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同人]织田小姐有话说——蓉锦
时间:2022-05-12 08:49:51

TAG:
  她脑子里突兀地出现了这个念头——她来到了平行世界。
  这个概念就像是吃饭喝水一样的概念,存在于她的脑海里。
  周围的建筑没有变化,和她原本所在的世界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来到了这个世界,但还是先去家里看看吧。”这样想了之后,织田作之助就按着记忆来到了她的家。
  既然周围的建筑都没有变化,那么她的家也一定存在。
  织田作之助很快就来到了她的家。这是她和孩子们一起住的家。
  织田作之助掏出钥匙很顺利地打开门进去了,家里的摆设还是和之前一样,但却缺少了孩子们生活的气息。
  这所房子也丝毫没有生活气息,当织田作之助看到客厅里垃圾桶里的外卖盒子,才觉得,这里是有人住的。
  “果然是这样啊……这是我死亡的世界。”织田作之助把购物袋放在屋内的茶几上,走到窗边把窗帘拉开。还把窗户打开了。
  灿烂的阳光散到了这间屋子,微风拂过,几片樱花的花瓣就飘到了屋内的地板上。
  现在正是春天,屋外的樱花开出了一片粉色的云。
  织田作之助的家,只要一打开窗户就可以看到一颗樱花树,这是他和孩子们一起种下的。
  这是她死亡的世界,但是她的家里还有人生活,那么是谁生活在这里呢?
  ——
  已经下午了。武装侦探社也下班了。
  “那么我就先走啦,剩下的工作就麻烦敦君了!”
  太宰治把他没做完的文件扔给中岛敦,躲开国木田独步的袭击,紧接着蹦哒到门口,打开门就溜了。
  “太宰!不要把没做完的工作丢给后辈啊!”
  国木田独步的吼声把武装侦探社振的抖了三抖,但是太宰治已经走远了。
  太宰治脸上挂着开心的笑容,蹦哒着离开了武装侦探社,在路过河边的时候,他停下了。
  现在正是傍晚,橘色的光轻柔的洒在缓慢流动的河水上。
  河水流动之间,金色的光也一起流动。波光粼粼,金光跳跃。
  “啊,真漂亮。”太宰治走到河边,看着这条流动的金光。
  “这条河看起来很适合入水呢!”
  看起来能从这片河水进入那片阳光之中。
  太宰治这样说着,然后进入了水中。
  河水流动,太宰治进入的时候飞跃起了几点金光。
  然后他消失在水面上。
  他躺在水里,看着那灿烂的光离他而去了。
  他沉入水中,顺水而流。
  也不知道是过了多久,太宰治感到轻柔的水渐渐从他的脸上还有身上消失了。
  一只纤细而有力的手把他拉着。
  “哗——”
  一声响,他出了水面。
  “织田作?”他的眼睛上有水流过,不过他没有眨眼。
  他看到了已经死去的挚友,他的挚爱出现在他的眼前。
  她依旧是那身毫无女人味的衣服,黑色的衬衫黄色的外衣还有褐色的长裤。
  但是她适合这个。
  太宰治稍微有些反应不过来,他愣住了。
  “嗯,太宰,很久不见了。”
  织田作之助递给了太宰治一张纸。
  “把脸擦一擦。”
  太宰治愣愣地接过纸巾,然后愣愣地把脸上的水给擦干了。
  “怎么掉到河里去了。”织田作之助很疑惑。她不过是过来随便逛逛,就看到了飘在水上的太宰治。
  “脚滑了。”
  织田作之助听到太宰治这样说着,她知道太宰治在说谎,但是她没有拆破。
  “回去吧。”织田作之助这样说着,然后朝前走。“我是平行世界来的,待不了多久。”
  至于为什么这样说,是因为“她在这个世界待不了多久”的概念,就这样出现在了她的脑海里。

  织田作之助在前面,太宰治在后面,两人一前一后,谁也没有说话。
  傍晚的晚霞与时间从他们之间缓慢地流过了。
  行人从他们身边走过,放学回家的小孩子打打闹闹地跑过去,提着购物袋的情侣从他们身边路过。在走完了这条不长的河堤后,织田作之助听到太宰治说话了。
  “你和谁结婚了?”太宰治看到织田作之助的手上戴着一个戒指。
  看着稍微有点碍眼。
  “和你。”织田作之助转身,看着这个世界的太宰治,她补充了一句。
  “和另一个世界的你。”
  “这样啊。”太宰治笑了。
  微风从他身边穿过,撩起他鸢色的头发。
  ——
  像是漫长的睡梦中醒来,织田作之助睁开了眼睛。
  她看到了光,那种细小的光。
  “织田作你终于醒了啊……”太宰治略微带着抱怨的声音从旁边传来,随后她的身上就对了个东西。
  太宰治掀开被子,正跨坐在她的腹部,一边解开她的睡衣扣子。
  “我睡了很久吗?”织田作之助还有点迷糊。
  她刚刚是不是梦到了平行世界?
