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同人][快穿]祸国——谴婆娑
时间:2022-05-17 09:11:50

TAG:
  原来真的有人这么美,美到超乎想象。
  实在是难以形容她的风姿,藤本宏只觉得再看一眼,就会像久视太阳一样,落下眼泪。
  她是这盛世的勋章,是大唐的荣耀。
  藤本宏觉得自己爱上她了,他不知道自己爱的是她还是大唐,他只想将这份美丽永远留存,不要凋谢。
  众人朝拜,齐呼:“参见娘娘千岁!”
  贵妃娘娘点了点头,道:“起。”
  紧接着,大唐天子也到了,众人又是山呼万岁。
  贵妃娘娘与大唐天子站在一起,观看殿中的表演,忽然间,灯灭了,四周一片黑暗。
  下一刻,从酒池中生长出一颗树,它不停地向上长,抽开枝干,绽出绿叶。
  很快这棵树就生长到了屋顶上,一朵朵花绽放开来,在黑暗中发着点点银光。
  一轮明月竟然出现在树梢上,撒下了清辉。
  众人惊奇不已,纷纷想看那明月是真是假。
  就在这时,明月从枝头上掉了下来,浮在酒池里,一颗颗星星从池子里升起来,飘满了大殿。
  众人仿佛置身天宫,手可摘星辰。
  这到底是什么神仙手段,太神奇了!
  紧接着,那明月从池子里漂了出来,一路滚到了贵妃娘娘的脚下。
  贵妃娘娘伸出手,触碰那轮圆圆的明月,却感觉毛茸茸的。
  定睛一看,那明月化作了一个毛团,它舒展开来,竟然是一只白猫。
  白猫叼起一只簪子,放到了贵妃娘娘的手心里,紧接着又变成了一个模样俊秀的少年。
  他笑道:“恭祝娘娘长乐无极,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万千星光中,他的面容干净清秀,眼眸明澈似溪流。
  沉音认了出来,他是玄清观后山上的那只白猫。
  原来他是一个幻术师。
  李隆基问道:“玉环,你喜欢这个礼物吗?”
  沉音微微一笑:“很喜欢。”
 
 
第8章 
  春风送暖,华清宫内杨柳如烟,繁花似锦。
  滴翠亭中,倾国倾城的贵妃娘娘正摇扇看着远方。
  她一袭红衣,似牡丹灼艳,头上的玉簪正是生辰宴上天子送给她的礼物。
  她坐在这里许久,仿佛是在看天边的白云,可是宫墙太高,终究还是遮挡住了半边天。
  几名宫女太监在她身旁侍奉,一人奉茶,一人捧着果盘,还有抱着琵琶的。
  贵妃娘娘看都没有看他们一眼,对此毫无兴趣。
  忽然间,远方传来了几声猫叫。
  贵妃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挥了挥手,让宫人们都退下。
  屋檐上,一只白猫踩过琉璃瓦,跳了下来,正落在亭子的栏杆上。
  它的口中衔着一株兰花,那是从玄清观后山上摘下来的,不是什么名贵的品种,香味却格外沁人心脾。
  兰生幽谷,不以无人而不芳。
  贵妃接过这朵花,微微一笑,似乎记起了在山上自由自在的生活,那时她常常坐在树下读经,看着远山的云雾聚了又散。
  她道:“真羡慕你,可以变成一只猫,去世上的任何地方。”
  她翻开桌上的诗集,随意指着一句诗道:“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写的真好,要是我也能像些诗人一样,四处游览山河,亲眼看一看这些风景就好了。”
  白猫喵了一声。
  下一刻,书上的那个川字忽然间像是活了过来一样,流动了起来。
  哗啦啦——
  一阵浪花的声音响起,这个川字从纸上跃然而出,化成奔流的江水,冲天而起。
  水势奔腾,一往无前,宛如千军万马一般冲破一切阻碍。
  亭台楼阁一瞬间消失了,脚下变成了一只竹筏,白衣翩翩的少年撑着竹竿,笑着望向贵妃。
  他清亮的眼睛,好像溪流一般。
  少年撑着竹筏,随着湍急的流水一同向前,然后骤然下落,飞流直下三千尺。
  风吹起了贵妃的霓裳,她好像要飞起来了一样。
  少年将长长的竹竿递给贵妃,道:“娘娘,抓紧了。”
  她太高贵,他没有资格触碰她,所以用这样的方式守护她。
  竹筏落了下去,一下子视野开阔,两岸皆是平野,这条大江变得和缓起来,缓缓向前流,一轮骄阳悬挂在天空中,光芒万丈。
  少年问道:“娘娘,你想要太阳吗?”
  贵妃疑惑地“嗯?”了一声。
  少年伸出手,竟然摘下了远在天际的太阳,递给贵妃,他道:“娘娘,你猜太阳是什么味道?”
