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同人]织田小姐有话说——蓉锦
时间:2022-05-12 08:49:51

TAG:
  咲乐:“思考Ing”
  织田作之助:“拜托了咲乐。”
  太宰治:“QAQ”
  最后,在织田作之助的温柔攻势下,在太宰治的可怜攻势下,咲乐心软了。
  “但是!”咲乐抱着双臂看着太宰治,“我是不会同意你当继父的!”
  太宰治:“QAQ”
  终于进入了屋子里,但是太宰治经历了十个小孩子的狠厉眼神洗礼。
  “啊,这就是传说中的继父吗?”
  “黑色猫猫原来是这个家伙吗!?”
  “才不会要继父呢!”
  全都都在抗拒太宰治。还有对黑色猫猫突然变成人的气愤。
  他们的小窝白做了!
  “织田作,这可怎么办?”太宰治扯着织田作之助的衣袖。
  情人的孩子不同意他当继父怎么破!?
  “我……似乎也不知道。”织田作之助揽着太宰治的肩膀,艰难地憋出几个字。
  因为孩子们都想和织田作之助玩,就把织田作之助拉离了太宰治的身边。
  织田作之助被孩子们包围了,只留下太宰治一个人蹲在墙角画圈圈。
  太宰治:“QAQ”
  夜斗在一边神清气爽。
  “果然还是要赢得孩子们的心啊。”
  刚刚说完,夜斗就去和孩子们玩了。
  孩子们笑着和夜斗玩得很开心。
  孩子们围着织田作之助和夜斗有说有笑。更加衬地太宰治可怜弱小又无助。
 
 
第61章 锻炼身体
  “妈妈我要举高高!”
  “妈妈给我画一只小蝴蝶吧!”
  “妈妈我真的想要一只猫猫……”
  孩子们高兴围着织田作之助,索要着关怀和喜爱。
  太宰治蹲在一边,默默地看着。虽然脸上面无表情的,但是内心已经在流泪了。
  呜,他也想举高高!也想抱抱!
  他也想让织田作给他画画啊!
  太宰治现在就行过去拉着织田作之助的胳膊撒娇,但是……他作为孩子们的继父怎么能这样呢!
  他可是一个大人啊!
  ……还是被孩子们嫌弃的大人!
  本来就已经被嫌弃了,要是现在再过去撒娇的话,会立马被赶出家门吧!
  于是,太宰治蠢蠢欲动的心,停住了。
  他努力地制止去拉着织田作之助胳膊撒娇的感觉。
  太宰治一个人默默地蹲在一边,看着织田作之助和孩子们欢声笑语的。
  织田作之助自然是感受到了太宰治的目光,那种哀怨的,可怜兮兮的目光。
  于是她从孩子们脱身,来到了太宰治的身边,轻轻揉了一下太宰治的头。
  “怎么样?你要来吗。”
  太宰治的头贴着织田作之助的头移动,像是猫咪贴着主人的手心。
  “不、要!”
  织田作之助:“到底是要还是不要?”
  太宰治毅然决然地把头从织田作之助的手心移开。
  “不!我可是继父人选……怎么能和孩子们一起在你身边撒娇呢!”
  织田作之助:“……”
  你这家伙……不是无时无刻不在撒娇吗!?
  太宰治坚决不撒娇,织田作之助也没办法。她去和孩子们玩了。
  但是临走之前,织田作之助又问了一句。
  “真的不要吗?”
  太宰治:“我不要QAQ”
  虽然太宰治脸上的表情让织田作之助很想把他抓着rua一遍,但是织田作之助还是没那样做。
  之前太宰治也说了,他在情敌面前想“做个男人”,那么在小孩子面前应该也想“做个男人”吧……
  织田作之助去和孩子们玩了。
  这是太宰治和织田作之助为数不多的心意相通。
  孩子们很开心,缠着织田作之助玩。有的还在织田作之助怀里蹭来蹭去。就像是一窝小猫在猫妈妈的身上爬来爬去。
  “妈妈我想喝牛奶!”
  “妈妈给我折一朵花嘛!”
  “妈妈妈妈!”
  太宰治:QAQ
  他也想在织田作怀里蹭来蹭去啊!
  太宰治哀怨地看着织田作之助……最后决定……他也要撒娇!
  他才不是来与孩子们抢夺织田作的!他是来和孩子们和一起和织田作玩的!

  “织田作QAQ!”
  太宰治扑到了织田作之助的怀里,和孩子们抢夺领地。
  孩子们受到了拥挤,自然也发出了反抗。
  “你走来啦!”
  “你不是大人吗?为什么要来妈妈怀里啦!”