  “怎么叫你也叫不醒呢!”太宰治把织田作之助的衣服脱完了又去脱自己的,“我一直织田作织田作地叫了你好久!”
  “因为早晨起床稍微有点兴奋。就想把你叫起来。”
  太宰治这样说着,俯身亲吻织田作之助的唇。
  “拜托了,织田作。”
  “好。”织田作之助搂着太宰治的脖子。
  ——
  “太宰先生!太宰先生!”
  有人在叫他,这个声音像是从天边而来。
  “太宰先生!”
  最后,这道声音如同在耳边响起,太宰治也醒来了。
  他看到了橘色的天边,还有他上方的中岛敦,他身下的触感告诉他,他正躺在草地上。
  “怎么了吗,敦君。”像是还没有从梦中醒来,太宰治迷迷糊糊地发问。
  他刚刚,好像见到了织田作之助,还说了话。
  “太宰这家伙又入水了啊!”国木田独步提着一个购物袋走过来。
  “吃火锅!”江户川乱步抱着一堆零食过来了。
  “吃牛肉火锅吧!”宫泽贤治签了一头牛过来。
  武装侦探社的大家都过来了。他们围在太宰治身边。
  “太宰先生快起来回家了,大家决定到你家里去吃火锅。”中岛敦把愣在地上的太宰治拉起来,“快点回去吧,小心感冒哦。”
  一行人都到了太宰治的家里。
  太宰治看到他常年关着的窗户被打开了,很多樱花散落在他客厅的地板上,泉镜花正小心翼翼地把那些樱花捡起来。
  他还看到中岛敦从他的茶几上提了一个袋子,语气有点惊奇。
  “唉?!太宰先生的家里居然会有购物袋,购物袋里面居然还装了蔬菜!”
  “上次来太宰先生的家里,看到的明明都是外卖盒子!”
  太宰治走过去,看袋子里的东西。
  有菠菜卷心菜等蔬菜。
  “大家一起吃吧。”
  太宰治把袋子提进了厨房。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1-04-09 16:10:11-2021-04-10 18:56:4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66章 番外
  春天,樱花开放,是个踏青的好时节。
  织田作之助准备和太宰治去赏樱。
  太宰治对此很期待,毕竟在樱花树下做感觉很好很新奇的样子!
  他动的时候樱花落在织田作之助的肩膀上……光是想想就觉得是个很好的场景!
  然后,去赏樱的头一天晚上,太宰治理所当然地失眠了。
  “完了,太兴奋了。”太宰治睁着眼睛躺在床上,他现在满脑子都想的是明天怎么做,在野外这还是第一次吧?
  这已经不仅仅是稍微兴奋的程度了。
  “什么兴奋?”织田作之助疑惑,“再不睡觉的话,小心明天没有精神哦。”
  毕竟她可是邀请了武装侦探社和港/黑的人一起去赏樱。
  太宰治的眼睛亮晶晶地:“期待明天的赏樱!”
  其实是期待明天的野外!
  织田作之助:?
  大晚上兴奋什么?
  “快点睡觉了。”织田作之助拍着太宰治的背,打算哄哄。
  以往孩子们不想睡觉的时候,她都是这样的。
  但是,太宰治把织田作之助的手拉来了。他稍微有点生气。
  “织田作你把我当小孩子吗!”
  太宰治滚了一下,滚进织田作之助的怀里。
  “只有小孩子才会喜欢被拍着睡觉!”
  织田作之助:“那你呢?成年人?”
  太宰治:“成年人当然要啪着睡觉!”
