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同人][快穿]祸国——谴婆娑
时间:2022-05-17 09:11:50

TAG:
  春日融融,如雪的梨花开满枝头,一群身着霓裳的舞姬立于莲花台上,一个个玉容雪肤,貌比芙蓉。
  高台之上,李龟年轻轻拨动琴弦,于极静中奏出一阵颤音,仿佛是江潮之声。
  琴音迭起,潮来潮去,原来奏的是春江花月夜。
  莲花台上,舞姬们牵动飘逸的舞衣,翩翩裙袂仿佛是江水一般流淌飘摇。
  琴音连绵不绝,江流婉转,汨汨流淌,衬着舞姬们曼妙的身姿无比绝妙。
  可是李龟年却叹了一口气,曲虽好,可总觉得缺了点什么,没有达到他心中所想的境界。
  就在这时,一阵清冷的琵琶声从台下传来,宛如海上生明月,在连绵不绝的江水之上撒下了凄冷的月光。
  李龟年眼中一亮,原来如此,这就是曲中缺失的那一部分!
  只有江,没有月,那还叫什么春江花月夜呢?
  正是因为月光照着江水,这一切才如此美丽,只是月色的朦胧如此难以描绘,究竟是谁能有如此才华呢?
  李龟年向台下一看,倾城绝世的寿王妃正怀抱着琵琶,静静地弹奏,她那么美丽,那么高贵,就像是一轮明月,灿然生辉。
  李龟年拨动琴弦,与琵琶声合奏,琴音温柔,如同潮水缓缓涌来,琵琶清冷,如同明月高洁。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
  李龟年有心与寿王妃斗乐,于是琴声缠绵,连绵的江水不断去追逐月光,浪起,裹挟着月光,每一寸江水都泛着粼粼的波光。
  然而任江水如何追逐,明月都岿然不动,那么凄冷,宛如千年不变的霜雪。
  江水终于停下,化为一片寂静,此时唯有琵琶响,像是凄冷的夜里朗照的月光,至高至洁。
  一切都消失了,只有月光在吟唱,勾起人心中无限惆怅。
  莲花台上的舞蹈早已停止,琴音也无法再相和,明月是孤高的,没有谁能与它相伴。
  那寿王妃,她也像明月一样孤高美丽,没有谁配站在她身边。
  所有人只是远远地仰望她,万千目光集中在她身上,如同众星拱月。
  终于,一曲终了,寿王妃轻轻抚平琴弦。
  梨园之中一片寂静,许久后李龟年感叹道:“枉我自称乐圣,竟是不及王妃的十分之一啊!”
  就在这时,李隆基忽然间走了出来,他不知是什么时候来的,又看了有多久。
  众人见圣上驾临,纷纷行礼,李隆基走到沉音面前,道:“你的技艺天下无双,日后若有空,何不常到梨园来,与李龟年谱曲,千百年后也是一段佳话。”
  于是沉音从此时常出入皇宫,一日她到来之时,见李隆基没有穿龙袍,一袭锦衣玉带,不像皇帝,倒像个翩翩贵公子。
  她怀抱琵琶缓缓走近李隆基,正欲行礼,忽然间涌上一个念头。
  这日子实在是太无聊了,还是得来点有趣的事啊。
  于是沉音伸出手,纤纤玉指轻轻触碰天子的脸庞,然后将他脸侧的碎发撩至耳后。
  那一瞬,李隆基的呼吸停止了。
  这样的亲密举止,已经超越了皇帝和儿媳的距离,无比暧昧。
  沉音微微一笑,倾城绝艳的脸上绽放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像是明珠闪耀。
  可望而不可即的明月,在这一刻落到眼前,变得温柔美丽。
  她无比自然地将琵琶递给至尊的天子,道:“快帮我拿着,有点重呢。”
  这语气如此缠绵,像是妻子在对丈夫撒娇。
  李隆基恍然,原来是把他认作瑁儿了。
  所以呢?然后呢?
  在那双潋滟明眸的注视下,李隆基只犹豫了一会儿,便接过了琵琶,什么也没说。
  那一刻,沉音几乎忍不住轻笑出声,她转身向前走去,李隆基就跟在她身旁,两人并肩而行。
  至尊的帝王,为什么亦步亦趋,跟在一个女子身侧呢?
  他明明是无上的太阳,却要遮掩自己的光芒,伪装成一颗普通的星星,只为了帮她抱着琵琶。
  两人行走在树林中,高高低低的花枝横在上方,拂面而来。
  沉音行走在花枝间,无暇的玉容掩映在繁花中,宛如仙子落凡尘。
  忽然间,一条蜿蜒而下的花枝勾住了她的鬓发,就好像树也不忍美人离去,挽留着她。
  李隆基放下琵琶,伸出手轻轻为她解开花枝,如墨的发丝缠绕在他指尖,多情而又缠绵。
  终于,他把花枝抽开了,可是上面的一朵梨花却不可避免地掉落下来,只好落在美人的发间。
  雪白的花衬着乌黑的发,黑白分明,别样美丽。
  如果不能留下你,那就送给你一朵花吧,这仿佛是树的心声。
  李隆基一瞬间触动,他低头看向沉音,无意间却撞上了她温柔的笑眸。
  像月光,像湖水,让人沦陷。
  李隆基愣住,看了她许久许久,然后才又抱起琵琶,同她继续向前走去。
  林子很快就走到了尽头,他意识到自己不能再走,否则会被人认出来。
  恰好此时,高力士前来,他一眼看见圣上抱着琵琶走在寿王妃身旁,两人离得很近,不由得心中一惊,怔在原地。
  这时李隆基问道:“高翁怎么在此?”
