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同人]织田小姐有话说——蓉锦
时间:2022-05-12 08:49:51

TAG:
  ……这就像是一只猫在轻轻地舔舐她的手掌。
  织田作之助突然找到了这个形容,这是她能找到的最好的形容了。
  牛奶糖没了,织田作之助的手腕的手腕依旧是被太宰治拉着。太宰治看着织田作之助,眼神带了点勾引的味道。
  “你刚刚在干什么?”织田作之助明知故问。
  她面无表情,声音也很冷静,不过尾音有点颤。像是在极力地在忍耐着什么。
  太宰治声音沙哑:“吃糖。”
  末了还补充一句:“吃牛奶糖。”
  但是太宰治的所作所为,和吃牛奶糖根本沾不上边。
  织田作之助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反应。她感到她内心有一股巨大的情感在聚集。
  但是她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来形容这些情感,也找不到合适的发泄口来发泄这些情感。
  于是就习惯性地隐藏了。
  她作为杀手,最重要的就是习惯于隐藏自己的真实情感。
  “药吃了吗?”最后,织田作之助只能问出这个问题。
  “早就吃了。”太宰治语气愉悦,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得意”的气息。
  能做到这种程度他已经很满足了!
  太宰治走到办公桌前坐下,拍了拍自己的大腿,“坐到这里来。”
  他幻想中情人的标准姿势——织田作之助在他的腿上,他就批改文件。
  “还有,我原谅你了。”太宰治又补充了一句。
  织田作之助:“??”
  她什么时候得罪太宰治了?
  虽然心里不明白,但是织田作之助还是坐在了太宰治的腿上。坐在太宰治的怀里,看着太宰治批改文件,是她思考过的情人相处模式。
  太宰治很瘦,他的腿坐起来还挺不舒服的。
  织田作之助特意去沙发上找了一个小枕头垫着。
  太宰治:“……”
  伤害极小,但是侮辱性极强。
  太宰治的别扭算是闹完了,织田作之助终于可以继续做情人了。
  接下来的这天,港/黑的人进出办公室的时候,都可以看到让人脸红心跳的一个场景。
  他们进首领办公室的时候,可以看到织田作之助坐在太宰治的腿上,织田作之助看书,太宰治批改文件。
  太宰治还时不时摸一摸织田作之助。标准的小娇妻和霸道总裁的模式。
  看到这个场面,港/黑的人不禁欣慰地点头。
  虽然前几天医疗部的医生说看到首领被情人给抱起来了,首领似乎不是霸道总裁。
  但是看到这一幕,谁还敢说这不是标准的霸道总裁和小娇妻的相处模式!?
  这样《霸道总裁和她的小娇妻》的模式持续了好几天。
  织田作之助和太宰治看起来终于像是情人关系了。
  然后,这样安静而和谐的时光,被一个电话给打断了。
  织田作之助接到了二丁目买香烟的老婆婆的电话,说的是上次帮她介绍的那个高中老师,有时间来相亲了。
  大概就在三天后,在二丁目的咖啡厅。她相亲的对象是一个很高很帅的高中老师,据说是叫五条悟。
 
 
第25章 横滨
  织田作之助是那种答应了就会去做的人。而且她和二丁目买香烟的老婆婆很熟悉。老婆婆经常来和小孩子们一起玩。
  收到买香烟老婆婆的短信后,织田作之助考虑了三秒钟就打算去相亲。
  至于太宰治……做情人和相亲难道有冲突吗?她不过就是去走个过场。
  二丁目买香烟的老婆婆还特意送了一件红色的裙子给织田作之助,让织田作之助穿上去相亲。
  织田作之助没有拒绝老婆婆的好意。
  相亲的时间是中午,织田作之助打算早上就穿上。
  织田作之助站在房间的镜子前穿衣服。
  织田作之助本来就长得成熟有韵味,穿上一条红色的裙子更是性感。
  是那种对男性全年龄通吃的性感。可能男性看到之后就走不动道的那种。
  比如说太宰治,他现在就愣住了。
  太宰治只是推门进来叫织田作之助吃午餐,没想到就看到这样美艳的一幕。
  很白,又大。
  很白,很长。
  很性感。
  “你这是做什么?”太宰治明知故问,他走到织田作之助身边,搭上织田作之助的肩膀。他用中指轻轻地拨弄织田作之助肩膀上细细的红色吊带
  织田作之助:“我在穿衣服。”
  织田作之助回答完之后就想出门吃饭,但是被太宰治挡住了。
  “我觉得,还是晚上适合做这种事情。”太宰治故作矜持,但是他的双手已经环上织田作之助的腰。
  太宰治明显误会了。
  织田作之助:“??”
