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同人]织田小姐有话说——蓉锦
时间:2022-05-12 08:49:51

TAG:
  两人出了电梯,上了车,很快就到了武装侦探社。
 
 
第10章 横滨
  武装侦探社,国木田独步正坐在桌前处理文件。他眉头紧皱。
  “织田到底去哪里了……打电话去家里,接的人是小孩子,今天也没来上班。”国木田独步把整理好的文件放到一边,“那家伙快点回来把文件给我处理完啊!”
  国木田独步濒临爆发边缘。
  织田作之助,经常借着各种借口把文件全都扔给他。
  理由要不是——“被二丁目买香烟的老太太缠住了。”
  或者是——“家里的孩子缠住我不放。”
  更过分的是——“不想做文书工作。”
  国木田独步每次都很社生气,但是看到织田作之助那沉静的脸来,想到织田作之助要照顾十个小孩子,气又会突然消下去。然后暴躁地帮织田作之助把堆积的文件处理完。
  “不过今天都十点了,织田小姐怎么还没出现?”谷崎润一郎端着杯子走过来,“之前最晚都是九点半的。”
  武装侦探社一般都是早上九点上班。织田作之助总是会被各种事情缠身,通常都是过几分钟,最晚一次是帮一个老奶奶搬东西,迟到了半个小时。
  但是从来都没有超过九点半。
  谷崎润一郎猜测:“该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
  谷崎润一郎的话语瞬间让侦探社的人都紧张起来了。
  最近几年港/黑发展迅速,他们还是港/黑的老对头。
  说不定港/黑的首领就先从织田小姐开刀了呢。
  “不用担心。”江户川乱步坐在椅子上,叼着一根棒棒糖,把腿架在桌上,“不用担心,织田她昨天晚上,和男友在一起。”
  国木田独步:“??”
  谷崎润一郎:“??”
  侦探社的人整体傻掉。
  等等!织田小姐谈恋爱了?
  昨天晚上和男朋友在一起?
  这是不是太快了?!
  而且织田小姐不像是会对谈恋爱感兴趣的人啊!
  要找到一个可以接受十多个孩子的男人这很难吧!
  以上的这些话在侦探社成员的脑子里刷屏了。
  “哦。”江户川乱步点头,他看向窗外,“织田回来了。”
  侦探社的人立马趴到床边看。
  只见织田作之助从一辆价值不菲的车上下来,为他开车门的男人是港/黑的五大干部之一中原中也。
  所以说织田小姐的男朋友是中原中也吗!
  ……不,等等。这一定是港/黑的阴谋!
  国木田独步率先反应过来,他直接跳下了窗户。
  “国木田,你干什么?”织田作之助看着满脸敌意的国木田独步,“要出去出任务吗?”
  “织田,快到我身后来。”国木田独步警惕地看着中原中也,“你身后的那个人是港/黑的五大干部之一中原中也,你知道吗?”
  你还和她谈恋爱!
  织田作之助:“我知道啊。怎么了吗?”
  虽然港/黑和武装侦探社关系不好,但是也没有到达见面了就打的地步。
  看到织田作之助面色不变,国木田独步痛心疾首:“你都知道了还——”
  还和他谈恋爱,昨天晚上还睡一起了!
  完全没搞清楚情况的织田作之助:“嗯?”
  也没搞清楚情况的中原中也:“……”
  有股不好的预感。
 
