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三途号[无限]——捌葆桂圆
时间:2022-05-20 07:56:45

TAG:
        书名:末日三途号[无限]
  作者:捌葆桂圆
  文案
  山海游乐园考验的到底是运气还是胆量,桐宫中谁才是杀死太子生母的真凶。
  圣女修道院内究竟藏了几只吸血鬼,在爱丽丝的梦境里化身国际象棋中的锡兵。
  迷雾降临,十米之外人鬼不分的城市里,丧尸悄然集结成群。
  正在相亲的丛歆被相亲对象拉着,逃到了一处废弃的站台,慌乱中登上了末日的最后一趟列车——三途号。
  在这列逃离末日的火车上,丛歆和小伙伴们成长、战斗,只为有朝一日能够真正逃离这一趟挣扎求存的旅程。
  而相亲对象,也终于不再仅仅只是相亲对象……
  PS:1V1,主剧情
  共7个副本,古今中外各类都有,会尽量设定得多样化
  女主的技能更偏向辅助类,但是需要的时候也能攻击
  希望大家多多支持,么么哒~~
  内容标签:末世爽文 升级流
  搜索关键字:主角:丛歆┃配角:靳伊航┃其它:莫筱彤,钱多多,章可盈,于鑫,汪森…
  一句话简介:末世一线牵,珍惜这段缘
  立意:要勇于面对困难,任何时候不要轻言放弃
 
 
第1章 迷雾尸潮(1)
  雾,弄得化不开的雾是忽然降临到岳城的,几乎就在一瞬之间,咖啡馆的落地窗外,原本清晰可见的高楼大厦已经浅淡得只能隐约看见一点影子。
  丛歆饮了一口咖啡,朝着正坐在自己对面的男人露出一个尴尬的笑——虽然笑容尴尬,但是依旧在唇边的脸颊上印出一个浅浅的梨涡,“今天的雾真的好大呀。”
  若是放在往常,只听这没话找话的劲头儿,恐怕周围坐着的客人们就马上会意地翘起唇角,甚至相互之间还会对上一个神秘的眼神,再配合着这一对青年男女的年纪,有点经验的都懂:这必然是一次尴尬的相亲无疑了。
  丛歆本来是不打算赴约这一次的相亲的,她今年刚27岁,自认为还是不大不小的年纪,结婚的事大可以再拖几年。职业是网络小说作家,收入较为稳定且工作时间自由——这样自由自在的日子,她还想再多过几年,可不愿意被另一个人栓死。
  为了逃离家中亲戚的喋喋不休,她大学刚毕业不久,就离开了龙城,在岳城租了一间一室一厅的小公寓,月租金不贵,以她写小说的收入,足够维持自己在岳城过着自给自足,逍遥自在的生活。
  这个相亲对象,是三表姨的二堂妹介绍给她的,都说一表三千里,被这七表八堂、拐弯抹角的关系联系起来的相亲对象能有多靠谱,丛歆本来就心存疑虑。
  可惜人不能和命争,三个小时前,原本正躺在床上,打算理直气壮地爽约的丛歆,被丛母接连不断的夺命连环Call逼得没有办法,只好满心不愿地抱着自己装着Ipad的随身大包狼狈赴约。
  10分钟前,她终于在岳城着名商圈的某咖啡馆内,见到了她这一次的相亲对象。
  相亲对象名为靳伊杭,无论是身高、外形,还是身为三甲医院麻醉师的职业,都让丛歆对自己产生了怀疑:这样优质的相亲对象,怎么就让自己给遇上了?这到底是一场梦,还是真实地预示着她从此转运了?
  亦或……这人有什么表面上看不出来的问题?
