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系统第一奸商[无限]——银烛鸢尾
时间:2022-05-20 07:56:51

TAG:
   灵异系统第一奸商[无限]
  作者: 银烛鸢尾
  简介:
  主角:骆白樱,季枫  配角:  其它:WB:@银烛鸢尾;女主
  简介:(预收《神明邀请函[无限]》,文案见下↓↓)
  【美人大佬&温柔狼狗,微恐爽甜搞笑流】
  骆白樱,某大型逃生游戏商城老板,全系统闻名,雁过拔毛的美人奸商。
  她左手做玩家的生意,右手做npc的生意,垄断了全系统的市场经济。
  而且谁让她不痛快,她还能提着枪,直接去把对方的副本端了(……)
  直到某一天,系统严重故障,她不慎被卷入游戏,从此成为了自带商城buff的上帝玩家。
  *
  某些玩家:这女的一看就是炮灰,先推她出去祭天。
  骆白樱:很好,你的账户余额清零了,并将失去近30天内在商城购买道具的资格。
  npc:骆总您来啦?这刚给您沏的咖啡,您看我们副本最近升级,小屋也该重新装修了,不知道家具软装的费用……
  骆白樱:可以关注月底的满减活动,先付定金还能享受折上折,看在你是老顾客的面子上,我多给你点赠品。
  *
  骆白樱是当年系统创立的元老,开局满级女战神,日常是被鬼怪们搂着脖子嗷嗷撒娇,逃生游戏对她来说毫无乐趣。
  但后来她稍微改变了想法,因为……
  副本里的男孩子又帅又乖又纯情,还会叫姐姐,让她体会到了不一样的快乐。
  骆白樱:不行,得送他几件最贵的道具,免得出局死了,我养小动物的乐趣就没有了。
  季枫:失策,刚才杀怪时手段太残忍,差点露馅。我得学学撒娇,否则心上人该怀疑我不是真的可爱了。
  旁观的npc:真甜,嘿嘿,我嗑生嗑死。
  PS:本书背景架空,完全虚构,一切设定均为剧情服务,有大量自由发挥的成分,请辩证看待,并不要带入现实。
 
 
第1章 送货上门
  寒酸破旧的老砖屋内,地面晕染着大片干涸的污迹,老鼠与蟑螂的尸体横陈,桌椅积了厚厚一层灰土,墙上掉了漆的石英钟,时针正准确指向午夜十二点。
  骆白樱躺在那张脏兮兮的板床上,睁开了眼睛。
  从她的角度,刚好可以看见屋顶结着的那张蛛网,嗯,网格细密,是标准六边形,看来这是一只织工精湛的专业蜘蛛。
  她正在心里赞美着蜘蛛,就隐约闻见了散发着潮湿霉味的空气里,似乎又多了一丝腥乎乎的血味。
  ……头顶的蛛网逐渐朝中间汇聚,颜色加深,直至变成了一团凌乱的黑发。
  黑发蜿蜒着朝四周蔓延开去,像是古老传说里美杜莎后脑那些密密麻麻纠缠的蛇,然后缓慢从蛇堆里,露出了一张惨白的脸。
  脸色惨白的女鬼,一双欲裂的通红的眼睛,仿佛下一秒就要滴出血来。
  它直勾勾盯着床上的骆白樱,骆白樱也盯着它,一人一鬼相互对视了得有半分多钟,直到女鬼脑袋小幅度动了动。
  它歪过头去,牙齿从鲜红的嘴唇里龇出来,怎么看都是准备咬人了。
  但它说的第一句话却是——
  “诶?你是不是骆……艾玛!”
  可能是情绪有点失控,它在屋顶一个没抓稳,顿时摔了下来,好在反应还算快,双手及时撑住了床边,否则当场就要砸在骆白樱身上。
  它呈平板支撑的姿势,鼻尖紧贴着骆白樱的鼻尖,双腿夹着骆白樱的双腿,近在咫尺,这画面说暧昧确实暧昧,说诡异也未免太他妈诡异了。
  得亏骆白樱见过大世面,此情此景倒也没太大惊小怪,她淡定拨开缠在自己脸上的头发,伸出一根手指,抵着脑袋把女鬼推开了。
  “我不叫骆艾玛,我叫骆白樱。”
  “我知道我知道,我刚刚一眼就认出来了!”女鬼翻身下床,蹲在床边眼神热切地看着她,“骆总,您果然是骆总,没想到我们这小门小户的,还有机会见到骆总真人呢!”
  “你没见过我,怎么认识我的?”
  “那能不认识吗?游戏商城发放的新品周刊上,第一页就印着您的照片,您美得和天仙一样,谁看过一眼还能忘?”
