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同人][快穿]祸国——谴婆娑
时间:2022-05-17 09:11:50

TAG:
  金伴花忙道:“还没到呢,你再等等看,今夜的景致一定会让你满意的。”
  话音刚落,只听外面有人惊呼,所有人都围到岸边来看热闹。
  朱雀桥下,一点明光亮起,一朵金光熠熠的莲花灯缓缓飘向画舫。
  那朵莲花竟然是由黄金制成,花蕊用玉石雕刻,栩栩如生。
  下一刻,越来越多的金光亮起,无数盏黄金莲花灯从桥下飘来,富贵糜丽的光芒几乎晃花了游人的眼睛。
  一盏、两盏……一百盏……一千盏……
  数不清到底有多少莲花灯,它们挤满了整个江面,辉映得两岸高楼都尽是金光。
  这是何等豪富,竟然用黄金玉石来打造花灯,把整条河都妆点得富丽堂皇。
  人们脸上露出崇拜羡艳的神奇,拜倒在这无上的财力之下。
  一道笑声响起,一只玉白的手掀开了船帘,缓缓走了出来。
  月光照在那美人的身上,她竟然比这满河的黄金还要耀目,让所有人着迷。
  风轻轻吹过,那一袭霞色霓裳飘扬而起,佳人身姿纤细,仿佛随时都会乘风而去。
  皎洁的月光照着她如雪的肌肤,越发显得冰清玉润,那一双美丽的眼眸,似秋水潋滟。
  怎么会有这么美的人呢?
  竟然真的有这么美的人!
  一瞬间世人惊叹,越来越多的人向岸边拥挤,只为了一睹那绝世美人的风采。
  树上挂满了人,屋顶上爬满了人,桥上挤满了人,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那不知名的美人身上。
  再也没有注意那满河的黄金了,她的美貌已经胜过了黄金万两。
  美人来到船舷边,轻轻伸手捧起一盏莲灯,微微一笑。
  砰——砰——砰——
  刹那间,无数人因为这一笑而失神,纷纷落水。
  一夜过后,整个苏州城都传遍了此事,所有人都知道城中来了一位绝世美人,金公子为了她豪掷千金,莲花灯把整个河道堵住,水泄不通。
  她的美貌,令江河停滞,万人空巷。
  无数人慕名前来,只为一睹芳容,从此再也没有离开过,日日守候在那美人的府外,等待有朝一日供她驱策,那便死而无憾。
  ……
  凉亭之中,一袭霓裳广袖的美人慵懒的侧卧在贵妃榻上,翩翩裙袂曳地,像是天上变幻的云霞。
  庭院之中,站着十八位江南巨富,有号称白玉为堂金做马的郑家,有号称珍珠如土金如铁的薛家,还有王家、陈家、李家……
  这十八位商人在不同的领域都是首屈一指,其中有很多是皇商,为皇家供物。
  这小小的一个庭院,可说是聚集了天下大半财富,然而他们却一个个笑容讨好地站在一起,只为了哄那位美人开心。
  织遍天下锦绣,货物远销西域的陈老板捧着一套衣服,来到美人跟前,好像是一只摇尾乞怜的狗。
  他掀开遮盖的红布,一段幻彩流光的布料展现在众人眼前。
  他展开衣裙,那件衣裳薄如蝉翼,轻如云烟,在阳光下流光溢彩,如梦似幻,仿佛是深海鲛人的鱼尾制成一般。
  这样美丽的衣裙绝无仅有,如此巧夺天工令人难以想象。
  陈老板弯着腰,姿态无比卑微,他目光热切的看着那美人,道:“这套衣裳是用天蚕丝制成的,用无数天山雪莲浸泡丝线,数百名绣娘以特殊针法绣成,全天下仅此一件!”