  织田作之助:……
  “可以,一次就要睡觉了哦。”织田作之助翻身把太宰治压着,把手伸进太宰治的裤子。
  因为每次太宰治都要做到精疲力尽,她怕明天早上太宰治起不来。
  “等等!”太宰治按住裤头,也按住了织田作之助的手。
  他现在做的话,岂不是明天就少做一次?
  织田作之助:“?”
  “睡觉了!明天一起!”太宰治把被子蒙过透气,使劲睡觉。
  织田作之助:“?”
  ——
  不管怎么样,第二天还是到了。
  太宰治背了一个背包,把该带的,不该带的,全都带上了。
  “不用拿那么多东西的……”织田作之助话还没说完,太宰治就满脸严肃地打断了。
  “就是要带这么多东西。”太宰治把包掂量了两下,“出发吧!”
  野外是第一次,感觉会有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所以还是多带点东西吧。
  织田作之助:“……”
  其实我想说的是,镜花听说要赏樱,已经很兴奋地做了很多便当,他们什么也不用带,只要人去了就行了。
  ……但是太宰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两人很快就来到了赏樱的地点。
  场面有些热闹,人也挺多的。
  太宰治看着热闹的场面愣在了原地。
  为什么!港/黑的人和武装侦探社的人都在!
  他和织田作之助的二人世界!?
  太宰治,愣在原地。
  “没事吧……”织田作之助安慰性地拍了两下太宰治的头,“其实我昨天就想说是和大家一起来的,不过你好像误会了什么。”
  太宰治:QAQ
  太宰治伤心的靠在织田作之助的怀里。
  早知道昨天晚上他就从了!然后精疲力尽……谁要和这些人一起赏樱啊!
  他只想和织田作一起“赏樱”!
  “好了走吧。”织田作之助戳了一下太宰治挎着的脸把太宰治带入了大家中。
  港/黑的人见了太宰治都是恭恭敬敬的,武装侦探社的人嘛……稍微有点嫌弃。
  因为太宰治之前无情说分手的印象还停留在武装侦探社的人的脑海里,他们只觉得织田作之助和太宰治在一起,就是织田作之助又多了个儿子……
  虽然但是,太宰治和大家玩的还挺开心的。
  他因为高兴喝了点酒,喝的脸色绯红,只能靠在织田作之助的怀里。
  于是泉镜花就主动帮太宰治拿东西。
  “首领,这个黑色的包就让我来拿吧。”泉镜花把太宰治怀里的包拿出来。
  “镜花!”太宰治瞬间惊醒,他包里装的东西他知道是什么,那是绝对不能给未成年看的东西,而泉镜花才十四岁!
  “快给我!”
  “抱歉,这是首领珍重的东西吗,我擅自拿了。”泉镜花立马把包还给太宰治。
  太宰治立马接住包,有些尴尬。
  “这不是镜花的错咳咳……”太宰治掩饰性地咳嗽了两声,眼睛正四处乱看的时候,看到了路过的中岛敦。
  “敦君,和镜花一起回去吧。”
  中岛敦和泉镜花二人走了。
  太宰治舒了一口气。
  差点就带坏了未成年少女,好险。
  不知道什么时候,人都走完了。现在只有太宰治和织田作之助两人了。
  傍晚橘色的光轻柔地洒在樱花树上,橘色的光跃过花瓣,顺着树干往下,落到了织田作之助铁红色的长发上。
  “人都走完了。”织田作之助来到一颗巨大的樱花树下。花瓣把树枝都压地稍微有点弯。风一吹就是粉色的雨。
  树下都是花瓣,踩上去有种滑腻的感觉。
  “过来。”织田作之助朝着太宰治招手。
  太宰治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他乖乖过去了。
  织田作之助把太宰治抵在树干上。
  堆积着沉重花瓣的花枝轻轻颤动,那些花瓣就落到了太宰治的肩膀上。
  织田作之助把那些花瓣轻轻吹去。
  “周围不会有人来吧?”织田作之助解开太宰治的衬衫扣子。
  太宰治心领神会:“当然不会有人来!”
  他早就把这片樱花林买了下来,并且做出了“傍晚之后绝对不能进入”的禁令。
  夜幕低垂,粉色的花瓣纷纷散落,是一场粉色的雨。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