  如果真能转运,她倒是宁愿将这样优质的相亲对象,换成一次卖出影视版权的机会……
  可惜,10分钟后,老天爷就毫不留情地泼了她一头倾盆大水。早上淡淡的雾霾在几分钟、甚至几秒钟里,忽然变成了十米之外人鬼不分的浓雾,咖啡馆内的客人们,纷纷一脸惊惶地看着窗外的灰白,再也顾不上周围的闲事。
  靳伊杭几分钟前做自我介绍的时候,神色还是不浓不淡,脸上挂着礼貌的、客套且疏远的微笑。在注意到窗外的浓雾后,他脸上的面具出现了片刻的裂缝,但是很快又装点起来,一脸云淡风轻,“岳城常年有雾。”
  在他口中,这浓雾似乎和云梦泽上清浅的水雾没有任何不同之处。
  “今天的雾虽然大了些……但是好在只是雾,不是霾,不会对肺脏和气管产生什么伤害。”
  没想到靳伊杭会通过专业知识来评价这场百年难得一见的逆天大雾,丛歆一时竟不知该用什么样的表情予以应对,她愣了一瞬,忍不住莞尔一笑,心中随着浓雾弥漫不自觉升起的恐惧随之消散了一些。
  “天啊!这是真的吗!”不知坐在哪里的客人忽然惊叫一声,引得全咖啡馆客人的注目,丛歆也刚好借着这个机会,摆脱无言以对的窘态。
  “怎么了?怎么了?”不少人好奇地询问。
  在这样的大雾中,咖啡馆恍然变成了一座孤岛,咖啡馆中的客人不自觉地在心理上靠拢在一起,隔阂在慢慢消散,原本互相之间非必要情况下不大会产生对话的陌生人,也下意识地聊了起来。
  “你们有没有看微博?3分钟前有人发了视频,就在岳城,有人忽然开始咬自己同伴的脖子——可吓人了!”刚刚发出惊呼的客人脸上带着不容错认的惊吓,眼睛瞪得大大的,煞有介事地分享自己刚刚看到的视频。
  “真的假的?”
  “微博上的视频?哪位博主发的?”
  咖啡馆内第一个看到视频的客人说了个ID,瞬间就有人用手机搜索起来。咖啡馆外浓雾虽大,好在网络信号并没有受到影响,很多客人都搜到了那个视频,来不及寻找耳机,视频内相似的惊呼和尖叫声瞬间在咖啡馆内此起彼伏,嘈杂一片。
  丛歆将手机拿在手里,犹豫着不知该忍住好奇,还是随波逐流。
  坐在她对面的靳伊杭却已经飞速地找到了视频并打开,看着看着,脸上的神情不由得严肃起来。
  “怎么了?”丛歆忍不住问。
  就在这时,咖啡馆内咒骂声已经响起了一片,无论男女,似乎都被眼中所见的视频内容所震惊,一边骂一边忍不住向身边人求证,“这视频里的内容是真实的吗?”
  “是某个剧组在拍电影吧?”
  “现在不是不能拍末世片、丧尸片了?”
  “万一是网络微电影那种呢?那些视频多少哗众取宠的,怎么就一定是真的了?”
  “对啊,对啊,肯定不是真的,说不定还是用3D技术做出来的呢。”
  “可是……这场景就是城西大悦城吧?3D场景已经能做得这么逼真了?”