  “……我没让他们印照片。”
  很显然,是负责设计新品周刊的那群员工自作主张,等她回去就扣光他们的奖金。
  女鬼赶紧摆手:“不重要不重要,骆总您怎么到这来了?这……事出匆忙,我也来不及给您预备口茶水喝。”
  骆白樱客客气气告诉它:“没关系,你屋子这卫生质量,预备了茶水我也不敢喝。”
  女鬼闻言,挠头尬笑:“真不好意思,我们副本穷是穷了点,那您这次是……”
  “是来送货的,你们副本BOSS找我订了两箱灵位牌,说要摆在最终任务地点烘托气氛。”
  “咦?这点小事还用得着您亲自来一趟?”
  “最近系统故障严重,商城员工被借走一半去支援抢修了,剩下的一半忙不过来,我闲着,就溜达一圈。”
  “哦哦您辛苦了!”
  骆白樱从口袋里取出了一条空间项链,空间项链是游戏商城存放货品的固定载体,根据下订单时获取的密码就可以开启项链,非常方便快捷。
  “能把项链转交给你们BOSS吗?”
  女鬼满脸歉意,虽说其实它那张脸不太能分辨表情:“对不起啊骆总,我在班上不能随意离岗,不然是会被扣工资的。”
  “那你把他位置告诉我。”
  “您稍等啊,我去给他打个电话。”
  电话就藏在碗柜后的那面墙里,只有npc能打得开,骆白樱往那边瞥了一眼,懒洋洋开口。
  “还用座机呢?让你们BOSS给员工多配几个手机多好,商城最近打折,有一款性价比极高,声音清晰、拍照好看、支持跨副本聊天,还能选择冰川蓝、旭日红和樱花粉三款外壳颜色。”
  女鬼一边拨号码一边叹气:“您看我们副本都破成这样了,像是有钱买手机的地方吗?我们BOSS存款也不多,这两箱灵位牌都算他出了大血了,再配手机,我都怕他没钱给我们发工资。”
  骆白樱点点头:“所以说做你们这种小副本的生意,我跟做慈善也没什么区别,给的都是成本价了。”
  明知道这话只能随便听听,但该说的场面话,女鬼也不敢不说。
  “呃……骆总您可真是大好人,您简直就是在世活菩萨!”
  “过奖了。”
  谁知电话响了两分多钟还没接通,女鬼为难地把座机推回墙内。
  “骆总,BOSS那边没接听,可能是最近去高级副本兼职赚钱,累睡着了。”
  骆白樱意味深长挑眉:“兼职?去高级副本讨生活太丢脸了,再怎么样也应该眼光放长远点,保持副本负责人应有的姿态——实在不行可以找我开通小额借贷业务,月利率只需要1.8%,我这人厚道,到时多宽限他一个月。”
  女鬼一激灵,连忙恭敬朝她鞠了一躬:“骆总,我们BOSS说了,他哪敢找您借贷,到最后怕是连条裤衩都剩不下。”
  “他穿着那条裤衩,也未必就能好到哪去。”骆白樱拎着项链,转身欲走,“电话打不通就算了,我去找找。”
  然而她只来得及把屋门推开一道缝,突然看见不远处的荒村小路上,有好几位年轻男女正朝这里走来。
  毫无疑问,那是进入副本的玩家,按照距离估算,她想大摇大摆直接走出去,是不太合适了。
  她一回头:“玩家来了,我留在这会影响你工作吧?”
  女鬼也是一愣:“这伙玩家效率挺高啊?没关系骆总,要不您盖上我外套再躺会儿,我走个过场吓唬吓唬就扔线索,把他们轰走!”
  “……行吧。”
  * * * * * * *
  骆白樱,大型逃生游戏《灵异猎杀》的商城老板,系统市场部部长,日常的主要工作是骗钱搞垄断……不,是维护全系统的市场经济平衡。
  她做npc的生意,副本内的一切硬装软装、工具设备、生活用品,都只能通过她下单进行;也做玩家的生意,玩家通关副本后,根据综合表现结算的积分与金币,可以在商城内兑换和购买相应道具或者功能卡。
  她最近还开通了借贷业务,有针对性地坑副本BOSS;偶尔也提供员工外借业务,譬如帮设计部完成指标,帮后勤部加班维修,或是帮执行部外出维.稳,但要收取一笔不菲费用,美其名曰用于团队建设。
  她作为一名全系统闻名的成功女商人,大部分时间都坐在办公室里商谈客户订单、敲定业绩指标、审阅新品方案,运营、配货、送货、售后有专人负责,自然不需要让她亲自干这种累活。
  这次算是例外,因为据说系统故障挺严重的,程序部短期内难以解决,导致好多副本都出了问题,后勤部和执行部到处奔波查缺补漏,全都忙坏了。
  所以她为了证明自己心系大局、荣辱与共,主动挑了一些精英员工送过去帮忙,还贴心给他们打了个八折,说回头请自己吃顿饭就算感谢了。
  对此,后勤部长和执行部长都很感动,表示以后一定会跟她彻底断绝来往。
  员工不够,送货时间势必要延长,不符合商城使命必达的宗旨,正巧骆白樱今天也没什么重要事处理,索性挑了个订单,打算自己来送这两箱灵位牌,权当和底层客户近距离接触,市场调研顺便散散步。
  结果货还没送到客户手里,倒是碰见了一伙玩家,搞得她没来得及撤退,现在不得不穿着女鬼沾满血的白大褂,躺在床上装死。
  真是无语他妈给无语开门,无语到家了。
  女鬼的主意是,让她装作被杀掉的玩家尸体,那些玩家见了只会觉得她是个牺牲的炮灰,不会过多注意,等他们拿了线索一走,她就可以出去了。
  这办法听起来还不错,可惜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门一推开,那几名年轻玩家严肃谨慎,先侧身小心翼翼迈进了一条腿。
  走在最前面的是个将近一米九的壮汉,他一眼就看见了躺在那浑身是血的骆白樱,猝不及防,当场高分贝粗犷惊吼。
  “卧槽这怎么还有死人?!”
