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同人][快穿]祸国——谴婆娑
时间:2022-05-17 09:11:50

TAG:
  这女子肌肤如玉,明眸秋水,不正是失踪多日的寿王妃?
  李隆基站在她身后,她却只是自顾自地弹奏着琵琶,视他如无物。
  李隆基问道:“玉环,你奏的可是汉宫秋月?”
  沉音不曾搭理他。
  李隆基也不恼,依旧温和地同她说话。
  这在他漫长的帝王生涯中从未有过,所有人都畏惧他的威严,毕竟他也是曾从血海中厮杀出来的王者。
  待一曲奏完,沉音才冷冷道:“陛下,你预备何时送我归家?”
  李隆基这才不再说话,从沉默中透出帝王的强硬来。
  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她走的,他一定要得到她。
  于是李隆基离去了,他现在还不能太着急,还有很多时间,他会慢慢占据她的心。
  就像下一盘棋,先慢慢蛰伏,然后一步步蚕食攻占,他一向精于此道,最终胜利一定是属于他的。
  望着李隆基远去的身影,沉音笑了一声,他实在是太自负了,他想要攻占她的心,殊不知她也是一位霸道的女王。
  她才不会爱上谁,她要征服他,让他彻底俯首称臣。
  两个优秀的棋手开始了对弈,情丝为网,温柔为锁,动心者满盘皆输。
  ...............................
  一张纸条不知从哪里传到了寿王府,李瑁看了后如雷霆霹雳,不可置信,他立刻急匆匆地进了宫,想要求证。
  兴庆宫外,李瑁被高力士拦住,他道:“让开!本王要进去!”
  高力士道:“寿王爷,陛下正在宫中休息,您难道想惊了圣驾吗?”
  李瑁道:“我要见父皇!”
  高力士道:“可陛下不想见你!”
  李瑁冷冷地看着高力士,质问道:“你屡屡阻拦我,难道是因为兴庆宫里有我不能见的人吗?”
  高力士一愣,然后恢复了平淡,他缓缓道:“既然寿王爷已经知道了,那就更不该到这儿来。”
  李瑁怒道:“我的王妃就在宫中,我当然要带她回去!”
  高力士劝告道:“陛下乃是天下之主,这世间的一切都属于陛下,包括寿王妃,也包括王爷你。王爷的一切荣耀都是由陛下赐予,若是陛下想要什么,王爷理当奉上。”
  这些话中暗藏着威胁,若是他不愿奉上,皇上也可以收回他的荣耀,从此他就不再是最受宠的寿王爷。
  然而李瑁却只是摇了摇头,坚定道:“我什么也不在乎,我只要我的玉环!”
  说完,推开高力士,强闯进去。
  他一路跑进宫中,终于在主殿中见到了他朝思暮想的人,可是太监们将他拦在了门外,两人中间像隔着天堑一样,再也没有办法靠近一步。
  李瑁双眼含泪地喊道:“玉环!”
  下一刻,宫女放下了帘幕,将那如花的美人藏了起来,彻底隔绝了他的视线。
  李隆基走到他面前,冷酷地宣布道:“你回去吧。”
  他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的儿子,没有一丝怜悯。
  李瑁心中对于君父的崇敬瞬间破碎了,他质问道:“父皇,你这样做,就不怕天下人议论吗?百年之后,史书又该如何记录你?”
  李隆基依旧不为所动,他根本不在乎天下人怎么议论,他只想成全他自己。
  李瑁忽然间抽出藏在靴子中的匕首,向李隆基刺了过去。
  宫人们大惊失色。
  李隆基一下扼住李瑁的手,父子俩就这样角力着。
  李隆基道:“你可以不在乎自己的命,那咸宜呢?”
  李瑁一下子睁大了眼睛,手中匕首掉在了地上。
  他站在原地,呆立良久,最后惨笑道:“我悔不该生在这帝王之家!”
  李瑁带着心碎黯然离去,他行刺之事被压了下去,宫中守口如瓶,没人敢议论。
  三天后,李隆基下旨令寿王妃出家,为已故的窦太后祈福,赐道号太真。
 
 
第6章 
  骊山之上,云雾蔼蔼,一座道观矗立其间,彷如仙宫。
  此观名为玄清观,历来是公主清修之所,常常有达官贵人来往,不过最近却封闭了,不许外人进入。
  玉虚宫内,沉音一袭素衣道袍,头戴莲花冠,对着面前的九天玄女像念经。
  她整整念了一天,用完膳又接着念,仿佛真的已经脱去尘缘,一心向道了。
  被宫中派来服侍的姑姑道:“太真娘子,您歇一歇吧,不如用些点心。”
  沉音冷漠如霜道:“我已出家,又怎能耽于享乐呢?你们也都不应该在这里服侍我,都出去吧。”
  姑姑叹息一声,和宫女们出去了。
  陛下拆散了寿王和寿王妃,想让两人分离,以此来淡忘彼此,也难怪王妃心中有怨啊。
  然而沉音内心却并非如此,她此刻正在和那无上的帝王角力,要他辗转反侧,处处碰壁,然后满盘皆输。
  沉音将宫中寄来的信件全部烧了,礼物也弃如敝履,每日清修斋戒,宛如闲云野鹤。
  后山有一只野猫,沉音时不时会遇见它,就经常带一些小鱼干给它吃。
  这只猫很有灵性,似乎听得懂人说话,沉音也想过要养它,但它或许自由惯了,并不愿留在她身边。
  .....................................
