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同人]织田小姐有话说——蓉锦
时间:2022-05-12 08:49:51

TAG:
  ……她之前看到中原中也是抽烟的?
  织田作之助打算把香烟送给中原中也。
  毕竟中原中也是太宰治的护卫,想必她可以从中原中也那边了解太宰治的一些事情。
  织田作之助很快就来到了港/黑。
  港/黑门口有几个黑西装的护卫。
  织田作之助把袋子提好,然后面色沉静地就进去了。
  织田作之助之前做杀手的时候,曾经潜入某世界上最大的黑/手党彭格列的城堡暗杀干部,也在政/府要员的舞会上从容地暗杀议员。
  进入港/黑的大楼,对她来说不算什么。
  但是,织田作之助被拦住了。
  一个穿着黑色西装套装,一头干练短发的女性拦住了她。
  干练的女性手里拿了一个脸部扫描仪。这是港/黑的员工阳子,负责门口的检测。
  “你?上班怎么不穿工作服?过来扫描一下。”
  港/黑女性的工作服是西装套裙,眼前的织田作之助穿着黑色的条纹衬衫和黄色外套,而且脸很陌生。再加上她手上提着的可疑袋子。
  阳子猜测,这可能是个杀手,来暗杀港/黑首领太宰治的。
 
 
第14章 横滨
  “袋子里是什么东西?拿出来看看。”阳子站在织田作之助面前,声音严厉。
  阳子的声音有点大,吸引了门口的保安。
  保安端着木仓过来了。
  眼前的这几个保安,织田作之助一秒就可以干掉,但是她可不是来找茬的。
  织田作之助选择了和平处理。
  “我没有恶意。”
  阳子不相信,招呼保安准备把织田作之助带到港/黑的地牢。
  横滨,乃至整个日/本,想杀掉太宰治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不可疏忽一分。
  织田作之助可以说她是首领太宰治的情人。那样的话,她大概可以畅通无阻地进去。
  但是,织田作之助没有把“我是太宰治的情人”这句话挂在嘴边的习惯。
  织田作之助不想引起骚动,她选择顺着他们走。
  她的目的只是进入港/黑,进去港/黑的地牢,也算是进入港/黑了。
  至于怎么找到太宰治,她自有办法。
  “这么配合?”阳子看到织田作之助无比配合稍微有些惊讶。
  港/黑首领太宰治是个可怕的男人,横滨只有蠢货才敢惹他。
  看来眼前的女人也不算是太愚蠢。
  织田作之助点点头,把手里的袋子递给阳子,率先朝着地牢走去。
  “等等——”
  略微张扬的男声传来。
  是中原中也。
  “中原干部早上好。”
  “早上好中原大人。”
  中原中也是港/黑的五大干部之一,虽然身高不尽人意,但依旧是战斗力的天花板。
  中原中也只是按照往常的时间来上班,就看到织田作之助即将被检测员工带走。
  中原中也自然是立马出口阻止了。
  “你干什么?说一句你是太宰治的情人,他们自然是会放你进去。”中原中也走到织田作之助身边,看着织田作之助手上的手铐,“手铐给她解开,她是首领的情人。”
  旁边的人虽然惊讶,但是也很快把织田作之助的手铐给解开了。
  昨天小银,在港/黑高层人员的私人群里传播了太宰治拥有情人的消息。
  但是下层人士,比如阳子等人,完全不知道。
  现在,中原中也一说,全都知道了。
  “昨天我偶然听到小银大人说首领有情人了。”
  “首领终于有情人了!”
  “原来是这位小姐吗?这位小姐身材太棒了吧!”
  周围的人开始议论起来。
  织田作之助活动了一下手腕,慢吞吞地说。
  “我没有把这句话挂在嘴边的习惯。”
  织田作之助脸上依旧是状况外的表情,和中原中也的急切对比起来,显得有些奇怪。
  中原中也率先向前走去。
  “走了。”
  围在周围的人散开。阳子把袋子还给织田作之助,并鞠躬。
  “抱歉。”
  “没有关系。”织田作之助接过手提袋,“你们很好地履行了自己的职责。”
  和阳子告别之后,织田作之助就跟着中原中也进了港/黑的干部专属电梯。
  “谢谢。”织田作之助朝着中原中也道谢。
  如果不是中原中也,她可能要费一番力气。
  “不用谢。”得到了感谢之词,中原中也倒是有点不好意思了。
  两人挨地有点近,中原中也朝旁边走了几步。
  电梯里只有两个人,非常安静。
  中原中也第一次和异性在这样狭小的空间里呆着。
  奇怪的气氛在两人之间弥散开来。
  织田作之助把之前老婆婆送的香烟拿出来,扔给中原中也。
  “请你抽烟。”
 