  他在说什么。
  “吃早饭了。”织田作之助把太宰治的手拿开,朝外走。
  但是她下一秒就被太宰治从背后抱住了。
  “其实早上也可以的!光线充足,什么都可以看到。”
  后颈的头发被拨开,传来柔软温暖的触感。
  织田作之助忽视这种感觉,把太宰治提在手上,出门吃饭了。
  太宰治挣扎了一通,但是反抗不了。最后直接被提出去吃饭。
  吃饭的时候,织田作之助发现太宰治不开心,他不说话,脸上也没表情,吃饭的时候还用勺子玩菜。用勺子边缘把菜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的。
  这完全是不想吃饭的小孩子行为。
  “不想吃饭吗?”织田作之助主动发问。
  太宰治却哼了一声,把头偏过去不看织田作。
  看到太宰治没理自己,织田作之助也就不再问,转头继续吃饭。
  过了几秒,太宰治听起来非常“哀怨”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你就只问我一次?”
  织田作之助把嘴里的菜咽下。
  “看你的样子,估计叫你两次你也不会听吧。”
  既然太宰治不会听话,她还叫什么呢?
  太宰治似乎是更“哀怨”了,他用勺子戳着碗里的饭。
  “那你现在叫我三次,我就会听话了。”
  织田作之助不懂太宰治的想法,但还是连续叫了太宰治三次。
  太宰治脸上的表情这才缓过来,开开心心地吃饭了。
  其实这种情况,织田作之助已经习惯了,太宰治总是会莫名其妙地生气,然后莫名其妙地原谅她。
  每当她还在思考太宰治为什么生气的时候,太宰治已经在生下一件事情的气了。
  吃完饭之后,太宰治就进行往常的办公,织田作之助就坐在他怀里看书。
  织田作之助看书看到一半的时候,手机里发来了一条信息,是二丁目买香烟的老婆婆发给她的。
  信息的内容很简单,里面再次提醒了织田作之助相亲的地点和时间,还附赠了一个邮箱地址。这就是那个高中老师五条悟的邮箱。
  织田作之助顺手就给五条悟的邮箱发了一个邮件。然后就把手机放一边继续看书了。作为一个作者,有时候必要的输入是很有必要的。
  然后,织田作之助明显感觉今天的太宰治不对劲。
  太宰治总是若有若无地划过她的肩膀,在肩头那里捏一下,然后在腰那里捏一下。
  有时候还要把她的肩带弄掉,然后还要帮她把肩带拉回去。拉回去的时候也很不对劲,拉得很慢,指甲还要划过她的手臂。
  织田作之助在认真看书,只觉得太宰治很烦人,然后她直接走开了。
  织田作之助坐到了沙发上看书,但是看了没一会儿,沙发旁边就陷了下去,腿上也多了一个人。
  “你怎么走开了?”太宰治躺在织田作之助的腿上,然后下一秒就起身靠在织田作之助的肩膀上了。把织田作之助的一条手臂拉到怀里。
  他其实想躺在腿上,不过躺在腿上的时候视线被某个很大的东西挡住了,他不能完全看清楚织田作之助的脸。于是就换姿势了。
  “我要看书。”织田作之助翻过一页书。神情认真,还拿了一支笔在纸上勾勾画画。
  太宰治觉得不对劲,织田作之助很不对劲。
  在他的想象里,织田作之助和她的相处模式应该是这样的。
  他要处理文件,他一直盯着文件。织田作之助耐不住寂寞,就让他别看文件,看她。但是织田作之助一直认真看书,最后居然还走开了。
  现实怎么和想象的不一样呢……
  织田作之助正在认真地看书,眼前突然出现一张脸。
  太宰治把头放在她的书上了。
  太宰治:“别看书了,看我。”
  织田作之助:“……”
  织田作之助把书默默移开了。继续看书,继续很认真地勾画自己喜欢的句子。
  太宰治愣在原地。
  下一秒太宰治就生气了,他径直走到自己的座位上批改文件。
  一上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太宰治生了两次闷气,织田作之助看完了半本书。
  吃完午饭之后,织田作之助就出门了。该到二丁目的咖啡厅去相亲了。
  她完全没想过要把出去相亲这件事情告诉太宰治。她自己的事情,没必要全都告诉太宰治吧?