  贵妃捧住这颗暖暖的太阳,咬了一口,笑了:“太阳是枣泥馅儿的。”
  少年也笑了,明亮的眼睛变成了一对弯月。
  就在这时,传来了宫人的声音:“娘娘。”
  幻境一下子消失,少年化作白猫,跳上屋顶,从容地离去了。
  书上的川字依然静静地躺在原地,仿佛随时随地都会活过来,再次奔涌而出。
  但是上一句却有一个字消失了,那是日照香炉生紫烟的日字。
  贵妃看着手里热乎乎的枣泥糕,笑容嫣然,少年送了她一个甜甜的太阳。
  宫人道:“娘娘,陛下请您去大明宫一同用膳。”
  贵妃点了点头,道:“走吧。”
  ……
  自此之后,少年常常幻化成白猫,到宫廷之中陪伴贵妃,一切仿佛和在山上的时候没有两样。
  一日,贵妃交给少年一对耳环,道:“我听说寿王病了,已经好几天没有上朝了,你去替我看看他吧。”
  少年接过了这对耳环,他早已经听说过,贵妃原来是寿王的王妃,只是后来被陛下拆散,迎入了宫中。
  宫中不会有人敢替贵妃去看望寿王的,所以她只能让他帮忙。
  白猫叼着耳环去了寿王府,消瘦的寿王正看着贵妃的画像发呆,喃喃自语道:“玉环,他对你好吗?”
  然后又叹息一声,道:“应是极好的吧!”
  说完,眼神无比落寞。
  白猫跳入窗中,放下了那对耳环,然后便纵身而去。
  李瑁吃了一惊,紧接着捧着那对耳环道:“是玉环的耳环!”
  他激动地向窗外四处张望,可是那白猫早已不见了踪影。
  他痴痴地看着耳环,道:“玉环,是你让它来看我的吗?你还没有忘了我……”
  他的眼睛又重新恢复了神采,可怜天潢贵胄,只因相思而憔悴。
  少年完成了使命,又回到宫廷之中,他问道:“娘娘,你爱陛下吗?”
  贵妃沉默一瞬,道:“或许有一些吧。”
  少年又问:“那你爱寿王吗?”
  贵妃依然道:“或许。”
  少年得到了他怎么也想不明白的答案,他以为这是一个选择题,可竟然没有答案。
  贵妃笑了,她道:“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
  她远望宫墙之外的万家灯火,感叹道:“或许我爱的只有这盛世大唐吧。”
  ……
  正如她所言,这盛世大唐如此繁华,犹如一颗稀世的宝石,千百年难得一见。
  为了给贵妃解闷,宫廷中举办了一场又一场宴会,梨园舞姬们载歌载舞,笙箫之声彻夜不绝。
  有百花宴,螃蟹宴,赛马会,花灯会……贵族们把酒高歌,通宵达旦,直到第二天早上才醉醺醺地坐着马车离去。
  各国使臣常常受邀去参加这些宴会,他们见证了这纸醉金迷的生活,一切恍如梦幻。
  每当宴会上有人博得头彩,贵妃娘娘都会随手将玉盘中的宝石扔出,作为赏赐,其余的贵族也会仿佛扔出玉佩,簪子,金镯……
  无数闪闪发光的宝石散乱地堆在地上,宛如繁星一般,而众人只是欢声笑语,毫不爱惜,好像那些只不过是碎石瓦砾。
  大唐太富有了,区区珠宝,根本不值一提。
  宴会之上君臣同乐,天子擅长音律,时常为贵妃伴奏,而贵妃则被宫女簇拥着,翩翩起舞。
  一日,天子梦入仙宫,见到仙子飞天而舞,默默记下乐曲,醒来之后立刻记录在纸上,取名《霓裳羽衣曲》。
  满宫舞姬,竟无一人可舞,谁也无法模仿仙子那轻盈灵动的姿态。
  只有贵妃,她羽袖轻扬,翩翩起舞仿佛欲乘风而去。
  那舞姿飘逸柔美,仿佛是飞天仙女,追云逐月,艳丽的裙袂层层叠叠绽放,好像一朵雍容华美的牡丹花。
  如此美丽,如此璀璨,各国使臣都呆住了,他们永远也不会忘记今天这一幕。
  容色倾国的贵妃,将会和这盛世大唐一起,化为他们心中永不褪色的记忆。
 
 
第9章 
  盛唐之风,文人墨客既能挥毫泼墨,又能提剑策马,其中尤以李白为甚,名声传遍天下。
  华清宫内,几名宫女太监在廊下闲聊起来,声音传入了沉音耳中。
  “你们听说了吗?太白先生来长安了!”
  “就是那个诗剑双绝的李太白?”
  “还能是谁!他一来就流连于长安各大酒肆,达官显贵们重金求诗,有的直接搬着一箱黄金到他面前,他却看也不看,说不为俗人写诗。”
  “好一个傲气的李太白!”
