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同人][快穿]祸国——谴婆娑
时间:2022-05-17 09:11:50

TAG:
  李白低头一看,一轮明月正漂浮在江水中,闪闪发光。
  他立刻从高楼之上一跃而下,如白鹤般翩翩降落江边。
  天上无月,水中却有月,它静静地漂在江水中,仿佛正等待有缘人。
  李白向明月走去,那月亮却一瞬间顺流而去,不知要去往何方。
  江边有一艘小船,李白乘舟追月,一路追寻那璀璨的月光。
  江水汨汨,花瓣飘飞,那明月自顾自地赶路,丝毫不顾痴心人的追逐。
  江水流入宫墙,早已等待许久的卫兵打开了宫门,李白就这样跟随着明月入了皇宫。
  他一路追逐,终于越来越近,那明月停留在一座小楼前不动了。
  李白乘舟缓缓靠近,美丽的明月近在咫尺,他伸出手,轻轻触碰。
  刹那间,水波荡漾,明月碎成了无数片。
  当水面平静下来,璀璨的明月消失了,变成了一道倾国倾城的身影。
  李白抬头望去,只见小楼上站着一个身着霓裳的女子,风华绝代,容光璀璨,如明月般照亮了黑夜。
  风吹过她的衣裙,轻盈裙袂飘扬,仿佛天上的浮云,一张美丽的面容比牡丹更娇艳,羞煞群芳。
  李白抬头仰望着她,好像在看一个幻梦,他痴痴感叹道:“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一身傲骨的诗仙,终究还是折服于那惊世的美貌,为她作出了流传千古的诗篇。
 
 
第10章 
  李白才华横溢,被李隆基封为翰林供奉,时常入宫伴驾。
  他为人恃才傲物,不仅不把高力士放在眼里,有时连皇帝的召令也不听,但若是贵妃派人传召,他却总是会去的。
  宫廷夜宴之中,李白饮酒舞剑,豪气冲天,引得宫人们连连叫好。
  他那样风流潇洒之人,恐怕整个大唐都找不到第二个,每当听说他入宫,宫人们总是悄悄离开自己当值的殿宇,挤在一起来看他。
  与此同时,盛世之下却是暗流涌动,隐隐出现了乱象。
  朝廷官员拉帮结派,争斗不休,远方藩镇势力日益强大,隐隐有割据之势。
  大唐就像是一朵开到极致的牡丹,此刻已有了颓靡之色。
  一年后,李白遭贬,这场盛世也随着他离去的脚步,缓缓落幕。
  ……
  御花园里,沉音弹奏着琵琶,一旁的白猫问道:“娘娘,你最喜欢哪里的景色?”
  沉音道:“我听说江南四季如春,处处都是小桥流水,文人墨客无不向往。”
  白猫道:“西湖十景天下闻名,如果有机会,娘娘想不想去看看?”
  沉音点了点头。
  白猫道:“以后一定有机会的。”
  李隆基得知此事,准备带沉音去南巡,然而计划还没有实施,战火就已经点燃。
  叛军的马蹄声踏碎了盛世的华章,贵族们纷纷从纸醉金迷的酣梦中惊醒,整个天下都陷入动荡之中。
  这朵盛世牡丹,终于凋谢了。
  叛军一路厮杀,很快就夺取了河朔之地,然后直逼长安。
  百官惶恐,纷纷建议御驾西行,躲避锋芒。
  朝堂之上,李隆基愤怒地斥责百官,可最终还是无奈地同意了百官的建议。
  曾经如日中天,一手缔造大唐盛世的无上君王,他的荣耀和光芒已经黯淡了,他再也不是那个四海称颂的帝王了。
  文武百官,宫人三千,全部都跟着御驾西行避祸,整个皇宫空荡荡的,再也不见昔日笙歌夜宴的景象。
  千军万马护送着御驾西行,马蹄扬起的烟尘遮天蔽日,这一路上,所有人都目睹了皇城之外的惨象。
  到处都是流民,他们饥饿,病弱,没有尊严,四处乞食。
  大唐倾覆得太快了,仿佛摧枯拉朽一般,哗啦啦四分五裂。
  宫人们脸上都是惶恐和迷茫,生怕自己明天就会变成一具白骨。
  看着这样的景象,李隆基痛苦不已,他曾经是光芒万丈的太阳,可是盛世却毁在了他手里。
  御驾中,他握着沉音的手,安慰道:“玉环,不要怕,不会有事的,等朕到了蜀地,就召集兵马,平复战乱。”
  沉音点了点头,脸上丝毫没有慌乱之色,生命对她就好像是一个游戏,她又怎么会在乎生死呢?
  她的从容给了李隆基安慰,只要她相信他就好,从前是他疏于政务了,他一定会重启盛世的。
  当天晚上,军队行至马嵬坡,军队出现哗变,以陈玄礼为首的禁卫军认为杨家人仗着贵妃横行无忌,专权误国,把朝堂搅得一塌糊涂,于是杀死了杨国忠。
  破碎的尸体静静地躺在地上,猩红的鲜血缓缓流淌,披盔戴甲的禁军们包围了帝王暂住的寺庙,逼迫他处死贵妃。
  阳光下,万千刀剑之上寒光凛凛,有的犹带鲜血。
  李隆基愤怒地斥责道:“你们是要造反吗?”