  一个月后
  旌旗飘扬,华盖香车,无数宫女和太监在道观门外恭候,这仪仗无比华丽,竟到达了贵妃的品级。
  皇帝身边的高力士,无数达官贵人见了他都需笑脸相迎,然而他却站在门外,从早上一直游说到傍晚。
  终于,一个莲冠道袍的女道士走了出来,登上了华盖香车。
  她眉目清华,宛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随时都会登云而去,与这华丽富贵的仪仗形成了鲜明对比。
  仪仗入了皇宫,一路到了华清宫,百余名宫女太监跪拜在地,迎接她们的新主。
  素雅的裙袂垂落地面,雪白的拂尘从臂间垂下,那女子飘飘若仙,清逸出尘。
  沉音走进了殿中,每日焚香修道,弹奏琵琶,对日日前来的李隆基视若无睹。
  她看着他烦恼、挫败,内心只是淡淡地笑。
  怎么样?
  枉你一生自负,情之一字,你却是输得彻底。
  ........................................
  月光如雪,照了满地霜华,沉音独自在殿内饮酒,一杯又一杯,似乎万千烦恼都会在这酒中散去。
  金杯坠地,忽然间,这绝世的美人露出了一抹倾城的笑容。
  如烟花绽放,繁星闪耀,令满殿生辉。
  自她入宫以来,就未曾笑过,而当她一笑,群芳都会为之羞愧。
  她缓缓走到殿外,轻轻扬袖,似仙子临风。
  广袖翩翩,裙袂轻旋,纤长的手臂展现出各种柔美的姿态。
  她笑着,尽情舞蹈,展示着自己的美丽,那如玉的容颜,在月华中如明珠等闪耀。
  她以袖遮面,然后缓缓露出自己的容颜,似花朵绽放,动人心魄。
  她疾步向前,轻盈身姿仿佛要乘风而去,却又止在原地,缓缓回眸,仿佛不舍凡尘。
  李隆基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他站在梅树下,轻轻唤了一声:“玉环。”
  那绝世的美人望向他,浅浅微笑,她向这无上的帝王奔了过去,在他唇上轻轻落下一吻。
  李隆基的眼眸一颤,紧紧握住了她的手。
  沉音笑着,眼眸柔情似水,让人沦陷,忽然间,她唤了一声:“十八郎。”
  原来,她又一次将他当做了他的儿子。
  然而李隆基却只是沉默一瞬,然后嗯了一声,吻了上去。
  他已经无法再忍受她的冷漠,如果这样就能得到她,那么他也可以去成为另一个人的影子。
  即使他是大唐的皇帝,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利,可是那又怎么样?
  从一开始就是他错了,所以他也只能接受这样的惩罚。
  李隆基抱起沉音,带她走进了殿中,帷幕落下,满室春光。
  第二天,一道旨意传遍后宫,封太真娘子为贵妃。
  .........................................
  华清宫内,身着霓裳的美人正在插花,门外宫人来报:“贵妃娘娘,陛下来了。”
  沉音的手顿了一下,又继续插花。
  下一刻,身穿龙袍的李隆基走进了殿中,他走到沉音身边,唤道:“玉环。”
  沉音一言不发地插着花,将他视若无物。
  李隆基又在他面前站了一会儿,然后走了,但没过一会儿他又回来了,他脱下龙袍,换上了当初在花林中的衣服。
  无上的威严和权势都消失了,他好像不是天子,恍惚间甚至让人错认为寿王李瑁。
  他又唤了一声:“玉环。”
  沉音放下了手里的花,看向了他。
  李隆基道:“玉环,下面供奉来了新鲜的荔枝,你要不要尝尝看?”
  沉音点了点头,走向了他。
  宫人呈上剥好的荔枝,晶莹的果肉雪白剔透,玲珑可爱。
  沉音吃了几个,李隆基问道:“喜欢吗?”
  她道:“岭南的荔枝才是最佳,这个不如。”
  李隆基道:“这有何难,让岭南的官员送来就是。”
  于是使者骑着汗血宝马奔驰千里,用满车的冰运回了新鲜的荔枝,送到了华清宫。
  这一次李隆基再问:“玉环,你可喜欢?”
