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同人]织田小姐有话说——蓉锦
时间:2022-05-12 08:49:51

TAG:
  不,稍微等一下。
  织田作之助不是去港/黑给太宰治当情人了吗?
  相亲?
  这是怎么回事啊?!
  “相亲?”国木田独步手上的小本子掉了。
  “织田作之助你怎么去相亲了?!”
  作为港/黑首领的女人,还出去相亲?!
  那接下来是不是会出现《冷酷黑帮老大的逃妻》这种剧情?!
  “大家都很惊讶吗?”织田作之助面色淡淡,既然说到了相亲就顺便把五条悟介绍了,“我身后这位五条先生就是我今天的相亲对象。”
  五条悟把手放在头上比了一下。声音活泼
  “大家好我是五条悟,是织田小姐今天的相亲对象。”
  全社沉默。
  五条悟:“??”
  国木田独步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他把织田作之助拉到一边。
  国木田独步神色凝重。
  “织田,你不是去给太宰治当情人了吗?怎么去相亲了?”
  织田作之助面色淡淡地说出了很渣的话语:“做情人就不能去相亲了吗?”
  国木田独步面色震惊,看着织田作之助的表情,就像是在看一个渣女。
  国木田独步面色沉痛,看着织田作之助的表情,就像是妈妈在看着叛逆期的女儿一样。
  或许是看到了国木田独步脸上的震撼表情。织田作之助又补充了一句:“不过是今天相亲一下,今天过了之后我和五条先生就再也不会见面了吧。”
  毕竟他们两个不过是不想违背老婆婆的好意。
  但是这句话在国木田独步的耳朵里,这似乎是比之前更加严重的渣女发言。
  作为港/黑首领的女人,不仅出来相亲,还玩了一天就抛弃别人。
  这……这?
  国木田独步一时之间,想不出什么形容词。
  国木田独步只能憋出一句:“织田,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人!”
  织田作之助:“??”
  国木田在生气什么?嗯?我是哪样的人?
  织田作之助疑惑,五条悟也依旧疑惑。
  为什么织田小姐的同事看起来都很震惊的样子?
  很震惊织田小姐有相亲对象吗?
  嗯?还是他有问题?有他在场的地方气氛都很活跃啊!为什么现在死气沉沉又很震惊?
  不对劲。
  不知道大家在震惊什么。织田作之助还是把零食交给了江户川乱步,江户川乱步高兴地收下了零食。
  国木田独步痛心疾首:“乱步先生,你平时和织田关系最好了,乱步先生不打算说点什么吗?”
  乱步先生,你的妈妈不仅家里红旗不倒外面还彩旗飘飘啊!
  乱步打开一袋薯片:“这是气球味的薯片?好特别的口味。”
  织田作之助:“这是新出的,我看到之后就给你买了。”
  国木田独步崩溃:“乱步先生你说点什么啊!”
  乱步睁开了眼睛,用翠绿色的眼睛看着织田作之助。
  “作之助,今天要把晒伤药带上哦。”
  江户川乱步的话,织田作之助从来都是很相信的,最后织田作之助把晒伤药带上了。
  最后,侦探社的众人还是招待了织田作之助和五条悟。不过看着两人的眼神,那叫一个奇怪。
  总之就是复杂。
  织田作之助神色自若地喝茶。
  五条悟满脸疑惑地喝茶。
  总之就是喝茶。
 