  陈玄礼道:“臣等只是为了清君侧,只要陛下赐死贵妃,臣等依旧会护送陛下西行。”
  李隆基想也不想就拒绝:“朝堂之事与贵妃何干?杨国忠已死,你们已经清君侧了!”
  他的声音中已经带上了慌乱,这一刻他才意识到自己是多么地无力,就连心爱的女人也保不住。
  陈玄礼走向寺庙,其余禁军也跟着近前,李隆基连忙走出寺庙,关上大门,挡在了门前,势单力薄的身影,犹如一只孤雁。
  他已经不再一呼百应,只有用他残存的帝王威严保护她而已。
  李隆基挡在千军万马面前,冷冷地看着那一双双充满杀意的眼睛,没有后退一步。
  双方对峙着,不知结果最终会如何。
  李隆基忽然想到,若是他将皇位传给众皇子中的一个,放弃江山,和她从此退隐,是否就能保全她?
  转念间他又明白这根本是不可能的,如果他连皇帝都不是了,就更不可能保住她。
  一切都是他的错,如果她一直是寿王妃,又怎么会有今天?
  就在李隆基肝肠寸断之时,一只白猫跳到他的肩膀上,在他耳边轻声道:“陛下,我有办法可以保全贵妃。”
  李隆基仿佛在黑暗中看到了一线光明,他努力控制住自己的神情,做出悲痛的样子道:“给朕一点时间,和贵妃做最后的告别。”
  禁军们同意了。
  李隆基走进寺庙,白猫变成白衣少年,给了他一瓶药:“吃了这种药,就能让人陷入假死状态,到时立刻将贵妃下葬,等军队离开再开棺救贵妃。”
  李隆基欣喜不已,但又不能告诉沉音真相,免得到时候暴露,他安排好亲信,准备棺材,挑好下葬的地方,一切秘密地进行着。
  快天亮的时候,李隆基来和沉音告别,临走前,他还是忍不住道:“玉环,别怕。”
  沉音看了他一眼,目光淡定从容,似乎对即将到来的命运安然接受。
  她没有爱,也没有恨,她什么也不在乎。
  宫人们捧来盛装,为贵妃梳妆打扮,云鬓花颜,明眸皓齿,仿佛是一朵艳丽的牡丹。
  她太美了,美到令人心碎,宫人一边为她挽发,一边落下了眼泪。
  那些泪一滴滴落在了地上,满地斑斑,胜过湘妃竹。
  沉音道:“你们出去吧。”
  宫人再也忍不住伤心,纷纷出去了。
  沉音继续为自己打扮,这时白猫又跃入窗中,道:“娘娘,别担心,等你醒来的时候,会在一个春暖花开的地方。”
  沉音笑了笑。
  白猫放心地走了。
  他走之后,沉音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美丽的眼眸中露出几分兴致索然之色。
  虽然没有明说,可她大概猜到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大概是让她假死吧,毕竟幻术师的手段那么多。
  真是无趣,她早已厌倦那种繁花似锦,纸醉金迷的日子了。
  等她醒来,会被他们藏起来,从富丽堂皇的皇宫转移到另一个雕栏玉砌的地方,照样会有很多人来伺候她,会有乐师来给她吹曲子,说不定还是梨园的那批人。
  无聊,太无聊了!
  沉音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无聊,当初她就是因为这个故意接近了李隆基,从他的儿媳变成了他的妃子。
  不如给他们一点惊喜吧!这样事情就会变得有趣了!
  沉音打开戒指上的机关,把里面的粉末倒在茶杯里,然后喝了下去。
  喝完后,她露出了由衷的笑容。
  她给他们开了个小玩笑,真期待他们发现之后脸上的表情呢,可惜到时候她就不知道了。
 
 
第11章 
  烛影摇曳,整个房间内都是朦胧的昏黄色,像是即将谢幕的颓靡之色。
  镜子前,倾国倾城的美人正在为自己盛装打扮,涂上朱红的胭脂,戴上华贵的牡丹冠,再穿上那一袭艳丽的红衣。
  沉音笑着,抱起一旁的琵琶试音,为自己即将到来的谢幕做好准备。
  她已经定好了剧本,在这一天她要是最美的样子,才能在观众心上留下最深刻的印象,就算等戏结束了,也会反复回味这个结尾。
  天亮了,高力士敲响了门,提醒她时间到了。
  沉音眼中一亮,仿佛即将登场的演员一样,迅速切换出带着淡淡哀愁的神情。
  门打开了,她抱着琵琶走了出来,好戏开场了。
  ……
  千军万马包围着佛寺,铁甲森寒,仿佛修罗一般,今天他们要在这里见证一个女人的死。
  大门开启,一抹耀目的红出现,仿佛是一朵倾国倾城的牡丹,绽放在视野中。
  她缓缓了走出来,脸上的神情淡然从容,却又带着一抹哀愁。
  她来赴死了。
  风吹起她的霓裳,那绝世的姿容令所有人都惊叹,也许正是因为这美貌太盛,所以凡尘是留不住的。
  她一步步走来,姿态孤高得像一只鹤,每走一步,军队里就会传来一阵轻响。
  那是士兵低头时铁甲碰撞发出的声音。
  所有人都逼她死,可是真的面对她的时候,谁又能忍心呢?