  “我才不要继父呢!”
  太宰治:QAQ
  太宰治微弱反驳:“我是来和你们一起蹭织田作的……”
  孩子们:你走开啦!
  这下轮到织田作之助出场了。
  织田作之助挨个揉了孩子们的头发,最后把手放在太宰治的头上,使劲揉了两下,把太宰治柔顺的头发揉成了鸡窝。
  “他以后是你们的继父。就是他,他不会变也不会消失。”
  “别看他这样,他其实和你们一样还是个孩子……妈妈废了很大的力气才把他带到我身边,我不想让他离开。”
  织田作之助的眼神和语气都很坚定,有些小孩子动摇了。毕竟他们的妈妈那样坚定,他们再反对会让妈妈不开心的。
  但是,还是有人不同意的。咲乐和真嗣他们几个大的就不同意。
  他们感觉太宰治并不适合织田作之助,他看起来很虚,是那种会突然消失的存在。
  作为丈夫的存在应该是要保护妻子的。但是他们认为,太宰治并不能保护他们的妈妈。反而还会让他们的妈妈反过去保护他。
  这种丈夫拿来干什么?
  他们才不会同意。
  ——
  孩子们的问题没有解决,太宰治就不能安心地和织田作之助在一起。
  太宰治考试想办法了,但是他从未遇到过这样的事情,而且他根本不想用那种类似于“计谋”的东西去获得孩子们的心。
  那样的话,太刻意了。
  今晚,太宰治留在了织田作之助的家里,他和织田作之助睡在一张床上。
  太宰治埋在织田作之助的怀里,可怜兮兮的。
  “织田作,我该怎么办,孩子们似乎不是很喜欢我的样子QAQ”。
  “我只是和大家一起来蹭你的,不是来破坏你们的感情的……”
  太宰治越说越委屈,然后把脸埋在织田作之助的怀里蹭。
  “怎么样才能让孩子们喜欢我呢……”
  “安心安心。”织田作之助摸着太宰治的头发,“我要你,孩子们也会慢慢要你的。”
  “咲乐他们几个也是为了我好,你只要表现出你能保护我照顾我的样子就好了。”
  既然咲乐他们认为太宰治并不能保护织田作之助,那么只要太宰治表现出可以保护织田作之助,照顾织田作之助的样子,那么就可以赢得孩子们的心了吧?!
  太宰治相信了!他开心了,她抱着织田作之助的胳膊睡了!
  他决定明天早上起床给孩子们做早餐!
  第二天,很快就到了。孩子们几乎都要上学,太宰治早早地起床,跑步去菜市场买了菜才回来做饭。
  然后他在厨房遇到了准备做早饭的夜斗。
  太宰治冷着脸:“麻烦让一让厨房。”。
  夜斗举着菜刀,把菜刀一下插到菜板上 菜板上的一个萝卜就“身首异处”了。
  夜斗:“不让。”
  “我给孩子们做了那么久的早饭,他们习惯我了,经常改变习惯可不好。”
  太宰治冷着脸挤进厨房,把买的菜放到橱柜上。
  “不改变可适应不了这个世界……听说夜斗是战国时期留存下来的神?现在还是个无名神吧?”
  太宰治笑了,他眯着眼睛看着夜斗。他的穿着一身简单的运动服,袖子微微卷起,露出纤细但是有理的小臂。小臂已经不是苍白,而是带着健康的白。
  太宰治继续对夜斗暴击:“果然,不管是人还是神必须学会变通呢,不然只会停滞不前呀!”
  夜斗:遭到暴击,当场死亡。
  太宰治获得了厨房的使用权。
 
 
第62章 锻炼身体
  虽说是获得了厨房的使用权,但是,太宰治一直都在港/黑顶楼处理文件,要不就是在纸上写写画画制定计划,他唯一做过的菜就是硬豆腐。
  显然,硬豆腐不是早餐的选择。
  “要做其他的东西呢!”太宰治挽起袖子,打开了天然气,准备大展身手。
  然后,半个小时后,厨房里爆发出一个巨大的响声。紧接着,太宰治脸黑黑的从厨房里跑出来了。
  白皙的脸上满是黑色,头发乱糟糟的,洁白的衬衣也皱巴巴的,像过夜的咸菜。
  “不对劲,怎么会炸了呢!”太宰治伸手抹脸想把脸上的黑色抹掉。但是他手上也很黑,于是脸上更黑了。
  “按照我的聪明才智,怎么会炸了呢?不就是把所有的东西都挤在一个锅里吗……”太宰治愣在原地,思考人生。
  以他的头脑,做饭应该很简单啊!他还会做硬豆腐呢!怎么可能不会做饭呢!
  因为响声太大了,孩子们也被吸引了过来,他们看到之前还服饰整齐的,但是现在突然变成了一个煤炭。
  “哈哈哈哈,为什么变成黑色了!”
  “哈哈哈他这样好好笑啊!”
  “哈哈哈哈!”
  总之,孩子们看到太宰治这样都笑了出来,有的还捂着肚子笑弯了腰。
  因为孩子们笑了起来,太宰治对于做不好早饭的顾虑也消失了。
  不管怎么样,只要孩子们开心就好了!
  织田作之助也听到了响声,她也出来了,本来以为孩子们会无比嫌弃,没想到都笑起来了,她也放心了很多。
  虽然早饭失败了,但是拉进了孩子们的距离就是好的!
  因为太宰治的样子就跟挖了一早上煤一样脏兮兮的,织田作之助亲自给太宰治清理了一下,擦手洗脸各种清洁。
  孩子们要去上学,早饭就必须要做好,太宰治也没那个做饭的能力。于是他只能命令手下们去饭店买早餐。
  因为不知道孩子们喜欢吃什么样的早餐,于是就各种都买了一点。
  太宰治的命令才下去几分钟,港/黑的人们就把早餐买来了。
  琳琅满目的早餐堆放在桌上,有孩子们吃过的,也有他们没有吃过的。
  食物是最能让人开心的了,孩子们看到好吃的东西都非常开心,对太宰治的看法也改变了很多。
  虽然说这个男人看起来没什么用!妈妈也不需要他的样子……但是他有钱啊!而且似乎是超级非常有钱的那种!
  还好骗!看他在妈妈怀里蹭来蹭去的样子,一看就是个撒娇怪吧!
  于是,太宰治成功地攻略了80%的小朋友。剩下还有几个表示反对意见的则是认为——
  连早餐也做不好吗?还需要从外面买?感觉不是很有用的样子,而且这副看起来瘦弱的小身板根本就不能保护妈妈吧!
  虽然还有几个小朋友反对,但是能获得大半孩子们的认可,太宰治已经很开心了!
  无论什么事,从一开始都不会立马做好。但是只要坚持下去,就会慢慢好起来的。
  临近中午,织田作之助准备去一趟武装侦探社,等太宰治与孩子们的事情解决了,她就要回到武装侦探社的岗位上,她现在去嘛,就是去交接工作,顺便听国木田独步发牢骚。
  “要乖乖在家里哦,菜市场就在附近,你一定认得路。”织田作之助站在门口,对太宰治交代事情。
  “好的,织田作你去吧!我会好好照顾孩子们的!”太宰治的衣服已经换成了灰色的家居服,还围着一个印着小花花图案的围裙。他在织田作之助怀里蹭了蹭,又用嘴唇在织田作之助唇角蹭了蹭。
  “那么,我走了。”织田作之助打开门,然后走了出去。
  “织田作要早点回来哦。”太宰治对着织田作之助的背影轻唤。
  织田作之助偏了一下头,又对着太宰治摆了摆手。
  等到织田作之助的背影消失在视线里,太宰治才关门,拿着帕子准备打扫房间。
  ……不过,他突然意识到了不对劲。
  “为什么感觉我像是早上送丈夫去工作的妻子啊!”太宰治把手里的帕子扔到地上。
  帕子上的水溅到了地板上,留下几道深色的痕迹。
  “我才是丈夫的那个角色啊?!为什么要围着围裙在门口送织田作出门?身份对调了吧!”太宰治把扔在地上的帕子捡起来,有些不满,“还用那种希望织田作早点回来语气……不对,织田作早点回来我是希望的。”太宰治把手里的帕子又一扔,把围裙也解开扔在地上。
  他看着被揉地皱巴巴扔在地上的围裙,还有湿漉漉的帕子。
  他看了三秒钟,又把围裙捡起来,然后舒展开来,穿上了。
  “嗯……这种像是妻子的身份只是暂时的!”太宰治的声音拔高,“我只是为了让孩子们喜欢我!”
  “嗯,就是这样,谁都会喜欢会做家务的爸爸的!”太宰治像是在说服自己。
  然后他拿着帕子和扫把,把家里给打扫干净了。
  太宰治作为港/黑首领,自然是没有打扫过卫生,不过打扫卫生和做饭不一样。
  要简单多了,只需要扫个地,再擦一擦,如果第一次扫不干净那就来第二次。
  于是,太宰治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把他和织田作之助的家给打扫地亮晶晶的。
  客人来了之后都不敢进门的那种干净。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