  他身后的玩家们都被吓了一跳,有位穿小花裙子的姑娘,闻言带了哭腔,捂着眼睛不敢往里看。
  “什么死人啊王哥?是npc还是玩家死了?”
  “我哪知道啊?”王姓壮汉又往里面看了一眼,这次他看得比较仔细,“哦,是个女的,还挺漂亮的。”
  “漂亮都是假的,待会儿一变鬼照样能把咱们都咬死。”姑娘扯了扯他的衣袖,哀求道,“王哥,你是咱们队伍里最强的,经验又丰富,能不能先进去试一下?”
  王姓壮汉犹豫了,毕竟他真实的胆量,也并不如自己的身材那么高大威猛。
  “实不相瞒,我没多强,而且我也只通关过四场游戏,算不上经验丰富。”
  “你至少还通关过四场,这才是我的第二场。”
  “问题是我怕她诈尸啊!”
  两人在这推来阻去,身后那几人很明显也都是新手玩家,又怂又弱,谁也不敢第一个进屋。
  骆白樱在床上躺得百无聊赖,她将眼睛眯起一道缝,不耐烦和重新趴在屋顶的女鬼用眼神交流:太磨蹭了。
  女鬼回以无奈目光:对不起骆总,这也不是我能决定的。
  正当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了一声温柔清朗的少年音,如春冰乍融,打破了这僵持不下的气氛。
  “麻烦让一让,我进去吧。”
  有人愿意打头阵,壮汉闻言终于松了口气,连忙道谢:“好好,那就辛苦你了啊季兄弟。”
  说话的年轻男人名叫季枫,刚才本来是站在队伍最后的,估计是看他们实在耽误了太久,这才决定身先士卒。
  他长相白净俊秀,此前一直比较寡言,莫名给人一种文文弱弱天然呆的感觉,所以大家起初都没觉得他能顶什么用。
  花裙姑娘不太放心:“季小哥你能行吗?可别勉强啊。”
  壮汉听了斜眼看过来:“你让我进去的时候,也没问我勉不勉强,合着这就是帅和不帅的区别呗?”
  “哎呀怎么会呢?因为我知道王哥你肯定不勉强,你看你跟个铁血战士似的。”
  “?”
  就这样,季枫肩负重任,推门缓步走进了屋内。
  他先是站定环顾四周,半晌没察觉到什么异常动静,便将视线移回到了床上的骆白樱。
  在看清她的瞬间,他怔了一怔,神情出现了片刻微妙的困惑,然后就如同被某种奇异的力量吸引住一般,径直走向她面前。
  他双手撑着床边,缓慢俯下身去,出神注视着她,像在试图辨认着什么。
  充满易碎感的古典美人,没化妆也依然唇色嫣红,倒映在他墨色清亮的眼底,氤氲成一泓柔和的光。
  她右耳耳垂上,一枚四角星辰形状的耳钉色泽幽暗,犹如大雾茫茫的雨夜。
  他陷入了沉思。
  这么近的距离,即使骆白樱努力屏住呼吸,也能隐约闻见他衣服上一丝丝清新的薄荷味道。
  她意识到这男人在长久盯着自己看,而且并没有离开的意思。
  怎么回事?屋顶上那位女鬼员工是睡着了?该干活倒是干活啊!
  拿着工资却在看戏,未免也太不专业了吧?
  岂料女鬼还没给出反应,她却听到季枫以非常惊喜的语气,向门外的玩家们传达了消息。
  “她好像还活着!”
  “……”
  妈的。
 
 
第2章 八卦
  趴在屋顶上的女鬼,这会儿工夫确实走神了。
  是它的错,它没能抑制住自己八卦的天性,以致在看到季枫俯身观察骆白樱时,它满脑子都是“真般配啊”的想法。

  离得这么近,该不是要亲上了吧?诶,是不是有个童话故事叫什么睡美人,公主得让王子来吻醒?
  骆总这些年都没传过绯闻,哪有男人敢打她的主意啊?啧啧,到底还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它正沉浸在自己瞎构造的场景里,突然听到季枫开了口。
站内搜索: