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同人][快穿]祸国——谴婆娑
时间:2022-05-17 09:11:50

TAG:
   《[快穿]祸国》作者:谴婆娑
  文案:
  建议跳过第一个世界,相信第二个故事你会喜欢的
  你可曾听说沉鱼落雁,闭月羞花?
  沉音:不好意思,那都是我
  你可曾听说妲己祸世,褒姒亡国?
  沉音:不好意思,那还是我
  那一年,我奉女娲之命入朝歌,对纣王微微一笑,从此他看天下女子都少了一条尾巴
  那一年,我入江湖微微一笑,十八位富豪为我撒金斗富,就连西门吹雪也破了道心,从此闭关不再入世
  那一年,我是太师府第一杀手,美色如刀,屠尽群雄,天下英雄半数归我,大隋烽烟四起,血染江山不及我红裙艳丽
  ps:为了苏而苏,不要当成历史正文,都是瞎掰的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历史衍生 快穿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沉音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我做妖妃那些年
  立意:自信就是最美的
  -------------------------------------
 
 
第1章 
  春风拂来,长安牡丹盛开,馥郁芬芳的香气飘满全城,令人沉醉。
  大唐盛世繁华,家家户户皆种牡丹,常有少女簪花,更添风流妩媚之态。
  杨府院墙内,传来一阵琵琶声,宛如大珠小珠落玉盘。
  阳光洒落,合欢树下一名少女正弹奏着琵琶,纤纤玉手拨动着琴弦,指若削葱。
  她一袭白裙,如云的发髻上簪着一朵牡丹花,似火一般灼艳,可却比不过那倾世的容颜。
  如梦似幻,宛若琉璃,她仿佛是在盛世的化身,美得盛大华丽,足以令文人墨客们用千百幅诗篇来吟诵。
  但现在,她仅仅是待在这一方小小的院落中,无人知晓,就像是藏在匣子中的宝石。
  杨家有女初长成,养在深闺人未识,天生丽质难自弃,一朝选在君王侧。
  这方小小的院落配不上这样的绝世美人,终有一天她会离开这里,去到那世间最尊贵的地方,受天下朝贡。
  院子的角落里,三个少女躲在柱子后面,悄悄地看着那白衣少女弹奏琵琶。
  她们脸上的神情向往又钦慕,就像在看天宫的仙子一般。
  这三姐妹乃是杨玄璬之女,而那白衣少女名叫杨玉环,乃是她们的堂妹,因为幼年丧父,一直寄养在杨家。
  一曲终了,白衣少女停止了弹奏,思绪却已经飘到了十分渺远的地方。
  她的本名叫做沉音,这已经不知道是她的第多少世,她每一世都是绝代佳人,在史书上留下赫赫名声。
  不过是美名还是骂名,可就不好说了。
  见少女弹完了琵琶,三姐妹这才走上前来,大姐赞叹道:“玉环,你的技艺越来越精湛了!”
  二姐点头道:“是呀是呀!简直绕梁三日啊!”
