然有些不适应自己突然小了这么多岁,却还是小心翼翼地摸索着原主以前的习惯,谨小慎微地和原主的家人们相处。
  好在小孩子性格多变,加之这位大小姐和自己原来的性格颇为相似,因此也没有什么人发现破绽。
  三月时间,她完美地让自己融入了这个新的身份。
  同时,她也慢慢地打探清楚了这个府邸的状况。
  孩子姓云,名清缓,和自己原来的名字相同,乃镇国侯府二房嫡女。
  父亲是镇国侯府嫡次子,没能袭承爵位,却靠着一身本事考取了武举功名,在家族的扶持下,如今已是闽浙总督,正儿八经的二品大员。
  母亲林氏,是一个典型的温婉贤淑的大家闺秀,贵族夫人,端庄持重,绰约守礼。
  还有一个大自己七岁的哥哥云清迟,没有承袭武将世家的传统,反而在一年前就入了国子监读书,期以科举改换云家门庭。
  非常普通的古代贵族家庭。
  云清缓之前没有觉得有半点不对,甚至还在庆幸自己重活一次,竟然投生到了如此贵胄之家。
  可是,刚刚她娘亲竟然告诉她,她还有个舅父任扬州巡盐御史,她还有个表姐名唤林黛玉。
  林家不是几代单传吗?什么时候多了她娘亲这样一个变数?林家又什么时候多了这样一门有力的姻亲?既如此,为何林家出事的时候娘亲又为何置之不顾,这其中又有着怎么样的隐情?
  云清缓在内心不停地朝自己发出灵魂质问。
  直到林氏发现了宝贝女儿的不对,担心地将手覆在了云清缓的头上,忧心地问着“缓缓,你怎么了?”时,云清缓才回过了神。
  云清缓用自己的小手握住了林氏的手,朝着母亲甜甜一笑:“阿娘,我没事。只不过突然得知有个舅舅,有个表姐,心里高兴。”
  林氏笑得更温柔了,摸了摸自家女儿的头发,温温缓缓道:“咱们家一直就你一个女孩,也没个什么姐妹可以说说话,真是苦了你这孩子了。好不容易有个表姐,只可惜你舅父……”
  林氏才说到一半,就突然意识到不好在女儿面前说这些,顺其自然地转移了话题:“过些时日咱们就要着手准备着搬回京城了,家中难免忙碌。缓缓啊,你这些日子好好听话,不要淘气,知道吗?”
  云清缓用力地点了点头,又和林氏说了几句话。
  等林氏离开,确定没人看见,立马跳上床兴奋地打了个滚。
  醒悟到自己真的进入了红楼时,惶恐震惊不见,相反心中漫上来的喜悦又几乎要将她淹没。
  《红楼梦》可是她最喜欢的书,从五岁时的连环画到后来的拼音注释版本在到后面的原版,她已经看了不知多少遍,里面的各种情节都是倒背如流。
  如今竟然和自己最爱的世外仙姝林妹妹成了亲戚,还能近距离观察红楼十二钗。
  《红楼梦》飞鸟各投林的结局是无法避免的,她不清楚情况也不能轻举妄动,但是——
  云清缓握了握小拳头:加油,云清缓,你可以的。就算不能救宁荣二府,也要救林如海,救林妹妹,一定要让林妹妹脱离荣国府那个虎狼之窝。
 
 
第1卷 第2章 
  林如海虽然是过难得的整寿,却因着妻子过世,女儿离开而没有大办,只有一些相熟的亲朋好友上门走礼。
  云清缓跟在自家母亲身后,看着娘亲和舅父见面时,兄妹俩双双激动的热泪盈眶的模样,心中的怪异感更加严重了。
  明明自家娘亲和舅舅看起来关系很好,为什么前些日子娘亲提起舅父的时候总有些不自在?甚至父亲言语间明明很是欣赏舅父,却为何连大舅子的生辰都没有登门,只让妻子女儿代其祝寿?
  这又是个什么理?
  等兄妹俩寒暄完,林如海看到了站在林氏身后的云清缓,激动地上前两步将她抱起:“这就是缓缓了吧?长得可真标志,和妹妹你小时候简直是一模一样。”
  林氏掩着唇,听到有人夸自家女儿,明显很高兴,却还是谦虚着:“大哥你可别夸她,这丫头最经不得别人表扬,到时候又该骄傲了。”
  林如海倒是显得不甚在意,抱着云清缓颠了颠,笑呵呵地说:“孩子就是应该多夸夸。瞧瞧缓缓,长得多壮实,哪像我们家玉儿,自小体弱多病,如今去了她外祖家,也不知道现如今长成什么样了?”