 
第15章 横滨
  有东西飞过来,中原中也下意识地接住了。
  这是一包烟,是很老的牌子,他在很早之前抽过,但是之后就没抽了。
  现在看着的,颇有点怀念的味道。
  “谢谢。”中原中也礼貌地道了谢。他习惯性地想拿一根抽,但是想到织田作之助还在眼前,就把烟塞了回去。
  中原中也知道,太宰治是个无情的人,眼前的女性,一定会被太宰治玩弄。
  眼前的女性,看起来是个好女人。中原中也不想看到一个好女人被太宰治欺骗,被太宰治弄哭。
  纠结了许久,中原中也的楼层到了,他在离开电梯的时候。
  背着织田作之助道:“不要被太宰治的脸骗了。”
  说完这个善意的提醒之后,中原中也很快就离开了。
  电梯门关上,织田作之助看着中原中也有点慌张的背影眨了一下眼睛。
  这人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
  织田作之助很快就来到了顶楼,首领办公室的门关着,门口站了一个女孩子。
  那个女孩子有着一头飘逸的黑发,穿着一身职业装,她的怀里抱着一叠纸。
  “织田小姐,您终于来了。”小银立马迎上来,“我是首领的秘书小银。”
  “你好。”织田作之助把手里的袋子递给小银,“这是太宰治的外套,你帮他收一下吗?”
  “这个事情先不说。”小银脸上的表情有点严肃,“首领的心情看起来不是很好,请你小心。”
  这是她第一次看到首领生气,无论是之前和异能特务科交涉,还是和Mimic对战的时候,她都没有看到首领生气。
  也没有这种不能说之为生气?比起生气来,似乎差了点火候。
  她觉得,现在的太宰治,或许更适合“闹别扭”这个词语,不过小银觉得“闹别扭”这个词语不适合冷漠又温柔的首领。
  小银不想让织田作之助,这个首领唯一的情人,陷入危险之中。
  “或许你可以到其他地方去坐一下?”小银建议,“首领可能是遇到了棘手的事情。这是我第一次看到首领那个样子。”
  “谢谢提醒。”织田作之助谢过小银,“那我现在应该去哪里呢?”
  她还是不要在太宰治生气的时候去打扰他。太宰治现在可能很忙吧。
  虽然她是情人,但也不过两天,还没有达到可以为太宰治分忧的地步,她现在最好就是不要去撞这个木仓口。
  织田作之助跟着小银去了泉镜花所在的地方。
  ——
  太宰治坐在首领的位置上,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不可言说的气势。
  大概那个气势可以用“闹别扭”来形容。
  他在等织田作之助来。
  在等织田作之助给他一个解释。
  为什么昨天晚上没来?
  太宰治通过监控,看到了织田作之助进入港/黑,和中原中也相遇。
  然后听到了中原中也给织田作之助说的话。
  听到中原中也的话之后,太宰治面无表情,然后立马给中原中也派了一个非洲的任务。
  在看到织田作之助即将进入首领办公室的时候,太宰治甚至拿了一面镜子,好好地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脸部。
  在看到脸上缠着绷带的时候,立马手忙脚乱地把绷带给摘了下来。
  接下来就等着织田作之助进来了。
  然而等太宰治再次看向监控的时候,却看到织田作之助离开了首领办公室的门口。
  太宰治:“??”
 