  沉音轻摇团扇,露出一个微笑。
  陈老板如蒙赏赐,露出得意的笑容。
  就在这时,院中传来一声冷笑:“全天下仅此一件?你的意思是说,竟然让姑娘没有换洗之物吗?只能穿这件衣服一次,然后又去穿别的粗制滥造的衣服,再换回来?”
  陈老板脸色通红,仿佛被羞辱了似的,梗着脖子大声道:“当然不会!我怎么可能这样委屈姑娘?我马上让人去把所有的天蚕丝收购回来,再去造衣裙!”
  天蚕丝本就是世间少有之物,这件衣裙已经是耗费了两代人之力,想要再造一件,又不知道要耗费多少。
  世代经营海运的薛老板叫人抬来了七颗珊瑚树,每一棵都有三四尺高,枝干横斜,光彩耀日,让所有人见之惊叹。
  珊瑚长在海中深处,人类难以开采,时常有人在半路上就窒息而死,成为珊瑚的养料。
  二尺的珊瑚就已经十分罕见,更不要说三四尺的,还保存得如此完好,这鲜红的珊瑚,不知埋葬了多少生命。
  沉音笑了笑,极为喜爱的样子,叫人把庭中的树木砍去,把这几株珊瑚树装饰在其中。
  其余的商人们各献礼物,把这庭院妆点得富丽堂皇,宛若仙宫。
  为了获得美人的青睐,这十八位大商人互相斗富,展示雄厚的财力,你方唱罢我登场,让整个苏州城的人都看了好一场热闹。
  苏州多雨,因此沉音不常出门,一个月也就出来那么几次,但她每一次出门,排场都声势浩大,引得满城人都来看。
  郑家用上好的红绸铺地,整个十里长街都是耀目的火红,穷奢极欲,荒唐到了极点。
  薛家在马车后面洒满了珍珠和宝石,凡是沉音所经之地,百姓哄抢,一个个跪伏在地,仿佛是在接受观音娘娘的赏赐。
  无数江湖豪侠慕名前来,只见了那美人一面,就甘心做她护卫,甚至有人偷盗门派中的秘籍,以求美人一笑。
  她没有冠绝天下的智谋,也没有傲视群雄的武功,可她已经成了全江湖最有权势的人。
  一切都是众人心甘情愿,是他们要将她捧到万人之上,等待她脚步匆匆而过的那一刻,低头施舍下一缕目光。
 
 
第17章 
  李园,冷香小筑
  红香满地,花开锦绣,翩翩蝴蝶在庭院中起舞,好似花间精灵。
  林仙儿一袭白衣,坐在亭中不知道在等谁,她乌发如墨,冰肌玉骨,一双明眸楚楚可怜,仿佛含着星光一般。
  她曾经是万花楼中的花魁,如同仙子一般圣洁的美貌让无数男人为她痴迷。
  她享受这样的追捧,所以住进李园之后,她用自己的身体作为酬劳,吸引了一大堆武林名宿成为她的裙下之臣。
  那些男人中有正有邪,不少人的名声说出去威名赫赫,可是谁又能想到,这些所谓的正道大侠暗地里却臣服于她,甘心做她的走狗,帮她做任何事。
  每当林仙儿使唤他们时,心中总是无比得意,就算她出身青楼又怎么样,美貌就是她的武器,帮助她站在巅峰。
  可是最近不知道怎么了,她的男人们一个个都不见了,这让她感到不安。
  林心儿今日特地精心打扮了一番,等着她的情人游龙生上门,可是最终只等来了一封飞鸽传书:缘分已尽,望卿安好,往后各不相干。
  林仙儿紧紧地攥着这份手书,花瓣般的红唇几乎要咬出血来。
  怎么可能?他竟然逃离了她的掌控!
  这对林仙儿的魅力简直是巨大的侮辱,她立刻让人去打听游龙生去了哪里。
  下人回来禀报道:“游少庄主最近刚从苏州回来,听说他带走了庄内最名贵的宝剑,要去苏州见那位天下第一美人。”
  林仙儿内心涌起滔天怒火:“天下第一美人?”