  三姐道:“玉环,咸宜公主举办牡丹宴,凡是携上品牡丹者皆可出席,你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
  说完,三姐妹都期待地看着沉音。
  沉音思索了片刻,反正整日在府中也无事,于是点了点头。
  三姐妹立刻高兴地笑了起来。
  ……
  第二日,公主府门口,聚集了许多马车,衣着华贵的公子小姐们纷纷携牡丹来赴宴,一时间衣香鬓影,热闹非凡。
  紫微阁中,咸宜公主正在对镜簪花,忽然间门外侍女道:“参见寿王殿下。”
  珠帘被掀开,一个锦衣玉带的青年怀抱牡丹,兴冲冲走了进来。
  那青年面如冠玉,身如碧树,天生一双含情目,宛若夜空明星,
  他脸上带着笑容,仿佛春风拂面,带着天真烂漫之气。
  他既有公子王孙的优雅贵气,又有少年人的单纯活泼,皇权的阴谋与肮脏丝毫也没有侵染他。
  寿王李瑁走到咸宜公主面前,笑道:“姐姐你看,这可是我花了千金买来的冠群芳,只要有了它,一定能夺得今日的花魁头衔。”
  李瑁是当今天子最宠爱的儿子,甚至有传闻陛下想要废太子,立寿王,因此他在长安地位尊崇,无数人想要与之结交。
  不过李瑁无心储君之位,经常与姐姐在外游玩,他平日里便挥金如土,如今斥千金买牡丹也不足为奇。
  咸宜公主看着眼前这盆牡丹,只见花色明艳,灼灼似火,仿佛下一刻就要在枝头燃烧起来。
  那红色惊心动魄,一下子侵入人的视野,满眼都是艳丽的红。
  这朵牡丹像极了国色天香的美人,美得富贵华丽,艳压群芳。
  咸宜公主开心地笑道:“不愧是冠群芳!走,咱们一起参加花会去!”
  于是姐弟俩一同去往花园,还没到就已经闻到了芬芳的牡丹花香,不难想象其中的盛景。
  走进园中,只见姹紫嫣红,繁花似锦,无数朵名贵的牡丹汇聚在园中,宛如一个个风情各异的美人。
  云鬓花颜的贵族小姐们身着霓裳,手执团扇,三五成群地在园中赏花,娇艳的面容与牡丹交相辉映,分不出谁更美。
  宾客们见寿王和咸宜公主来了,纷纷行礼:“参见寿王!参见公主!”
  咸宜公主道:“好了,都免礼吧!”
  众人纷纷起身,其中不少女子的目光落在年轻英俊的寿王身上,借着团扇偷看他,露出羞涩的笑容。
  寿王尚未娶妃,长安城所有适龄女子都想嫁给他,可惜寿王的眼里就只有牡丹花,对那些爱慕的目光仿若未觉。
  花会很快就开始了,众人跟随在寿王和咸宜公主的身后,一同赏花,有文采的当场就吟诗作对起来。
  众人来到一朵昆山夜光旁,只见花色雪白,像是黑夜中划过的一颗流星,十分特别。
  又来到一朵雪映桃花旁,那花瓣层层叠叠,像是少女的裙袂,整体是白色,却在花瓣的边缘透出娇嫩的粉色来。
  接下来是姚黄、魏紫、玉楼春……李瑁一路看下来,心中不禁得意,果然没有一盆比得过他的冠群芳。
  李瑁道:“来人,把本王的冠群芳捧来!”
  侍女马上捧来冠群芳,将它摆在园中。
  此花一出,艳惊四座,其余的牡丹花瞬间成了陪衬,众人纷纷惊叹:“这就是今年的花魁吧!”
  听见众人的议论,李瑁笑了起来。
  就在这时,冠群芳忽然间缓缓合拢了花瓣,仿佛是羞于见人似的,将绝世芳华全部都遮掩起来。
  众人惊奇不已:“这是怎么回事?”
  紧接着,整个园子的牡丹花都缓缓闭拢,有些甚至低下了头。
  转眼间,原本繁花似锦的园子再也没有一朵花盛开,众人议论纷纷,可谁也不知道原因。
  这时,一个贵族小姐惊叹一声,如痴如醉地看向了某处。
  众人朝着她的目光看去,纷纷呆立原地,震撼不已。
  只见园中一角,站着一个身着霓裳的少女,她明眸皓齿,肤如凝脂,纤长身影立于园中,仿佛是一茎亭亭玉立的莲。
  阳光照在她的玉面上,如雪一般洁白,远山一般朦胧的纤眉,妩媚多情的双眼,眼尾处晕着桃花般的红。
  她美得像是一颗璀璨的明星,从黑暗中绽放出光芒,夺取着所有人的视线。
  倾国倾城,艳冠群芳,就连百花见了她也羞惭不已,在她的容光下纷纷退避。
  一个姑娘高高跳起,取下被风吹到树上的面纱,递给那身着霓裳的少女:“玉环,你的面纱。”
  名叫玉环的少女戴上面纱,将绝世容颜隐藏起来,只露出一双美丽的眼眸。
  众人这才纷纷惊醒,仿佛刚刚经历了一场美丽的幻梦。
 
 
第2章 
  牡丹花会结束,所有人都回到了家,无一例外,每个人下了马车都长叹一声。
  那叹息声中包含着无尽的不舍,仿佛一场美梦刚刚醒来,让人忍不住反复回味。
  怎么会有那么美的人呢?
