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怀疑她把我当许愿树——上官赏花
时间:2022-05-19 08:21:32

TAG:
   《我怀疑她把我当许愿树》作者:上官赏花
  文案:
  慕绵是崇明初中的插班生,因为大夏天戴口罩而被传有病,性格沉默,孤僻,还有点迷信。
  她最近有个烦恼不敢跟别人说。
  于是就写在了纸条上,从窗台扔向楼下的大榕树,据说可以愿望成真。
  刚巧经过的谢时蕴被纸团砸中,摊开一看,只见上面笔迹清秀地写着:
  “神仙您好,我是住在A栋第六单元三层的慕绵……”
  少年嗤笑了声:“木棉跑来跟大榕树许什么愿啊。”
  -
  高年级的谢时蕴,那是一个众星捧月的风云校草,与她毫无交集,直到有一天,她在暗巷里看见他跟几个混混谈笑,手里的烟蒂闪着碎亮火光。
  慕绵不小心撞破了这副完美皮囊的背面,吓得仓皇要逃,却被谢时蕴堵住了。
  “想要一个人守住秘密最好的办法,知道是什么吗?”
  慕绵手心抓着衣角:“我没钱……”
  谢时蕴笑了:“是你也要告诉我一个秘密。”
  话音一落,女孩脸上的口罩被他摘了下来。
  -
  后来,慕绵的许愿信不断砸到谢时蕴:
  “神仙您好,我不小心发现了校草的秘密怎么办,他会霸凌我吗?”
  谢时蕴:“……没空。”
  “牙疼。”
  谢时蕴打了个电话:“哥,医院留个号。”
  “今天看到篮球队长好帅,还会再见吗?”
  谢时蕴:“不能。”
  “今天看到邻居家的小宝宝,好可爱啊,请神仙给我一个小宝宝!”
  谢时蕴:?
  这让他……怎么帮?
  【阅读指南】
  *天然娇气又善良的小白兔X温柔腹黑邻居狐狸哥哥
  *年龄差:6岁
  *近水楼台\\\\\\\\暗恋成真
  *男女主相遇在未成年,成年前没有恋爱亲热描写
  内容标签:近水楼台天之骄子甜文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慕绵,谢时蕴┃配角:┃其它:求求收藏作者专栏呢~
  一句话简介:迷信少女x人间神仙
  立意:纵使深陷淤泥,依然仰头逐光。
 
 
第1章 我怀疑
  九月下旬,燥热的天气抓着夏季的尾巴,蝉鸣依然在树林里叫嚣,阳光穿过伸展的枝桠投落,最后碎成了光斑,落在了少女白皙的眼尾处。
  崇明三中的校门口,此时正站着道纤细的身影,荷叶衣领黑白相间,中间垂着一道黑色领带,有风吹过,撩起了胸前细细的绳带,也引来了目光。
  此时上午七点二十,校门口是鱼贯而入的学生,三两成群地说着话——
  “喂!那女生谁啊,哪所外校的校服是黑白的?”
  “我去,她还戴着口罩耶,不会是有什么病吧?”
  “崇明三中什么时候连阿猫阿狗都收了?”
  “……”
  慕绵走在一群蓝白相间的校服里,突兀又迟钝,双手抓着双肩包背带,指尖紧张地小幅度抠了抠,因为异类而招来的侧目议论,让她不由微低着脑袋,盯着地上的树影,步子缓缓往校门口挪。
  突然,一道手拦在了她面前,慕绵心跳一紧,抓着背包带抬头,看见这道手臂上挂了个小红牌,上面写着:纪检。
  “这位同学,崇明三中统一着装,你这一身,违反校规校纪了。”
  说话的女生面色严肃,慕绵一听,忙摘下书包,低头在里面翻了翻,最后双手递上了一张通知单。
  纪检的女学生比她高半个头,天然有压迫感,慕绵有些紧张,隔着口罩细细呼吸:“我是初一三班的慕绵,今天来报道的。”
  “插班生?”
  纪检女学生话音一落,就见不远处小跑来了一道高挑身影,朝两人这边招了招手:“慕绵!”
  慕绵抬头,隔着口罩嗅到一丝若有若无的香水气息,赶来的女人披着一头长卷发,年纪约莫二十多岁,也朝自己看了过来,眉眼微弯:“你就是慕绵吧?”
  和漂亮姐姐对视不超过三秒,慕绵就撇开了视线,点头。
  年轻女人暗舒了口气,接过纪检委员手里的通知单后,领着她往崇明三中的初中部走去,“你这个刘海短发倒是好认,我是初一三班的班主任季珉,也是你的语文老师,今早从教导主任那里收到你的资料……”
  说着,她视线往下落,看到慕绵脸上戴的口罩:“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让季珉一问,慕绵顿时紧张地点头,“有一点,但、但是不影响上课的。”
  见她像只受惊的小白兔似的,季珉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抚道:“别紧张,你的个人资料我都看过了,之前一直在南方上小学,初中因为父母做生意的关系转来京市,入学手续又耽搁了,这才延迟了一个月来报道。”
  季珉的声音好听,慕绵不由卸下了紧张,突然,一道尖锐的铃声打响,季珉的手也顺势从她肩上收走,“现在带你去教室,你准备好给同学们做个自我介绍。”
  慕绵:!!!