  “听说他曾经乘船追月,一夜之间漂流千里,直到天亮才停下。”
  “哎呀呀!这可真是……”
  小宫女们感叹连连,眼中露出敬佩向往的神色。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只有李白,他为浪漫而生,不屑于汲汲营营,一生追逐明月。
  这样的人,千古难寻。
  ……
  当天下午,李隆基正在殿中批改奏折,看见了一份弹劾杨家人的奏折。
  他对杨家人予以封赏,男子高官厚禄,女子亦有品级,致使杨家人权势滔天,横行霸道。
  长安人人知道陛下宠爱贵妃,所以有许多人巴结杨家,以求升迁。
  李隆基淡淡将奏折放在一旁,视若无睹,就在这时,门外传来太监的声音:“参见贵妃娘娘。”
  紧接着,一身霓裳的沉音走了进来。
  李隆基把奏折盖住,走上前牵住她的手道:“玉环,你怎么来了?”
  沉音道:“我听说李白来了长安,倒是很想见见他,不如你将他请到宫中来,授以官职,这样就可以时常召见。”
  自古以来,后宫不得干政,否则必遭帝王厌弃,李隆基却只是道了一声好。
  她所有的要求他都会满足,她想让谁为官,谁就可以为官。
  ……
  第二天
  六匹雪白的骏马拉着一辆华贵的马车自宫门而出,穿过宽阔的街道,直往平康坊而去。
  马车上的明珠在阳光下闪耀,看花了行人的眼,众人纷纷围在道路两侧观看。
  马车在一家旅店门外停下,高力士道:“陛下有旨,请李白速速入宫!”
  半晌没有人应。
  人群传来笑声,有一人高声道:“李白可不在这儿,你要寻他,应当去酒肆!”
  高力士立刻亲自驾车,去往长安最大的酒肆寻李白,刚到楼下,就有一只酒杯砸在他头上,疼得他龇牙咧嘴。
  高力士是李隆基身边的近臣,就算宰相见了他也要笑脸相迎,还是头一次被砸。
  他抬头看去,在楼上的栏杆边垂下来一只手,那只手白皙修长,指骨根根分明,像是梅枝。
  阳光照在那只手上,灿灿发光,手指虚握着,似乎上一刻还握着酒杯。
  栏杆边还放着一柄宝剑,鲜红的剑穗随风飘扬,比火还艳。
  旁边的小太监冲楼上喊道:“哪个酒鬼?真是好大胆子,竟然连高公公也敢砸!”
  楼上没有应答,似乎这个酒鬼已经醉倒睡去了。
  高力士心有所感,他走进酒肆,问道:“楼上那人是谁?”
  老板笑道:“那就是大名鼎鼎的李白啊!”
  高力士上楼,一股浓烈的酒香扑面而来,桌上堆着好几个空坛,昭示着饮者的海量。
  窗外是一棵高大的花树,一个白衣青年醉倒在栏杆边,衣袍散乱,放浪不羁。
  一片花瓣从窗外飞来,落在青年英俊的面容上,他缓缓睁开双眼,朦胧的醉眼中仿佛笼罩着月光。
  他捻起这片花瓣,半痴半醉地吟诵道:“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喃喃自语完,他便笑了起来,然后又坐了起来,端起酒坛子痛饮。
  这个酒鬼,他的一生注定与酒为伴,且歌且狂。

  高力士道:“李白,陛下有旨,命你速速入宫觐见。”
  李白只是从酒坛中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带着满身的酒气笑道:“你是来陪我喝酒的吗?”
  说完,走到他身边,率性地把酒坛递到他面前,道:“来来来!将进酒,杯莫停!”
  他大笑不止,似乎每一个人都能和他把酒高歌,无论那个人是乞丐还是达官显贵。
  高力士连忙摆手,拒绝道:“不不不,李白,你快随我入宫吧!”
  李白道:“原来不是来陪我喝酒的。”
  于是又卧倒在栏杆边,一口又一口地饮酒,潇洒身影宛如玉树一般。
  高力士请人不成,让人来抬走李白,结果好几个小太监一起来,愣是没能让他移动半分。
  大唐的诗仙懒散地躺倒在栏杆旁,宛如玉山倾倒,那柄宝剑立在一旁,上面的玉坠闪闪发光。
  高力士失败而归,消息传到沉音耳中,不免有些失望。
  就在这时,那白猫又来了,他道:“只要是娘娘想见的人,就没有见不到的。”
  说完,纵跃而去。
  ……
  是夜,明月高悬,清辉朗照,李白举杯对月,饮了一杯又一杯。
  就在这时,天空中传来一声猫叫,一只白猫出现在云朵中,挥动爪子使劲摇月亮。
  夜空中的月亮一下子就不见了,与此同时,江水中传来扑通一声。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