  但尽管如此,还是没有人后退一步,他们依然手执利器,不打算放她走。
  梨花树下,沉音看着李隆基,对他道:“就让我为陛下再奏一曲。”
  她轻轻拨动琴弦,凄婉的琵琶声传遍了山谷,所有人都静静听着这一曲。
  她奏得认真极了,弦音流转,奏的是昔日的大唐盛世,夜月流光。
  曲调渐渐转向哀婉,每一声弦响都饱含着难以诉说的离别之情,让人悲伤。
  天上忽然飘来了细雨,似乎天公也被这首曲子打动,落泪成雨。
  如丝细雨中,贵妃忘情地弹奏着琵琶,一曲黯然销魂,飞鸟泣血,从此将成为绝响。
  李隆基落泪了,此时他还没有意识到这就是最后一曲了。
  一曲毕,他让高力士递上了一杯酒。
  沉音看着他,目光沉静悲伤,没有一滴泪,却比那更加沉痛。
  她像是一个入戏的演员,忘情地表演着,悲伤,痛苦,不舍,一切浓烈的情绪都爆发出来,感染着观众。
  她什么也没有再说,拿起那杯酒,决绝地饮了下去。
  她又看一眼李隆基,放下了酒杯,默默等待死亡的到来。
  她的死太美了,就像牡丹花瓣飘零一样,眼中渐渐失去神采,呼吸也停止了。
  人们总是赞颂花盛开的时候,其实花朵凋谢的时候比那更美。
  那是一种破碎悲凉之美,把珍贵美丽的花朵摧毁,从此只余残枝。
  陈玄礼上前查验,足足验了有一炷香的时间,发现贵妃确实心跳停止,才退去了。
  李隆基松了一口气,立刻让人将贵妃下葬。
  看着棺材盖上的那一刻,他忽然间落下了眼泪,茫然地用手指拭去,看着那滴泪不明所以。
  贵妃被葬在了梨花树下,千军万马簇拥着御驾离去,独留她形单影只。
  ……
  寺庙之中,一只白猫静静地蹲在佛像上,等待军队走远,他时不时地望向下方的梨花树,清亮的眼眸中露出温柔的神色。
  很快就好了,到时候他会带贵妃去江南,看曲院风荷,柳浪闻莺,从此远离纷争,过闲云野鹤一般的生活。
  贵妃一定会高兴的,她的天空不再会被高墙所阻挡,可以看遍天下的风景。
  估计军队走得够远了,白猫立刻跳下佛像,变成白衣少年,来到梨花树下挖坟。
  他必须要快一点,赶在陛下的人赶到之前,带走贵妃。
  一铲又一铲的土被抛出,终于露出了棺材,白衣少年脸上浮现出欣喜的神情,目光中露出对往后生活的期待。
  他推开棺盖,只见贵妃安静地躺在里面,半点声息也无,似乎真的已经死了。

  白衣少年取出银针,向贵妃身上几处穴道扎了下去,然后等待她恢复脉搏。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贵妃依然没有呼吸,白衣少年开始慌了,怎么会这样?为什么贵妃还没醒?难道是他扎错了吗?可是他明明已经实验过很多次了!
  他又拿出针,扎了一遍,然后无比紧张地等待着。
  依然没有反应。
  白衣少年脸上开始浮出惶恐的神色,一个答案浮现在心头,又被他慌忙打散。
  他一遍遍地试图唤醒贵妃,一次比一次癫狂,到最后他再也握不住针,跪在地上,痛哭不止。
  他趴在棺材边上,看着里面的贵妃,她依然那么美丽,好像只是睡着了。
  白衣少年回忆起在道观里的那段时光,贵妃从前的一颦一笑,还有他幻想的以后自由自在的生活,心中剧痛。
  这一切终究是被撕碎了,而撕碎它的人正躺在棺材里,唇角露出淡淡的笑意,仿佛是恶作剧成功的孩子。
  她从来都是那么无情,甚至接近于残忍,她就喜欢看爱她的人为她心碎,而她在一旁笑。
  她践踏所有人的真心,但所有人都不可自拔地爱她。
  少年又哭又笑,似乎已经疯了,树梢上的梨花一片片飘落,花瓣宛如纷飞的白雪。
  梨花,离花,结局早已注定是离别。
  少年带走了贵妃,寺中的佛像注视着他远去的身影,神情无比悲悯。
  苦海无边,天下有情众生,无不在其中煎熬,不得解脱。
  ……
  少年走后,李隆基派来的人终于赶到了,可是面对的却是一句空空如也的棺材,只好无功而返,向帝王复命。
  行宫之中,李隆基正焦急不安地走来走去,一旁的高力士劝道:“陛下,您不用担心,一切都安排好了,不会有事的。”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