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同人]织田小姐有话说——蓉锦
时间:2022-05-12 08:49:51

TAG:
  织田作之助脸上没什么表情,她把太宰治的脚踝拉住,脱下了太宰治的鞋子。
  “你真不听话。”
  “那个,等等!”太宰治拉住织田作之助的手,试图阻止织田作之助。
  如果他没记错时间的话,再过不了一分钟,中原中也会到他的房间里来。
  如果被中原中也看到他被一个女性这样对待……
  “等什么等。”织田作之助把太宰治推到在桌上。
  太宰治仰面躺在桌上,鸢色的发丝也散落在桌面上。
  织田作之助很快就把太宰治的裤子给脱下来了。
  果然,双腿正被绷带缠绕着。
  “以后不准再缠上去,你缠一次我就脱一次。”织田作之助把企图乱动的太宰治按住,然后去解太宰治腿上的绷带。
  织田作之助是认真的,她说过的话,一定会做到,如果太宰治再把绷带缠到身上,织田作之助会脱掉太宰治的衣服,然后把绷带全部拿下来。
  “等等——”太宰治奋力挣扎,“现在不行!”
  中原中也马上就要来了。
  “咚咚咚——”门响了。
  “太宰开门,我来了。”
  是中原中也的声音。
  中原中也作为首领的护卫,时刻保护首领的安全。
  如果太宰治不主动开门,三秒之后中原中也就会强制开门。
  “那个!织田作我们先等等,之后再……再拆。”太宰治把手放在织田作之助的肩膀上,试图把织田作之助推开。
  但是太宰治推不动。
  而且织田作之助已经把太宰治的上衣给脱了。
  织田作之助自然也听到了门外的声音,她没在意,继续手上的动作。
  “等等——”太宰治慌忙地去拉织田作之助的手。
  “嘭——”门被中原中也暴力打开了。
  “首领!是发生什么事了吗!”中原中也有些焦急地跑进首领办公室。
  然后就看到了这样的一幕。
  一个成熟而性感的女性,正把他们的首领按在办公桌上。而他们的首领正把手放在那位女性的胸部上。
  那位女性正满脸不善地看着自己,身为首领的太宰治的眼神也不是很友好。
  “抱歉打搅了!”中原中也瞬间明白,脸上瞬间通红,然后迅速退出首领办公室,还顺便把门给重新安上了。
 
 
第7章 横滨
  中原中也的小插曲并没有引起织田作之助的太多注意,他依旧是把浑身的注意力放在太宰治身上。
  “你太瘦了,以后每天早上和我一起去跑步。”织田作之助把太宰治腹部的绷带拆开。
  雪白的绷带缓缓落下,露出的是苍白的皮肤,小腹平坦且没有肌肉。看起来好像很软。
  织田作之助伸出手指戳了一下。皮肤就凹陷下去,而且冰凉的皮肤在迅速变热。
  太宰治闷哼一声:“你别戳……”
  织田作之助收手,继续拆太宰治身上的绷带。
  太宰治身上的绷带很快就被拆完了。
  这似乎是要做什么的样子。
  太宰治躺在桌上,把一只手臂放在脸上,挡住了脸。他的声音闷闷的。
  “现在是白天……”
  “嗯,我知道是白天。”织田作之助把手里的最后衬衣丢到地上,然后后退一步,走到窗帘那边。
  或许是因为时常呆在办公室,太宰治的身体很白,在暗色的桌上显得异常明显。
  有种颓败的美感,就像是玉放在屋子里放久了,无人理会,就蒙上了一层薄薄的灰。
  她想,她需要把这层灰吹散。
  “外面的人可以看进来吗?”织田作之助曲起手指点了两下窗户。
  厚厚的玻璃沉闷地响了两下。
  太宰治撑着桌子坐起来,消瘦而白皙的身体展露在织田作之助眼前。
  “外面的人自然是看不——”
  太宰治话还没说完,就被一道强烈的阳光给撒了满脸。
  热烈的眼光从窗外照进来,洒在身体上,带来一阵温热,还有一点灼烧感。
  太亮了也太热了。
  “好好感受一下阳光。”织田作之助捡起地上的裤子,在一片热烈的阳光下,把裤子给太宰治套在脚上。
  织田作之助正半蹲着身体给太宰治穿衣服。
  柔软的指尖拂过皮肤,带来一片战栗。
  两人之间谁也没有说话。
  “叮铃铃——”刚刚给太宰治穿好衬衣,织田作之助的手机就响了。
  是夜斗打来的。
  “怎么了?”织田作之助刚刚接通手机,就被一阵孩子的吵闹声给吓得把手机拿开了。
  “作之助快点回来啦!”
  “作之助你昨天晚上去哪儿了?!”
  “没有作之助好无聊啊作之助你快点回来!”
  孩子们的吵闹声从电话里源源不断地传来。
  织田作之助把电话拿在手里,看了几秒,似乎是在等待着吵闹消失。
  过了一会儿,电话里的吵闹声消失了,电话似乎是被对面的人给拿到了安静的地方。
  “所以说作之助你什么时候回来啊,我快要被这群孩子给折腾死了!”电话里传出来的是夜斗有气无力的声音。
  夜斗,无名神一个,四处张贴小广告,在某日被织田作之助叫来照顾孩子之后,就成了那群孩子们的保姆。
  “嗯,马上回来。夜斗你再坚持一下。”织田作之助说完后就挂了电话。完全,忽视了夜斗的惨叫。
  “让你的部下给我带一套衣服过来,内衣也要带。”
  对太宰治说完这句话之后,织田作之助就到旁边的小桌上吃早餐。
  “这个辣度,是给小孩子吃的吗?”织田作之助虽然嫌弃,还是好好地吃咖喱。
  太宰治打了电话,叫小银送衣服过来,然后坐在桌上看着织田作之助。
  “你……”
  不继续了吗?
  “啊。”织田作之助抬头看着太宰治,“我等会儿要回侦探社请假一个月,还要回去和孩子们玩一下,晚上再来找你。你还有什么事吗?”
  织田作之助依旧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和刚刚把太宰治压在桌上欲行不轨的人,简直判若两人。
  太宰治从桌上下来,坐到了首领办公桌上。
  “不,什么事都没有。”
 
