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同人]织田小姐有话说——蓉锦
时间:2022-05-12 08:49:51

TAG:
  小炉上的茶壶发出轻微的响声。
  织田作之助给两人都泡了一杯热茶。
  滚烫的水把茶叶浸泡地舒展开来,白色的水汽在一片阳光中向上升腾。
  两个人靠在一起看书。
  大/腿上突然搭上了某个东西,织田作之助看了一眼,是太宰治的手。
  太宰治的手纤长而白皙,搭在她的大/腿上。
  织田作之助不动神色地把太宰治的手给拿开了。
  昨天太宰治那么抗拒她的触碰,她还是少和太宰治亲密接触,免得太宰治逃跑。
  手被拿开,太宰治放在榻榻米上的另一只手不自觉地收紧,鸢色的眼睛也暗淡下来。
  “要听我念书吗?”感到了太宰治身上那逸散而出的一丝不悦,织田作之助偏头看着太宰治。
  两人的距离很近,只要织田作之助再往前一下,就可以亲吻到太宰治的唇角。
  太宰治:“要。”
  织田作之助立马就开始念书。
  织田作之助的声音很平稳也很温和,像是涓涓细流缓缓包裹心脏。
  “这家伙,带着死亡的气息,然而我却无能为力……”
  织田作之助正念着书,但被太宰治打断了。
  太宰治脸上的表情很不高兴:“这是谁的文章?”
  织田作之助看了一下扉页:“这是一个人写给他朋友的悼文。”
  太宰治把那本书直接扔开了。
  那本书落在地上,发出了一声轻微的响声。
  “换一个。”
  织田作之助重新从书架上抽了一本书。
  她用她沉静的声音念着:“她……”
 
 
第18章 横滨
  安静的和室内,织田作之助坐在榻榻米上念书,她的面前摆着一杯茶。她的胳膊被太宰治揽住,太宰治靠在她的肩膀上。
  安静而和缓的声音弥散在和室内。
  太宰治靠在织田作之助的肩膀上,似乎是在认真听织田作之助念书。
  织田作之助正念完一篇,腰上突然痒痒的,织田作之助停下了读书声,然后看向她的腰。
  她的腰被一双手搂住了,那双手苍白且骨节分明,是一双男人的手,这是太宰治的手。
  那双手的手指还不安分地在腰侧乱动,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地乱动。把黑色的衬衫都给弄皱了。
  织田作之助把那双手给抓住。
  然后她感到自己的掌心被轻轻挠了两下,就好像是小猫的舌头,轻轻地舔了一下手心。
  太宰治突然靠近,温热的气息喷洒在颈侧。
  “你……”
  你开始吧!
  织田作之助看着太宰治,面无表情。
  然后把太宰治放在她腰侧的手给拿开了。
  太宰治:“??”
  这剧情发展不对啊!
  “好好听我念书。”织田作之助看了太宰治一眼,然后继续念书。
  “织田作,我手冷。”太宰治带着点撒娇意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织田作之助了然,在太宰治期待的目光里,把茶杯递到了太宰治手里。
  “手冷的话,把杯子抱着就不冷了。”
  织田作之助继续念书,然后太宰治把杯子给放在了桌上。
  太宰治稍微有点用力,瓷制的被子与木质的桌面触碰,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杯子里的茶微微晃荡,洒出来几滴,滴在桌面上,留下了几个浅色的圆点。
  织田作之助没理会太宰治,自己念书。
  她发现这本书写的是真的好,还打算向泉镜花借回去好好看看。
  “不要茶杯,我手冷,你给我捂捂。”太宰治把手伸到织田作之助的书前,挡住了织田作之助的视线。
  织田作之助无奈地把太宰治的手握住了。
  从掌心传来的是些微的凉意,慢慢浸到了心底。
  太宰治的手比织田作之助的手大一些,虽然捂着,但是指尖露了出来。指甲有些透明,折射着从窗户外射进来的光。
  织田作之助继续读书,但是总觉得太宰治在看她,而且眼神有点灼热,让织田作之助几乎看不下去书。
  “你一直看着我做什么?”
  太宰治反问:“难道你就不想做点别的吗?”
  太宰治用手指轻轻挠了一下织田作之助的掌心。
  织田作之助瞬间明白:“哦,你是说这个啊。”
  太宰治高兴,直接把外套给脱了,留下一件小马甲。
  然后织田作之助就拿出纸笔,一边看书,一边在纸上写写画画。
  太宰治:“??”
  织田作,你不对劲。
  织田作之助一边抄书,一边和太宰治搭话。
  “你说的真对,只读书不行,我应该把我觉得写得好的句子摘抄下来。”
  织田作之助看向太宰治:“你脱衣服干什么,你不是手冷吗?”
  太宰治默默地把外套穿上了。
  “没有……我只是觉得,身体有点冷。”
 