  她美得无法用语言描述,绚烂、明亮、璀璨……这世间一切美好的词汇都可以用来形容她。
  她不像是一个人,倒像是本不该存于世间的奇迹。
  从此以后,长安城中盛传杨家小女有羞花之貌,每个人都想一睹芳容。
  ……
  庭院深深,杨柳堆烟,一阵朦胧的琵琶声传出院墙,引得守在墙外的公子王孙魂牵梦萦。
  自从那日牡丹花会,李瑁便一直茶饭不思,想要再见那位玉环姑娘一面,可是深闺小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他只能日日守在外面。
  风吹过树叶,发出一片沙沙声,像是少年满腹的相思在轻声絮语。
  可是那琵琶声兀自奏响着,丝毫也不知道外面有一个少年正在望眼欲穿。
  忽然间,琵琶声停了,原来是琴弦断了。
  过了一会儿,杨府的大门打开,走出一位蒙着面纱的姑娘。
  她身姿娉婷,雅若莲华,身边还跟着一个侍女,帮她抱着琵琶。
  李瑁眼中一亮,连忙拐进旁边的小巷子里,然后缓缓走出来,装出一副偶遇的样子,道:“玉环姑娘,你怎么也出门了?”
  他那一脸热切的样子,实在是太好猜所谓的偶遇是怎么回事,可是他双眸清澈,笑起来仿佛山花烂漫,一点也不惹人讨厌。
  沉音看了他一眼,他的脸立刻就红了,心也砰砰跳了起来。
  面纱之上,是一双如秋水般的明眸,倾世的容颜掩盖在面纱之下,只能窥见朦胧的轮廓。
  李瑁痴痴地看着沉音,情不自禁道:“玉环姑娘,你好美……”
  侍女躲在琵琶后面,小声笑了起来。
  美人虽美,却似雪山般不易接近,她从头到尾也没回应过李瑁。
  李瑁贵为寿王,沉音此举实为无礼,可她实在太美了,美到可以打破这世间的一切规矩。
  当美丽超越了极限,即使是权力也会为之让步。
  三人来到了平康坊的一家琵琶店,侍女将琵琶递给老板,让他修一修。
  老板道:“好嘞,姑娘三天后来取吧!”
  沉音便又在店里转了转,看一看这里陈列的琵琶,她走到一把琵琶前,那琵琶是用上好的紫檀木做的,背面用螺钿嵌满了缠枝纹,实乃上品。
  可是杨家不过是一般的小官之家,且又养了四个女儿,根本买不起这样名贵的琵琶。
  李瑁看出她喜欢,马上摘下身上的玉佩,对老板道:“这琵琶我要了,你拿着我的玉佩到寿王府去领银子。”
  老板连连拜谢。
  李瑁取下墙上的琵琶,亲手递给沉音,道:“琵琶应当赠美人,这把琵琶就送给姑娘了。”
  沉音静静看了他片刻,然后缓缓接过琵琶,在她的指尖接触到他的手的那一刻,她感觉到那双手轻轻颤抖了一下。
  这仿佛是一个讯号,代表着对方已经退败,成为她的裙下之臣。
  沉音抬起头,不出意外地看见了李瑁痴迷的眼神,她顿时感到无趣。
  眼前这个人在她眼里已不再是人,而是她可以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狗罢了。
  这些男人永远不懂,她怎么可能会去爱一只狗呢?