 
第11章 横滨
  国木田独步:“织田!你居然和港/黑的人谈恋爱吗!”
  织田作之助有点惊讶:“国木田,你怎么知道的?”
  毕竟她和太宰治的事情昨天晚上才刚刚开始,国木田独步这么快就知道了?
  国木田独步指着站在一边的中原中也:“他都送你回来了!”
  织田作之助:“?”
  “不是,你误会了,我没和他谈恋爱。”
  听到织田作之助这么一说,国木田独步瞬间松了口气。
  幸好幸好。《和敌对组织的干部谈恋爱》这种狗血剧情没发生。
  但是紧接着,织田作之助的下一句话,让国木田独步当场去世。
  织田作之助:“我的恋爱对象是港/黑首领太宰治。”
  国木田独步:“……?!”
  当场去世。
  因为不想引发不必要的麻烦,中原中也率先回去了。
  留下织田作之助一个人面对武装侦探社的大家。
  “事情就是这样,所以说接下来的一个月我都会在港/黑生活。”织田作之助站在武装侦探社的办公室里。面色沉静地说出这句话。
  明明是可以把人给送走的话语,但是从织田作之助口中说出来就和吃饭喝水一样简单。
  配合这着织田作之助沉静的面容,让武装侦探社的人也觉得织田作之助和太宰治谈恋爱这根本没什么。
  ……但是,这是很可怕的事情啊!
  武装侦探社集体:这也太违和了!
  比起愣在当场的众人,国木田独步率先反应过来。
  其实是被刺激了。
  “织田,你会被玩弄的。”国木田独步面色沉静,“港/黑的首领太宰治,用五年的时间就把港/黑发展成为政/府机关都要畏惧的存在……横滨的人几乎都是畏惧着太宰治的。他城府极深!”
  “啊……”织田作之助回忆了一下太宰治的样貌和表现。
  看到个身材那么好的美女裸睡在面前都不敢上,连抱一下都不敢……胆小鬼一个,还有点软。
  像是趴在脚边露出肚皮求抚摸的小猫猫。
  小猫猫是没有危险的,最后还会被揉。
  最后,织田作之助这样回答国木田独步:“太宰治他,还挺听话的。”
  “他一定满口甜言蜜语!织田作你不要被他哄骗了。”国木田独步满脸认真,“他是港/黑的首领,身边的女人数都数不清!他是不是给你送了很多礼物。”
  织田作之助:“不,事实上,我们才认识不到一天。”
  国木田独步:“……?!”
  “那你为什么要和他谈恋爱?”国木田独步想不通,“是因为脸吗?!”
  织田作之助歪着头想了一下,太宰治的脸。
  “太宰治,脸满分!”
  国木田独步,再次当场去世。
  国木田独步痛心疾首地看着织田作之助,那个眼神是满满的控诉。
  就好像是在看着一个被爱情蒙蔽的女人。
  最后,国木田独步只能憋出这句话:“如果社长答应的话,我们就没什么意见。”
  侦探社众人都点点头。
  如果社长都答应了的话。
  最后,织田作之助去了社长室。
  福泽谕吉正在撸猫,坐在社长的位置上,当听到织田作之助的来意之后,手上不自觉地加大力气,然后猫咪惨烈的叫了一声。
  福泽谕吉的手背上出现了一个鲜红的爪印。
  “织田……你刚刚?”饶是见过大风大浪的福泽谕吉也没有反应过来。
  “嗯,没错。”织田作之助点头,“我要请一个月的假,去港/黑给太宰治当情人。”
 
 
第12章 横滨
  福泽谕吉,还没批过这样诡异的假条——因为我要去当情人,所以说请一个月的假。
  但是织田作之助向来稳重,绝对不会做出奇奇怪怪的事情,也不会只身犯险,毕竟织田作之助还有十个孩子要养。
  最后,福泽谕吉有些飘忽地批了假条。
  ——
  拿到了假条,织田作之助开车回了家。
  因为有十个孩子要养,织田作之助特意让孩子们寄住在了一家咖喱店。她每个月都会给店长出生活费,她也可以免费在店里吃咖喱。
  “老板,来盘咖喱。可以把我辣哭的那种。”织田作之助推开门,对正在柜台后的老板道。
  “顺便,这是这个月的生活费。”织田作之助从外套里拿出一个信封,放在了桌上。
  刚刚离开武装侦探社的时候,她顺便把这个月的工资拿了。
  “织田小姐,我也是可以帮助孩子们的。”老板一边擦盘子,一边看着织田作之助,“反正我孤家寡人一个,这些小朋友在这里,我很开心。”
  “是这样吗。”织田作之助在位置上坐下来,并没有把钱收回去,“之后我会离开一个月,偶尔会回来看一下孩子们。”
  老板给织田作之助端上一盘超级辣的咖喱。
  “要出远门?”
  “不是。”织田作之助舀了一勺咖喱,看了几秒,“就在横滨。”
  咖喱特意多加了辣椒,看起来颜色非常鲜艳。
  织田作之助很快就吃完了。
  走上楼梯,织田作之助和匆匆忙忙跑下来的夜斗相遇了。
  夜斗一头柔顺的蓝发已经变成了鸡窝头,衣服破破烂烂的好像是刚刚经历了一场爆/炸,看见织田作之助就双眼飙泪。
  “呜呜呜呜!织田!我要被玩死了!”
  织田作之助躲开夜斗的袭击。
  “你不是还没死吗?”
  非常无情,非常冷血。
  夜斗顺着楼梯滚了下去,趴在地上哭:“呜呜呜,织田你好无情!”
  织田作之助面色不变,从衣兜里掏出一个五元硬币丢给了夜斗。
  “接着。”
  五元硬币在空中划过。
  夜斗立马从地上起来,接住了那枚硬币。
  “我活了!”
  “好了,一起去和孩子们玩吧。”织田作之助抬脚朝里面走去。
  夜斗在后面嚷道:“这是另外的费用!”
  织田作之助又丢给夜斗一枚五元硬币。
  嗯,五元一次的神明,再也没有比这个更便宜的了。
  夜斗满脸开心地跟上去了。
  织田作之助和夜斗,陪着孩子们玩了一下午。
  直到晚上十点,织田作之助才想起来,她该去找太宰治了。不过孩子们似乎还想和她再玩会。
  织田作之助看着手机上显示的晚上十点。
  该不该和太宰治说一声呢。她今晚可能去的晚,或者是不去了。
  “织田作!你在干什么呢!”幸介从背后袭击织田作之助,抱着织田作之助,“我抓住你了!”
  “啊,没有什么。”织田作之助把手机收起来,“接下来,就让你们看看武装侦探社的人的可怕之处。”
  ——
  港/黑顶楼,太宰治穿着睡袍躺在床中间。鸢色的头发轻柔地散落在枕头上。
  他把卧室打扫了一遍,还仔仔细细地洗了澡,就等织田作之助过来。
  他绝对不是在期待什么事情,他不过是在等织田作之助来而已。
  然后,都晚上十点了织田作之助还没来。
  太宰治翻了个身,看着紧闭的房门。
  一秒过后。
  太宰治下床把房门给打开了。
 