  她冷笑一声:“我倒想看看,什么样的人敢自称天下第一美人!备马!我要出门!”
  美貌是她平生最为骄傲的天赋,如今竟然出了一个女人压在她头上,她无论如何也忍不下去。
  林仙儿星夜兼程,终于来到了苏州,她实在是太累了,随便找了一家茶楼歇息。
  刚喝了一口茶,就听见有人惊呼:“河里有死人!”
  林仙儿往窗外的河里一看,果然有一具尸体飘在河上。
  有胆大的把那尸体捞了上来,翻过来一看,顿时惹得众人议论纷纷。
  “这不是薛老板吗?”
  “就是那个珍珠如土金如铁的薛家?”
  “还能有谁呀!”
  “他怎么投河自尽了?”
  “上元灯节,他和众老板斗富,希望能求得沉音姑娘到他那里去看灯,你是不知道那天晚上的场面啊,一整条街挂满了各色灯笼,烧的还都是混合了沉香屑的蜡烛,知道什么是沉香木吗?那可是一寸一金!当天晚上估计烧掉了几大车吧!”
  “还有天上的烟花,那炸下来的可都是金粉!第二天整个苏州城都亮晶晶的,人人都去屋顶上刮金粉了!”
  “薛老板当然是赢了那场斗富,成功让沉音姑娘和他去看灯了,结果第二天就有好多人去催债,把他府上的东西全搬走了。珍珠如土金如铁的薛家就这么倒了,不过才一个晚上而已,偌大的家业化为乌有,可不就投河自尽了吗?”
  “还有王家不也是,现在已经是乞丐了,整天蹲在街角,还盼望沉音姑娘看他一眼呢!”
  听到这里,林仙儿仿佛如在梦中,无比恍惚。
  这一切已经超出了她的认知,她曾经以为富家子弟送给她珍贵的玉璧和华美的衣裙,江湖少侠们为了她而大打出手,这就已经足够拿来炫耀。
  可原来真正的绝世美貌竟然能到达这种程度,让人为之倾家荡产,甚至连命也奉上。
  什么玉璧,什么衣裙,真正的财富是拿来挥霍的,金银宝石如流水一般消耗。
  哪怕仅仅是听闻这样的泼天富贵,林仙儿就已经激动地浑身发抖,就像老鼠闻到了盛宴的味道,眼中露出狂热的光芒。
  但紧接着涌上来的就是嫉妒,为什么这一切都是属于另一个女人的?
  林仙儿故作吃惊道:“那位姑娘怎么能害得人家破人亡呢?这……这不是祸水吗?”
  茶楼里的人马上露出不悦的神情,纷纷反驳起来:“是他们自己要这么做的,和沉音姑娘有什么关系?”
  “就是啊,是他们不自量力……”
  听着这一道道维护的声音,林仙儿更是妒恨,凭什么她要一直装作圣女的样子,而这个女人只要享受奉上来的一切就好,就算有人因为她倾家荡产,也不会受到众人的指责。
  就在这时,远方传来一道激动的声音:“快看!沉音姑娘出门了!”
  一道道声浪响起,整条街都沸腾了,所有人都跑出去看。
  林仙儿混在人潮中,被挤来挤去。
  没有人注意到她,此时此刻她的美貌毫无用处。
  十里红绸铺满长街,一顶轿子被八个剑客抬着,轿子两旁有穿着鲜亮的婢仆撒金粉。
  阳光下,金粉熠熠生辉,无比奢迷美丽。
  轿子后面跟着许多护卫,都是名噪一时的武林高手,林仙儿在其中赫然看到了游龙生。
  堂堂藏剑山庄的少庄主,她昔日的情人,竟然跑到这里来,做了一个不起眼的护卫。
  看着他脸上那讨好的神情,爱慕的眼神,林仙儿几欲作呕。
  真是可笑,他就像一个小丑一样!