 
第8章 横滨
  另一边,小银接了太宰治的电话,听完太宰治说完要求之后,她懵了。
  首领为什么要叫她送衣服?还是女性的衣服?
  居然还要内衣!稍等这个内衣的尺寸是不是有点太大了!
  小银在愣怔之后,果断打了电话给中原中也。
  中原中也作为太宰治的贴身保镖,而且今天早上还去首领办公室了,一定能知道发生了什么!
  然后,中原中也支支吾吾地,让她挑一件性感的衣服,还未等她继续问,就咔嚓一声挂了电话。
  性感?!
  小银满脸古怪地站在茶水间。
  这到底要怎么个性感法啊!
  然后,小银去问了尾崎红叶。
  两位女/流之后,一起挑了一件很短又很性感的黑色吊带短裙。
  很“方便”的那种,内衣也尽量往那方面靠了。
  “首领,我来送衣服了……”小银提着一个黑色的袋子,轻轻敲了一下首领办公室的大门。
  “咔哒。”首领办公室的门很快就打开了。
  出现的不是首领太宰治,而是一个成熟的大姐姐。
  大姐姐成熟又性感,铁红色的长发很漂亮。
  “辛苦了。”虽然大姐姐面无表情,但是小银还是能感觉到她话语和眼睛里的温柔。
  ——这一定是个温柔的人。
  “不辛苦,辛苦的是你才对。”小银把袋子递给织田作之助,朝着织田作之助鞠躬。
  一个女性从首领办公室里走出来!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他们的首领——终于有情人了!!
  四年以来,一直埋头工作,从不近女色!终于!有情人了!
  把二十多年以来的怨念都发泄在了大姐姐身上了!
  大姐姐你辛苦了!
  “怎么了吗?”织田作之助看着眼前突然激动的小银,声音疑惑。
  眼前的女孩子虽然表面上冷静,但是激动地眼神和不知道该往哪儿放的双手出卖了她。
  “没什么没什么。”小银哈哈笑了两下,然后走掉了。
  这么好的消息,还是先在群里发个消息。
  这是他们私下建的群,太宰治没在里面。
  【群聊,港/黑大家庭】
  【秘书小银:首领有情人了!是个成熟又温柔的大姐姐!我看到了,她好温柔,像是妈妈一样!@干部中原中也。】
  【干部中原中也:……别@我!】
  【干部尾崎红叶:恭喜首领脱单!】
  【游击队副队长泉镜花:恭喜首领脱单!】
  【游击队队长中岛敦:恭喜首领脱单!】
  【普通职员一号:恭喜首领脱单!】
  【……】
  群里一大片“恭喜首领脱单”的消息刷了起来,看起来喜气洋洋。已经有人准备在港/黑门口放鞭炮。
  但是太宰治这边情况不太好。
  “太宰治,这就是你的兴趣吗……”织田作之助用一根手指捻着那完全不能穿出去的吊带短裙,陷入了沉思。
  太宰治看起来在抗拒,但其实是欲拒还迎吗……还给她送了这样的衣服。
  “不对!”太宰治看着那件不可言说的短裙,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这不是我挑的。”
  织田作之助依旧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作为一个正常成年男人来说这很正常。”
  “那不是我挑的!”,太宰治说完后,觉得刚刚这句话有什么歧义就又急急忙忙补充了一句,“我是正常男人!”
  织田作之助:“我懂。”
  太宰治:“……”看样子你是完全没懂。
  太宰治去抢织田作之助手上的吊带短裙,但是被织田作之助轻易地躲开了。
  织田作之助把太宰治按在椅子上,然后在太宰治面前换上了这件短裙。
  短是真的短,性感也是真的性感。换衣服的时候不可言说。
  太宰治捂着脸不敢看。
  织田作之助很无情地把太宰治捂着眼睛的手掰开了,还准备给太宰治一个拥抱。
 