 
第13章 横滨
  房门大开,太宰治侧着躺在床上,看着外面。
  外面就是首领办公室,此时已经关灯,一切都模糊不堪。
  太宰治很少睡觉,一是为了警惕,二是为了没日没夜地谋划。
  今天他少有的,洗了澡就乖乖地躺倒床上去了。
  他今天还特意多吃了一碗饭……
  但是——
  太宰治把手机拿起来看了一眼。
  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
  织田作之助还没有来。
  ——
  小孩子的精力总是充沛的,织田作之助陪着孩子们玩到了凌晨。
  织田作之助太累了,孩子们睡下了她也睡了,完全忘记了太宰治。
  第二天醒来,织田作之助蹑手蹑脚地出门准备去武装侦探社上班。直到看到浴室里太宰治的大衣外套才想起来。
  她把太宰治给忘了。她昨天晚上应该去找太宰治。而且她现在不用去武装侦探社上班。
  但是织田作之助是没有慌。
  毕竟太宰治看起来,也不是很期待和她发生负距离的关系。
  织田作之助打了个电话,把夜斗叫过来给孩子们做了早饭,就穿上衣服准备出门。

  衣服还是那几样,黑色的条纹衬衫,黄色的外套和深色的裤子,完全把完美的身材遮住。
  及腰的头发也只是随便梳了两下,扎了个马尾,好在头发顺滑,一点也没打结。
  把太宰治的衣服洗干净之后,装在袋子里,织田作之助就出发前往港/黑。
  织田作之助是步行的,港/黑离她住的地方并不远。
  然后,织田作之助就被买香烟的老太太给缠住了。
  老太太拉着织田作之助念叨自己年轻的时候怎么怎么样,说了点鸡毛蒜皮的小事。
  织田作之助听着,附和老太太。
  “哦,可以啊。”
  “没办法,如果是那样的话。”
  “这样还真是不好说呢。”
  最后还说她知道一个很可以的年轻人,身高接近一米九,长得帅,而且还是学校老师,打算把这个年轻人介绍给织田作之助。
  织田作之助同意了。毕竟这个老太太偶尔也帮着她照顾孩子们,她不好拒绝。
  织田作之助和老太太一直聊天聊到了中午,老太太还拉着织田作之助吃午饭。
  老太太独居,虽然生活上不愁,但是难免孤独,经常和织田作之助聊天,拉着织田作之助吃午饭。
  吃完了午饭,织田作之助还得到了老太太送的几包香烟。
  织田作之助不是个喜欢抽烟的人,咖喱店的老板不抽烟,武装侦探社的人也不抽烟。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