  情人也要有私密空间。而且她只是去随便聊聊天的,也不是去真正相亲的。她在邮件里已经告诉过五条悟了。
  而且她预感她告诉太宰治之后,太宰治又会莫名其妙生气,然后她也不能去相亲了。
  总之,织田作之助在没告诉太宰治的情况下,一个人出去相亲了。
  吃完午饭之后,太宰治就躺在床上等织田作之助睡午觉。他看到织田作之助出去了,不过也没过问多少。
  等到了后面,太宰治最后实在是等不了了,自己睡了,但是太宰治睡了一觉都发现织田作之助还没回来。
  太宰治觉得,事情有点不对。
 
 
第26章 横滨
  织田作之助顺利地出了港/黑大楼。这次没人敢再拦她了。
  织田作之助在那件红色的裙子外面又穿了一件白色的薄外套,朝着约定好的咖啡厅走去。
  其实那家咖啡厅也就是武装侦探社楼下的咖啡厅。
  织田作之助打算相亲完之后,顺便再回武装侦探社看看。她都好久没回去了。
  因为想着江户川乱步,织田作之助还去小卖部给江户川乱步买了很多零食。
  织田作之助性感成熟身材又好,独自走在街上,吸引了很多目光。很快就有人去搭讪了。
  “这位小姐,我们能交换一下邮箱地址吗?”一个长相帅气的男性过来了。他叫佐藤。
  佐藤走到织田作之助身边的时候,还有意无意地显示了一下自己的手表。这个手表很贵,他靠着这个手表吊了不少的妹子。
  估计眼前的这个美人,也会掉进来。
  佐藤已经想好该在哪里开房了……这个美人这么漂亮,自然是要开个好点的房。
  然后佐藤就被织田作之助忽视了。

  织田作之助看也没看佐藤一眼,绕过他走了。
  “喂,你——”
  佐藤还想追上去,但是被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给挡住了。
  他穿着一身黑,身材高大目测一米九,带着一副黑色的眼镜,有着一头柔顺的银发。
  “你好,找我的相亲对象有什么事吗?”五条悟笑道。看了一眼已经走远的织田作之助。
  五条悟和织田作之助已经交换了照片。不过是五条悟看到了织田作之助而织田作之助没看到五条悟而已。
  佐藤还想说什么,但是看到五条悟很高。虽然笑着但是身上散发着若有若无的威胁,看起来很不好惹的样子,佐藤立马就走了。
  织田作之助对朝自己搭讪的人没兴趣,她也不会回答那些人,她面色平静地朝着咖啡厅走去。
  “是织田小姐吗?”五条悟追上织田作之助,走在织田作之助身边。
  看着眼前帅气高大的男性,织田作之助想了一下二丁目买香烟的老婆婆发给她的照片。
  照片和真人唯一的区别就是,照片上五条悟戴的是眼罩,眼前的五条悟戴的是墨镜。
  “你好,五条先生,我是织田作之助。”织田作之助一板一眼地打招呼,她这还是第一次相亲,“接下来还要去咖啡厅吗?”
  他们现在离咖啡厅还有一段路。
  “织田小姐想去吗?”五条悟把主导权交给织田作之助。顺便伸手,示意织田作之助把手上的零食袋子交给他提。
  织田作之助买了很多零食,这样多的零食对于一个女性来说太重了。
  不过织田作之助没有把零食交给五条悟。五条悟了然,收回了手。
  织田作之助点头:“要去,我工作的地方恰好在咖啡厅的楼上,我因为一些事情好久没回去了。”
  于是两人就来到了咖啡厅。
  织田作之助表示五条悟要是不想上去的话,可以在楼下的咖啡厅点一杯咖啡,她不久就会下来。
  但是五条悟表示他想看看织田作之助工作的地方是什么样的,就跟着织田作之助上去了。
  织田作之助打开侦探社的门。
  “大家,好久不见了。”
  听到织田作之助的声音,本来在工作的大家都抬起头来。
  国木田独步:“织田你——”
  国木田独步在抬起头的时候就愣住了。
  这是织田作之助吗?真的是织田作之助吗?
  织田作之助不是常年黑色衬衫黄色外套和一条黑色的长裤吗?
  为什么去当了太宰治几天的情人就穿上了红色的裙子,这也太性感了。
  太宰治果然变态啊。
  “怎么了吗?”织田作之助看到大家都愣住了,面无表情地疑惑。
  “织田小姐,你这身衣服也太好看了吧!”谷崎直美率先走到织田作之助身边,眼睛亮晶晶地看着织田作之助的这一身,“这简直把你的身材衬托出来了,你之后就该多穿穿这样的衣服。”
  “啊。”织田作之助点头,“这不过是临时的,因为要出来相亲才穿了这件,我还是比较习惯我之前的衣服。”
  织田作之助此话一出,全社安静。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