 
第19章 横滨
  “织田作,我身上冷。”太宰治抱着织田作之助的一只手臂。把头放在织田作之助的肩膀上蹭来蹭去,把衬衫蹭地皱巴巴的。
  这个暗示已经很明显了,既然身体冷,只有运动了。
  织田作之助面无表情地看了太宰治三秒钟。
  然后把水壶放在了太宰治的面前。
  织田作之助:“一个水壶够吗?”
  太宰治:“够了。”
  因为水壶在身前,让太宰治感到了一丝暖意……
  太宰治有点呆滞地看着他身前冒着热气的水壶,思考人生。
  这个织田作,绝对不是昨天的织田作!
  ——
  很快就到了晚上。
  今天太宰治过得很舒服,没有繁杂的文件。和扰人的突发事件。
  他抱着织田作之助的手臂听织田作之助念书。
  那样温和而沉静的声音,让太宰治昏昏欲睡,最后他确实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
  而且他还被放到了床上。
  这似乎,是准备要进行某种不可描述的事情。
  “醒了?吃饭吧。”织田作之助从门外进来,把食堂剩下的饭菜端到太宰治的床头柜边上。
  但是太宰治坐在床上看着她。目光里有种奇怪的情感。
  “要不我们先睡觉,睡完了再吃。”
  织田作之助:“?”
  袖子被拉住,手腕被轻轻摩挲,似乎马上就要发生少儿不宜的事情。
  “晚饭不吃饿了怎么办。”织田作之助把袖子从太宰治手里抽出来。
  太宰治眼睛微睁:“也对,不吃饭就没力气。”
  织田作之助:“……”
  怎么感觉太宰治和她不在一个频道上。
  太宰治似乎是有点急切,吃的很快,期间还被呛到了。
  织田作之助拍了好几下太宰治的背,太宰治才反应过来。
  接下来洗脸洗澡。
  太宰治穿着浴袍躺在床上,心里有点紧张。
  因为之前一直没有这种需求,他昨天晚上还看了不少的教学资料,也悄悄去楼下商店里买了床上用品。
  第一次,总是会有那么点紧张的。
  “啪嗒。”门发出一声细小的响声,织田作之助推门进来了。
  裹挟着一股湿热的气息。
  她的长发盘在头顶,有几缕头发搭在肩膀上。
  因为走动,浴袍下有雪白的东西若隐若现。
  织田作之助先是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太宰治,然后去衣柜前找衣服。
  她得找一件睡衣。
  “有我的睡衣吗?”
  太宰治立马回答:“有的!”
  他昨天就派人去买了很多女式的睡衣,不管是正常的还是不正常的都有。
  织田作之助随便拿了一件睡衣,就把浴袍脱下来换衣服。织田作之助对太宰治毫无掩饰。
  她就在太宰治眼前换睡衣。因为太宰治对她根本就没什么想法,而且还有点抗拒。
  织田作之助的背很白,腰肢纤细,伸手把衣架放在衣柜里的时候,背部拉伸,像是一块雪白的玉琵琶。
  太宰治把眼睛捂住了,但是还是从指缝里偷看。
  织田作之助一边穿睡衣一边和太宰治搭话。
  “你看起来很紧张。第一次吗?”
  太宰治点点头,尽量放缓语气。
  “第一次。手生。”
  “不过我昨天晚上看了很多教学资料,也去买了要用的东西……而且我会很小心,很轻很轻……只要你说停,我不多动一下。”
  织田作之助心里奇怪。
  一起睡觉,有什么需要学习的?还轻点?不多动一次?
  他们俩不就是盖上被子各睡各的吗?
  织田作之助没收到太宰治的黄色信号,导致两人根本不在一个频道上。
  织田作之助上了床,盖好被子就准备睡觉。
  但是身上突然一重,太宰治压在了她的身上。
 