  才安定的小心脏又紧张了起来!
  预备铃响后,教学楼的走道陆陆续续有学生穿过,慕绵跟在老师身后,虽然视线看着地面,却也感觉到一双双打量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让人难受。
  “季老师。”
  忽然,季珉身后传来轻轻的声响,少女的嗓音像果糖,清软又甜糯,让人不由停下脚步看她。
  “我想问一下,校服……”
  季珉的视线落在她身上,这才反应过来,笑道:“办完入学手续后,我们有通知你的家长过来领,但估计是忙忘了,没关系,一会下课后到我办公室一趟。”
  慕绵听她这么说,顿时松了口气,感觉手心都汗湿了。
  陌生的地方,陌生的学校,陌生的人群,而她孤零零地站在这里,接受一双双审视和调侃的眼睛。
  “大家好,我叫慕绵,很高兴,认识你们。”
  讲台上,身穿黑白色夏季校服的少女,双手叠在身前,强装镇定地跟底下乌泱泱的蓝白校服们作自我介绍。
  ”插班生耶!”
  “你说什么?”
  “大声一点!”
  “听不见啊!”
  一时间,课室里不知道让谁带起了头,闹哄哄的一片,慕绵更紧张了。
  “咚咚咚!”
  忽然,讲桌上有人敲了敲粉笔,是季珉,与方才的温和不同,此刻她语气严肃:“安静,慕绵同学,把你的名字写到黑板上。”
  慕绵顿时如临大赦,拿过老师手上的粉笔,就往干净的黑板上写下两个字:慕绵。
  笔迹落到最后收了笔锋,原本双手环胸扫视班级的女老师,眸光一偏,忽然有些意外,女孩子看起来娇娇弱弱的,写出来的板字却灵动有神,让人眼前一亮。
  慕绵将粉笔放回纸盒子,又礼貌地朝同学们弯了弯身。
  季珉神色缓和道:“慕绵同学,你就暂时坐到一组第六排的空位上,等月考后会统一调座位的。”
  慕绵下了讲台,一路往座位上走去,身侧传来怯怯私语,多是好奇她为何大夏天的戴着口罩。
  只是议论声都让季珉的粉笔敲下去了。
  慕绵从书包里拿出了课本,刚放到桌上就引来了座位四周同学的目光。
  “这是哪个地方的教材啊,跟我们不一样。”
  “诶,你别碰到她桌子……”
  “天啊,应该不是有什么不干净的病吧?”
  那股如夏日蝉鸣般的白噪音再次响起,慕绵把目光落在课本上,尽量让自己集中精神听课。
  “对了,下节课是大会议讲堂,一会下课赶紧去上洗手间啊。”
  “你手机带了没?”
  “废话!冒死都要带好吗,我必要把谢时蕴那张脸拍下来啊!”
  “上次我在学姐手机里看到他照片简直帅翻天了,又拉不下脸让她发给我,说到底还是得靠自己!”
  “……”
  慕绵抬头看向黑板,虽然教材不同,但这节上的是诗词课,原文很短,慕绵摊开笔记本认真抄了起来,季珉虽然是班主任,但从底下开小差的议论声大概可以推测到,她在班上的威严不是很高。
  下课铃打响,季珉一边整理讲义一边道:“今天去高中部的大讲堂听课,班长负责点名,谁要是敢趁机逃课,后果自负。”
  她说完,朝正在整理笔记的慕绵支了支下巴,示意她跟自己出去。
  季珉踩着高跟鞋往办公室走,身后缀了只小白兔,“领教材的科室在思政楼,就是后面那栋白楼,很近的,你拿着这张条子过去。”
  慕绵领过签字的小条子,“知道了,谢谢老师。”
  季珉见她这么乖乖点头,一时间又关心起来:“要我叫同学带你过去么?”
  慕绵忙摇头,想到刚才上课时大家的眼神,还是不要给别人带来困扰吧。
  出了教学楼,慕绵照着思政楼的大牌子过去,下一节课是数学,没有课本不仅很难跟上,而且她没想到京市和南城连上课的教材都是不一样的,在来崇明三中前,她在南城初中上过几周课,眼下她还得把前面落下的课程都补上。
  等领到教材后才算松了口气,趁着预备铃赶紧跑回教室,只是逋一进门,步子蓦地顿了顿。
  视线怔怔地扫了课室一圈——
  ?人呢?