 
第27章 横滨
  在武装侦探社坐了一会儿,织田作之助就带着五条悟走了。他们今天是要来相亲的,不是来干坐着的。
  虽然他们的相亲是为了不辜负老婆婆的心意,但是织田作之助不喜欢骗人。
  既然是相亲,那就按照正常的相亲步骤来。
  在临走之前,国木田独步又把织田作之助叫到一边了。
  国木田独步的表情已经无了,他就像是一个母亲,突然发现自己平时乖巧的女儿实际上是个二混子。从一开始的伤心失落和震惊,变成了淡定和无奈。
  “织田。”国木田独步语气沉痛。
  织田作之助虽然疑惑国木田独步为什么变成这个样子了,不过也没有再问,她只是点了点头。
  国木田独步:“你现在的行为很危险。”这指的是在当港/黑老大的情人的时候还出来包养小白脸。
  织田作之助:“??”
  哪里危险?
  国木田独步:“你之后要是发生了什么事。那就回到武装侦探社来,大家会保护你的。”
  国木田独步也想清楚了。织田作之助毕竟是他们武装侦探社的骨干社员。如果织田作之助被港/黑追杀,他们会保护织田作之助的。
  织田作之助虽然疑惑,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织田作之助和国木田独步根本就不在一个频道上,不过还是完成了对话。
  织田作之助带着五条悟出了侦探社,开始相亲。
  这个相亲,其实也和情侣出来玩差不多了。
  “织田小姐要去游乐园吗?正常的相亲都是要去游乐园。”五条悟提议。正好他知道这附近有个游乐场。
  织田作之助答应了。
  因为游乐场并不远,五条悟就打算带着织田作之助步行过去。
  期间,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不过是五条悟挑话头,织田作之助回答而已。
  五条悟插着兜走在织田作之助身边,语气悠闲。
  “织田小姐喜欢吃甜的吗?听说这附近有一家很好吃的可丽饼,我们待会儿去买吧。”
  织田作之助:“我喜欢吃辣的。”
  五条悟:“哈哈哈,是吗!”
  织田作之助补充:“甜的东西,是小孩子吃的。”
  织田作之助说这句话的时候,绝对没有任何歧义,她不过是实话实说而已。毕竟她养的那么多个孩子,超过一半的孩子都喜欢吃甜的。
  但是这句话在五条悟耳朵里就不一样了。
  五条悟:“哈!哈!哈!是吗!”
  织田作之助很奇怪五条悟的反应,不过最后还是点点头。
  五条悟觉得他受到了挑战。说实话他今天也不是来相亲的,他就是不想让二丁目的老婆婆失望,才来。
  他在一次拔除诅咒的时候认识的老婆婆。老婆婆买香烟的地方住了个诅咒。严重影响了老婆婆的日常生活和她买香烟,于是他去拔除了。
  老婆婆为了感谢他就留他在家里吃饭,正好他那时候也饿了,也不好拒绝一个独自生活的老婆婆的邀请,然后就留下来吃了一顿饭。
  然后就是第二次,第三次,一来二去两人也熟了。所以说,在老婆婆想给他介绍一个很漂亮的女性的时候他也没拒绝。
  他不想浪费老婆婆的一番好意。也更不会在相亲的时候不礼貌,让这位女性生气而离开。
  他打算今天相亲完了。那就算完了,他和这位织田小姐,根本不会再见面了。
  两人并排着走在街上,谁也没说话,五条悟开始主动找话题。他打算让这位女性开开心心地回去告诉那个老婆婆他们今天的相亲很开心。
  五条悟相信,凭借着他的聪明智慧,这位织田小姐一定会和他相谈甚欢。
  五条悟:“哎呀,上次在课堂上吃草莓大福被领导抓到了呢。”
  织田作之助面色淡淡:“啊,是吗,这样还真是糟透了呢。”
  五条悟:“……?”
  这种时候不是应该吐槽我为什么在课堂上吃草莓大福吗?
  或者是问问我也没有被处罚也好啊。然后就可以顺其自然地聊下去了。
  为什么就一句话就完了啊!
  五条悟又挑起了下一个话题。
  五条悟:“上次在去解救学生的途中,我还抽空去买了个甜点。”
  为了让织田作之助注意到,五条悟还特意添油加醋了一番。
  “要是我去晚一点,那就回造成无法挽回的局面。可能会死啊。”
  五条悟为了表现夸张的意思,还特意挥手。
  织田作之助依旧是面色淡淡的样子。
  “是吗,这真是很紧急的时候啊。”
  五条悟:“??”
  等等,这种情况下,织田小姐不是应该吐槽他,居然在这样万分危机的情况下都要去买甜点吗?
  或者也可以吐槽他居然这么喜欢吃甜点。
  再不济也能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居然能出现伤亡。这样的话他们两个就可以自然而然地聊下去了啊
  五条悟觉得,织田作之助,不对劲。
  一开始,他还觉得。以他的聪明智慧,一定可以和这位漂亮的女性聊天聊得很好。然后不辜负老婆婆的期望。
  但是……现在看起来,他完全被这位织田小姐忽视了!
  五条悟想尽了一切办法去逗这位织田小姐开心,这位织田小姐依旧是那副面色淡淡的样子。
  五条悟觉得有点挫败,他闭嘴不说话了。
  织田作之助不知道五条悟为什么突然不讲话了,不过她也没有多问,只是走着。
  两人行至一个路口,织田作之助突然叫了五条悟一声。
  “五条先生,那家很有名的可丽饼就在这边,需要我陪你去吗?”
  五条悟瞬间高兴:“我们一起去。”
  看来他理解错误了。这位织田小姐不过是不擅长表达而已。
  今天一定会是个快乐的相亲。
  ——
  与此同时,港/黑大楼。太宰治看着部下发过来的照片。
  他午觉起床之后就发现织田作之助不见了,听门卫说织田作之助出了港/黑。
  他立马就派人去打探消息了。然后他就拿到了一组照片。
  照片上,织田作之助和一个身材高大的男性走在街上,那个男性低头对着织田作之助说着什么,两人看起来很开心。
  就像是……情侣。
  太宰治把照片扔到桌上,然后拿起椅背上的外套出去了。
 