  丛歆听着咖啡馆内众人的讨论,心中愈发焦急,终于忍不住,拿出手机打开微博,按照自己的记忆搜索了一下。
  “怎么根本搜不到这个ID?”她下意识地求助地看向靳伊杭。
  靳伊杭皱着眉摇了摇头,将手机放到桌上,翻转推到丛歆面前。
  丛歆猜到这个博主可能是被微博给屏蔽了,心中的好奇压倒了一切,她顾不得别的,抓过靳伊杭的手机点开视频。好在已经看过一遍的视频还能重播再看,视频清晰度不高,拍摄者拍得匆忙,视频不住上下左右地摇晃,且十分模糊。丛歆看了两眼就觉得脑袋发晕,一方面是因为视频又晃又糊,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视频中的内容太过惊悚。
  虽然又晃又糊,但是依旧可以隐约看见视频的内容,是一个人忽然间就呲牙咧嘴地将身边的同伴扑倒在地,低头啃到同伴的脖颈之间。之所以能够确定身边的人是同伴,也是因为在视频的一开始,依稀可见两人挽在一起的手臂。
  视频不长,在嘈杂的尖叫和脚步声中猛然上下晃动了几秒就嘎然而止。
  “这……是真的吗?”视频播放完,丛歆依旧下意识地紧握着靳伊杭的手机,直到靳伊杭的视线有意无意地在手机上停留了几秒,丛歆才忽然意识过来,将手机还给他,又问不住询问靳伊杭对这段视频的看法。
  虽然一个小时之前丛歆还觉得自己和靳伊杭根本没有必要见面,10几分钟前两人才刚刚认识,但是在看过这段短视频后,丛歆却下意识地将靳伊杭当成了自己当下唯一能够依靠的人。
  “或许是真的。”靳伊杭耸了耸肩膀,可惜动作和他的表情并不匹配,略显尴尬。
  丛歆抿了抿唇,正准备再说些什么,缓解尴尬和自己的紧张情绪,就听咖啡馆内忽然又传来一声尖叫。
  “啊——!”
  这叫声颇为凄厉,不少人,包括丛歆和靳伊杭在内,都循声望去,只见咖啡馆最靠里的角落,一个女人正摇晃着身子,直直地伸着胳膊,以一种诡异的姿势扑在旁边人的身上。附近的咖啡桌和咖啡椅随着扑倒的动作,纷纷翻到或是移开了原本的位置,发出难听的“吱——”的声音。
  这一刻,没有人在意这声音是否刺耳,被扑倒在地的男人凄厉的尖叫声堪比男高音,并不比桌椅和地面的摩擦声好听多少,并且配合着女人张嘴凑到他脖颈旁大口撕咬的动作,更是让咖啡馆内的客人们受到了视听的双重刺激。
  “啊——”
  “啊——”
  一时间,咖啡馆尖叫声沸反盈天,丛歆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根本发不出声音。
  不是她的嗓子出了问题,而是就在尖叫声即将脱口而出的瞬间,靳伊杭猛然伸手,捂住了她的嘴。
  “尽量控制一下你自己,不要叫!”靳伊杭低沉的声音在丛歆耳边响起,短促而有力,让丛歆六神无主的心稍微安定下来。
  她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鼻间嗅着靳伊杭手指上干净的、略带着点消毒药水点味道,动了动嘴唇。
  靳伊杭的手掌依旧放在丛歆的唇上,随着唇瓣的动作,湿濡的触感越发明显——如果不是时间地点不对,还颇有几分旖旎。可惜现下的靳伊杭无心体会这些,他看出丛歆的情绪已经略微稳定下来(并为了能够持续稳定而背对出事的角落),且有话要说,就缓缓收回了自己的手。
  丛歆的父母为她取名“丛歆”,据说就是为了她遇事能遵从自己内心的直觉意愿。现在,丛歆的直觉告诉她,眼前的男人是可以稍微依靠信任的。
  “咱们现在……该怎么办?”
  虽然拒绝再看发生变故的角落,但是随着变故的发生,不少咖啡馆里的客人纷纷尖叫着狂奔而出,仿若动物迁徙一般。可是,咖啡馆外大雾弥漫,十米之内人鬼莫辨,谁又能保证,外面的街道上就没有变故?
  是走还是留?
  这个问题摆在靳伊杭和丛歆面前,急待他们做出决定。
  作者有话要说:开新文啦~
  很紧张很忐忑
  毕竟是一次新的尝试,希望这次可以做得更好
 
 
第2章 迷雾尸潮(2)
  “嘘,先别跟着大流奔出去。”靳伊杭凑到丛歆耳边小声说道。
  丛歆也觉得这样盲目地跟着人群往外奔跑,能不能逃出命去还是两说,而且还容易发生踩踏事故,说不定反而将性命丢在这里。可是,躲在这咖啡馆中,距危险仅几米之遥,难道就安全了?