  慕绵赶紧把教材放进抽屉里,再仔细看向黑板上写着的课程表,确定下一节课是数学啊!
  等等!
  她脑子里晃了下方才闹哄哄的下课铃里,季珉好像说了句:今天去高中部的大讲堂听课……
  难道就是这一节课?!
  想到这,慕绵赶紧抽出笔记本就往楼下跑,此时预备铃已经响了,想到季珉说要点名,她紧张地朝四处张望,高中部,高中部到底在哪里啊?
  忽然,她瞥见广场上有几个稀稀拉拉的人影正往小树林里过去,崇明中学的绿化率很高,就是校道两侧都种满了高树,慕绵不确定他们是不是要往高中部过去的,但此刻她孤立无援,跟着他们至少能找到方向。
  然而这个念头刚完成自我安慰,她就看见那几个男生停在了铁丝网前,似乎还在谈笑,双手就抓上了栏杆,三两下地就翻了过去!
  慕绵看到这里,步子不由往后退了退,可能,他们只是想逃个课……
  就在她想转身时,视线忽然瞥见了几道蓝色身影,清瞳蓦地一睁,铁栅栏之外的地方,是穿崇明三中高中部的校服!
  所以,那几个人是走捷径翻到高中部。
  慕绵还有些不安,要不还是回课室吧,假装自己没听见通知,或者说她不认识高中部在哪里。
  这些理由都说得过去,可是大家都去听课了,唯独她搞特殊,想到今天班上对她的各种议论,慕绵抿了抿唇,脑子里又不由响起父母总说的话:不知道你不会去问吗,怎么什么事都要别人教你,都那么大了……
  栅栏有两三米高,慕绵就算能踩上铁丝网也够不到顶,因为比起前面几个男生,她只有一米五三。
  诶,北方的同学都好高啊。
  她沿着栅栏边走,企图寻找突破口,她想好了,就算是迟到,她也可以解释是去思政楼领书了,只要到了大讲堂融入众人,就没有人会说她不对。
  忽然,她步子顿了顿,视线里看见栅栏边停了辆自行车。
  确切地说这是一个自行车停车场,挨着栅栏边的有几辆,其中一辆通体银黑,座椅也高,看着就质量很好,她想,也许可以踩上去。
  慕绵向来行动力在线,观察了地理形势就开始想定方案,先是双手抓上栅栏,抬脚踩上了自行车的后座,接着再是座椅,最后堪堪跨上了栏杆顶端,只是有一瞬间在想,是不是这样踩别人的自行车不好。
  可人已经翻过去了,接着就是落地,双手紧紧抓着栏杆,就在她脚尖碰上自行车后座时,底下单车忽然一晃,圆圆的眼珠子猛然一睁,算是知道踩别人自行车后果严重——
  “哐当!”
  自行车灵性地一歪,慕绵就应声摔进堆满落叶的泥地上。
  人仰马翻。
  眼前是自行车棚顶,意识里有一个圣诞老人拉着驯鹿在转圈圈:头晕。
  夏季燥热的风吹来,慕绵听见落叶枯枝被踩碎的声音,眸光微抬,一道暗影落下,挡住了透明车棚的光。
  葡萄似的圆眼睛里映入了一张脸。
  干净的轮廓背着光,利落而深邃,明暗交界处,她看见一双眼睛,朝她微微低垂,如枝桠上的桃花,眼睑的线条于尾处微微上挑,衬着那双琥珀色的瞳仁,看人时哪怕神情疏离,依然若有似无地勾住人心。
  这是一张,男生脸。
  而他此刻,停在慕绵头顶的位置,正半蹲下身,俯视着她。
  慕绵口罩下的嘴巴,微张了张呼吸着,白色的口罩面细细起伏,她像是做坏事被抓了个正着,同时由于下场惨烈而招人笑话,表现得像个丑小鸭,紧张得出了汗。
  脑子空白的刹那,画面仿佛静止,唯有一丝闷热的风吹来,她看见少年的宽肩上落了碎金般的光。
  深蓝间白的夏季校服,高中部的!
  而那道淡漠的视线并没看她多久,略一抬眸看向刚才她翻进来的方向。
  那里可还倚着被她踩歪的自行车,慕绵害怕得紧张地喊了声:“学长!”
  听见这道软润的声线,少年视线微顿,眼睑一偏,内里蓄着光,打量起她这身外校的校服,眉稍挑起的时候,嗓音慵懒地应了一声:“嗯?”
  此时慕绵还躺在地上,浑身像被他视线钉住了,只嘴巴能动:“请、请问大讲堂怎么走?”

  少年琥珀色的瞳仁微微浮笑,但这笑却不像让人安心的感觉:“不远。”
  慕绵眼睛一亮,刚要起身,就听见一道带了几分玩味的调笑落下,少年掌心托腮地看着她:“只是,小学妹踩了学长的自行车,得赔啊。”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