  竟是用的敬称。
  高力士跟在李隆基身边多年,早已十分了解他,一下子就明白他的意思,配合道:“圣上召您去下棋。”
  然后接过李隆基手里的琵琶,对沉音道:“王妃,不如就由老奴送您出宫吧。”
  沉音点了点头。
  落花满地,她转身离去,缓缓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转眼间又消失无踪,似水无痕。
  李隆基站在原地,看着她消失在花影重叠处。
  后来,高力士果真把在咸宜公主府中的李瑁召进宫中下棋,圆了这个谎。
 
 
第4章 
  黄昏之时,夕阳瑟瑟残影,李瑁才姗姗归来。
  沉音问道:“你与父皇的棋下得如何?”
  李瑁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父皇棋艺高超,我就没赢过。”
  沉音又问:“你父皇是个什么样的人?”
  李瑁的眼神中露出崇拜的光芒,开始滔滔不绝地叙述起来。
  通过他的话语,沉音逐渐在脑海中构建出一道光芒万丈的身影。
  壮志凌云的少年,一心想要建功立业,炽热的心如同火焰一样熊熊燃烧。
  韦后乱政时期,他隐忍不发,默默积蓄力量,待到羽翼丰满之时一举诛杀韦后,登上了帝王之位。
  他既有雄才伟略,又能选贤举才,整个大唐在他手中到达了巅峰。
  他就像是一个优秀的执棋者,将文武百官们一一放在了他们应有的位置上,构建出一场盛世繁华。
  他的光辉太耀眼,就像一轮太阳,照耀着这个伟大的王朝。
  每个人都被太阳的光芒笼罩着,得以欢歌笑语,安稳度日,四海之内尽是他们的歌颂之声。
  可是沉音却回想起花林之中,这至尊的帝王低头为自己解开花枝的样子。
  如果能让太阳落到手中,仔细赏玩,岂不是一件有趣的事?
  ……
  第二天,沉音又入宫了,她像往常一样在梨园奏曲,然后在申时离去。
  她故意走了花林那条僻静的路,然后又在那里遇见了一袭锦衣的天子。
  她笑着喊道:“十八郎。”
  这是李瑁在诸皇子中的排名。
  李隆基什么也没说,主动接过她的琵琶,和她并肩而行。
  走着走着,沉音忽然道:“你听。”
  两人驻足倾听,枝头上有一只百灵鸟,从叶缝间漏下它婉转清脆的声音,宛如草叶上的水珠迸溅。
  深宫之中,满是权力的倾轧,此处虽然华美,却宛如囚笼一般。
  上至皇帝,下至宫女,其实每一个人都困在这里。
  只有这只鸟,它是自由的。
  李隆基听着它的声音,心渐渐静了下来,思绪也跟着飘了出去。
  风轻轻地吹,花影摇曳,鸟鸣啁啾,一切烦恼好像都烟消云散了。
  忽然间,一只手轻轻地挽住他的手臂,李隆基一惊,向身侧看去。
  倾国的美人站在他身旁,十分自然地挽住他的手臂,抬头听着鸟鸣。
  她完全不觉得有什么不对,或许她和丈夫之间一直是这样的。
  可是此刻在她身边的,并不是她的丈夫。
  李隆基看着她的侧脸,她笼在春光中,像一位神女。
  他仿佛错不开目光了,比刚刚看鸟雀时还要入神。
  就在这时,沉音道:“咱们走吧。”
  李隆基才如梦初醒,应了一声。
  两人就这样静静地向前走去,直到快要出林子,高力士又适时地出现,找借口把两人分开。
  接下来的日子里,李隆基每一天都出现在林子里,只为和她走上那么短短的一段路,说上那么几句话。
  在朝堂上,他是威震四海的君王,群臣跪拜,俯首贴耳。
  在花林中,他却是一个温柔的郎君,会为喜爱的女子抱着琵琶。
  这是一段危险而禁忌的关系,可是他却越来越沉溺,直到有一天,他仿佛幡然醒悟似的,再也不来了。
  一天,两天,三天……
  半个月过去了,沉音每天都从花林间穿过,直到花已经全部都谢了,也没有再遇见过李隆基。
  一切恍如幻梦,那位帝王似乎很好地守住了自己的心,没有再越界一步。
  又过几天,沉音在梨园之中听宫女闲聊,说是宫中宝库里有一把古琵琶,叫做雁归,是昔日昭君出塞时汉元帝所赠。
  据说王昭君就是弹奏着这把琵琶,让天上的大雁也忍不住飞落到她身旁。
  沉音夸赞道:“想来是把绝世名器了。”
  当天晚上,沉音回到寿王府,宫里就传来圣旨,将雁归赐给寿王妃。