  雍容华贵的美人露出了一抹笑容。
  当天晚上,君王入帐,一场雨露恩泽,美人雪白的背上尽是点点红痕。
  缠绵悱恻之时,她故意叫错他的名字:“十八郎。”
  她在提醒他,她根本就不爱他。
  李隆基的眼中露出嫉妒的神情,却又不得不忍受,这一切都是他自己选的。
  从此以后,两人出则同游,入则同寝,人人都以为贵妃已经爱上了陛下,却不知尊贵的大唐天子在她眼里不过是另一个人的影子。
  虽然,她也未必有多爱本尊就是了。
 
 
第7章 
  大海茫茫,波涛迭起,一艘船行驶在无边无际的海面上,宛如一片渺小的叶子。
  船头上,日本遣唐使正手持地图,遥望海的另一边。
  在那里,有一个无比强大的国度,繁荣昌盛宛如神国:大唐。
  藤本宏从小就对书中的描绘心向往之,如今终于有机会亲眼看看,不由心潮澎湃。
  大唐如此地遥远,仿佛和太阳一样远,它的光芒也正如太阳一般强盛,让邻国为之震撼。
  在海上航行了一个月,藤本宏终于到达了大唐,迎面而来的是无比宏伟的城池,而这还只是大唐的边界。
  藤本宏乘着马车一路去往大唐的心脏:长安,在路上他无数次想象那里的样子,可真正到了却还是震撼不已。
  雕梁画栋,飞檐斗拱,参差十万人家,哪怕站在山上望,这座城也一望无际,气势恢宏。
  长安城中遍植牡丹,这富贵雍容的花朵妆点着这座伟大的城池,风中满是馥郁的花香。
  十里长街望不到尽头,来来往往尽是衣香鬓影,夫人小姐们一个个面若桃花,风动钗摇。
  这里没有面黄肌瘦的流民,人人脸上洋溢着笑容,这是属于□□上国子民的自信和富足。
  藤本宏已经完全被这个国家折服了,这里远比书上描写的更辉煌,不是亲眼看到是不会相信的。
  藤本宏在驿馆中住下,从接待的官员那里知道了大唐如今的帝王:李隆基。
  这是一位伟大的君主,是他一手将大唐推到了盛世,其功冠绝古今,将来必定会载于史书前列,为后世所称赞吧!
  夜幕很快降临,城中华灯初上,笙箫之声不绝于耳,比白日还要更加繁华。
  藤本宏不舍睡去,和别国的使者一起在街市上游玩,就在这时,一道哨声响起,人群纷纷避让。
  马蹄声响起,犹如疾风一般驰来,迅速穿越长街。
  嗖——
  仿佛箭矢划过,藤本宏只看见飘逸的鬃毛,然后就只看见扬起的烟尘,以及马儿远去的背影。
  一道细小的影子从马车上掉落下来,滚了一阵,然后停下,原来是一颗荔枝。
  月光照耀在荔枝的叶子上,上面光芒一闪,竟然还带着晶莹的露水。
  路人们感叹道:“是贵妃的荔枝来了!不知道这回又跑死了几匹马!”
  一个少女羡慕道:“陛下可真是宠爱贵妃啊,从岭南到长安何止千里之遥!我要是有一个这样钟情于我的郎君就好了!”
  藤本宏好奇地询问,这才知道大唐有一位绝世美人,她的美貌令百花羞惭,陛下对她极为宠爱。
  藤本宏不禁好奇,贵妃究竟有多美?
  ……
  三天后,是贵妃的生辰,天子邀请许多王公贵族以及外国使臣一同为贵妃庆生,藤本宏也在受邀之列。
  那天晚上,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笙动,一夜鱼龙舞。
  藤本宏在宫中见到了无数牡丹,姹紫嫣红,尽态极妍,朵朵都是珍品。
  他小心地轻抚花瓣,嗅着花香,感叹道:“真美!”
  宫人轻笑:“就算是群芳,也不及贵妃娘娘的美貌。”


  藤本跟着提灯引路的宫女向前走,见到了清澈的太液池,一轮明月正映在水中,光芒璀璨。
  他又感叹道:“今夜月色真美!”
  宫女笑道:“你若是见过贵妃娘娘,就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美!”
  藤本宏此刻无比地好奇,这令天下人都称颂的贵妃娘娘,究竟长得什么样子?
  怎么可能会有人比花更美丽,比明月更璀璨?
  他不信,因为他想象不出来。
  藤本宏与各国使臣一起在宴会上把酒言欢,忽然间,周围所有的牡丹全部合拢了,就像是一个预兆。
  她来了。
  藤本宏和所有人一样,都看向了宫门处,他们伸长了脖子,一个个仿佛呆头鹅一样,只为了瞻仰那盛世美人的风采。
  一道纤柔的身影缓缓逆光而来,肌肤胜雪,容颜如玉,一双明眸如星光一般,顾盼生辉。
  她太美了,娇艳明媚,胜过群芳,难怪令牡丹羞惭。
  她的到来好似日月降临,绝世的容光,光辉璀璨,水中月影又怎能与她相提并论?
  所有人都呆住了,为之震撼,不可置信。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