 
第16章 横滨
  织田作之助跟着小银去了泉镜花所在的地方。
  泉镜花所在的办公室是一间和室。
  泉镜花是个可爱的女孩子,皮肤像是雪一样白皙,有着墨蓝色的长发,穿着印有小花的和服,外面罩了一件外衫。
  这是一个任何人看了都会喜欢的女孩子。同时这也是一个悲伤的女孩子。明明应该是朝气蓬勃的年纪,但是身上充满了死寂的味道。
  织田作之助从这个女孩子的身上,看到了她以前的影子。
  只知道杀人,然后在一次次惊心动魄的暗杀中活下去。
  “镜花,这是织田小姐。首领的情人。”小银为两人互相介绍。
  “织田小姐,这是泉镜花是首领身边暗杀部队的副队长。”
  看到眼前充满了背上气息的小女孩,织田作之助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
  “你好,镜花。”
  织田作之助不常笑,她一直都是面无表情,或者可以称之为木讷。但是她的笑容很温和,就像是冬日里的温泉。
  “妈、妈?”泉镜花几乎是下意识地说出了妈妈这样的字眼。
  眼前女性,铁红色的长发像是火焰般,把心上的雪融化。
  织田作之助笑着点了点头。
  泉镜花和织田作之助相处地很好。
  两人跪坐在小桌边上,织田作之助轻声念书,泉镜花坐在织田作之助的对面安静地听着。
  一开始,泉镜花还很乖地跪坐在织田作之助的对面。但是渐渐的,泉镜花就蹭到了织田作之助的身边。
  泉镜花把毛茸茸的脑袋挨在织田作之助的胳膊上,然后仰头看织田作之助铁红色的头发。
  衬衫开了一个扣子,露出了白皙的皮肤,铁红色的头发垂落在那片白皙的皮肤,好像是火焰落在了雪上。
  “第一次在银座见到他时,我就感觉这真是个悲伤的男子,想着想着自己心里也难受得不得了。因为我仿佛能清楚地看到,他的前方别无他物,只有……”
  织田作之助一边念着从书架上随便拿的书,一边摸着泉镜花毛茸茸的头发。
  小孩子的头发总是毛茸茸的。
  “要躺下来吗?”织田作之助这样询问泉镜花。
  泉镜花点了点头,然后躺在了织田作之助的大/腿上。
  和室内的气氛沉静而绵长,直到一声开门的响声来临。
  是太宰治。
  他站在门口,被一身黑色所包裹,往日里总是被绷带缠着的右边眼睛露了出来。
  看到太宰治,躺在织田作之助大腿上的泉镜花立马起身。
  “首领。”泉镜花微微低头。
  太宰治点头:“出去。”
  泉镜花恋恋不舍地看了织田作之助一眼,然后慢吞吞地出去了。
  现在室内只剩下太宰治和织田作之助两人。
  太宰治把大衣的外套脱了下来,然后走到织田作之助身前。
  脱下了大衣外套,太宰治比一般男性要瘦弱的身体展现在织田作之助眼前。
  织田作之助眨了一下暗蓝色的眼睛。
  “你来这里做什么?”
  你不是在生气吗?
  织田作之助这没有表情的脸,还有古井无波的疑问句,成功地把太宰治气笑了。
  那笑容带着些许无奈,如同湖面上的薄雾一般,转瞬即逝。
  太宰治反问:“你昨天晚上怎么没来?”
 
 
第17章 横滨
  如果织田作之助昨天晚上来港/黑找太宰治。
  那么今天,织田作之助就不会坐在这里了。

  “我昨天晚上在照顾孩子。”织田作之助用毫无起伏的声音回答太宰治。
  她其实是想来莽的,比如直接把太宰治的衣服扒了,在这里把他上了。
  但是,昨天她的举动似乎把太宰治吓到了?为了不让太宰治逃跑,她决定温和一点。还是等到合适的时机再上吧。两个人之间,还是徐徐图之的好。
  “我太累了,忘记给你发消息了。”看到太宰治略显不满的脸色,织田作之助补充道
  织田作之助一板正经地回答,让太宰治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他难道要问——“我和孩子谁更重要”吗?
  这也太像寂寞的饥渴少妇了吧!
  但是,让他就这样原谅织田作之助那是不可能的。
  织田作之助不是很想扒开他的衣服吗?他今天绝对死死地守住自己的衣服。
  太宰治装模作样地咳嗽了两声,坐到织田作之助身边,然后道:“刚刚和镜花在做什么?”
  织田作之助扬了一下手里的书籍:“在念书。”
  太宰治没说话了,他在等织田作之助扒他的衣服。
  要是像昨天那样的话,他现在应该都被织田作之助压在榻榻米上了。
  但是三分钟过去了。
  织田作之助什么也没干,只是在认真地看着手里的书。
  织田作之助在看书,同时她也很奇怪。
  太宰治不是在生气吗?来找她干什么?
  织田作之助想不通,于是就看书。
  她也在写小说,平时的积累也是很重要的。
  “我也要看。”伴随着一道温和的声音,一颗毛茸茸的头也靠在了织田作之助的肩膀上。
  织田作之助好心地把书朝着太宰治那边移了一下。
  室内安静极了,只有从窗外飘散进来的热烈阳光,还有在阳光里飞舞的灰尘。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