  人群中,一个乞丐突然冲了出来,抱着一个箱子跟着轿子跑。
  他道:“沉音姑娘!沉音姑娘!我还有一只百宝箱,里面装的都是各种巧夺天工的机关,你看一看吧!”
  轿中的美人并没有理会他,仿佛耳边传来的只是一只渺小虫子的鸣叫而已。
  那乞丐依然追着轿子,连鞋都跑丢了,最后还是淹没在人群中,仿佛被遗弃的一粒石子。
  他已经失去了一切,却还是一心想讨美人的欢心。
  疯了,疯了,整座城的人都疯了。
  嫉妒就好像是一把火,烧得林仙儿的心煎熬不已,她恨这个女人得到了她梦寐以求的一切。

  她不会任由这个女人得意下去的,她会毁了她,看她跌落云端,失去一切!
 
 
第18章 
  暖香阁中,金麒麟香炉正升起袅袅烟气,一扇翡翠屏前,沉音正翻看着《江湖兵器谱》。
  华山派的镇山之宝清风剑,据说轻若鸿毛,用之如风。
  少林寺的伏魔金刚棍,曾经打败了江湖上成名已久的十大魔头,将他们关押在少林禅院之中。
  昆仑派的秋霜剑、武当派的太极剑、唐门的暴雨梨花针……
  美人盈盈一笑,道:“我想要收集名剑。”
  美人一笑,倾城绝世,她的护卫们无论如何也要满足她的心愿,一时间江湖风起云涌。
  ……
  雪花飘落,寒风凛冽,昆仑山上积雪不化,放眼望去尽是白茫茫一片。
  昆仑派门口,两个守门弟子正在闲聊,忽然看见有三个人踏雪而来,须臾间就越过数丈,略至眼前,更可怕的是雪地上竟然一个脚印都没有。
  为首那人冷冷道:“离岛三剑客,前来挑战贵派掌门,若是贵派输了,就请将秋霜剑赠予我们吧。”
  守门弟子见来者不善,马上去通报掌门。
  昆仑掌门正在看地弟子们练剑,守门弟子一通报,其余弟子们都愤慨不已:“好大的口气!竟然敢来要秋霜剑?”
  “挑战掌门?哼!我看他们还不够格!”
  “师兄弟们,给他们点教训!”
  昆仑掌门问道:“不过三个人就敢来上门挑衅,那几个人什么来路?”
  守门弟子道:“他们自称离岛三剑客。”
  昆仑掌门大吃一惊,这三兄弟的功力深不可测,每一个都足以做一派掌门,只是他们常年在离岛练剑,甚少参与江湖中的事,怎么竟然上门来了?
  昆仑掌门立刻让弟子把两位闭关的长老都请出来,严阵以待。
  当天下午,离岛三剑客大败昆仑派,昆仑掌门与两位长老虽然输了,却不愿交出秋霜剑,奈何倾一派弟子也无法阻挡这三人,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离去。
  同样的事情在各大门派上演,这些在江湖上赫赫有名的掌门们纷纷落败,颜面无存,只有少数几位成名数十年的掌门留住了自家宝贝。
  一时间整个江湖闹得沸沸扬扬,所有人都在猜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某个神秘门派想要一统江湖吗?
  此时此刻,各大门派的名刀宝剑都陈列在那举世无双的美人面前,任她把玩。
  沉音拿起秋霜剑,剑光如雪,似有寒气,她根本不懂剑,只觉得剑很漂亮,于是佩在了身上。
  她这里的名器实在是太多了,今天佩这个,明天带那个,腻了就随手一放。
  什么镇山之宝,在她这里多如牛毛,根本不值一提。
  ……
  江南的一处茶馆中,一个穿着红披风的男人正在此处歇息,这时周围茶客的谈话声落入他耳中。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