 
第28章 横滨
  织田作之助和五条悟来到了游乐场。
  今天是周末,游乐场的人有点多。门口都是带着孩子的父母或者是一起出游的情侣。
  织田作之助和五条悟看起来像是一对情侣,两人颜值偏高,不时有人回头来看他们。
  织田作之助正在排队买票,背后突然出现了一股较为灼热的视线。作为杀手的织田作之助立马就找到了视线的来源。
  她看到本来应该在港/黑的办公室的太宰治,现在正站在不远处的树荫底下,看着她这边。

  他就站在那里,但是存在感很强,有很多人在看着他。
  他穿了一身看着就很昂贵的黑色西装,与休闲的游乐场似乎有点不搭。红色的围巾异常地显眼,像是一条从颈脖流下来的血。
  看到那条血一样的围巾,织田作之助心里有些不舒服。她想把这条围巾拿下来。但是织田作之助也没有走过去。她不认为太宰治是来找她的。
  也许太宰治是因为港/黑太闷了出来走走?
  这时候从旁边过来一个穿着清凉的女性,她走向了太宰治。
  织田作之助依旧面色淡淡地看着太宰治那边,朝五条悟说话
  “五条先生,我离开一下。”
  还未等五条悟回答,织田作之助就离开了。
  织田作之助看到太宰治和那个女性在交谈。
  她的脚步不自觉加快了。
  看到太宰治和别的女性站在一起,她很不舒服……至于为什么会不舒服,她也不知道。
  织田作之助很快就走到了太宰治身前。
  “太宰,你在干什么?”织田作之助站在离太宰治一米的地方,看着太宰治。
  太宰治垂了眼。看着他身前的女孩子,没理会织田作之助。他看着眼前女孩子的表情很温柔。他的话语也很温柔。
  “是这样的吗?和朋友出来玩。”太宰治对着眼前的女孩子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像是没有看到织田作之助一样。
  织田作之助伸手拉了一下太宰治的手臂。
  “太宰?”
  太宰治这才像是看到了织田作之助一般,他转身,但是脸上的温柔全都消失了。
  “你干什么?”
  太宰治神色冰冷,脸上又缠上了绷带。
  织田作之助晃了两下太宰治的手臂:“我在拉着你。”
  太宰治依旧是面无表情,他垂着眼,看向自己被织田作之助拉着的手臂:“我是问你,来游乐园干什么。”
  织田作之助:“相亲。”
  在织田作之助说出这句话之后,太宰治似乎是愣住了,他的瞳孔有那么一瞬间的扩大,而且呼吸也乱了。
  这是极小的变化,但是作为杀手的织田作之助看的出来。
  不过太宰治那么慌乱做什么?她还是第一次看到太宰治这样。
  “为什么要相亲?”太宰治的声音很古怪,似笑非笑的,脸上的表情也是似笑非笑的。看着织田作之助的眼神晦暗不明。
  他透露出一股危险的味道。
  太宰治靠在树上,有阳光洒在他的身上,但是都被黑色的西装阻隔在外了。
  “你为什么相亲?你不敢说了?”
  游乐园的人很多,有很多人经过这颗树下,看到两个女性和一个男性纠缠在一起,都不禁脑补了一出三角恋。
  那个女孩子看到和自己攀谈的温柔男性被叫住了,心里不满。
  “这位小姐,你干什么?我正在和津岛先生谈话。”
  太宰治在外面一般自称津岛修治。
  织田作之助立马改口,刚好她不想回答她为什么出来相亲,便顺势:“津岛,你快点回去了。”
  为了太宰治的人身安全着想,他该回去了。
  “不。”太宰治猛然靠近织田作之助,他伸出一双苍白的手点在织田作之助的吊带上,他的眼神漆黑一片,语气带了命令的味道:“穿这么漂亮出来,和谁?回答我。”
 
 
第29章 横滨
  略微冰冷的手轻轻抚在肩膀上,随后又是一片灼热。
  织田作之助反手握住太宰治放在她肩膀上的手,面对太宰治类似于质问的语气,她一瞬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