  靳伊杭伸手一拽丛歆的袖子,示意她看向咖啡馆的柜台那边。这间咖啡馆面积不大不小,虽然处在岳城最繁华的商圈之中,并依附于某家大商场楼下,却和商场并不贯通。也就是说,这家咖啡馆除了依照规定安置的防火门外,只有面前外部街区的一扇玻璃大门。从玻璃大门进来,左手边的位置有一个呈“凹”字型的柜台,兼具了操作台和收银台的功能。
  现在,随着咖啡馆内出现的变故,原本在柜台后面工作的咖啡馆员工们已经接着地利之便,飞速地逃出了咖啡馆,此时柜台之后空无一人。
  “你的意思是……咱们躲在那里?”他们两个原本选择的位置就靠近落地玻璃窗,猫着身子躲过去倒是方便,就是不知道……
  丛歆的视线从柜台移开,瞄了一眼咖啡馆最靠里的角落,被扑倒在地的男人早就已经不再发出声音,伏在他身上的……暂且称之为女“人”,依旧不停地用牙、用僵硬的手指撕扯着什么。丛歆不忍心多看,咬着牙点了点头。
  两人动作轻且快,好在如今咖啡馆内几乎已经空了,他们很顺利地就潜伏到了柜台后,丛歆还不忘抱着自己装着IPAD的大包。两人动作轻悄地蹲下,一抬头,却看见柜台下竟然已经藏了一个人,看穿着打扮,似乎正是这间咖啡馆中的某位员工,还是一位扎着马尾辫的女员工。
  靳伊杭和丛歆一脸警惕地看着这名女员工,同样,女员工也正一脸警惕地打量着他们两个。几秒钟后,双方终于确定对方暂时还是人类,才稍微放下提防。
  “这是怎么回事?”
  “你怎么没有和你的同事们一起逃出去?”
  靳伊杭和那名女员工同时开口。
  或许是一对二怎么都占据下风,先问出问题的女员工抿了抿唇,先回答问题:“我想跑来着。”她的脸上露出一种心有余悸的神色,“当时我跟在同事后面,和店里的许多客人一起往外涌,我同事——他故意挡在我的身前,我就慢了一步。然后,就看见……”
  这位女员工的同事显然是存了抢先逃命的心思,为此顾不得同事情谊,然后就发生了意外。
  女员工深吸了一口气,勉强克制住声音的颤抖,以免一时失控动静过大,引来屋角怪物的注意。“他先我一步跑到店外,我站在门口,正好看见从后面不知蹿出了一只什么,猛的扑到他身上,一下就扭断了他的……”
  后面的话已经不必再说出来了,靳伊杭和丛歆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庆幸。
  “那其他客人……”
  女员工一脸茫然地摇了摇头,“不知道,外面街道上的雾比想象中的还要大,恐怕连一米外的事物都看不大清。那些客人们跑到街上……”女员工不自觉地抖了一下,闭上了嘴。
  三人蜷缩在柜台内,目之所及只有一些咖啡店内常见的食材及杯杯罐罐,屋角怪物进食的声音时不时传入三人耳中,让人瞬间连这些哪怕只能和“食物”这两个字扯上一丁点关系的材料都不想看见。
  一直安静下去,只会让心情更加紧张,丛歆犹豫片刻,主动开口和女员工搭话,“既然大家一样选择躲在这里……我叫丛歆,你叫什么名字?”

  “冯媛。”女员工抿了抿唇,不知出于什么心理,她并没有故意隐瞒自己的名字。回答过后,冯媛又将视线挪到了靳伊杭身上,给了他一个询问的眼神。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