  原来他的不出现只是一种假象,他的关注其实一直都落在她身上,即便只是无意间一句话,也会传到他的耳朵里。
  雕花嵌玉的琵琶无比美丽,沉音漫不经心地拨动着琴弦,像是在拨动着帝王的心弦。
  琴音颤颤,她轻笑一声。
  ……
  又是半个月过去,那无上的帝王似乎终于忍耐不下去,还是换上锦衣玉带,来到了花林之中。
  他明明一直都善于忍耐,韦后当政的时候隐忍了好几年,现在却不过一个月就忍耐不下去了。
  那美人的笑眸像是罂粟一样扎根在他心脏上,让他上瘾,根本戒不掉。
  他似乎也放弃挣扎了,不再克制,每天都来见她。
  端午节按照旧例举办宫宴,所有皇亲国戚都来赴宴,寿王府自然也在其中。
  沉音身着霓裳,臂挽轻纱,随李瑁一同出席。
  宴会上所有人都在看她,或者说只要她出现,世界上没有人能不看她。
  因此李隆基的目光夹杂在其中,就不引人注意了。
  乐声奏响,舞姬们轻歌曼舞,裙袂翩翩,而沉音却没什么兴致,她时常待在梨园,这些舞她早就见过了。
  李瑁见她不感兴趣就也不看了,和她凑在一起说悄悄话。
  只见李瑁不知在她耳边说了什么,竟惹得她笑了起来,眼波流转地看了他一眼。
  他又执起她的手,温柔地抚摸着,含情脉脉地看着她。
  她也看着他,任由他握着自己的手。
  十指相扣,仿佛是世间最缠绵的誓言。
  这一切落在李隆基眼里,他用力地握住了手中的杯子,把那银杯都捏变了形。
  他从来只能浅浅地靠近一下她,而他的儿子却可以肆意地爱她。
  他所得到的那一点点东西其实什么都不是,她从来都不属于他。
  嫉妒的火苗点燃了,正在缓缓灼烧着他的心脏,他不再满足于浅尝辄止的接触了。
  这场宫宴,李隆基才到一半就退席了,然后在宴会结束,所有人各自散去之际,他故意支开了李瑁。
  沉音独自在亭子中等着,后来觉得无聊就到御花园中走走。
  忽然间,一双手把她拉到黑暗中,一个炙热的吻落在了她的唇上。
 
 
第5章 
  狂热的吻,如同疾风骤雨,宣泄着爱欲和渴望,至尊的天子贪婪地嗅着她发间香,像在嗅一朵牡丹。
  他轻咬她的柔唇,像是在咀嚼花瓣,汲取着甘甜的汁液。
  一片黑暗中,谁也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他就这样肆无忌惮地握着美人的腰,像一个狂徒般,完全抛却了皇帝的威仪。
  忽然间,美人低声絮语道:“十八郎?”
  她的唇齿间还残留着美酒的甘冽,令人迷醉。
  天子顿住了,下一刻他还是俯身温柔地吻上去,甘心以另一种身份窃取不属于他的缠绵。
  美人轻轻伸手抚摸着他的脸,十指微微插入他的鬓发间,朱唇微启,柔情似水。
  他越陷越深,像是坠入了深潭,渐渐向下沉溺,明知危险,却也不愿远离。
  美人轻笑着,继续施展柔情俘获他,一边与他温存,一边嘲笑着他。
  艳丽眉眼中露出讥诮的神情,像是藏在花瓣中的利刃。
  她给予他解药,也给他种下最烈的毒。
  自古温柔乡,乃是英雄冢。
  一吻毕,远处忽然传来呼唤声:“玉环……”
  短暂的温存瞬间被打破,天子放开了怀中的美人,匆匆离去。
  沉音留在原地,带着醉意倚靠在假山上,没过一会儿李瑁就找来了,抱起她回府去了。
  他全然不知,他最敬爱的父皇,刚刚对他的妻子做了什么。
  ……
  越界之事,有一就有二,就像原野上点燃的火苗,只会愈演愈烈。

  自从那夜御花园一吻,李隆基已经抛却了做君父的礼义之心,时常在花林之中和自己的儿媳拥吻。
  他坐拥天下,却唯独不能拥有她,他遇见她的时候已经太晚了。
  越是意识到这一点,就越是不甘心,他是堂堂帝王,整个天下都是他的,其中也应该包括她。
  于是在一个寻常的下午,寿王妃失踪了。
  李瑁到处派人去找,却怎么也找不到,短短数日就形容憔悴。
  他不知道,他的爱妻此刻正被锁在深宫之中。
  ……
  清风拂来,兴庆宫内繁花似锦,芳菲遍地。
  如烟的纱幕在风中飞扬,朦胧间露出一道纤丽的身影,像笼在晨雾中的牡丹。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