 
第9章 横滨
  恋人在分别的时候都会拥抱,织田作之助要和太宰治分开了,是需要抱一下的。
  织田作之助对着太宰治伸出双手:“我要走了,抱一下。”
  “不,等等——”太宰治向后退,抵到了墙上,无路可退,然后被织田作之助揽住腰给拉了回来。
  紧接着就是一片绵软。属于女性的香味猛地侵入鼻尖。
  呼吸之间浮动的是奇妙的香味,这香味让他心安,也让他心慌,想要逃走。
  太宰治的手在挣扎,但是织田作之助把太宰治的手给抓住了。
  太宰治想走开,然后被织田作之助给抱了起来。
  太宰治动不了了,就算动,也只会碰到不能描述的东西。于是他乖了。
  三十秒之后,织田作之助把太宰治放开了。顺便把太宰治的大衣脱下穿到了自己身上。
  这件吊带还是过于暴露了。不适合穿着走出去。
  太宰治蹲在地上,用手捂着脸,看起来就像是被强迫了的良家妇女。
  “那么,我就走了。”织田作之助蹲下,揉了一下太宰治的头。太宰治的头发很软,毛茸茸的,织田作之助不由得多揉了几下。
  太宰治顶着乱糟糟的头发,依旧蹲在地上:“嗯……”
  织田作之助很快就走了,首领办公室内又陷入了一片死寂。
  太宰治从地上站起来,顶着红透了的脸,坐到了办公桌前,继续处理文件。
  织田作之助离开了,太宰治又恢复了往日的冷酷和丧气。
  ——
  织田作之助觉得很奇怪。
  明明她没有来过这个建筑,却能准确地乘坐电梯,并且清楚地知道到底该朝哪里走才能出去。
  很奇怪的感觉。
  明明她没有见过太宰治,却觉得太宰治很熟悉,而且有一股紧迫感,让她拉住太宰治的手,甚至不惜顺着太宰治用“情人”的关系来绑住太宰治。还频频做出过线的举动……
  织田作之助站在电梯内,面无表情地思考人生。
  “叮咚——”电梯的门打开了,进来一个橘色头发穿着西装的男人。
  这个男人织田作之助见过,在刚刚太宰治的首领办公室。

  是中原中也,那个踹开了门然后又急急忙忙出去还把门安好的人。
  “织田作之助?”中原中也走进电梯,“首领让我送你回去,你要去哪里?”
  织田作之助:“武装侦探社。”
  中原中也:“??”
  你在逗我?
  织田作之助和港/黑的关系不好,可以说是对立。太宰治怎么回事?
  不找情人就不找情人,一找就找个对立组织的?
  这叫什么?
  ……《我泡到了敌对组织的成员》?
  这是什么狗血剧情!
  看到中原中也脸上变来变去的脸色,织田作之助再次解释。
  “我是武装侦探社的成员,已经工作四年了。”
  “如果觉得麻烦的话,我待会儿自己打车回去。”
  “不用。”中原中也按了一下帽子,他是既然答应了就要做到的人,“我送你过去。”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