 
第20章 横滨
  双腿中间被挤进一条腿,导致双腿被迫分开。一只手被压在头顶,另一只手被握在手里。眼前之人极近,似乎只要一抬头,就可以亲吻。
  “你干什么?”织田作之助平静地询问太宰治。即使是这样暧昧的姿势也没有让她脸色改变。
  她不觉得这样的动作有什么出格的,她和太宰治是情人关系,就算是马上来一发也行。
  但是她看到太宰治过于抗拒她,她暂时不打算和太宰治发生任何深入的关系。
  所以说这样的姿势,织田作之助完全没朝那地方想。就觉得太宰治是在闹别扭。
  这样暧昧的场景,织田作之助却是如此平淡的反应。
  太宰治觉得,织田作有点不对劲。
  太宰治给出了提示:“你不想做点什么吗?”
  “想。”织田作之助点点头。
  太宰治立马去解织田作之助的睡衣。等到睡衣都解开了,什么都看得清清楚楚的。但是织田作之助下一句话,让太宰治顿住了。
  织田作之助:“我想睡觉了。”
  织田作之助一脸平静:“早睡早起身体好,现在已经晚上十点。”
  太宰治:“……”
  太宰治开始解自己的睡衣扣子,但是他的手被织田作之助制止了。
  织田作之助有点奇怪的看着太宰治:“这么晚了,你不睡吗?为什么脱睡衣?”
  太宰治:“不睡。”
  还睡什么?
  太宰治想挣脱织田作之助的手,继续解自己的睡衣扣子,但是他发现他动不了。他无法挣开织田作之助。
  织田作之助快速地眨了两下眼睛,有点不懂太宰治的意思。
  “这么晚了不睡觉你干什么?”
  然后没等太宰治反应过来,就翻身把太宰治压在了身下。
  “你?!”太宰治的声音明显拔高了,“我……就算是我在下面我也可以的!”
  织田作之助:“?”
  织田作之助从太宰治身上退下来,把被子好好地盖在太宰治的身上,还贴心地掖了一下被角。
  织田作之助拍了两下太宰治的头:“睡吧。”
  她照顾过很多个孩子,那些孩子大多数都精力充沛,晚上不睡觉喜欢拉着她玩,这种时候,她一般都是先和那些孩子玩一会儿,然后强制睡觉。
  织田作之助觉得,太宰治可能就是这种情况。
  太宰治:“?”
  织田作之助看到太宰治想起身,立马把太宰治给按住了。


  “快点睡觉了。”
  但是太宰治还在挣扎,而且还试图把被子给掀了。织田作之助的眉头微皱,把太宰治给按住,直到太宰治不动了。
  太宰治:“……”
  “嗯,早睡早起身体好。”织田作之助看到太宰治乖了,也钻进了被窝。她想把太宰治抱着,但是太宰治却立马离她远了。
  还背对着她,微微蜷缩起身体。
  织田作之助:这种情况也是有的,被强制入睡的小孩子突然对自己讨厌了起来。
  织田作之助这样想着,转身抱住了太宰治的身体。
  一只手搭在太宰治的胸前,另一只放在身下,然后双腿去缠太宰治的腿。
  但是,太宰治的腿躲开了。
  “你现在抱我干什么?”太宰治把头埋在被子里,声音闷闷的,还有点点的委屈。
  像是在埋怨织田作之助。
  “睡觉吧,明天早上七点准时起床。”织田作之助没回答太宰治的问题。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抱着太宰治,想抱就抱了。
  而且,抱着太宰治她很安心。
  织田作之助这次没再去缠太宰治的腿。
  她觉得,太宰治可能还是不习惯她的触碰。
  也对,遇到了个女人,一上来就要当情人,第二天就一起睡,还在他面前直接脱衣服,睡觉的时候还想缠着腿。
  是个正常男性都受不了吧。
  这样想着,织田作之助把放在太宰治胸前的手拿开了。
  然后她滚了一圈,滚到了大床的另一边。
  两人盖的是一床被子,一人谁右边,一人睡左边,风从两人中间灌进了床铺里。
  温暖的床铺一下子就变得冰冷了。
  织田作之助不在意地继续睡觉。
  她在当杀手的时候,受过抗寒训练,就算是在下雪天也能穿着短袖在外面走。
  但是另外一个人就不行了。
  太宰治冷的蜷缩起来了。太宰治这几年一直在顶层的办公室,很少出门,身体有点弱。
  太宰治在床铺上蹭了两下,企图汲取一点热量,他坚决不去织田作之助那边。
  明明他都那么主动了,织田作之助一点反应都没有。
  他生气了。
  而且都不抱他第二次,他更生气了。如果织田作之助再过来抱他,他一定会乖乖被抱的。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