  想到离家万里的宝贝女儿,又想到已经去世的发妻,林如海不禁悲从中来,即使是大喜的日子,也是眼眶微湿,颇有些风烛残年的悲痛。
  林氏见状,又低声劝了几句,就连云清缓都伸着小手帮林如海擦眼泪,奶声奶气道:“舅舅,您要是想念表姐,就把她接回来嘛。表姐一人远离父母,肯定也很是思恋你们。”
  仗着年龄小,云清缓不动声色地给林如海灌输把林黛玉接回来的思想。
  要知道,林黛玉可是在大观园里被生生磋磨死的,要想救林姐姐,脱离贾府可是重中之重。
  谁知听了这话,林如海只是无奈地笑了笑,林氏更是拍了拍女儿的小脑袋:“缓缓,去园子里玩吧。娘亲和你舅舅还有话要说。”
  这明显是要把她支开了。
  云清缓的小脸都鼓了起来,但她也知道有些话不是她这个小孩子能够听的,只能乖乖地从林如海膝上跳了下来,朝着母亲和舅舅行了个礼,就跟着丫鬟离开了。
  林家诗书传家,园子里不比云府富丽堂皇,反而更多是兰菊水仙一类的淡雅清致。
  现下正好是兰花盛开时节,云清缓蹲着小身子窝在花丛中,仔仔细细地观察着面前一株珍贵的墨色兰花。
  正看得起劲,就听见前方传来一阵哀求:“小主子,这天热,您大病初愈,经不起折腾,咱们还是快些回去吧。要是您出了什么事,六公子非得打死奴才不可。”
  接着又是一个好听的男声,虽然略显稚气,却已是初显尊贵,淡露威严:“我的身子已经大好了,你担心个什么劲。林府的园子怪有特色的,这种江南小桥流水在京城可不多见。难得来一次,我可要好好逛逛才是。”
  因为云清缓年龄小,又是蹲着,所以身形被一丛丛开得茂盛的兰花遮住。
  突然听见声音,本来想走,谁知蹲太久了,腿太麻,没能站起,反而是不小心摔倒了地上。害得她直接飙出了生理性的泪水。
  “谁在那边?”司徒瑾听到声音,眼神一厉,快步走了过来,就看到一个梳着双鬟髻的小女孩坐在地上,鼓着圆圆的脸蛋,泪眼模糊地看着自己。
  司徒瑾心被瞬间击中:好可爱。
  但失态只是一瞬间,司徒瑾见云清缓坐在地上,明显是站不起来的模样,赶紧上前两步将云清缓扶起,神色关切:“姑娘,没事吧?”
  云清缓摇了摇头,仰着头盯着眼前之人脆生生地道:“我没事,谢谢大哥哥。”
  心里却在暗暗猜测对方的身份。
  面前这人看上去十岁左右,穿着珍贵的云锦所制的衣服,上面绣着低调奢华的暗纹。
  双眸清润,温文尔雅,乌长的眉眼就好像画中走出来的童子。年龄虽小,却尊贵优雅,一颦一笑,气度高华。
  长得真好看啊。
  云清缓眨了眨酸涩的眼睛,不动声色地打量。
  出身不凡,可刚刚的对话又表示他和舅舅一家并不相熟。
  因着年纪小,父母闲谈时并不避讳她,所以云清缓隐隐知道如今京城中诸子夺嫡已显露苗头,在不知道对方派系前,还是少打交道为妙。
  司徒瑾朝着云清缓身后看了看,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你父母呢?还有婢女呢?怎么没跟在你的身边?”
  云清缓摇了摇头:“我阿娘和我舅舅在说话,就让我一个人出来玩。我嫌婢女跟着不自在,就把她们都打发走了。”
  “你舅舅……”司徒瑾慢慢说着,忽然间福至心灵:“你舅舅莫不是林大人?”
  “对呀。”云清缓装的如同七岁孩子一般,朝着司徒瑾甜甜一笑。
  看似毫无戒心,实则暗暗警惕。
  她的身份在这个世界可不一般,要是有人想利用她来结交自己的父母,也要看看她云清缓答不答应。
  谁知对面之人却露出欣喜的神色,看着云清缓,迅速展开一个温柔的笑容:“原来是六哥家的小表妹呀。来扬州之前六哥还说可能会见到你,我还不信。没想到啊,这当真是缘分。”
  六哥家的小表妹。
  云清缓微微挑了挑眉。
  哟呵,难怪看着如此气度不凡,原来是皇子呀。
  而且她要是猜得不错,这就是十一皇子司徒瑾。
  镇国侯府如今两房,长房袭爵,二房外放,两房相辅相成,守望相助,共同守护着镇国侯府如今的富贵荣华。
  除此之外,现任镇国侯还有一位长姐,也就是云清缓的姑母。
  十五岁那年云家嫡长女入宫选秀,靠着家族的扶持和自身的聪慧,一路青云直上,如今已成了后宫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云惠贵妃不说,还诞育了六皇子司徒瑛,深得皇帝敬重。
  云清缓听母亲林氏提起过,自家姑母在后宫和陈怡妃关系极好。
  扬州陈家又是数一数二的皇商之家,也是如今六皇子夺嫡路上最大的钱袋子。
  而陈怡妃育有一子,因与六皇子年龄相差过大,几乎是被六皇子当儿子般手把手的呵护带大,这位皇子就是十一皇子司徒瑾。
  十一皇子年前患了一场重病,几个月了也不见好,可把惠贵妃和陈怡妃急坏了。
  好不容易身子利索了些,太医又说江南一带最是养人,六皇子听了便急急忙忙地准备车轿行李,将宝贝弟弟送到了扬州城的外祖家来养病。
  没想到,竟然能在林府见到。
  司徒瑾得知了云清缓的身份,明显很是高兴,眼角眉梢都不自觉地流露出了欣喜:“云表妹,我是你十一哥。初次见面,也没什么可送的,这个玉佩你拿去玩吧。”
  云清缓伸出白嫩嫩的小手,慢吞吞地接过了司徒瑾递过来的玉佩。
  羊脂白玉,触手生温,通透到就像一汪凝固的没有任何杂质的清泉。

  看来十一皇子和自家表哥关系确实很好呀。
  第一次见自己这个素未相识血缘上更是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的表妹都愿意送出如此珍贵的礼物,可想而知在他心中六皇子殿下占据了怎样的分量。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