  沉音看也不看李瑁一眼,抱着琵琶转身离去。
  ……
  一个月后,宫里来了赐婚圣旨,金银珠宝,绫罗绸缎……源源不断地抬到杨家。
  杨家人锣鼓喧天地庆祝,府外的人们也津津乐道这桩婚事,只有这场婚事的女主角,一直置身事外,冷眼旁观,仿佛一切与自己无关。
  到了出嫁的那一天,沉音穿上嫁衣,执一柄团扇遮面,坐着花轿嫁到了寿王府。
  满室红烛闪耀,一夜巫山云雨,鸾凤成双。
  第二天,两人要进宫谢恩,沉音懒懒地坐在镜前,任侍女为自己梳妆打扮。
  李瑁兴奋地坐在一旁,见侍女梳好头发,就拉开妆匣,拿出里面的簪子一个个往她发髻上插。
  他哪里会打扮,无非是觉得越多越好,这样才能衬托出他的王妃是何等高贵。
  侍女道:“王爷,这样王妃会觉得很重的。”
  李瑁这才反应过来,把一些簪子取了下来,只留下几对金步摇和一朵牡丹花。
  夫妻俩坐着马车进了宫,然后在丹凤门下了马车,去往紫宸殿拜见天子。
  一路上,早有宫女和太监聚集在一起,只为了看传闻中有羞花之貌的寿王妃。
  当那身着霓裳的女子缓缓走来,所有人都被她的绝世美貌震慑了,久久不能言语。
  她的到来,就像是一道光,照亮了整个皇宫。
  这些宫女太监都是在各宫侍奉,他们早已见惯了后宫佳丽,可是没有一个能和眼前的女子相比。
  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寻常的花朵在她面前只会黯然失色而已。
  所有人惊叹着,目送她走进紫宸殿。
  风吹过,金步摇在风中颤颤,光辉熠熠,衬得那洁白的肌肤如雪一般。
  倾城的美人身着霓裳,臂挽轻纱,翩翩广袖随风而动,仿佛随时都能乘风而去。
  她抬起头,望向坐在上方的大唐天子,那烨烨容光像是明珠一样璀璨夺目。
  整个大殿几乎都要盛不住这样的美貌,好像只差一点就会被光芒穿透,让她的美貌肆无忌惮的张扬出去,征服天下人。
  龙椅上,坐着一代雄主李隆基,在他的手中,大唐的强盛到达了巅峰,史称开元盛世。
  可是出乎意料的,他的面相很年轻,或者说,他长得和李瑁一模一样。
  大概这就是为什么李瑁最受宠爱,世上有哪个父亲会不偏爱最像他的儿子呢?
  李隆基身穿龙袍,头戴冕旒,一双眼睛宛如墨玉,让人猜不透他的想法。
  他像寻常的父亲一样叮嘱了几句,又赏赐了一些东西,然后便让这夫妻俩退下了。
  只是在寿王妃走出大殿的那一刻,他的目光落在了她的背影上,那眼神隐藏在冕旒的珠帘之后,让人看不真切。
 
 
第3章 
  世人皆知,圣上喜爱舞乐,在宫内设梨园,其中尽是无双乐师,绝世舞姬。
  寿王府中,沉音懒散地椅在栏杆边,无聊地看着池塘里的鱼。

  纤纤红酥手撒一把鱼食到水中,美丽的倒影犹如水中明月一般光彩照人。
  李瑁见她无聊,道:“玉环,最近梨园来了一位乐中圣手,名叫李龟年,不如我带你去听一听他奏的曲?”
  沉音这才提起兴致,点了点头,于是夫妻二人一同入宫,前往梨园。
  ……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